首页 小说库 婚恋生活 繁花似锦,纪少的隐婚娇妻

繁花似锦,纪少的隐婚娇妻

作者:兰颜

状态:已完结 分类:婚恋生活

时间:2021-01-02 13:09:54

《繁花似锦,纪少的隐婚娇妻》小说情节波澜壮阔,兰颜主要说的是:纪家有规定,所有的车辆都是不准许开进纪家老宅的,都在外面数千平米的纪家停车场。偏偏老宅的面积十分巨大,虽然没有占据一整座山,可山脚下那一片巨大的面积都被圈在纪家,就连那座郁郁葱葱的山头都是纪家的私产,因此为了出入方便就准备了许多旅游式的电瓶车,并安排司机全天守候,方便这座宅院里的主人用车。纪文景迈着步子向前走,视线无意识的从两旁掠过,忽然像是看到什么一样顿住。
展开全部

繁花似锦,纪少的隐婚娇妻:一夜(三)

她的话听起来像是在招呼步悠然,可怎么听都是有些刻薄挑唆的意味,偏偏她一直是笑意盈盈的,唇角的笑容软让人生气计较都不好意思。

步悠然不是笨蛋,她连连摆手,“不用了,我跟我嫂子一起就好了。”

二太太眉头一挑,刚想说什么的时候,主屋里走出一位佣人,“老太爷,请各位进去。”

主宅向来是纪家每一任家主住的地方。

面积巨大的餐厅里摆放着一张超大的红木圆桌。

此时主位上已经坐了人,那人头发灰白掺半,脸庞上有些皱纹,可面色红润,气色极好,一身蓝色的唐装更是显得精神抖擞,倒不像是一位年近七十的老人,看上去不过五十出头的样子。

他唇角挂着笑,眼角有些很深的笑纹,像是没有脾气的老好人,唯有真正了解的人才知道这个慈眉善目的老人手段多么狠辣了得。

此人正是纪家家主,纪正涛。

林奚欢一行人坐下之后,很快又来了两拨人,二十人座的大圆桌坐了一多半的人。

佣人们开始布置碗筷,摆早餐,巨大的圆形桌子很快就差不多摆满了。

“哎,纪管家。”二太太叫住准备离开的管家,眉头微微皱着,“大少爷的餐具呢?难道你昨晚没有得到消息,大少爷已经回来了吗?”

纪管家垂着头并没有说话,他是早就知道大少回来了,可老太爷亲自吩咐过,大少爷可以随意。

其他人听到二太太的话像是想到了什么,看向顾兰因的眸光里充满了探究,好奇,嘲弄的眸光。

显然他们都知道新婚当天就离家,一走就是三个月的纪繁景回来了。

那些视线让林奚欢觉得份外的不舒服,她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步悠然察觉到林奚欢的不适,她从桌子低下捏了捏她的手,抢先说道,“二婶,我哥人有些不舒服这才没有来吃早饭的。”

二太太的面容上立即浮现出担忧,“哟,那怎么不早说呢?繁景肯定病的很厉害吧,别仗着年轻不当回事儿。”

纪家向来规矩森严,如果人没事儿,或者只是小病的话是绝对不能缺席早餐的。

林家跟纪家是世交,林奚欢又嫁进纪家三个月了自然是知道这条家规,她心里清楚,默认下二太太的话,之后再找家庭医生配合一下,这么做是目前最好的选择。

可林奚欢并不想这么做,她不能任由二太太那样说她的丈夫,那句‘病的很厉害吧’听在她的耳朵里就像是诅咒一般,尽管她清楚的知道繁景平安无事。

林奚欢抬起头来,正打算说什么的时候一道清冷的男声从身后传来,“多谢二婶挂心,我没有什么大碍。”

林奚欢连忙看过去,看到一身笔挺西装,英姿勃发的男人大步的走进餐厅来,她一双眸子不自觉得亮了起来。

纪繁景走到纪正涛面前,微垂着头,“对不起爷爷,我来晚了。”

纪正涛点点头,“无事,来了就好。摆筷。”最后一句话是对纪管家说的。

纪繁景坐在林奚欢的左手边,他侧头看着她,语带埋怨,“不是说了让你起床叫我吗?怎么还任由我这么睡下去?”

