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婚恋生活 重生八零:悍妻不吃亏

重生八零:悍妻不吃亏

作者:女巫大人

状态:已完结 分类:婚恋生活

时间:2020-11-14 14:37:25

作者女巫大人给大家带来了《重生八零:悍妻不吃亏》的主要情节:夏云汐有些意外沈家的住址居然是在A市最繁华地段的小区里,听说住在那里的人都很了不得。坐上了公交车,看着窗外闪过的景色,夏云汐的内心感慨万千。这一世,她绝不能再被一些“有心人”给利用蒙骗,最后落得个不得好死的下场。想着,夏云汐扶着扶手的手又紧了紧,眼神也变得更加冰冷坚毅了。下了车,走进小区,按照手中的地址,夏云汐找到了沈家。看着眼前沈家独栋的别墅,夏云汐似乎好像有点明白夏珊珊为什么会愿意嫁给沈默了。
展开全部

3-你好,我是你未婚妻

盛夏,骄阳似火。

炙热的阳光烤得柏油马路热气腾腾,冒着白烟。

夏云汐有些意外沈家的住址居然是在A市最繁华地段的小区里,听说住在那里的人都很了不得。

坐上了公交车,看着窗外闪过的景色,夏云汐的内心感慨万千。

这一世,她绝不能再被一些“有心人”给利用蒙骗,最后落得个不得好死的下场。

想着,夏云汐扶着扶手的手又紧了紧,眼神也变得更加冰冷坚毅了。

下了车,走进小区,按照手中的地址,夏云汐找到了沈家。

看着眼前沈家独栋的别墅,夏云汐似乎好像有点明白夏珊珊为什么会愿意嫁给沈默了。

敲了门,来开门的是一名端庄温柔的中年女人。

这名中年女人夏云汐认识,是沈默的母亲张亚兰,夏云汐在前世见过她三面。

第一面是夏珊珊冒名顶替了她这个未婚妻的身份后,张亚兰登门拜访,并表达了对夏珊珊这个儿媳妇的喜爱。

第二面是在夏珊珊和沈默的婚礼现场。

而最后一面,是在沈默的葬礼上。

对于前世的夏云汐来说,无论是沈默还是张亚兰,都是没有关联的陌生人,所以他们的命运如何,是生是死,她都不关心。

但重活一世的她,现在明白了,他们与她的命运,冥冥之中是捆绑在一起的。

想到这里,夏云汐看向眼张亚兰的眼神中,多了一份自责和愧疚。

看着站在门外的夏云汐,张亚兰面露疑色,轻声问:“你找谁?”

“请问,这里是沈默家吗?”夏云汐收回了眼中的阴霾,微笑着着问张亚兰,显得十分乖巧。

“是。”张亚兰点点头,更加疑惑的看着夏云汐,“你是……”

“阿姨好,我是沈默的未婚妻,我叫夏云汐。”夏云汐一边大大方方的介绍着自己,一边用手指了指戴在右耳上的猫形黑色耳钉。

“你就是谭老爷子的外孙女?”

见到夏云汐耳朵上的猫形黑色耳钉,张亚兰立马露出了惊喜的神色,但很快,这份惊喜就被淡淡的忧伤取代了。

眼前这个年轻漂亮的小姑娘活力四射,就像是头顶上的骄阳,那么灿烂美好。

而她一直引以为傲的儿子,如今却是……那副模样……

“是的,阿姨。”

张亚兰突变的眼神没有逃过夏云汐的眼睛,她自然明白张亚兰的顾虑,所以她就要表现的更加积极,更加认可这门亲事才行。

“阿姨,我听说沈默在休假,我可以进去看看他吗?”夏云汐柔声问道,脸上的笑容不减。

“可以,当然可以,快请进。”张亚兰马上回过神来,连忙将夏云汐迎了进门。

跟着张亚兰一同走进了客厅,夏云汐一眼就看见了坐在沙发上的沈文涛!

那个,前世的她掏心掏肺爱着的,到最后却被他无情推进地狱的男人!

那英俊潇洒,侃侃而谈的帅气模样,那春风般的笑容,温柔的声音,仿佛会让周围的一切都变得黯淡失色。

这简直,和记忆中的一模一样。

只是今生不同前世,夏云汐再次看到这张脸的时候,胸口猛地窜出一股恨意来,恨不得现在就挖了这男人的心,看看到底有多黑!

