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穿越重生 神厨毒妃

神厨毒妃

作者:言辞凿凿

状态:已完结 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2-20 16:38:01

这本书《神厨毒妃》会给大家带来什么样的表现呢:闵夫人神色了然,却仍旧只字不语。而晴夫人一脸的痛苦,喉间被勒的快窒息,眉毛更是皱成了一团。“是呀,妹妹,你就当卖我一个面子,放了晴夫人吧!”苏妇人一句话,让南辞无语,又看了一眼管家,又本是21世纪的文明人,自是吓唬一下晴夫人,无论何地,杀人都要偿命。南辞将晴夫人摔在地上,怒道:“带着她给我滚出去!”说罢,她便将地上的冬梅抱紧了屋子,眼里还带着泪水,缓缓道:“你这个傻子,不过是一个孩子,哪来的勇气,竟然去挡棍子,这要是府兵下手重些……”
展开全部

5-美味

赤木不解,又替南辞感到不平,可霁云暮所说的话,他只得听从。

小厮没有得到霁云暮的回应,也就只当话已经带到,就走了。

管家赶来,巧着就见南辞将府上的府兵全都打倒在地上,嗷嗷直叫。

管家心中却别有所思,心道:原来如此。

苏夫人只站在一旁看着,见管家上来了,这才忙拉住晴夫人说道:“妹妹,你说这是何苦呢!南姑娘嘴说话是难听了些,却也不至于将事情闹得这样僵吧!”

南辞却觉讽刺,心觉晴夫人就是脑残,而闵夫人就是一个添油加醋的料,而至于苏夫人,这眼睛毒着呢!

“是啊!你说我就是嘴贱,这苏夫人都没着急上火,竟叫你晴夫人冲锋陷阵,这不明白的,还以为是我惹了你晴夫人,偏生管家来了,苏夫人这话却说得好听的呢!”

管家在府上也算是半个老人了,走上来,自带威严,即便是一个下人,却也让夫人们有所戒备。

“几位夫人,这是?”管家指了指地上的府兵,虽知是怎么回事,却也疑惑询问。

晴夫人听了南辞的话,看了一眼苏夫人,这边又急忙看着管家说道:“听说南姑娘救了许多将士,这不和她开玩笑了嘛!”

“南姑娘,王爷叫您去一下前院。”管家心知眼前的夫人们个个都是能人,即便晴夫人嚣张跋扈,却有一手的毒经;而苏夫人柔弱善借刀杀人便是一绝;闵夫人一声不吭,却洞晓一切,心如明镜儿一般。

管家一来,却也让两位夫人住了嘴。

但却始终不似王爷那般巧,府兵是王爷的府兵,一个晴夫人能唤,便已是怪事,而能被一个弱女子撂倒,想必定然是王爷吩咐。

南辞心知王爷寻她不过是借口,况且就眼前女人所说,她要和这么多女人共侍一夫,开什么玩笑!

“我不去!请转告你们王爷,让这些玩意儿别打扰我,否则我不知会做出什么事情!”南辞说话之间,眸子里带着狠厉。

晴夫人吓得往后退了一步。苏妇人则讶异,毕竟满是高手,竟被南辞徒手打趴下,现今竟连王爷寻她都不去,到底是什么样的角色。

只有闵夫人毫无表情,倒是让南辞有些意外,对闵夫人也略微有些看不懂。

“你好大架子,王爷寻你,你竟出口拒绝。”晴夫人见有管家在这儿,况且王爷唤,竟这般推脱,想着有王爷撑腰,胆量便上来了。

管家在一旁听着这话,有些尴尬,却不知应该如何说道,就见晴夫人立刻上前指责南辞。

正巧着解决了府兵,怎么都得替冬梅出口恶气。

只见南辞缓步走近晴夫人,而晴夫人心有余悸,脚步跟着往后退,可脸上却不甘说道:“你想干嘛?我可告诉你,你要再敢动我,我定要你……”

“要我怎样?”南辞说话之间,便上前掐住了南辞的脖颈,只觉手间有些不对劲。

只略带沉默,晴夫人便将早已备好的沾满毒水的手帕要往南辞鼻尖捂去,却被南辞直接打掉,定睛一看,竟是剧毒,只需要吸入一点,就会立即暴毙。

管家见状,亦被吓了一跳,虽知晴夫人善用毒,却未曾想到她竟光明正大的对南辞下毒。

“南姑娘,晴夫人虽说有些鲁莽,但还请南姑娘手下留情。”南辞是随王爷进府的,地上一地躺下的府兵,亦能够说明对她的重视,说话毕恭毕敬。

闵夫人神色了然,却仍旧只字不语。

而晴夫人一脸的痛苦,喉间被勒的快窒息,眉毛更是皱成了一团。

“是呀,妹妹,你就当卖我一个面子,放了晴夫人吧!”苏妇人一句话,让南辞无语,又看了一眼管家,又本是21世纪的文明人,自是吓唬一下晴夫人,无论何地,杀人都要偿命。

南辞将晴夫人摔在地上,怒道:“带着她给我滚出去!”

