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穿越重生 这个王妃够刁蛮

这个王妃够刁蛮

作者:凤归兮

状态:已完结 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1-03 14:27:27

快看看凤归兮的新书《这个王妃够刁蛮》:宣义和赵氏脸色都是一僵,被宣蔚儿看穿,很是难堪。话不投机半句也多,这句话在现代还是在凤邯国都一样适用。没话说了,宣蔚儿告别了那娘亲五夫人,盖上红盖头,就上轿了。“起轿——”一道声音传来,宣蔚儿觉得像极了电视剧里太监那尖声尖气的嗓子,偷偷揭开盖头一从帘缝看过去。真的是个太监打扮的!转念一想,这是皇上赐的婚,有太监也不足为奇。轿子被四个强壮的轿夫抬起,宣蔚儿感觉离开了地面,走起来摇摇晃晃的,很是新奇。
展开全部

这个王妃够刁蛮:成亲(一)

这时,翠微院外,一道人影飞快地闪上屋檐,消失不见。

素芯缄默了好久,才缓缓道:“其实……在外有很多传闻……”

宣蔚儿眼神看向素芯,托腮,好奇问:“什么传闻?”

“传闻说六王爷之前年已二十四都未娶一妻半妾,怀疑王爷是不是……”素芯小脸突然一红,低着头没有说下去。

宣蔚儿疑惑地想着,二十四都未娶……哦……那个意思啊!

她想着,小脸亦是一红,不过脸皮厚的她当做什么事都没一样,继续道:“你说之前,那么现在?”

“在一月前,王爷娶了骁骑大将军的女儿陈氏为侧妃,而小姐你嫁过去以后就是名正言顺的正妃。”素芯道。

宣蔚儿撇撇嘴,心中有些失望。古代的男人果然都是见一个是一个的花心大萝卜!

“不过……奴婢听说陈氏嫁过去这么久……王爷都未同她……圆房……”素芯说得吞吞吐吐的。

宣蔚儿斜眼看向素芯,好奇地道:“你一个小姑娘怎么知道这么多啊?”

素芯缄默不语。确实,有很多女子凭着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嫁到夫家,可是却一辈子不幸福。

宣蔚儿看素芯不语,嫣然一笑,抓起她的手,紧紧握着道:“所以啊,素芯你以后一定要自由恋爱,要让自己幸福,这样我才会放心。”

素芯眼眶一红,“素芯要一辈子陪着小姐。”

“别,你这话留给以后跟某个人说吧!”宣蔚儿讪笑。

翌日,晨光熹微,宣蔚儿已经被人叫了起来。

宣蔚儿眯着眼睛坐在梳妆台前,身上穿着大红喜服,素芯站在她身后用木梳梳理着她的三千青丝,脂粉奁里放着各种名贵的胭脂水粉,这些都是平时宣蔚儿都用不上的。

宣蔚儿感觉睡意又袭来了,眼皮眯着眯着都要耷拉下了,脑袋也是猛地一歪。

素芯手疾眼快扶住她的脑袋,“小姐,醒醒。今日有很多事情,睡不得。”

宣蔚儿极没有形象的打了个哈欠,“好吧好吧,你快点梳,坐着怪累的想睡觉。”

素芯加快速度,一件又一件的发饰插进宣蔚儿的发间,宣蔚儿觉得脑袋的负重越来越大,有种想把头发全剪掉的想法。

最后一支金钗插入髻中,素芯轻声道:“小姐,好了。”

宣蔚儿起身,大红喜服裙摆拖在地上,腰间束着带有银色云纹的红腰带,衬出她不盈一握的柳腰。三千青丝垂在脑后,而发髻之上左右各插着一支金边凤羽簪,簪头挂着流苏。额间一点梅花桩,丹唇红艳。水眸微转,眼波转动之际,倾国之姿,动人心魄。

素芯理好裙尾的褶皱,打量着宣蔚儿道:“小姐今日很是好看。”

宣蔚儿从镜中打量着自己,红嫁衣黑发如瀑,比平日里多了几分妖艳动人。

只是,她就是典型的没不过三分钟。

这才过了片刻,她已经觉得累极了,伸手想把头上颈上的发饰首饰都给摘下来,却被一旁的素芯及时阻止了。

“小姐,小姐不可!一会儿出去老爷夫人再同您嘱咐两句,就要上轿去六王府了。”素芯解释道。

“难道我要弄着这一身一整天?”宣蔚儿抓狂

“……是的。”

“……”

宣府前厅。

“女儿见过父亲,大夫人。”宣蔚儿由素芯搀扶着小心翼翼地走进去,这一身衣服实在是赘人,感觉一个不小心就能摔倒在地。

“蔚儿,今日你要出嫁了,虽是承蒙皇上恩惠,可是你也要时刻注意自己的身份,不要丢宣家的脸。”宣义今日难得的好脾气。

宣蔚儿为真正的宣蔚儿心寒,这女儿出嫁,父亲不是为女儿未来的幸福考虑,而是让女儿不要丢自家的脸,真是可笑至极。

宣蔚儿正想应着,却听到一旁的宣彩绫一脸不屑道:“有些人别想着能够飞上枝头变凤凰,是什么就该是什么!”

