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穿越重生 倾城予卿

倾城予卿

作者:梨苏儿

状态:已完结 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0-12-28 10:51:47

作者梨苏儿的小说《倾城予卿》主要讲的是:“噗……好好的苍蝇不当,又要这样自甘轻贱。”短短几句话,江轻离凭着自己牙尖嘴利,把夏青青气的几乎都要吐出血来。她懒懒的抬起眼,看到夏青青涨红着脸半天说不出话来,冷冷笑了一声:“当真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这定芳楼里,不论怎么论资排辈,也没有你出头的那天吧。你的如烟姐姐和我不和,可是我也有我的盼烟姐姐。倘若真的惹急了我,你总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
展开全部

倾城予卿:城外桃花

闻莺一顿,颇为迟疑的回答道:“小姐,是苏盼烟强行让奴婢涂上的。说是……赔礼道歉。”

----------------------------------

苏盼烟?怎么是她……

江轻离的脑海中浮现了一回来时,那个嚣张跋扈的女人脸,眼神中闪过了一丝不亦令人察觉的担忧,又很快勾唇一笑。她招呼着闻莺坐下来,问道:“那药膏还在吗?我略懂一些医术,让我查查可有什么不对。”

“在,都在的。”闻莺听到她说,连忙中袖口中拿出了一个小圆钵递了过去,又有些将信将疑的说道,“小姐,我不过是个丫鬟罢了。她再怎么狠毒,应当也不会害到我的头上来吧……”

圆钵上面绘着花鸟纹路,一打开,就是淡淡的芝麻香气。江轻离对闻莺的话不置可否,只是仔细的闻了闻药膏,又用指头拭了一点在亮光下查看。从前为了慕容修,自己学了不少手艺,医术谈不上精通,保命还是足够的。这药膏的确是普通的活血化瘀用的,没什么异常。

只是即便如此,她拢在眉头的愁云非但没有消除,却愈发的凝结起来了。江轻离没有说话,只是把药膏还给了闻莺,补充说道:“这东西没什么问题,你一天抹上三次,不出两日,就都好了。”她起身,往向着楼内的窗户走去,问道,“今日是个什么聚会,怎么连十一王爷那么尊贵的人都来了?”

“倒也没什么。小姐您可能不记得了,十一王爷是咱们风昭国最有名望的王爷,与他交好的人甚多,想要巴结他的人就更是数都数不清了。今日正是,不知哪里来的富绅想要请他。那富绅年年纳税,颇得圣上青眼,十一王爷自然不能不给这个面子,这才应邀赴约。奴婢也就知道这么一些了,这事情,也就是三、四天前才传起来的。”

江轻离对闻莺有些刮目相了。虽然是个没什么见识,大字不识几个的小丫鬟,但是说起话来条条是道,倘若以后悉心教些东西,应当是大有可为。她对她露出了一个赞许性的微笑,起身去推开窗子。

匍一打开,掺杂这酒香和脂粉味的丝竹之声便传了过来。江轻离的住处在三楼,正是个不高不低的地方,站在窗口,能将大厅中的情形看的一清二楚,颇有些一览众山小的感觉。她往下打量,才发现刚才那闹哄哄的一团闹剧,现在已经换了场次。地上被收拾的干干净净,摆上了一条长桌,披着红锦,上面的珍馐无数,瓜果点心应有尽有。而半个时辰前那些像疯狗一样的女人,也都重新变得花枝招展的起来,穿着暴/露妖娆的衣服,黏在那些或大腹便便或猥琐干瘦的男人身上,气氛好不暧昧。

另一边则是清一色穿着舞裙的少女们,她们挥动着粉色的长袖,把自己转成一朵又一朵盛开的花朵,随着琴鼓之声翩翩起舞。底下男人的笑声,女人的笑声,歌声,舞声,交汇在一起,充盈了整座定芳楼。连空气中,都弥漫着一种糜烂的气息。

