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婚恋生活 一别经年你若初

一别经年你若初

作者:若以青争

状态:已完结 分类:婚恋生活

时间:2021-01-12 17:29:23

作者若以青争的小说《一别经年你若初》主要讲的是:周倾转身往房子的方向走去,秋意渐深,她清瘦的背影在风中似乎微微颤抖着,张羽看了一会之后,突然之间,很像要抽根烟。伸手到口袋里面,才想起自己之前为了给周倾做好表率,已经将身上所有的香烟扔了个干净。遗憾的是,周倾却没有将烟戒掉。张羽叹了一口气,发动汽车,缓缓离开。周倾走得很慢,从小区门口到楼下,她花了将近二十分钟的时间,脑海中盘旋着的,依旧是晚上见到他的那一幕。
展开全部

这么近,那么远

电影院很快到达,张羽所选,自然是全市最大的电影院,坐落在市中心,在它的旁边,是琳琅满目的购物广场以及酒店,周倾刚刚下车,便看见旁边的酒店门口站了两大排的黑色西服男人,脸上带着一样的黑色墨镜,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

周倾正看着,张羽已经走了过来,“愣在这里做什么?进去啊!”

周倾哦了一声,正要往前走,却又忽然顿住了脚步,猛然回头。

那是一种很微妙的感觉,有的人或许可以将它称之为,“心灵感应”。

因为在周倾回头的时候,那人的目光,也正好落在了她的身上,隔着十几米的距离,周倾可以看到,他身上穿着得体的黑色西装,白色的衬衣,轮廓依然消瘦,脸色却是已经不错,更加重要的是,挽着他的手臂的女人,此时脸上正带着笑容,在他的耳边说着什么。

原来,这座城市这么小。

在过去的七年里面都没有遇到过一次的人,在这段日子里面,却可以将她那鲜血淋淋的伤口,掀开一次又一次。

如同她的目光最终会落在程诺诺的身上一样,纪川的眼睛慢慢转移,同样落在了周倾身旁的张羽身上。

他的手搭在周倾的肩膀上面,虽不亲昵,但也算是暧昧。

纪川的眸光沉了一下,身旁的程诺诺立即意识到了他的异样,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正好看见了在对面的周倾和张羽。

“这不是医院的周……”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已经被纪川打断,“走吧,要迟到了。”

还不等她再说什么,纪川已经拉着她的手离开,在和他们擦肩而过的时候,脚下的步子,没有丝毫的停顿。

全身原本沸腾的血液,在这一刻直接被冻僵。

周倾紧紧地攥着自己手下的衣角,头抵着,以不至于让自己太过于狼狈,明明是自己拒绝了他不是吗?

为什么那个时候,不说好?

可是,他为什么能够在和她说了那样的话之后,肆无忌惮地牵起了另外一个人的手?

“周倾……”

直到张羽唤自己的声音传来,周倾才猛地抬起头来,然后才发现,自己已经泪流满面。

“抱歉,我先去一下洗手间。”周倾说完,转身就要往里走,手却突然被人拉住,整个身子转了一圈,最后,牢牢地被人锁进了一个怀抱。

在他的身上,是洗完澡后最干净的味道,暖和的温度让周倾震荡的情绪突然之间安静了下来,他的话轻轻地落在自己的耳边,“即使不是情人,我就不能让你放心依靠了吗?”

周倾想,之前将张羽定义为这个世界上最粗枝大叶的男人的想法,在这一刻是完全颠覆了的。

因为他比谁都清楚,此时此刻的自己,需要的不是一段重新开始的感情,而是一个可以尽情倾诉的朋友。

于是他甘愿担当起这个角色。

周倾突然笑了,从他的怀中抬起头来,“你想多了,我只是觉得我的妆可能花了,去洗手间补一下而已。”

为了安抚周倾的情绪,张羽将原本选的科幻片改成了喜剧片,周末的电影院总是人潮挤挤,在电影开场十几分钟之后,两人终于坐在了位置上面。

从洗手间出来之后,周倾就再也没有说过话,鼻梁上面多了一副眼镜,张羽知道,那是她用来掩饰自己通红的眼睛,但也不戳穿,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两人跟着全电影院人的哈哈大笑,结束了这个约会。

回到车上,张羽说道,“我送你回家吧。”

“不是说要去吃饭吗?”