说罢,她便将地上的冬梅抱紧了屋子,眼里还带着泪水,缓缓道:“你这个傻子,不过是一个孩子,哪来的勇气,竟然去挡棍子,这要是府兵下手重些……”

想着她便觉后怕。

门外,管家送走了三位夫人,这才唤道:“都愣着干嘛!过来把这儿收拾干净了!”

打了水,给冬梅擦了一下脸,便亲自下厨煮了一碗粥,今日之事,在府上闹得很大,下人见到她,都有求必应。

“南姑娘,您怎么能够亲自下厨,需要什么吩咐晓得替你做就好了!”一个婆子走上来,大惊道。

南辞面带笑意说道:“伯母,还是我自己来吧!”

婆子心下一暖,主子竟对她这般笑,便也能想到冬梅那傻姑娘为何仅伺候了几天的姑娘挡棍子。

南辞没有多说,而是开始熬粥,动作熟稔,她惊喜古代的锅,做出来的粥带着淡淡的清香味,恍若锅原本的味道。

差不多半晌,婆子和丫鬟们都被这一股香味吸引了过来,纷纷在一旁议论。

婆子更是惊讶道:“姑娘,你这是什么粥,竟如此美味。”

南辞只笑,随手在锅里盛了一碗递给婆子说道:“尝尝。”

“这怎么好?”即便这样说,却仍旧端了过来,用勺子舀了一勺,眼睛都亮了,“老身在王府这么多年,从未吃过如此美味……”

南辞有些尴尬,在现代每日除了待在医院,时常也就是跆拳道,剩下的爱好,也就是烹饪。

南辞并没说话,将粥盛在瓦罐里,便端着回院子里面了。

此时正在书房听着管家说道下午南辞的表现,便越发觉得有趣。

此时空气之中突然飘来一阵香,他追出门,就看见南辞从他院子前路过,心下一惊,便道:“去厨房看看,什么东西这么香。”

管家和赤木都闻到了,却一直没说,却未曾想到连王爷这样冷漠之人都为之所动。

管家只应声而去。

6-蹭饭

“有趣,你先下去吧!”霁云暮此时竟有些恼恨自己为何没去,或许远远看着便好……

“是!”赤木应声说道,转身之时,也不觉向南辞的玉春苑望去。

“吴妈,你们在弄什么吃的,王爷叫我给他盛一份。”刘管家走上前,四处看了一圈,随后又用鼻子嗅了嗅,竟没一丁点的香味。

吴妈见状,便道:“那您可是来晚了,是南姑娘做了粥,好像叫香菇瘦肉粥,香菇的香味全都散发出来了,那口感亦是入口即化呢!”

吴妈说话之间,还沉浸在吃粥时的迷恋中。

“这可如何是好?”刘管家这一听,心下便有些着急,脚步来回踱着,又看向吴妈,眼神有些狡黠道,“不然,吴妈去南姑娘哪儿盛一份?”

“可不多了,怕是已经吃完了。”吴妈思虑着,便想着南姑娘是给冬梅做的,此时冬梅也该醒了。

王爷心中念念不忘,这已经跟着来厨房了,还没进去,就听见这一番话,便停下了脚步,叹息了一口气。

“香菇瘦肉粥?”霁云暮在心中默念了一句,便脚步轻盈,跃墙而起,不过半晌,便到了玉春苑的瓦砾之上。

只听闻屋中柔美的声音响起,巧着还刚开始吃。

霁云暮飘然而下,便敲了敲南辞的门。

南辞怒道:“敢问又是哪位夫人前来找麻烦,赶紧滚蛋。”

霁云暮闻言,被吼得有些尴尬,这才说道:“是我。”

“我管你是谁,想找麻烦明天再来!”