当中最显眼的,非要苏盼烟莫属了。与其他女子的低气压不同,她穿了一件淡金色的镂花外衣,里面是暖黄色的抹胸和水色的长裙,上面绣着鸳鸯戏水。长发慵懒地垂在肩上,加之神态轻松,就连手中的酒杯都似乎比别人的珍贵了。

是了,刚才闹了那么大的动静,以柳烟儿为首的,加上那么些个狗腿子,都伤了好大元气。可是这苏盼烟倒好,不但独善其身,还偷偷摸摸的去给闻莺上药,想跟自己示好。啧啧,从前倒是看反了两个人。若要说心机,还是这个苏盼烟要更胜一筹呢……越是狠毒的女人,就越会用其他纯良蠢笨的外表来伪装自己。好在她的修行不够高,这次又被自己觉察到了。不然日后对付这两人,要是放错了重点,恐怕也是要伤许多元气的。

江轻离许久没有见过这样热闹的宴会了。自从那时以莫须有的理由被禁足,尔后被打入冷宫,许多年来,她的世界,几乎就是黑白的。每年可以祈盼的,也就是那宫墙上飘动的柳枝了。眼前的盛宴虽然比不上皇宫中的热闹,而且目的粗鄙,女人下/流。可是,无论如何,这都是活生生的人间,是世间的百态,她怎能不动容?

正当她追念往事时,忽然觉得似乎有一道目光跟了过来。下意识的一低头,便迎上了君无羡的目光。

君无羡到真的没有说谎,他是不喜欢这样的宴会了。与那些左拥右抱的人不同,他的身边冷冷清清,只有面前有一杯酒。而唇上有些敷衍笑意,也在和江轻离的对视中慢慢抿成了一条线。他的眼睛很明亮,像是一潭清澈的湖水,在万点烛火中也毫不逊色。从前江轻离貌丑,因为脸上胎记的缘故,别人见了她都像见怪物一样躲开,即便后来身份尊贵了,那些人也都是尽力的避开和自己对视,像是多看一眼,自己就要眼睛生疮一样。哪里会像此时,能和一个如玉般的公子哥儿这样直勾勾的对视。

在纵横捭阖上,江轻离是个老手,可是这种男女方面,她当真是个羞涩的不能再羞涩的新手了。

这个没有意义的对视仅仅维持了几秒,就以江轻离转过脸,利落的关上窗户作为了句号。外面的歌舞之声被隔绝了,屋内又恢复了一片静寂。她的神色镇定,连眼底都没有一丝一毫的波澜。不是因为忽然和异性的对视让她有了什么感觉,恰恰相反,正是因为方才那一眼的对视,江轻离才发现。经过了上一世的欺骗和背叛之后,她现在对男人的情感有一种身体上自然而然的抵触。

即便她知道这个君无羡是方才帮助了自己的人,可是莫名的,只要想到他是个男人,就没来由的犯些恶心。大抵是慕容修给自己的伤害太大吧。从前在自己真正年少无知的时候,慕容修伪装成天神一般,就那样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就这么一场骗局,许多年才醒来。原本日日夜夜思念的枕边人,成了害自己灰飞烟灭的恶徒……这叫她,如何不记得,如何不计较!

唉……

可是以后要想从头再来,这个毛病还是要克服了才行。不论在不在花楼,自己身为女人,想要和男人争夺一些东西,就务必要和男人打交道才是。江轻离想着想着,固然觉得路远且艰,可毕竟前路光明,心中也就没有那么多的负担了。独自走到贵妃榻前坐下,懒懒的靠在一边,神色渐渐的明朗起来。像是在自言自语,又像是在对闻莺说话一样:“今年的春,真是美呢。”

“小姐?你怎么又想到了春天啦。这儿的春算什么好看,外面都是铺子,实在谈不上好。若是有机会,奴婢真想带您去南城场外看看,那儿有一片桃花林,这会儿正是盛开的时候。奴婢小时候住的离那里近,经常好附近的伙伴过去玩儿。可惜……可惜……唉。”闻莺说着说着,又低落了下去。现在的姜家小姐已经不是从前的姜家小姐了,别说什么去城墙外看桃花了。就连这个定芳楼,或许都出不去。