坐在沈文涛旁边的,是他的母亲马红艳,她前世那个刻薄无情,又势利眼的婆婆。

而此时的她却笑得跟朵花儿似的,嘴里说着各种夸奖沈默的话,那虚伪的嘴脸一看就是有求于人。

在他们对面的轮椅上,则坐着一个身姿挺拔的男人。

男人棱角分明,面容冷峻,鼻子英挺,剑眉星目,薄唇轻抿,即便失明了,可他看向前方的眼神依旧凛冽。

他身材高大健硕,坐在小小的轮椅上,显得特别格格不入。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的表情过于冰冷,压迫感极强,给人一种拒人千里之外的感觉。

听到门口有动静,客厅里的三个人不约而同的侧头看向了门口的方向。

“汐汐?”

沈文涛在看见夏云汐的那一刻,怔了一下,显然对于夏云汐会出现在沈家这件事,非常的诧异。

“呵,不知检点的丫头,追着我们文涛居然都追到这儿来了!”

看见夏云汐,马红艳第一反应就是嗤之以鼻,用极其不屑的声音和语言讽刺夏云汐,冷笑一声的同时还不忘白了她一眼。

看见马红艳母子对夏云汐的态度,张亚兰下意识的皱了下眉头,虽然她不知道夏云汐怎么会认识他们母子,但从马红艳的那句话中不难听出,身边这个丫头似乎和沈文涛有着什么瓜葛。

同样侧过头来的沈默,虽然看不见来人是谁,但通过沈文涛和马红艳的反应,不难判断出对方是一位年轻的女性。

看着面无表情的沈默和皱着眉头的张亚兰,夏云汐厌恶的扫了眼沈文涛和马红艳,心想今天出门真是没看黄历,怎么也没想到会在沈家遇到他们两个。

不过重生之后的她既然目标明确了,就不能让未来的婆家对自己产生什么不必要的误会。

于是她完全无视了沈文涛,对马红艳微微一笑,礼貌又语气坚定的说:“马阿姨,我想您可能是误会了,我今天是来见我未婚夫的。”

“什么未婚夫?”马红艳立马皱了眉头,一脸疑惑的看着夏云汐。

她一直都知道这个夏云汐喜欢她儿子,还整天就跟个苍蝇一样粘着他家文涛,不过她从来没听说过夏云汐有什么未婚夫。

可以说,马红艳一直都很讨厌夏云汐,一个工人家的女儿,也不知道是怎么养的,骄纵蛮横傲慢无礼,看着就让人讨厌。

若不是听说她以后会继承一大笔遗产,她才不会允许这种女人与她家文涛接触呢!

夏云汐自然知道这对母子的心里都在打着什么样的算盘,她没有理会他们,而是越过他们,大大方方的走到了沈默的面前。

看着眼前俊朗的男人,夏云汐深吸一口气,大声对着他说:“沈默你好,我叫夏云汐,是你的未婚妻。”

她的声音清脆悦耳,没有丝毫女儿家的羞涩。

4-心怀鬼胎的母子

沈默坐在轮椅上,安静的听着他们的对话,内心毫无波澜。

在前不久的实验中,他的双眼和双腿都受了伤。

腿部手术还算成功,医生说调养一段时间,再配合复健,站起来的希望还是有的。

但是眼睛……医生说因为颅内出血严重压迫损伤了视神经,所以基本被判定为永久性失明了。

科研所虽然说让他在家安心养伤,可他心里清楚,以他现在的状况,想要再去,已经不可能了。

他受伤,最难过的就是母亲张亚兰。她偷偷在背地里不知道哭过多少回,但当着他的面,她从来都是给他打气,鼓励他,说他的眼睛总有一天会好的。

甚至还提起了他爷爷在十几年前给他订下的那门亲事。

对于那门亲事,沈默从来没放在心上。

以前没有,现在这个样子,就跟不会考虑了。

不论对方是怎样的女孩,他都不打算拖累她。

所以当母亲张亚兰说已经托人去打听了的时候,他并没有阻止,找不到最好,如果找到了,他会亲口跟对方说,解除他们的婚约。

起初对于夏云汐的到来,沈默并没有在意,只当她是来找沈文涛的。

可他万万没想到,那个女孩叫夏云汐的女孩,竟然当着所有人的面,大方的宣布她是他的未婚妻!

始终面色冷淡如冰的沈默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心头微微一震,下意识的抬起头来,直视着夏云汐的方向。

他虽看不见,可少女的气息带着阵阵幽香,充斥着他的呼吸,他不仅在心里好奇,她究竟是个这样的女孩子。

沈默什么都没说,可夏云汐却在沈默抬头的那刻,心跳了一下。

若不是知道他的眼睛受伤看不见,她真的以为他们对视上了呢!