霁云暮闻言,脸色突然之间变得深沉,在黑夜之中,双眸恍若带着寒光。

“好像是王爷。”冬梅这才小声说道。

“他来干嘛!”南辞听闻是那个扑克脸,好歹这是他的府宅,将人拒之门外,似乎有些不妥,便起身去开了门。

屋中一阵飘香,飘散了出来,原本怒及的脸,此刻稍稍缓和,说道:“今日之事,我已听说。”

“然后呢?是要到扫庭院,还是给谁端茶倒水,赔礼道歉?”南辞见眼前男子,经过一番梳洗,却也不似之前那般冷漠,可那双杀人的手以及眼睛却历历在目。

霁云暮闻言,正等着入座的神色突然一愣,随后便如同没事人一样,上前搅动了一下粥说道:“我就说这刚进来就闻着香,原是这个。”

刚想要就着碗吃,南辞便走上前说道:“对不起,不够分。”

“够得,够得,奴已经吃饱了。”冬梅瞧着这劲儿,急忙说道,又瞧着霁云暮脸色难看,“奴母亲在家还着急着,奴先退下了。”

冬梅随意作了个揖,便退下了。

“昨日,谢谢姑娘出手相救。”霁云暮话很慢,手上动作却极快,南辞依然阻止不了。

况且本就是别人的米粮,她不过加工了一下,也就未曾计较,只道:“我这也休整好了,明日一早,我便离去。”

霁云暮一勺子吃了一口粥,眼前一亮,米粒颗颗丝滑,却入口即化,香菇更是让他齿间留香,肉虽柴,却别有一番滋味。

“这粥……”霁云暮吃着稍闭上眼眸,脑海里却呈现了母亲轻抚他的脸颊一般温暖,心中早已波澜壮阔,面上依旧冷漠,好半晌才道,“姑娘要去哪儿?”

南辞未言,只坐在一旁,心中亦是忐忑难安,从窗户看去,一轮圆月让她略微伤感,不知应该去哪儿。

“王爷即是没事,那便请回吧!”南辞见锅中粥已经是底朝天,便也就直接下了逐客令。

王爷手上一滞,嘴角略微尴尬,又见南辞什么也不愿多说,也就起身离开了。

黑夜里,唯有月光悬挂,府上此时已经静下来了,不似白天那般喧嚣,他竟有些疑惑南辞到底从何而来,这一手医术以及厨艺……

“王爷,问了抓回来的俘虏,只说是突然闯入瓶山,被土匪发现,直接掳了去山上做压寨夫人的,问过那一带的人,都无人知晓南姑娘身份,就好像是凭空出现的一般。”

赤木拱手说着,在黑夜里看不清神色,末了才道:“此人身份不明,不可久留。”

“区区一女子,有何惧。”霁云暮心中踌躇许久,“去,派人把本王要娶她为妃一事宣扬出去。”

赤木一个脑袋两个大,听着这话,内心突然之间有些疑惑道:“这是何意?”

霁云暮只回过头瞥了赤木一眼,他垂下头颅应是,便退下了。

霁云暮仰望着天空,长长叹息了一口气,随后嘴角却又流露出一抹笑。

天刚冒出一道火星子,战王府上便是一阵喧嚣吵闹,南辞揉了揉眼眸,这才听清外面在闹腾什么。

“叫那个小贱人给我出来,本郡主倒要看看是什么货色,竟敢勾引暮哥哥。”门外一女子一身贵气逼人,极其嚣张跋扈。

这架势,可比府上三位夫人更加强势。

南辞有些烦躁的揉了揉太阳穴,直接将被子盖在脑袋顶上,却仍旧盖不过这一声声尖锐之声,只得起身,披上衣裳,这门就被一脚踹开了。

“你就是那小贱人?”女子看着南辞背影,一身素衣裹身,长而黝黑的头发,即便没有看见脸,就让她心中一窝火,芊芊细手一挥,一群家仆就走上来牵制南辞。

南辞扶额,身体十分灵巧的躲开了,在一个转身,秀发随之而动,飘扬而起,洁白素衣在初晨的阳光照耀下,显得透亮使得南辞周身都泛着光,让女子都看得定了神。

“姑娘,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这般出言不逊。”南辞瞧着眼前的女子不过十五六岁的样子,活脱脱就是被父母宠坏了的孩子。

“哼,就你也配与本郡主说话,来人给我押出来。”郡主看着南辞这般容貌,心中更是嫉妒。

原来是个郡主,难怪如此嚣张跋扈。

几个小厮,立即将她团团围住,南辞只觉可笑,再这战王府也就呆了不到两天,就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战王可真是招了一堆烂桃花啊!

也容不得她多想,小厮已经冲了上来,南辞身体娇小,且灵活,未曾等小厮凑上来,就已经打趴了两个,紧接着动作,又是反转一脚,正中小厮下身,疼的在地上打滚。

小说《神厨毒妃》 第5章 美味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元洲小仙女点评:

我看的小说里面最喜欢的就是这个《神厨毒妃》,剧情一环扣一环,调理清晰,里面的人的性格我都很喜欢。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