江轻离走过一些山川,而是都因为公务繁忙,加之自己对外形自卑,鲜少真正的体会过风景。听到闻莺这三言两语的描绘,心都已经跟着飞了出去,向往不已。后又听到她叹气,便知道了她的心思。江轻离为自己倒了杯茶,一伸腿,露出了裙子下那双五彩绣花的鸳鸯软鞋,柔和而又坚定的说道:“脚长在我自己身上,我想要去哪里,就能去哪里。谁也拦不住我。不过……桃花的花期还长着呢,我不着急这一时。你说的话我记住了,等什么时候闲下来了,你替我筹备筹备,我偏偏要去那里赏花。“

自己才刚刚重生,脚跟儿都没站稳,当然不是游山玩水的好时候了。但是江轻离对自己的业务能力很有信心,相信自己在很短的时间内就会有很大的改变和建树。到时候,随便出去自然就不在话下了。主仆两人围绕着桃花说了一时,忽然身侧’噼啪‘一声,将二人都吓了一跳。侧目一看,才发句是烛火燃得时间长了,爆了一下灯花。闻莺看见了,喜滋滋的拿剪子去剪烛芯,又说道:“小姐,这可是大好事啊。俗话都是灯花爆,喜来到。既然咱们说看桃花的时候忽然爆了灯花,这事儿十有八九是要成了。”

“倒是借你吉言了。”江轻离的心情不错,拉过了闻莺的手,带着几分真情实感的说道,“闻莺,我甚至自己这次九死一生用了许多的运气,还忘掉了许多事情。对于以后来说,务必会走得十分艰辛。但是,你就是我身边的那一盏灯,以后不论有什么事情,咱们姐妹俩儿都同舟共济,风雨无惧,可好?”

自己只不过是个下贱得不能再下贱的粗使丫鬟,而姜倾梨可是姜府的千金小姐啊!她沦落至此,已经叫人十分心疼了。现在居然要和自己做什么姐妹。闻莺受了惊吓,心中却又是感慨万千。她讪讪握住了江轻离的手,又看向她,几番鼓起勇气,最后还是十分坚定的点了点头:“姐妹这种就不必了,奴婢还是十分有自知之明的。但是姜家是好人,这一点奴婢十分清楚。所以,奴婢即便是为了自己的良心,也会好好的服侍小姐您的!”

江轻离笑了。她的五官清丽精巧,这个时候眉眼盈盈,唇角勾起了一个醉人的弧度。只听她淡淡地说道:“多谢你了。”

倾城予卿:盼烟姐姐

昨夜的笙歌宴饮一直持续到了天微微亮才结束。期间江轻离除了叫闻莺出去给自己弄些晚膳来以外,就再也没有露过头。只是换了一个躯体,又换了一个环境,难免睡得不太安稳。几次梦中醒来,都能隐约听到窗外隐约传来的喧闹声音。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江轻离才渐渐适应,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一觉醒来,天已经大亮了。她起身,自然而然的给自己穿好了衣裳,又把垂在床前的帐幔束好。赤着脚走到了另一边的罗汉床上,把细牙桌搬走,拿了一条薄毯盖在自己身上,懒懒的开口唤道:“闻莺,闻莺……给我到些水来。”

“唉,小姐,小姐你起来了!”

听到声音,在门守候的闻莺连忙推开门走了进来。她拿了些热水给江轻离添上,脸上的神采不错:“小姐难得睡得这么好,看来是昨天十一王爷的话管用了。从前……从前小姐刚来的时候整夜整夜的哭,奴婢听得心都碎了。现在看到您这样重新振作起来,实在是太好了。”

毕竟不是同一个人了,差距还是很大了。江轻离听到闻莺提起以前,微微的有些不自然。略一思索,又说道:“对了,闻莺,我希望你能多和我讲讲以前关于我的事情。你也知道,我这儿又伤,说不清楚什么时候发作,什么时候又恢复。到底我的出身在,你这个知道内情的,知道我是有原因。可是若是让不知道内情的人看见我这里变了那里变了……岂不是要给姜家丢脸了么。”