“是啊,大姐教诲的是。所以啊,有些人是嫁不出就是嫁不出。”言外之意就是就算我成不了凤凰,也比你个剩女来的好。

“你!”宣彩绫气急,却被宣义一个眼神过去,没敢发狂。

“蔚儿,我知道你从前与尚书家那小子有点什么,可是事到如今,可千万不能再想了。”宣义又道。

尚书家那小子?宣蔚儿记得,落水那日素芯告诉自己,她正是因为尚书家大公子而跳入莲池的,如今一想,还果真有此事。

“是,女儿谨遵教诲。”

一直一言不发的大夫人赵氏却是一直在暗暗打量着宣蔚儿。

这穿上嫁衣的小贱胚子果然是能狐媚人,跟她娘一样!赵氏在心中暗暗想着。

不过,若是以后能把彩绫嫁个太子……她倒是有利用的价值。

赵氏整理了一下神情,勾起嘴角,一副和蔼的样子,“蔚儿,你能嫁去六王府,是你的福分,一定要讨得王爷欢喜,日后也能帮上我们宣家。”

这亲切的样子装的让宣蔚儿差点都信了,若不是知道赵氏为人狠毒,根本就不能想象这竟是大夫人。

宣蔚儿淡漠一笑,“俗话说得好,嫁出去的水有如泼出去的水,大夫人也是明白的吧!”

宣义和赵氏脸色都是一僵,被宣蔚儿看穿,很是难堪。

话不投机半句也多,这句话在现代还是在凤邯国都一样适用。

没话说了,宣蔚儿告别了那娘亲五夫人,盖上红盖头,就上轿了。

“起轿——”

一道声音传来,宣蔚儿觉得像极了电视剧里太监那尖声尖气的嗓子,偷偷揭开盖头一从帘缝看过去。

真的是个太监打扮的!

转念一想,这是皇上赐的婚,有太监也不足为奇。

轿子被四个强壮的轿夫抬起,宣蔚儿感觉离开了地面,走起来摇摇晃晃的,很是新奇。

从小窗处看到素芯一脸正经的走在旁边,她小声唤道:“素芯,这轿子怎么摇摇晃晃的?”

素芯一惊,“小姐,你怎么把盖头掀起了,那可是不好的!”

宣蔚儿撇撇嘴,妥协地将盖头放下来。手中被强制拿着的苹果已经被捂热了。

早上忙着梳妆,也没吃什么,宣蔚儿低头看了看那“娇艳欲滴”的红苹果,吞了吞口水,有个邪恶的念头……

这个王妃够刁蛮:成亲(二)

“小姐,到了。”喜娘在大红花轿外喊道。

轿内没人回应,喜娘疑惑地又交了声:“小姐?”

还是没人应,喜娘和素芯对望一眼,素芯走上来,轻轻拉开帘子,却看到自家小姐姿势不太优雅的睡着了。红盖头歪歪斜斜的盖住她的脸,很是不好看

素芯苦恼,轻轻拍拍宣蔚儿,“小姐,到了。”

宣蔚儿揉揉眼睛,含糊不清地嘟囔着:“到了啊,这丞相府到六王府真远啊!”

哪里是远啊,是她贪睡罢了。

素芯帮她整理一下红盖头,扶着她出轿。

“小姐,你的苹果呢?”喜娘问。

宣蔚儿好像没事儿人一样,“哦,我太饿吃掉了,那个苹果芯还在轿里呢!”

喜娘一时无言,不知从哪里捯饬个苹果给她拿着。这吉时比苹果重要多了。

到了正厅礼堂,同样一身喜服的凤天宸已是站在那里。他注视着缓缓走来的宣蔚儿,脸上的神情说不出是开心还是不开心。

宣蔚儿被引到凤天宸身旁,闻到一阵陌生的馨香,竟然让她觉得莫名的安心。

只听那司仪缓缓道:“一拜天地——”

宣蔚儿胡乱的朝着一个方向弯腰。

“二拜高堂——”

凤天宸自然是往着皇宫的方向一拜,却看到宣蔚儿不知道拜到哪边去了,脸色一黑,径直转过宣蔚儿的身子,拉着她的小手又是一拜。

“啊!疼!”被凤天宸那一拉,宣蔚儿疼得轻呼出声。

凤天宸脸色更加黑了,因为他看到一旁的萧祁竟然在捂着嘴忍笑!

