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都市异能 喜临农门:夫君不好追

喜临农门:夫君不好追

作者:细雨圣一

分类:都市异能

时间:2020-11-12 12:36:05

喜临农门:夫君不好追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短篇类佳作。文章内容讲述了说来叶今不是第一次穿越了,只不过这一次竟然穿越到了土匪出身的农女身上。这上有黑心叔母一家要斗,下有贴身丫鬟要养,偏偏一来就人前杀了人。不过没关系,只要找个夫君成了亲,她便能拿到官府补贴的抚恤银,所有的事情也都会迎刃而解。只是她自己名声差,临时找的夫君名声更差,本想拿到银子就想办法一别两宽,没想到她居然只猜中了开头,没猜中结尾……
展开全部

喜临农门:夫君不好追第1章试读

叶今连着相了快三个月的亲,然结果不是媒婆被男方家拒之门外,便是相亲对象临阵脱逃。

今日,她不得不亲自登门,来向吴家村最后一个适龄男子求亲。

叶今听说这个人名叫九朝,原是县城大户人家的公子,不久前因玷污继母,被家里人痛打一顿逐出了家门。

幸有一忠仆不离不弃,他才不至于横死街头,但也由此落下了病根儿,终日缠绵病榻,到现在村里也没有人真正见过他。

此刻,酷日当头,蝉鸣亢亮,叶今一身麻布粗衣,站在破落的小院里。

院里没人,房门紧闭,屋里却时不时传出一两声低咳。

叶今隔门打了招呼,又说明了来意。

见始终没人应,便规劝道:“九公子,你看咱两,一个臭名昭著,劣迹斑斑,一个德行败坏,身染沉疴,这简直就是鸾凤和鸣,天作之合啊,不在一起都对不起天理!”

这回叶今刚说完,里面便传出一道悦耳之音,好似流水磬音。“姑娘对我倒是很了解,不过姑娘如何劣迹斑斑,我却是不知。”

“那可能是你来村里的时间比较短。”

叶今沉浸在那美好的嗓音中,有点回不过神。

“我以前不太懂事,偷过鸡,摸过狗,掀过姑娘的裙底,往别人家里丢过蛇,村里的人都恨我咒我,你说算不算劣迹斑斑?”

里边顿了顿,才又问道:“那如今为何又急着成亲?”

这……叶今不由想到刚穿来那会儿。

当时一醒来就遇到被人掐脖子,扒衣服的情形,出于本能就扭断了那人的脖子。

因为被杀的人有前科,她被判三十两银子销案,限期三月。

然而这原主叶今,本是土匪从良,下山时又带着一个丫鬟剪月,两人靠先前的私房钱度日,早就所剩无几。

恰逢官府送来消息,说叶今早年充军的父亲战死沙场,要给其家属五十两抚恤银。

叶今是独女,这笔银子本该由她得,可偏偏在她父亲离家之时,曾给叶今的叔父留过一纸契书,约定在叶今出嫁之前,她的财物都需交由她的叔父叶安保管分配。

叶安一家也在吴家村,这些年明里暗里没少欺负叶今,对于那笔银子,必然是虎视眈眈。

银子要真落到他们手里,是决计不会拿出来替叶今销案的。

距离三月之期还有十日,十日之内还拿不到银子,她便要去坐牢。

但叶今不傻,这些话当然不能明说。

于是她想了想,便道:“当然是我遇到了令我相见恨晚,想要托付一生的人,那个人就是公子你!”

不理会里边的静默,她又道:“我听说你身体不好,所以只要你跟了我,来日我自然要投桃报李保护于你,即便他日你病死了,替你买棺下葬,逢清明为你烧纸添香也不在话下,最重要的是,配我这样的,你还不用担心自卑。”

叶今嘴上说的无比诚恳,恰逢里边传出一声似断未续的杯盏碰撞声。

她又循循善诱:“而且以我的心胸,不管婚内婚外,都不会对你多加约束,哪天你厌倦我了想抽身而退,我也绝不会纠缠与你,这些我们可以立字据。”

里边似顿了顿才道:“婚姻大事,需遵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就算今日我应了你,跟你成了亲,在外界眼中也只能算私相授受,必定不会被承认!”

叶今一听有戏,眼睛顿时亮了,“没事没事,这些你不用管,你只需告诉我你答不答应就好。”

等了片刻,那道温如纯酿的声音才又响起。

“你打算何时成婚?”

叶今语气顿时娇羞无限:“人家等不及嫁给你,不然就明日可好?”

