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婚恋生活 梦归处余生安暖

梦归处余生安暖

作者:糖宝

状态:已完结 分类:婚恋生活

时间:2020-11-21 11:20:56

《梦归处余生安暖》主要说的事情,看看糖宝是怎么讲的:沈清澜还来不及思考,便已经落入一个结实而又温暖的怀抱,她反应过来,立刻去推男人,结果被对方抓住手,把她禁锢的牢牢的,动弹不得。“你……”“嘘。”“不可能,你绝对不会看上这样一个低贱的女人,我知道你是故意气我的!”陆心然顾不得被人看到脸,愤怒的瞪着沈清澜。贺景承目光沉沉看着陆心然,而后笑了。这个女人到底哪里来的自信?“她低贱吗?我觉得她比你高尚多了。”
展开全部

,重获自由

她会把这个孩子深深的印在心里,烙印在她的血肉之中,更会让害她孩子的人付出代价,那怕要压上自己的命。

--------------------------------

三年后,婺城的女子监狱。

咣啷,咣啷的铁链连续打开,敲响这寂静的清晨。

当最后一道大门缓缓开启,沈清澜加快了脚步,就像是要破茧而出的蝴蝶,就算刚学会飞翔,都想要以最快的速度冲向那宽阔的天空,想要去大口的呼吸外面的新鲜空气。

当初被关进来的时候,她甚至想过死,却在要放弃上生命时,发现自己怀孕,那八个月,是她最快乐的日子。也是在这里最担惊受怕的一段日子。

直到最后,她失去了孩子,她的担惊受怕,变成了满腔的恨。

三年过去了,她走出这个限制她自由的牢笼,所以,从现在开始,她的人生将重新起航。

“清澜。”季辰朝她走来。

沈清澜抬眸,觉得阳光刺眼,她微微眯着眼眸,看着季辰走过来,阳光撒在他的身上,看起来朦朦胧胧,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季辰,婺城女子监狱的狱警,四年前,就是他把沈清澜送进的医院。

自从那以后他们相识,从医院回去后,季辰一直照对沈清澜很照顾。

若不是季辰,或许,她真的就遭毒手,走不出这扇大铁门。

“我来接你,给你安排好了住处。”季辰站在她面前,目光掠过她的脸颊,消瘦,却格外的精致。

目光越发的温和。

沈清澜淡淡嗯了一声,她身无分文,如果没有季辰,她可能会露宿街头。

季辰对她的好,她都知道,等自己有能力的时候,她一定会双倍奉还。

因为她有案底的原因,根本就没有公司愿意录取她。

但是她不想一直靠季辰接济,那怕是一等一的大学毕业,她也能低下头,去做最低层的工作。

她找到一份做女服务员的工作,地方是一家会所内。

若是以前,她肯定不屑这样的工作。

但是在监狱的生活,早就把她身上的棱角磨平。

“小沈,你把这瓶酒,送到108号包房。”

说话的是领班,张艳。

这里的人都叫她艳姐。

沈清澜接过酒,放进托盘,“我马上送过去。”

走到108号包间,沈清澜刚想抬手敲门,发现门并没有关,透过门缝,她看见一个女人,正跪在一个男人脚边。

“景承,你知道的,我多么热爱演绎事业,四年前那是我去好莱坞唯一的机会……所以我才会食言,可是我对你的爱,一点没有少。”

女人拽着男人的裤脚,泪眼婆娑,楚楚动人,惹人怜爱的模样。

可是,坐在沙发上的男人,修长的双腿优雅的交叠着,丝毫不为所动。

整个上半身,懒懒的陷进沙发里,侧面的光束照在他的脸上,一半明,一半暗,让人看不真切他此刻的表情。

缓缓的,男人弯下身子,挑起女人的下巴,与之对视,声音听不出喜怒,只是给人的感觉,是无边无际的森冷。

“陆心然,你哪来的自信,离开四年后,我还能接受你。嗯?”

“景承,我知道,你是爱我的,你一定会等我的。”陆心然死死的抓住,贺景承的衣摆,生怕放手,这个男人就会彻底离开她。

贺景承盯了她两秒,“爱?”

他如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

从来,他贺景承都是骄傲的,放他鸽子,一离开就是四年。

就算以前有爱。

但是,早在四年前他满心怜惜把初次给自己,而对她负责任想要娶她为妻时。

结果发现,把初次给自己的女人根本就不是她,她当天下午就跟经纪人去了好莱坞根本就没去酒店。

沈清澜蹉跎了几分钟,轻轻敲了敲门,“送酒的,能进来吗?”

“这里不需要酒。”陆心然立刻拒绝,她不想有人看到她此刻狼狈的样子。

贺景承似笑非笑,翘着唇角,“进来。”

“景承……”

贺景承的眉目倏而一沉,沉的快而狠。

在这昏暗的包间显得格外凌厉。

陆心然半张着红唇,接下来的话就死死卡在喉咙,不敢再发出半点儿声响。

得到同意,沈清澜推门走进来,陆心然觉得难堪,但是又觉得起来,更加说服不了贺景承原谅自己。

索性头一扭,不让沈清澜看到她的长相。

沈清澜也没有兴趣看,放下酒,她就想离开,毕竟这一男一女,一看就有感情纠葛。

她可不想无端就卷进他们的战争中。

可是事与愿违,她刚想收回手忽然被人抓住,贺景承淡淡的撇陆心然,“眼前这个女人都比你更能吸引我。”

沈清澜还来不及思考,便已经落入一个结实而又温暖的怀抱,她反应过来,立刻去推男人,结果被对方抓住手,把她禁锢的牢牢的,动弹不得。

“你……”

“嘘。”

,低贱的女人

“不可能,你绝对不会看上这样一个低贱的女人,我知道你是故意气我的!”陆心然顾不得被人看到脸,愤怒的瞪着沈清澜。

贺景承目光沉沉看着陆心然,而后笑了。

这个女人到底哪里来的自信?