怎么回事,前世她分明连正眼都没看过的男人,现在他仅仅只是做了一个抬头望向她的动作,她的心就忽然紧张的有些发慌。

“你是沈默的未婚妻?这怎么可能!”

马红艳听到夏云汐的话后,顿时脸色一变,声音提了高八度来质疑夏云汐的话,“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有这种事!你该不会是来这骗人的吧!”

夏云汐转身回过头去,看着马红艳那令人憎恶的嘴脸,微微一笑,说:“马阿姨您真是会说笑,我和沈默的婚事我们自己知道就好了,干嘛非要让您一个外人知道呢?”

说完,夏云汐再次转回头来看向沈默,俏皮的问了句:“对吧,沈默!”

少女悦耳的声音和独特的幽香不断的刺激着沈默的感官,还有她那直截了当的说话方式,让沈默这个二十几岁的大男人突然不知道要怎么应对了。

研究各项实验反应他可能是把好手,可面对儿女情长这些事,他可是出了名的生瓜一个。

见沈默的表情有一闪而过的不自在,夏云汐唇角勾着的笑意更浓了。

没想到气场超强,会给人压迫感的沈默竟然也会有那么可爱的一面。

“真是有意思,我看沈默连你是谁都不知道吧!无凭无据的你凭什么说你是沈默的未婚妻,难不成大街上随便跑进来一个说自己是沈默的未婚妻的,我们就得承认喽?”马红艳冷哼道,依旧不依不饶。

“马阿姨,您还真是奇怪!我的身份,就连张姨和沈默都还没质疑呢,您倒是猴急猴急的给否定了,不知是什么意思呢?”夏云汐歪着头,用一脸天真的表情看着马红艳,问道。

马红艳被夏云汐问的哑口无言,她连忙用手肘怼了怼坐在一旁的沈文涛,希望儿子能站出来对张亚兰和沈默说,夏云汐是怎么不要脸的对他穷追猛打的!

沈文涛当然知道自己的母亲想逞一时口快,但在他还没搞清楚情况之前,他可没那么傻说些不该说的。

毕竟今天他们母子来,是求沈默办事的。

虽然沈文涛什么都没说,但不等于他不觉得这件事不奇怪!

夏云汐有多迷恋他,他心里比任何人都清楚,那简直就像是狗皮膏药一样,甩都甩不掉的。

相比任性妄为的夏云汐,他当然更喜欢对他温柔似水,妩媚动人的夏珊珊。

不过自从他从夏珊珊那里听说夏云汐在十九岁之后,会陆续有几笔遗产要继承的时候,沈文涛动了歪心思。

于是他和夏珊珊两个人一合计,如果能利用夏云汐对沈文涛的感情,把她手里的遗产都骗过来的话,那他们将来就算坐吃等死,也够吃几辈子的了!

有了这样的算盘,沈文涛开始有意接近夏云汐,将夏云汐哄的团团转,一门心思的等着将来沈文涛娶她为妻。

所以,在对于掌控夏云汐这方面,沈文涛绝对有百分百的信心。

但眼前的夏云汐却总给他一种陌生的感觉,不论是看向他的眼神,还是说话时的神态,完全就是另外一个人。

而且她居然还当着他的面,说别的男人是她的未婚夫,这让沈文涛爆棚的自尊心完全不能接受!

沈文涛皱着眉头,心想这中间肯定出了什么问题,等一会,他得去问问夏珊珊才行。

对于这些算盘马红艳是不知道的,见儿子没有站出来替她说话,她便故作镇定的挺直了腰杆,冷笑着对夏云汐说:“我怎么没有资格!沈默的爷爷和我家文涛的爷爷可是亲兄弟!论辈分,沈默还得叫我一声表婶呢!”

夏云汐听了一愣。

沈默和沈文涛,居然是远房的表兄弟关系!

这时坐在轮椅上的沈默,忽然发现夏云汐不说话了,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他双眼目视前方,语气平淡的开口道:“当年定亲的时候,谭爷爷给了我爷爷一枚黑色的猫形耳钉作为信物。你有吗?”

夏云汐垂下头,看着不动声色替自己解围的男人,心是暖的,唇角是笑的。

她缓身在轮椅蹲下来,伸手握住了沈默放在腿上的手,并送到了她的耳边,说:“你摸摸,是不是这个耳钉。”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只宏达呀点评:

看完《重生八零:悍妻不吃亏》这本书,我长呼一口气,柔和的日光温柔的洒照在我的头顶,形成一个光圈,女巫大人的笔风不拘一格很有意思。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