过了半晌,里边才传出一个字:“好。”

叶今本以为要费一番波折。没想到这么三言两语就成了,一时心里还颇有些不适应。

而她急着成婚,主要也是担心夜长梦多。

成亲的事就算谈妥了,可相应其他问题也接踵而来,于是两人又隔门商量了一刻钟左右,叶今才折身离开。

等她一出院门,有着一站一坐两人的屋子顿时打破了平静。

只听扑通一声,站着的那个轰然跪地。

他身形绷直如蓄势待发,刚毅的脸上满是无法隐忍的激愤:“主子,此事万万不可!那女子出身乡野,匪里匪气,加之言行粗俗轻浮,就是给主子提鞋都不配,又怎能以夫人之称与主子相提并论!”

桌边坐着的人广袖低垂,手持茶盏自斟自饮,从头到尾动作一派洒然从容,闻言只淡淡道:“非常之时,自然行非常之事。成亲不过权宜之计,新娘的出身品性,又何须在意。”

再说叶今这边,她一回家便取了笔墨,坐在桌边书书写写,一旁站着的圆脸丫头剪月,从方才见到她起就一直喋喋不休。

“小姐,你怎么能支开我独自去陌生男人的家里,怎么能主动跟那种十恶不赦,连媒婆都不敢登门的人求亲!”

她家小姐到底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平日离经叛道也就罢了,可如今连这等事都能做的出来!

叶今头也不抬道:“你家小姐我不也是十恶不赦之人吗?况且我有的选吗,嫁人和坐牢选一个,你选哪个?”

剪月被问住,一时没话了。

叶今收笔,手指印了印泥落在纸上时,胳膊突然被一把抓住,她抬头便见剪月瞠着眼,一脸决心。

“小姐,咱们跑吧!”

叶今好笑,伸手捏了一下剪月小巧的鼻子:“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咱两身无一物,能跑到哪里去?”

剪月听完一脸受挫,叶今拿过桌上的字起身:“走吧,跟我去里正家一趟!”

剪月脑海中瞬间浮现出一张充怒容满的老脸,顿时炸了:“去里正家做什么?”

“自然是去找他帮忙,顺便请他明天为我主婚!”

剪月呆住,她望着叶今潇洒走出去的背影,心想她家小姐一定是疯了,或者失忆了,忘记自己之前是怎么因为一点芝麻小事,就半夜爬上人家房顶,往人家卧房里丢蛇,最后被抓个现行差点被打死的事迹了!

当时人家就放话,要是她们下次再敢踏进人家家门半步,非要让她们竖着进去横着出来不可!

这里正是一村之长,家里儿子多,后台又硬,村里谁不知道,要真招惹了他们,就是被活活打死,人家也有的是办法粉饰太平。

何况叶今如今戴罪之身,人家就更无所顾忌了,又怎么可能会反过来帮忙主婚呢?

剪月越想越怕,赶忙拔腿追了出去,她就是拼死也要把她家小姐给拉回来啊!

喜临农门:夫君不好追第2章试读

可惜剪月到底没能拉住叶今,反被她一起拉来了里正家。

里正家里人一看到叶今,便直接关上了大门。

剪月见状还来不及高兴,就见叶今抬头笑眯眯地盯着人家门口两棵硕果累累的核桃树。

“这核桃不错啊!”

剪月望着自家小姐无比明媚的笑容,忽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而这里正家,本以为关了院门就能避开那尊女瘟神,可一家人连屁股都没挨板凳,便远远看到自家的核桃树枝摆叶动,树上的金疙瘩们下雨一样往下掉。

里正当即跳起来,抄了院里的木棍就冲了出去。

门打开的时候,叶今的一只脚正蹬在树干上。

“竟敢偷我家的核桃,看我不打死你这个小杂种!”

里正说完就提着棍子朝叶今扑过去。

剪月吓得脸都白了,连忙将叶今往一边拉,可叶今脚底下就跟生根了一样,任她多用力也拉不动分毫。

直到里正的棍子落下来,叶今才淡定抬手,一把将棍子接在手里。

“里正伯伯,冷静,冷静。”

她笑着说完,便主动松开手,弯腰朝里正施了一礼。

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倒是让里正顿时愣在当场,但只是片刻又恢复怒容:“你又想耍什么花招?”

叶今仿佛丝毫不为里正的愤怒所动,只言辞恳切道:“里正伯伯如果愿意给我半刻钟时间,我保证您不再追究这核桃之事!”

见里正一脸不信,她又道:“您堂堂里正,儿女成群,还怕我诓您不成?”

里正心痛地望了望掉落满地的核桃,又瞪了叶今好一会儿,见她满脸笃定不像说谎,才咬牙切齿道:“你敢诓我,我保证叫你后悔打娘胎里出来!”

说完就将叶今带到了家中。

在叶今的示意下,里正将家里人都驱了出去,屋子里就剩下他们三人。

叶今先就过往给里正道歉,希望他大人不计小人过,接着又将先前写的东西交给了他。

里正看过之后,抬头望着叶今不解道:“这是什么意思?”

