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穿越重生 奈何王爷太妖娆

奈何王爷太妖娆

作者:吖灼

状态:已完结 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1-02 18:48:48

作者吖灼的小说《奈何王爷太妖娆》主要讲的是:长公主面色沉了沉,不满楚唐平先介绍一个小妾生的孩子。没生出一个儿子是长公主内心的痛,而楚唐平重男轻女,对楚烨的疼爱夺过她三个女儿,这更令她不满。楚倾袖不动声色的把长公主的情绪看在眼里,想来这二姨娘也是个不省事的。当今北昭国是非常注重嫡庶之分的国家,妾室、以及庶出的孩子是不能到正厅吃饭,只能在院子,更没资格参加各种宴会,若是一些不受宠的庶出,比奴才还不如,但也说明了楚唐平是真疼爱这儿子。
展开全部

奈何王爷太妖娆第6章试读

楚倾袖从枕头底下拿出钱袋,这是她跟林氏的全部身家。

“这里有二十两银子,你今天早些出去一趟,去镇北侯府。”她道,逐一的跟小羽交代。

小羽不明所以,但小姐怎么说,她便怎么做。

傍晚,按楚府的规矩,晚膳是要一起吃的,苏嬷嬷带着她正厅用膳时人都依然到齐了,她规规矩矩的行了个平礼,不动声色的打量着桌上的人。

在来时她已经大致摸清了府邸的人丁情况,坐在长公主身侧的两个女孩,大叫楚正丽,十四岁;老三叫楚赫兰,五岁,老二楚妙人不在这里,现在皇宫的上书房读书。

楚正丽眸底丝毫不掩鄙夷之色。

果真是乡下丫头,皮黄瘦弱,只是她怎会有那么一双黑峻峻的眼眸,清澈不染,楚楚动人的模样着实令人生厌。

楚倾袖苍白的面容残留失去至亲的悲痛,周围陌生令她彷徨,像是初来乍到受惊的兔儿,此时此刻,她只能求助的望着他唯一能仰仗的男人——楚唐平。

被弱者仰望、求助,楚唐平有种自尊被拾回的骄傲感,他挺直背脊,高高在上,威武道:“这个是你的弟弟楚烨,他的生母是二姨娘,另外两个是你的妹妹,来,坐到父亲旁边。”

他拍了拍旁边的空位,顺手抱住了旁边的约莫两岁的小男孩。

长公主面色沉了沉,不满楚唐平先介绍一个小妾生的孩子。

没生出一个儿子是长公主内心的痛,而楚唐平重男轻女,对楚烨的疼爱夺过她三个女儿,这更令她不满。

楚倾袖不动声色的把长公主的情绪看在眼里,想来这二姨娘也是个不省事的。

当今北昭国是非常注重嫡庶之分的国家,妾室、以及庶出的孩子是不能到正厅吃饭,只能在院子,更没资格参加各种宴会,若是一些不受宠的庶出,比奴才还不如,但也说明了楚唐平是真疼爱这儿子。

楚倾袖柔弱的点了点头,坐下吃饭。

“听说你是乡下来的,可别把你那些乡下的乱七八糟的带到本小姐地方,污了我的家。”说话的是楚赫兰,她小小年纪,但说话却十分的刻薄尖锐,一点也没有这个年纪该有的单纯善良。

“闭嘴,什么你家我家的,她是你姐姐。”楚唐平训斥道,扬着下颚,板着脸很威武的样子。

楚赫兰惧怕父亲,缩了缩脖子,不敢说话了。

长公主皱眉:“驸马,你作甚凶他,赫兰还是个孩子。”

“就因为是孩子才要好好教导,长公主,你作为母亲可不能失了责任。”楚唐平一丝不苟的教育着,声量不减反倒见增。

当驸马的那十来年,楚唐平一直觉得自己过得憋屈,如今先皇薨逝了,长公主没有了靠山,那也就是他重拾男人尊严的时候,所以每次一旦有了说教的机会,他总要威风威风。

长公主也不再说什么,只烦躁的吩咐乳娘给楚赫兰喂饭。

因为那么一个小插曲,后来饭桌上十分的安静,只听见碗筷碟子细微的碰撞声。

楚倾袖一语不发,像个透明人。

楚府表面风平浪静,实则就是一趟浑水,一个觉着自己熬出头,抓到机会就大显神威,另一个看似贤惠隐忍,但嚣张跋扈那么多年,性子那能是说改就改,只是看何时爆发罢了。

饭吃的差不多时,楚唐平忽然道:“关于你娘亲的身后事,我打算简单处理,毕竟你娘亲离开这个家十几年了。不过你放心,我已经让风水大师给你娘亲找了块好地方,就在黄山。”

楚倾袖动作一顿,捏着筷子的手微微收紧。

那也就是说,林氏不能安葬在楚家祖坟,也不能进祠堂首香火祭拜,至于葬礼连提都没提,那就是没有,怕是妾室的丧礼,也不会如此朴素从简。

楚倾袖不在乎楚家,她更不是喜欢繁文缛节的人,但林氏不一样,她临死前还在念念不忘着楚唐平这负心汉,愚钝又痴情,她等了楚唐平整整十五年,她才是原配,凭什么不能入祠堂受子孙祭拜,要葬在那荒郊野岭。

如此,林氏死都不安息。

“一切单凭父亲做主。”楚倾袖声音很轻,低着头,浓密纤长的睫毛挡住了眸底的霾色。

奈何王爷太妖娆第7章试读

楚唐平颇为满意的点头,想了想又道:“这些年,为父将你送到乡下,你可怨父亲?”