“她低贱吗?我觉得她比你高尚多了。”

沈清澜刚想张口解释,她可不想无缘无故成了挡箭牌,还给自己拉这么大一个仇恨。

可是,刚张口,就被一股凛冽的气息笼罩,下一秒,被堵住唇。

她瞪大了眼睛,傻住。

甚至忘记了反应。

陆心然自尊心受挫。

“贺景承你会后悔的。”扔下话,陆心然起身逃离这令她难堪的地方。

贺景承的唇离开沈清澜,她还没有回神。

“怎么,不会是初吻吧?”

他们离的近,贺景承说话的热气,洒在沈清澜脸颊,麻麻的,痒痒的。

沈清澜回过神来,抬手就要给这个登徒子一巴掌,贺景承先一步洞察出她的动作,接住她要往自己脸上落巴掌的手,淡淡的目光,刚刚轻佻的模样不复存在。

“我的脸,没有人可以打。”

他起身的那一瞬间,放开了她,沈清澜跌坐在沙发上。

贺景承同时从皮夹里掏出一打崭新的人民币,“刚刚是我唐突了,作为补偿这些给你。”

说着,贺景承已经将钞票放在玻璃桌面上。

沈清澜愤怒的瞪着他,用手狠狠的擦了一下嘴,冷声道,“流氓。”

说完,看也不去看那一摞的钞票。

贺景承则是,有点反应不过来,这个女人竟然在擦嘴?

他的吻有毒么,还用的着擦?

贺景承的心里不爽快。

沈清澜走了两步,忽然停住了脚步。

虽然这钱对她来说,有点羞辱,可是她需要钱。

她需要很多很多的钱,因为只有有钱了,她才有能力去对抗沈家的每一个人。

她才有能力,为自己的孩子讨回性命之仇。

亦是脚步有千重,她还是回了头,去拿桌子上的钱。

贺景承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一开始他还以为她和别的女人不一样,结果……

他自嘲的笑笑,人心不都是这样贪婪么,比如陆心然,明明有他这个有钱的男朋友还不知足,还想要当享誉国际的大明星,再比如眼前这个女人,刚刚那么有骨气,现在还是弯下腰,去拿桌子上的钱。

“你的骨气就只能维持两秒?”

骨气?她也想要,可是她要不起。

她所有的自尊,都早已经被人踩到泥泞里。

能活着出来,不过是内心的仇恨,支撑着她。

她低着眼眸,把钱揣进怀里,“我不要骨气,只要钱。”

贺景承唇角勾着淡淡的痕迹,是不屑,更不会为这样的女人,多驻足一秒。

看也没有再去看一眼沈清澜就转身离开。

她知道,她这样被人瞧不起,可是,那又如何。

她深深的吸了口气,挺直脊梁,走出包间。

下班时,已经是下半夜。

虽然夜晚,但是路上一点也不黑,被各色的霓虹灯,渲染的如同多彩的白昼。

她独自走在马路牙子上。

忽然一辆车停在她的旁边。

是季辰,他值夜班,抽出的时间来接她。

季辰拉开车门,让她坐上去。

沈清澜想要说声谢谢,但是话到嘴边,她又咽了下去。

谢谢表达不了她对季辰的感激之情。

她弯身坐进去,准备把他给自己租房子的那笔,钱还给季辰时,他在这个时候递过来一本文件夹。

“这是你让我查的康泰建材的资料。”

沈清澜立刻接了过来,她迫切的想知道,现在沈家和那个建材公司现在是什么状态。

记得四年前,康泰面临倒闭,现如今公司阔展数倍,业务也从单一的建材公司,发展成多元化公司了。

沈清澜皱着眉,沈沣走了什么运,几十年都没有宏大的小公司,怎么会在这短短的四年就壮大这么多?

“好像是沈清依未婚夫的关系。”

季辰似乎看出她的迷惑,解释道。

“她未婚夫?”沈清澜的手指,不自觉的收紧了。

原来是攀上金龟婿了。

“万盛集团你应该听说过吧。”

沈清澜下意识的吞了吞口水。

万盛集团,应该没有人不知道。

婺城贺家,也是顶级豪门。

这不是单单指万盛多庞大多有钱,更是贺家老爷子,是某军区首长。

可想而知,贺家在婺城的权势。

怪不得,当年摇摇欲坠的建材公司,如今能有如此的成绩,原来是靠上大树了。

不得不说,沈清依也是厉害,能够攀上贺家人。

“清澜我知道,你内心的仇与恨,可是复仇并不是一条好走的路,如果你答应,我愿意照顾你一辈子,以后我们也可以有孩子……”

“你应该知道,我所有的感情都埋葬在那扇铁门内了,不会和谁谈感情的,谢谢你对我的照顾。”说着她把准备好的钱,放在了车座上,“你为我花费了不少,这些是我还给你的。”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芳馥大叔点评:

《梦归处余生安暖》是由糖宝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婚恋生活小说,人物描绘的非常好,特别有感情。而且对里面玄学以炁场的剖析很好,非常赞!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