“啊?”林奚欢愣了一下,她马上明白纪繁景的意思,“我这不是看你很累,想让你多睡会吗?”说着双颊一红,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嗫嗫的道歉,“对不起嘛。你别生气啦。”

纪繁景瞪她,“自作主张!”

“是是是。”林奚欢冲着纪繁景笑的狗腿又讨好。

“噗嗤。”

忽然餐厅里又一道笑声响起,“大哥,你看着小两口多么恩爱,真是令人羡慕呢。硬是计较可就显得我们这些人不通情理了。”说话的是三太爷,他是纪正涛的堂兄弟,“二侄媳妇儿你说是不是?”

二太太的脸色瞬间不大美妙了,不过她也不是一般人,立即附和说道,“可不是吗?真是令人羡慕呢。”

纪正涛就像是没有看到餐桌的波涛汹涌一样,他笑呵呵的,拿起筷子,“吃饭吧。”

老太爷既然开口了没有人敢再多说什么。

吃早餐的时候餐厅里一片安静,碗筷碰撞的声音都很少。

食不言寝不语。

没有多长时间纪正涛就放下手中的筷子,其他人也陆续的结束了早餐。

纪繁景用干净的毛巾轻轻地拭擦着唇角,“爷爷,我先去公司了。”

纪正涛含笑点头,“好。”

纪繁景向坐在的长辈道别之后,推开椅子站起来,他并没有立即的离开,而是转头看着身旁的林奚欢,“吃饱了我们就走吧。”

林奚欢愣住了,她下意识的眨了眨自己的双眼。

纪繁景这是在跟她说话吗?

应该不是吧,可能是她出现了幻听了。

纪繁景见到林奚欢傻坐在椅子上不动,好看的剑眉忍不住蹙了,“发什么呆?送了你去上班,我还得回公司开早会。”

声音再次传进耳朵里林奚欢终于确定这并不是幻听,纪繁景真的在跟她说话。

他说,要送她去上班。

“要要要!”等反应过来林奚欢立即从椅子上跳起来,“要去上班!”

“磨蹭!”

纪繁景的表情很是嫌弃,可他还是主动抓住林奚欢的手。

纪繁景好像还跟老太爷交代了什么,可林奚欢根本就就没有听到。

繁花似锦,纪少的隐婚娇妻:不一定非要嫁他(一)

纪繁景好像还跟老太爷交代了什么,可林奚欢根本就就没有听到。

-----------------------------------

唯一印在她眼中的就只有交握的两只手。

一大一小。

一古铜,一白皙。

那样强烈的肤色对比,偏偏又异常的和谐。

温度通过指尖传递过来一直传到了她的心里,烫红了她的双颊。

林奚欢只剩下本能,一步一步的跟随着纪繁景。

心中的喜悦像是气泡一样翻滚而上,怎么都止不住,如果她有魔法真的希望这一刻天长地久。

白色的玛莎拉蒂一个漂亮的甩尾利索的停进停车位,负责照看停车场的佣人连忙小跑着过来,恭敬的拉开车门,“二少爷,您回来了。”

“恩。”从驾驶位上走下来的是一位年轻的男子,银灰色的西裤,白色的衬衣衬得他越发的长身玉立。

五官俊朗,是个长得非常不错的男人。

他把手中的车钥匙扔给佣人,“帮我叫车。”

“是。”

纪家有规定,所有的车辆都是不准许开进纪家老宅的,都在外面数千平米的纪家停车场。

偏偏老宅的面积十分巨大,虽然没有占据一整座山,可山脚下那一片巨大的面积都被圈在纪家,就连那座郁郁葱葱的山头都是纪家的私产,因此为了出入方便就准备了许多旅游式的电瓶车,并安排司机全天守候,方便这座宅院里的主人用车。

纪文景迈着步子向前走,视线无意识的从两旁掠过,忽然像是看到什么一样顿住。

“等一下。”

刚用对讲机叫了车子的佣人连忙转身回来,“二少爷有什么吩咐?”

纪文景指着停靠在停车位上的红色法拉利,问道,“奚欢的车怎么还在这里?她还没有去上班吗?”