这番话无非是在试探,他们虽有血缘关系,但父女分离多年,且唐楚唐平又是那般薄情寡信的自私人,倘若这番话她回答得不够巧妙又或者露了丝毫的怨恨,往后楚唐平肯定不会再用她,本就在楚家步步为营,若脸楚唐平也有了舍弃之心,那她真的就只有死路一跳。

“女儿与父亲父女一心,明白父亲都是为了女儿好,想给女儿一番历练,女儿不怨恨,也明白父亲有不得已的苦衷。”楚倾袖道,轻柔的声音带着别样的柔情还有几分女儿家的乖巧。

楚唐平颇为满意的点点头,不管是女儿还是内人,就应该这般听话,唯他是尊,因为她是男人。可这话在长公主听来,楚倾袖口中的苦衷,就是她。

有苦衷,那就是不自愿、被威逼的,可她什么时候威逼了,明明当时是他求娶的自己。

长公主神色铁青,很是难堪,但又不好发作。

楚唐平吃完离开后,其他人也陆陆续续放下碗筷走了,楚倾袖是垫底的,在经过后花园回她的榭香阁时,瞧见了楚赫兰在树下逗猫,苏嬷嬷就在旁看着。

苏嬷嬷说:“小姐您别跟那贱人一般见识,不过是个下三滥的za种,跟林氏一样上不了台面的东西而已,不用在意。”

“好端端的被父亲骂,都怪那贱人,不过是个乡下村姑,她还配当我长姐吗。”楚赫兰抚摸着怀里的波斯猫,气呼呼的,“干脆找几个人弄死她算了,看着太讨厌了。”

才五岁的孩子,正是天真无邪的年纪,可说到杀人,却如此轻描淡写,草芥人命。

苏嬷嬷何尝没那心思,但她不能死,得替二小姐出嫁。

其实镇北侯府在老侯爷还在世时,还是很风光的,一等爵位,还就任大将军之职。当初就是看中了镇北侯府的权势才为了二小姐才跟先皇求来的指婚,可却不料她父王去世后,老侯爷也跟着去了,没了老侯爷的镇北侯府,虽依旧有着不可动摇的地位,但不比从前。

如今的娄家没有前朝重臣,就只有世袭的爵位,然而没有权势的娄家,长公主跟楚唐平都看不上,但老侯爷以及他父亲都荣享太庙,镇北侯府依旧风光,他们不能开罪也不能抗旨,只能钻文字漏洞让楚倾袖替上。

另一边的楚倾袖眉头一挑,想杀她?那得看他们有没有本事。

这会儿苏嬷嬷也瞧见了楚倾袖,给楚赫兰使了个眼色。

楚赫兰是从心底里看不起楚倾袖,不管楚倾袖听没听到刚才的对话,她都不在意。

“某些人啊,就是下贱,以为进了我们楚家的门就以为能飞上枝头变凤凰了,殊不知,麻雀就是麻雀,一辈子都只能是个低贱的东西。”

楚赫兰逗着怀中的猫,指桑骂槐说。

楚倾袖没有半点不快,行了对长公主的君臣之礼就离开了,淡漠的神色甚至带着点点的笑意,楚赫兰的这番讽刺,就像打在棉花上,不痛不痒。

到底年纪小,对方不回应,楚赫兰倒有些恼羞成怒,拦在楚倾袖跟前:“畜生,本小姐再跟你说话你听见没有。”

楚赫兰当众找茬,但苏嬷嬷却没有一点要阻拦的意思,反倒有些看热闹。

“我与你同父异母,都是父亲的女儿,我若是畜生,那你就是小畜生。”楚倾袖笑着道,一字一句的重复,“小、畜、生。”

楚赫兰那张小脸顿时就变了,气冲冲的上千踹了楚倾袖一脚,但楚倾袖动作快,让她扑了个空,还差点摔倒,因此她有些恼羞成怒,跺着脚嚷嚷:“来人、来人,给本小姐把这个不知死活的东西拖下去杖责。”

“小小姐,别动怒。您是皇室贵族,不要与不入流的人一般见识。”苏嬷嬷立即站出来劝解。

楚赫兰气得跳脚:“他说我畜生,我要打死她,我就不相信父亲疼她多过我。”

到底年纪小,一有气就要发泄出来,苏嬷嬷哄了好几句都没行,楚倾袖就在一旁看着这场闹剧。

长公主从小被宠惯坏了,阴毒又凶狠,但心机不到家,不是难对付的,她的这个小女儿就更不用说了,但这位苏嬷嬷倒是拎的清。

对她,长公主等人是可以羞辱谩骂,但绝对不可在她回府第二天就动刑,还是在众目睽睽,若让楚唐平知道,定不会轻轻带过。

看来不好对付的,是这个苏嬷嬷。

“喵呜……”

一直被苏嬷嬷拦住的楚赫兰冲动之下,居然把怀里的波斯猫朝楚倾袖扔了过去。

楚倾袖躲闪不及,而那只毛长肥胖的猫受到惊吓,伸出爪子在楚倾袖脸上划了几道,顿时血珠一连串的冒了出来。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只陶宁呀点评:

《奈何王爷太妖娆》这本书平淡中带点不凡,每一个故事中都会有一个感悟,作者真的有才。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