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穿越重生 盛世娇宠:夫人败家第一名

盛世娇宠:夫人败家第一名

作者:阿暖

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0-11-17 09:15:57

《盛世娇宠:夫人败家第一名》是一篇非常好的穿越重生小说,阿暖为大家带来的故事:陆侯爷一个凶狠的眼神杀过来,骆清风脸上的浅笑瞬间僵住,笑容一块一块就掉了,“咳,侯爷,出发了吗?”“去付钱,出发。”陆侯爷说完,翻身上马。骆清风:……他去付了全部人的房钱,饭钱,马儿的食料钱,马车钱,一边在心里叽叽喳喳一边上了车。他早就知道侯爷吝啬,万万没有想到,他对大舅哥都这样吝啬。骆清风遥遥头,看了一眼被美色误导自己撩开车帘,往外看着陆侯爷的五妹妹,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展开全部

3-比骆玉还漂亮的侯爷

手放在马鬃上,骆玉嘴角微勾,反应过来又赶紧放下去,强忍住了一小会儿,又微微勾起,过了会才低头羞涩的笑了。

晚间到客栈下榻时,骆清风去找了陆侯爷,刚一进去,就被侯爷桌上的刀吸引住了目光。

“侯爷,这是?”骆清风虽有猜测,但还是不敢肯定。

“宫里的,没有禁军标志,是禁军一贯的伎俩。”他在禁军中有人,这点把戏自然瞒不到他。

随后,骆清风便将自己的猜测说了,他不说侯爷也知道,果不其然,他刚说了几句就被侯爷打断了。

“你不必多说,这事本候心里有底,五姑娘没被吓到吧。”他说完,看了一眼桌上的刀,吓成那个样子还记着找证据,没有想象中的笨。

又说了几句后,骆清风恭敬的跟侯爷道了晚安,回到房里,躺在床上,这桩婚事到底是好是坏呢?他一直在想。

想来想去找不到结果,这一夜也就没睡。

第二日一早,一缕太阳斜斜的照在大地上,他们要出发了,骆玉才算看清陆侯爷的长相。

他比她,还要漂亮些。

窄袖紫衫,银色甲胄,一双美目泛着凶光,又狠又厉,薄唇紧抿成一条线,带着紫金冠,他一出现,那些士兵便不敢在交头接耳。

骆玉,算漂亮的,额前齐齐的头发,头发绑成了丱发的样式,两边垂着两条玉带,着淡绿色窄袖交领,白色长裙,裙角是粉的黄的小花朵,窄袖上绑着青玉色的带子。

圆圆的小脸,大大的眼睛,比起漂亮这二字更多的是可爱,呆萌,纯真。

一个呆萌可爱,满眼纯真,一个狠厉漂亮,满眼凶光,这么看都很般配,骆清风想到此处,自己先没忍住笑了。

陆侯爷一个凶狠的眼神杀过来,骆清风脸上的浅笑瞬间僵住,笑容一块一块就掉了,“咳,侯爷,出发了吗?”

“去付钱,出发。”陆侯爷说完,翻身上马。

骆清风:……

他去付了全部人的房钱,饭钱,马儿的食料钱,马车钱,一边在心里叽叽喳喳一边上了车。

他早就知道侯爷吝啬,万万没有想到,他对大舅哥都这样吝啬。

骆清风遥遥头,看了一眼被美色误导自己撩开车帘,往外看着陆侯爷的五妹妹,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一路到京城,凡是花钱都是骆清风付的,侯爷全程一个铜板都没花出去,而且骆清风很怀疑,他身上有一个铜板吗?

但他没敢问。

有了侯爷的随行保护,全程平稳,下午便到了京城。彼时日头高高挂着,炎热的夏风阵阵吹,蝉鸣声声不绝。

进入京城,侯爷告辞,带着人策马离开。

挺直利落的背影,神秘高贵的气势,在骆清风的催促下,骆玉迟迟不舍的收回目光,放下了车帘。

端正的坐在马车里,骆玉圆圆大大的眼里清清澈澈,种种情绪一一而过,最后留下的,是凄凄楚楚。

她有点不开心了。

眨眼间,到了骆府。

小厮将凳子放在马车前,马车的帘子被一只略粗糙的小手掀开,接着,从里面走出一位肌肤白嫩的少女,一脸懵懂纯真的看着骆府大门前的人。

她身上着淡绿色窄袖交领,白色长裙,裙角是粉的黄的小花朵,窄袖上绑着青玉色的带子。

“这是哪儿。”她下了马车,问身旁的二哥哥,声音软软糯糯的,带着些陌生懵懂,看也不看府门前一大群人。

“这便是骆府,那些,是我们的家人……”二哥哥说完,上前一一指着人给她做了介绍,她一脸疑问的跟着,没有开口叫一个人。

最后一个是二嫂嫂梁氏,她纯真的笑起来,“二嫂嫂。”她声音略带喜悦,不像刚才那么冷淡,倒让一群人感到些许意外。

骆清风亲昵的摸摸她的头,看了一眼身后的爹娘,三妹妹,四妹妹,“快,叫人。”他叮嘱骆玉。

“二哥哥,带我去买糖好不好,我还要扇子。”她根本看都不看一眼骆府门前所有人,只对着骆清风说话,撒娇。

骆大学士跟杨氏对视一眼,心里也有一点愧疚了,来到她的跟前停下。

骆大学士开了口,“我是你爹,她是你娘,怎么不认识?刚刚你二哥哥不是给你说了吗?一点规矩也不懂。”说话时,大学士的声音略带责怪,陌生的宠溺。

“哦。”她淡淡的回了一字,转头看着骆清风又甜甜的笑起来,“二哥哥,我们快去吧,再晚些街市就要散了。”