“算了吧,现在时间也晚了,我明天一早还有手术呢!”

张羽说完,身旁的周倾没有回答,抬头,发现她正定定地看着自己,明显不信他的话,张羽只能和她对视着,明显的底气不足。

很快,周倾转过头,“你开吧,我指路,我知道这里有一个夜市,有一家的东西很不错。”

见张羽不动,周倾又说道,“走吧,耽误不了你多长时间的,而且,这次不吃的话,我可不会再还你一次机会的。”

周倾的后半句说完,张羽立即将汽车发动,“在哪里?”

既然说是夜市,一逛之后,就没有了个尽头,张羽枉为本地人,居然对市内所有知名的小吃一概不知,其实也不难理解,他从小开始,应该就属于被家人保护得一点垃圾食品都没有碰的人。

在一开始的半推半就之后,后半段的他完全放开了吃,看见什么都要尝一尝,到最后两人回到车上的时候,都几乎撑的说不出话了。

等到了周倾楼下的时候,时间已经将近凌晨一点,周倾解开安全带,正要下车,张羽的声音突然传来,“周倾。”

她回头,“嗯?”

“那个……”张羽有些腼腆地笑了一下,“今天晚上……你开心吗?”

周倾愣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轻声说道,“嗯,很开心。”

“那……关于我们以后的关系,如果你希望我像今天晚上一个,只做一个你可以依靠的朋友,我随时愿意,当然,如果你有别的想法……”

“张羽。”周倾打断了他的话,看着他,“我很抱歉我不能给你什么,我也知道我这样很不正确,但是我现在真的真的,不想开始另外一段感情,至于以后怎么样,谁也不知道,所以,如果你有喜欢的人,也一定不能放弃,可以吗?”

张羽只能苦笑,而在这时间里面,周倾已经下了车,“那么,晚安。”

“晚安。”

周倾转身往房子的方向走去,秋意渐深,她清瘦的背影在风中似乎微微颤抖着,张羽看了一会之后,突然之间,很像要抽根烟。

伸手到口袋里面,才想起自己之前为了给周倾做好表率,已经将身上所有的香烟扔了个干净。

遗憾的是,周倾却没有将烟戒掉。

张羽叹了一口气,发动汽车,缓缓离开。

周倾走得很慢,从小区门口到楼下,她花了将近二十分钟的时间,脑海中盘旋着的,依旧是晚上见到他的那一幕。

周倾想,如果那个时候,自己没有遇到纪川的话,自己会是什么样子的?

或许在这段时间里面,她会遇到各种各样的男人,谈过各种各样的恋爱,因为纪川从来没有说过分手,所以她一直以为,他们还是在一起的,就算彼此不联系,他在人海之中渺无音讯,她也依然觉得,他们从来就没有分开。

可是现在,他们已经算彻底结束,分手这两个字,虽然迟来了,可依然,还是来了。

周倾将手伸进背包里面,想要将钥匙掏出来,却突然发现在楼梯口的地方,似乎有一道黑色的身影。

因为独居的关系,周倾的警惕性一向很强,她迅速地看了看四周,发现整个楼层里面,只有自己一个人。

住在她旁边和对面的人是谁,她也不知道。

她正想着要不要将背包中的电击棒拿出来,那黑色的身影却突然一晃,等到她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到了自己的面前。

周倾最先闻到的,是他身上浓烈的酒精的味道,他的身形高大自己许多,将头顶的灯光牢牢遮住的同时,也将自己困在了他的臂弯之中。

周倾不知道自己是因为松一口气还是提一口气,因为,在她面前的男人,不是别人,正是……纪川。

情愿你恨我

他不说话,周倾也保持着沉默,两人就这样对峙着,就像过去的无数次冷战一样,都在等着对方开口。

而往往,都是周倾先耐不住,这次,也一样。

她说道,“纪先生,请问你有什么事情吗?”