在宣蔚儿的意识里,拜堂就这么稀里糊涂地完成了,就像走马观花那么不清虚实。

她坐在六王府的夏院里,听素芯说这是她的别院。

宣蔚儿一直盖着红盖头,也不知道周围的情况,她轻声问:“素芯,你在吗?”

“小姐,有什么吩咐。”

听到素芯的声音,宣蔚儿松了一口气,马上把盖头给扔到那床上。

“诶呦,可热死我了!”宣蔚儿用衣袖轻轻擦拭着项间的细汗,满脸的不乐意。

素芯走到门前,观望着外面没人,把门关上。

“素芯啊,那六王爷待会会来吗?”

“奴婢不知,不过此时是喜宴的时间,王爷定然来不了。”

“……”宣蔚儿缄默。

又过了大半个时辰,天色已经是黑透了,素芯在房里点了支红蜡烛,照亮了整间房子。

已经是戍时了,素芯时不时从门缝中看到有不少佣人来回走动。

“太无耻了,好歹我也是丞相的三女儿啊!让我在这里发了四个……两个时辰的呆,有没有天理!”宣蔚儿想冲出去说理,大有要把这房子屋顶掀了的气势。

素芯拦着宣蔚儿,好声好气地劝说:“小姐不可啊,六王爷说不定是要应酬好多皇亲国戚呢,小姐贸然出去,定会……很丢脸的!”素芯觉得现在的小姐好像天不怕地不怕,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宣蔚儿觉得素芯说得也在理,深呼吸让自己冷静下来,站了片刻,又气呼呼地跑到床边坐下。

“对了,他来了能做什么啊?”宣蔚儿问。

“王爷与小姐的新婚之夜,自然是洞房花烛夜啊!”

宣蔚儿倒是没觉得害羞,还继续问:“你不是说他不行吗?怎么……洞?”

素芯怔然。

这时,门被缓缓地推开,穿着一身大红喜服的凤天宸黑着脸看着坐在床上把盖头扔下的绝色女子。

宣蔚儿正想尖叫,仔细一看。

这人不是那天在丞相府见到的那枚美男吗?怎么穿着她那夫君该穿的喜服?

“怎么是你?”宣蔚儿皱眉。

“怎么?在背后说本王……坏话。就不想见到本王吗?”凤天宸眸华一动,淡淡道。

宣蔚儿不语,片刻后,突然从床上弹起来,指着凤天宸大喊:“来人啊此人竟敢冒充六王爷!快将他拿下!”

凤天宸一脸黑线。

他活了这么多你年,从来只有他怀疑别人身份,却没人敢质疑他的身份。

一道人影突然出现,似乎是从屋檐上而来。

“王爷,有何事需要卑职?”白邵单膝下跪抱拳行礼道。

宣蔚儿被突如其来的人吓了一跳,怔然地看着眼前的黑衣男子。

这个男的刚刚叫美男什么?

王爷?!

这该不会真的是六王爷凤天宸吧?

宣蔚儿打了个寒颤,被自己突然的顿悟吓到。

却见凤天宸的脸色更黑了,冷冷地说了一个字:“滚!”

白邵怔然,眼珠子不明所以地动了动,“咻”得一声又消失在黑暗中。

宣蔚儿瞪大眼睛看着这几秒钟内发生的一切,企图把这一切看清楚,可是那男子太快了,连影都没抓着。

“出去。”凤天宸的目光看着宣蔚儿,隐晦不明。

“哦。”

宣蔚儿以为他在说自己,看着他不太好的脸色,乖顺的应了一声,起身往外走去。素芯见自家小姐走了,亦是跟上。

宣蔚儿经过凤天宸身边时,被他的大手一捞,抓到他怀里,又听到他缓缓道:“蠢,不是让你走,是她。”

素芯一愣,马上往外走去,还很好心的把门关上了。

宣蔚儿嗅到了那属于他的特殊的馨香,还能听见他有力的心跳。不由得也心跳加速,有如小鹿乱撞。

“啊!”突然身体被腾空,扔到床上,宣蔚儿不禁惊呼一声。

宣蔚儿和凤天宸的眸光对视,心里一怕,不禁往床里退去。

凤天宸眸子微眯,慢慢靠近宣蔚儿。

退到床边了,没地了,宣蔚儿被逼在床角动弹不已,眸子害怕的看着他,双手缩在胸前,声音颤抖着道:“王……王爷,很晚了,您休息休息吧!”

他突然抓住她的两只小手,吓得她双眼一闭不敢看他。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条小冷雁点评:

《这个王妃够刁蛮》这本书人物情节很生动,感情真挚,我非常羡慕的爱情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