问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眼底深处流出一抹雀跃的光芒,本来还以为赶回来的晚了一点,今天见不着了,没有想到她的车子还在,不枉他处理完事情就紧赶慢赶的赶回来。

“少夫人已经上班走了。”那佣人解释,“昨晚上大少爷回来了,今天早上是大少爷亲自送少夫人上班的,少夫人今天早上就没有用车。”

话音落下佣人就觉得周遭的空气有些凉,像是忽然降温了一般,他下意识的抬起头开,就看到二少爷的俊容。

明明还是一样的温柔和气的面容,可不知道为什么他本能的觉得二少爷好像是不高兴了,像是在生气一般。

可好端端的二少爷又生什么气呢?

拿在手中的车钥匙忽然被夺去了,原本还在眼前的二少爷已经重新钻进车里。

汽车掉头,很快就绝尘而去。

黑色的凯迪拉克趁着一个空挡期间猛地换道把车子停靠在路边。

纪繁景一条手臂搭在方向盘上,头都不转一下的冷声道,“下车。”

车子是急刹车的,林奚欢的身子被骤然停下来车速震了几下,惊魂未定的她还没有意会过来他话里的意思,耳边又传来他带着怒意的声音,“下车!”

林奚欢终于回过神来,明白他这是在赶她下车。

她有些愕然,“不是说要送我去医院上班吗……”

明明是问句,可语气到了后面轻的几乎可以飘起来,男人阴沉冰冷的神情在清清楚楚的说明那不过是她在做梦,他不会送她去上班。

之前会在主宅的餐厅说那样的话,拉她的手,应该不过只是做戏而已。

鲜明的认知让林奚欢忍不住发愣。

林奚欢慢半拍的反应已经耗尽了纪繁景最后的耐心,他真是连一秒钟都不想跟这个女人相处。

转身亲自给林奚欢解开安全带,又倾身过去打开车门,然后毫不迟疑的把林奚欢推出车外。

林奚欢猝不及防,整个重重地摔在地上,她不由得痛呼出声,可这并未让纪繁景有丝毫的怜惜之心。

一只米色的手提包被扔了出来,砸在林奚欢的身边,都不等她站起来,车门砰的一声被关上。

纪繁景一踩油门,车子已经绝尘而去。

林奚欢跌坐在马路上,她把散落在马路上一些小物品装回去,手指紧紧地握着手提包的带子怔怔的想,刚才两个人的亲近就像是一场美梦,可惜醒过来的时候真是太早了,就不知道美梦下一次什么时候才可以到来。

因为在中途换车,好吧,是被赶下车,等到林奚欢再打车到上班所在医院的时候已经不早了,她拎着包,迈着疾步向医院的急诊楼走去。

“奚欢!”

听到有人喊她的名字,林奚欢下意识的停下脚步,她转头看过去的时候就看到有一身身影大步朝着她走过来,看清楚男人的面容之后很是惊愕,“文景?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刚到家。”纪文景淡淡地说了一句,他垂着头盯着林奚欢,那视线像是要把她刺穿一样。

林奚欢觉得有些不自在,在她准备开口的时候纪文景又道,“能找个地方说说话吗?”

虽然是在征求她的同意,可他话音落下来的时候人已经转身了。

林奚欢无奈,她是很着急去上班,只是眼前的纪文景明显是不大对劲儿的,她只好拎着手提包跟在后面。

医院向来是繁忙的地方,尽管才早上可已经是人来人往了,唯一勉强算的上是安静的地方应该是住院部后面的小花园了。

他们坐在凉亭的木椅上,不远处有护士或者家人推着病员散步,偶尔有几句谈论的声音飘了过来。

“文景,发生什么事情了吗?”凉亭里很安静,气氛有些莫名的古怪,林奚欢忍不住提前打破了沉默。

“没事儿就不能来找你吗?”

“当然不是,我的意思是你才出差回来应该回家好好休息的。”

纪文景并没有回头,他的视线锁着湖边随风飘荡的杨柳上,即使没有转头看过他也能够在大脑中勾勒出她现在的模样,一定是浅浅的微笑着,神情温和。

这些年来她总是这样,温和又耐心,无论面对多么难缠又刻薄的人都一样。

其实在很多时候他都很想大声的告诉林奚欢,你不用这样好脾气,你是林家唯一的大小姐就算是刁蛮任性也理所当然。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芳洲小娘子点评:

《繁花似锦,纪少的隐婚娇妻》这本书的情节比较接近现实,有喜有忧,有黑暗也有温暖,不是虐恋的揪心,这个构思是非常好的。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