“周倾。”他只叫了一下她的名字,两个字,却足以让她的心如同被触到了什么一样,瞬间化为一汪春水。

他不会忘记,在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往往只要周倾生气,只要他轻声叫唤一下她的名字,所有的气恼就会烟消云散,屡试不爽。

周倾扭过头,让自己的声音保持一贯的冷静,“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几天前的时候,我们已经分了手,我们已经是完全没有关系的两个人,纪先生也已经佳人在怀,这样,纪先生觉得还有什么意思吗?”

他没有回答,那含着浓重酒味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脸上,让她更是觉得自己快要疯了,周倾不由咬了咬嘴唇,“如果没有别的事情的话,纪先生,请你让开一下,我要回家。”

“不管怎么样,周倾,我只喜欢你。”

他终于开口说话,然而,这句话却让周倾恨得直咬牙,“纪川,你到底是什么意思?那个时候,我认为我们已经说得很清楚,我说分手,你不是已经同意了吗?”

纪川指着自己的嘴唇,“这里同意了,可是……”他抓住周倾的手,缓缓一刀了自己心脏的位置,“这里不同意。”

在手掌贴上他身上那烫热的身体的时候,周倾整个人一震,然后抬起头来,“你发烧了?”

不等他回答,她的手已经直接贴在了他的额头上面,不用说,也是烫的吓人。

就知道!

他身上的伤口本来就还在痊愈中,突然喝了这么多的酒,再加上他那根本不把自己的身体当回事的思想,怎么可能没有事?!

周倾拉起他的手,“走,我带你去医院!”

别看他生病,力气却依旧大得惊人,周倾根本拽不动他半分,她顿时气得直跺脚,“纪川!”

“你不是医生吗?”纪川回答。

周倾一愣,随即有些哭笑不得地看了他一眼,在犹豫了半分钟之后,还是打开了自己的家门,将他扶了进去。

一边走,她一边说道,“纪川,我告诉你,我现在是因为一个医生的职责,所以才把你带到我家里,你要是敢……”

周倾的话还没有说完,便变成了一声惊呼,等到她反应过来的时候,纪川已经将她整个人压在了地上,用嘴唇,封住了她接下来所有的话语。

周倾的心中更多的是愤怒,她用手脚去推他,可是无论她如何拳打脚踢,纪川就是不愿意放开她,并且不安分的手已经挪到了她的腰部。

他还记得,那是她最敏感的部位。

周倾嘶哑地开口,“纪川,如果你依然觉得你可以毫无顾忌地这样对我的话,我会恨你,一定。”

他的动作止住了,抬起头来,却见周倾正看着自己,昏暗的灯光下面,眼中似乎饱含泪水。

方才在接触到她的身体顷刻之间就散失的理智顿时回到了他的脑海中,他几乎下意识地,伸出手去擦她的眼泪,低声说道,“别哭,我……不会碰你。”

他的话说完,整个身体就被周倾一把推开,她站起来,狠狠地看着自己,“纪川,你就是一个混蛋!”

话说完,她转身走进房间中,“轰”的一下关门声,将自己和客厅里的纪川隔绝开来。

其实更加混的,应该是自己吧?

说出那样的话,是因为她清楚地知道,如果在那一刻没有办法控制住纪川的话,她自己,也会控制不了自己。

而明明,他们不是已经断了吗?

那么干净利落地说了分手的话之后,为什么他还能这样说喜欢,还能这样吻着自己?

这样,她算什么?

今天晚上陪在他身边的程诺诺,又算什么?