“说的是……奴婢一开始就有过这样的想法。只不过,是怕小姐触及了以前的事情,会伤心,所以才没有提起。既然小姐都已经这样要求了,奴婢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只是现在时候不早了,小姐还是先下去用膳吧。”

昨日是宴会,特殊情况,江轻离才能一个人在屋子中用膳。放在平时里,除了花魁和几个正当热门的姑娘有资格吃独食,像江轻离这种没有什么生意的,都是要和其他人一起吃饭的。别看这定芳楼大的很,伙食却好不到哪里去。即便江轻离之前没有情深体验过,却在姜倾梨的记忆中了解到了不少。

自己现在的身体不好,吃这种伙食恐怕是养不好。江轻离原本想给闻莺点银两,让她去给自己置办些食物,转念一想,又觉得昨天的事情应当收个尾,也就收回了想法,叫闻莺给自己换身衣服,大大方方的下去’赴宴‘了。

江轻离的身材瘦削,因为才十五六岁,眼角眉梢间都带着一些稚态。因而衣裳穿得也是清新淡薄的颜色,是一袭樱草色的衣衫,外罩湘色纱衣,边角上连缀着卷云的纹路。在这花花绿绿的定芳楼间,清新的像是墙角外刚开的一朵花儿似的。她的一头乌发被挽起,梳成了一个蝴蝶髻的式样,簪起了银饰,与脖子上的赤银璎珞圈相得益彰。手上一对青翠欲滴的翡翠镯,愈发显得柔荑纤纤,白皙可人。

“哟,姜小姐起的好早。瞧着一身打扮,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家的千金出门观景儿呢!“

还没下楼,便看到不远处又一个穿着黛色衣衫的女人摇着扇子,刻薄的叫嚷起来。她的眼神在江轻离的身上打了几转,又噗嗤一声笑出来,装模作样的打了自己的脸一下,“哦不对,是我错了。唉……昨儿姐姐数钱数的手软,这会儿脑子有些不清楚了。咱们这位妹妹,不正是个千金小姐么!”

她话音刚落,其他的女子也都跟着笑了起来。江轻离不为所动,只是冷冷的打量了一圈周围的几个人,发觉不论是苏盼烟、柳烟儿,还是那个狗头军师紫月都不在场。剩下来的这些,容貌不够,脑袋也不行,昨天稍微得了点赏钱,这会便不知道东南西北了。鼠目寸光的人多了,倘若都计较,那要计较到什么时候去。

她也不理,自顾自的去了饭厅。果然,待遇一般,但是也没有想象中的差,荤素菜汤,点心瓜果都有,算得上是差强人意了。闻莺怕极了这些人,看着江轻离当真要在这儿用午膳,心中忐忑不已,小声的说道:“小姐,咱们拿一些去上面儿吃吧。这儿人多,我怕……”

“没事,总是碰到一起的,总是避着也不是什么办法。”江轻离并不怕自己被找茬,倒是有些担心闻莺这样说话又会被其他人抓住欺负。人善被人欺,这是古来就有的道理。所以她才打断了她,又淡淡的瞥了她一眼,示意她不要再说这样的话。顿了顿,这才转了一个话头,“唔,你去拿碗筷来。他们要看我就随他们看,我是要吃东西了。”

闻莺的胆子不大,尤其是在这样一个满是明争暗斗的地方,做什么都是小心翼翼极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只要自家小姐一个柔和淡定的眼神,她好像就有了勇气。仿佛……她的眼神中,有一种让人相信的力量。她麻利的去拿了碗筷,又安安静静的立在了一遍,不再管身边的低气压。

一开始那些扎堆儿笑的女子们见江轻离不接茬,笑了一会儿觉得没趣儿,也就不笑了。还有的在一边边捋着发丝儿边调侃道:“我说夏青青,昨儿的公子们喜欢你,可不代表咱们这位冰清玉洁的姜家大小姐喜欢你。看看,你说话人家理都不带理的,明摆着是瞧不起你呢。”