“如里正伯伯所见,是欠条啊!”

叶今不理会一旁剪月惊疑的表情,又道:“自打我来到吴家村,就一直承蒙里正伯伯您的照顾,但之前我不太懂事,给您添了许多麻烦,所以今日前来,其实是想伯伯您给我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

里正到底是精明人,村里谁家那点事他不清楚?

浑浊的眼珠子转了几圈,便明白了叶今的打算。

他指着欠条上的字迹道:“这上面写着你欠我十两银子,十天之内交到我的手上,叶今,就算你拿到了五十两抚恤银,除去销案的三十两,你统共就剩下二十两,你当真愿意给我十两用来赔罪?”

毕竟在这乡下,三两银子就能维持普通家庭近一年的生计,十两,不是一笔小数目。

叶今闻言毫不犹豫道:“白纸黑字,自然当真,只不过除此之外,还想请伯伯您帮我个忙。”

当下叶今便将请他帮忙做婚书,以及明日为自己主婚的事说了。

结果里正一听完,就拒绝了,他冷哼道:“原来你今天来是打的这个主意,不过你是什么人,那九朝又是什么人,要我给你们两个主婚,门儿都没有。”

叶今面不改色道:“伯伯别急着拒绝啊,其实您同意我的婚事,对您是百利而无一害的。”

她道:“伯伯今日收下这欠条,叶今往后必定对您感恩戴德,除了这银子之外,而且像我和九朝这样的毒瘤,最好的办法难道不是让我们两个窝里斗吗,让我收了他,总好过他再去祸害村里别的姑娘不是?”

里正闻言一拍桌子:“他敢!”

但他到底是动心了,这事对他来说其实并没有什么实质的影响,也并不难办,十两银子,几乎得来毫不费工夫。

叶今见里正脸上有了松动,便再接再厉道:“今日叶今就是来赔罪的,无论伯伯是否答应,出了伯伯家,今日之事我往后都不会对任何人提起!”

毕竟这和行贿相差无几,她要给人吃颗定心丸不是。

听叶今这样说,里正的最后一丝顾虑也没了,最终点头答应。

只是在叶今临走之时,他又强调道:“你要知道,就算这事你当真捅出去,我也有的是办法治你。还有,你那叔母可不是个善茬,我知道你们素来不和,明日除了主婚,别指望我会掺和你们的矛盾!”

里正之所以越过叶今的叔父说叔母,是因为叶安一家四口人,叶安父子在县城做事,家中只有赵秀娥和叶示儿母子,以及之前从寨子里带回的一个丫鬟裁云。

明日叶今成亲,不用想都知道赵秀娥肯定坐不住要去闹事。

回去的路上,一向叽叽喳喳个不停地剪月出奇的沉默。

叶今诧异道:“小丫头今天怎么这么安静?”

剪月满脸复杂地盯着叶今道:“小姐,你变了,奴婢觉得小姐就像换了一个人一样!”

从前的小姐爱闯祸,却并没有解决事情的能力,就算之前觉得她言行变化可能是失手杀人受了刺激,可那一手好字呢?

她的小姐,分明只会一手不堪入目的符文而已啊。

叶今侧目笑看着剪月:“大梦三生,醍醐灌顶罢了!”

说完又伸手挑了她的下巴,暧昧道:“放心,从前你家小姐怎么疼你,今后你家小姐照样怎么疼你!”

剪月被她这样一逗,所有念头顿时抛到了九霄云外,红着脸嗔道:“小姐你这是跟谁学的!”

叶今实话实话道:“上辈子男人堆里学的,你喜不喜欢?”

剪月气的跺脚:“小姐净胡说!”

两人一路笑闹回到家后,就忙不迭地张罗成亲的事。

到了下午,叶今花了几个铜板,找了个跑腿的人,把成亲的消息挨家挨户送了去,并叮嘱一定要让他们知道里正会帮她主婚。

第二天一早,叶今早早起床,收拾妥帖后,便对剪月道:“我去接人了,你是留在家里还是跟我一起去?”

因为叶今家大,所以当时她提议让九朝往后过来住,并承诺今天一早会去接他,对于这些,九朝当是亲口答应的。

剪月从昨天开始就一直哭丧着脸,闻言更是不屑道:“他一个大男人,还真要劳小姐去接不成?”

叶今提醒道:“他不还是个病人吗?”

不提这茬还好,一提起来,剪月就更加难过了。

恰逢院门突然被敲响,叶今便转身出去开门。

随着门一拉开,两道意外的身影便映入眼帘。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流惠丶小可爱点评:

《喜临农门:夫君不好追》是由细雨圣一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小说,反反复复看了好多次,这本书内容一环扣一环,剧情棒!文笔好!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