周倾不知道自己在房间里面关了多久,只在她看到桌子下面的急救箱的时候,才想起门外的那个人,还在发着高烧。

她立即打开了房门,才看到纪川已经倒在地上,直接昏睡了过去。

在送他去医院还是留在这里之间考虑了不到五秒的时间之后,周倾已经将他架到了自己的床上。

“纪川,你就看吧,你这么混,总有一天会……”周倾咬牙说着,却发现自己说不出任何诅咒他的狠话,只能作罢。

烧水,喂药,贴退烧贴,重新处理伤口,所有的事情做了之后,周倾只觉得整个人都累坏了,尤其是她面前的病人一点也不老实,各种不配合她的治疗,她只能一边说话转移他的注意力,其实他此时已经陷入了睡眠,或许根本听不清楚她在说什么,只是很奇怪,在她的声音响起的时候,他似乎得到了些许的安慰,终于肯乖乖任她摆布。

折腾了一个晚上,周倾的精神也到达了极限,连舒服的姿势也懒得换,直接趴在床沿,睡了过去。

他又做到了那个梦。

梦中的自己,在不断的奔跑,整个身体随着自己的脚步在不断地移动,身边的风景转换,他不知道自己的目的地,同样也不知道自己会路过什么样的风景。

就在他以为这个梦境将和往常一样毫无意外地结束的时候,在路的尽头,慢慢出现一个人的身影。

初夏的天气,她扎着一个高高的马尾,身上穿着H高的校服,脸上是灿烂的笑意,她对自己说道,“快点纪川,你又迟到了!”

他的脚步一顿,揉了揉眼睛,这是她第一次出现在自己的梦境中,她脸上的笑容,真实得如同触手可及。

他不由也扬起了嘴角,加快了脚下的步伐,就在他就要触到她的时候,嗽的一下,眼前人的身影,突然消失不见。

他瞪大了眼睛,开始疯狂地搜索着四处的环境,想要再次寻找她的身影,然而,没有。

就算在梦境中,他依然丢失了她。

他低下头来,却看到自己脚下,慢慢地,流过了一行鲜血。

他猛地抬起头来,却看见就在自己旁边的地方,她躺在地上,鲜血顺着她的腹部不断地流淌出来,脸上的表情狰狞痛苦,咽呜着叫着自己的名字,“纪川,我痛……”

纪川猛地睁开眼睛,额头上早已冷汗涔涔,在望着头顶陌生的天花板的时候,他一愣,随即转头,正好对上了周倾的睡颜。

她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嘴唇紧抿,一只手还搭在自己手臂的位置上面,小脸比起之前,比起他们的第一次重逢,似乎又瘦了一点,眼底下,是一大片的黑眼圈,纪川想,或许是因为,她已经很多天,没有好好睡一觉了。

他悄悄起身,将她抱了起来,她在自己的怀中嘤咛了一声之后,又沉沉地睡了过去。

以前的她,虽然看上去不胖,但是掂在自己怀中的时候,还是有一些重量的,此时纪川抱着她,才猛然意识到,她却是瘦了许多,大量的工作和精神压力,再加上她根本就不会照顾自己的性格,在这样的情况下面,似乎也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记得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她的舍友曾经评价过,他们两个人,都是属于那种会说别人不会说自己的人,可以将对方的生活照顾的很好,等到了自己的身上的时候,却可以将日子过得一塌糊涂。

纪川替她将被子盖上,当想要将她的手一起放进去的时候,她的手却轻轻一翻,将自己的手反握住。

这一个小小的动作,如同一把刀一样,将他的内心割开来,周倾总说,他没有像她一样在乎着这一份感情,其实,是因为在更多的时候,他都将它藏在了心里,不愿意外露,是因为不想让别人窥见。

因为他比谁都清楚,一旦让别人知道了自己对她的情感,她的处境,会变成什么样的险地。

所以周倾,我宁愿你恨着。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傲夏酱大魔王点评:

《一别经年你若初》这本书的情节比较接近现实,有喜有忧,有黑暗也有温暖,不是虐恋的揪心,这个构思是非常好的。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