“话可不能这样说。人家姜小姐昨儿不是已经攀高枝儿了吗?你没看见十一王爷对她那偏袒维护的样子了么!”另一边,一个正在嗑瓜子的女子接过话头,酸酸地说道,“也不知道是下了什么药,能叫十一王爷也另眼相看。不过,要是换做了我,我也鼻孔朝着天,谁也不理~谁也瞧不起~嘻嘻嘻……”

那叫夏青青也不知道是不是被戳到了痛点,颇有些跳脚道:“呸!什么叫被十一王爷袒护了?明明是这个妖怪颠倒黑白,油嘴滑舌的把王爷给骗。不仅如此,她还害的紫月姐姐和如烟姐姐那样……昨天出了那样的丑,罪魁祸首都是她!倘若不是又有那么些贵客要来,她那一顿鞭子可少不了。哪儿能还这样悠闲的过来吃东西!”

江轻离有点儿烦,搁下了筷子,做一脸茫然状的开口道:“闻莺,你听到什么声音了吗?嗡嗡嗡嗡的,好吵。”

“啊……小、小姐……”闻莺一时没能明白江轻离的意思,被吓得一愣,眼神来回打了几个转儿,一时语塞了。

“你想一想,平日里你像清静一会儿却不能清静的时候,是什么东西在你身边飞来飞去,然后还不停地’嗡嗡嗡‘乱叫?”

“我知道,是苍蝇!奴婢最讨厌苍蝇了,吵还不说又脏又烦,最喜欢打搅别人的清静了。噫……小、小姐……”闻莺顺着话回答了,说完才后知后觉的明白当中的讽刺,顿时有些后怕了,怯怯的看了一眼夏青青,又低下了头。

夏青青的脸都绿了,甩手扔开了扇子,怒气冲冲的走过来,大声喝道:“姜倾梨!你说谁是苍蝇?呵,我是苍蝇,那你是什么?你不过是个贱/人罢了!”

“贱人说谁?”

“说你!”

“噗……好好的苍蝇不当,又要这样自甘轻贱。”

短短几句话,江轻离凭着自己牙尖嘴利,把夏青青气的几乎都要吐出血来。她懒懒的抬起眼,看到夏青青涨红着脸半天说不出话来,冷冷笑了一声:“当真是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这定芳楼里,不论怎么论资排辈,也没有你出头的那天吧。你的如烟姐姐和我不和,可是我也有我的盼烟姐姐。倘若真的惹急了我,你总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

想要两头讨好?哪有那么容易的事情。苏盼烟想要暗搓搓的’做好人‘,她偏偏要这样狐假虎威,替她发扬光大起来。

夏青青果然不信,固然脸上红一阵白一阵,还是强辩道:“放屁!你是几天没被姐们几个打过,皮痒了不成?你忘了盼烟姐从前都是怎么打你的?你这是傻了、疯了不成,还觉得她是对你好,喜欢你?”

“切,老黄历的事情,翻出来说做什么。我不会计较,盼烟姐姐当然也会当做没有发生过呀。”江轻离给自己舀了半勺汤,慢条斯理的抿了两口,“你还不知道吧?昨天柳烟儿打了我的贴身丫鬟闻莺,那时候脸肿的那么高,今天已经消去了七八成。为什么?还不是因为盼烟姐姐心疼我可怜,送了治伤的药来给我们主仆。闻莺,你说是不是?”

闻莺自然是像小鸡儿啄米似的不住点头:“小姐说的是。昨日的确是盼烟姐来给奴婢送的药,还是亲自送的药,说是要奴婢好好养伤,温柔的紧呢。”她不会撒谎,因此在说实话的时候也格外陈恳。

她不知道的是,自己这番话像是一枚投进平静湖面的石子。轻轻的掷,就荡起了层层的波澜。原本还叽叽喳喳的大厅一下子安静了,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中升起了各种各样的疑问。又不约而同的,抬起了头,把目光投向了某层中紧紧关闭的门。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傲霜吖点评:

作者梨苏儿写的《倾城予卿》真的很好看,文艺,幽默。情节安排很紧凑,感情特细腻,忍不住往下读!点赞点赞!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