骆大学士跟皇上说话都没被这样无视过,被自己女儿这样对待,心情可想而知,正想发火,杨氏拉住了他,看向骆清风,“带她去吧。”

“嗯。”骆清风淡淡答应了一句,带着骆玉去逛街去了。

兄妹两走远之后,骆大学士拍拍杨氏的手,两个人深眉紧锁,也不知在想什么。

“你刚刚为何如此,他们,好歹是爹娘,生下你,将你带到世上的爹娘。”骆清风不信骆玉想买糖跟扇子这样的话。

她,分明是在逃避与他们的见面。

骆玉双手绞紧,咬着唇,大大的眼眶微红,“二哥哥,我真的想要吃糖。”她又重复了一遍。

她自小便爱吃糖,被打了爱吃,被骗了爱吃,现在,她不敢跟他们呆在一起,她害怕,她也想吃糖。

这一趟,骆玉买了六把扇子,八包糖。

太阳落山之际,他们回到了骆府,去了花厅,骆家全部的人都在,奶奶,大学士,杨氏,三姐姐,四姐姐,二嫂嫂,还有嫁出去又回来的大姐姐。

中间的桌上满是骆玉从未见过的菜色,色香味俱全,她一时手脚无措,坐在了二嫂嫂二哥哥的中间,忍了忍,还是将小厮手上的八包糖拿了过来,别扭的每个人一包递了过去。

她一一看去,只有二嫂嫂二哥哥将糖放的很好,其他人都只是勉强一笑,随手将糖放在了一旁,或者干脆给了小厮,毫不在意她的心意。

她忍着艰涩的感觉吃了几口饭,最后实在吃不下去,索性站起来,也不管这些人这么想她了。

4-委屈可怜的小骆玉

她忍着艰涩的感觉吃了几口饭,最后实在吃不下去,索性站起来,也不管这些人这么想她了。

-----------------------

她绕了一圈,将除了二嫂嫂跟二哥哥的糖全部拿在自己的手里,招呼也不打一声出门去了。

“紫苑,带五姑娘去她的小院子。”杨氏叫了一声,紫苑就带着骆玉去了她的小院子。

“哪儿来的臭脾气?不就是一包糖吗?我都吃的厌烦了。”三姑娘无所顾忌的说道。

其他人没说什么,但显然也对糖毫不在意。

二哥哥跟二嫂嫂对视一眼,二嫂嫂摇摇头,示意二哥哥不要多话。

一顿饭,除了骆玉这段小插曲,全程相安无事。

这个晚上,骆玉一宿没睡,她拒绝了二嫂嫂的邀请,点着几个灯笼在小院子里,拿着斧头劈劈砍砍。

第二日,落霞院这三个字变成了弃雪院。

大学士跟杨氏站在牌子下时,眉目深锁,对望一眼,半天不言语一句。

之后,骆玉便在府中住了下来,她开始跟二嫂嫂说话,但除了二嫂嫂跟二哥哥,她还是不愿意跟其他人说话。

对,就是不愿意。

索性,杨氏将教规矩的事交给了二嫂嫂,虽然她一向看不起二嫂嫂是小门小户之女,但无奈,骆玉只亲近她,便也只能如此。

当然,他们也不是没想过逼迫骆玉跟随其他嬷嬷学的,可他们心虚,没有那个自信,尤其是杨氏。

“对,走路便是要这样,这样才会不骄不躁,不卑不亢,温和有礼……”二嫂嫂尽心尽力。

二哥哥回来见了也非常高兴,时常给骆玉带一些街市上的小东西,吃的,玩的,不一而足。

这日,杨氏派身边的丫头来寻骆玉,叫她过去,骆玉愣了一下,点点头,跟二嫂嫂打了一声招呼,随着丫头去了杨氏大学士的院子里。

院子里,杨氏大学士坐在花厅里,她一去就站在花厅中间,也不行礼,也不打招呼,就那么站着。

“你二嫂嫂怎么教的规矩?人都不会叫吗?”杨氏略微生气。

骆玉乖乖的行了一礼,“见过杨夫人,大学士。”她淡淡的,完了就自己找一张椅子坐下。

“你,我是你母亲,他是你爹爹。”杨氏被气得双眼一翻,后面的丫鬟连忙用手顺了顺她的背,“夫人别急,别急。”

“你这什么脾气?”大学士眼见爱妻被骆玉这样气,连忙伸手过去抚慰,火气也上来了。

骆玉依然单纯可爱,圆圆的眼睛清清澈澈,丝毫怨愤都不带,更别说那些莫须有的仇恨了。

“我做了什么,让你们这样生气?”她懵懂的问着。

“你知不知道,我们是你的亲人,血浓于水的亲人。”大学士压抑住自己的脾气,开始苦口婆心,恨铁不成钢。

“知道啊,那又如何?”说这话时,她不在乎的语气,天真,理所当然的表情,让人实在无法责怪她。

“你……”大学士也同杨氏一样,被气得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我怎么了。”她疑惑的看向杨氏后面的丫鬟红苑,红苑不看她,她又看向了门边的管家,“我怎么了?”似乎不知道她那里得罪了这两位,竟惹得他们这样生气。

管家擦擦冷汗,上前一步,恭恭敬敬的说道:“老爷夫人叫你来,是想问你,你要什么嫁妆。”

“为何这也要问我?要是想给,就按照大姐姐的份例给我不就行了,若不想给,叫我来作甚。”骆玉轻飘飘的回了一句。

她远在庄子外,大姐姐出嫁的事她还是听说了的。只是,她一块喜饼糕点没吃到。

反倒是二哥哥,成亲前几日,特地亲自给她带去不少好吃的,还有二嫂嫂亲手绣的手帕,她还挺高兴。

此话一出,杨氏大学士完全震惊了,一时竟不能再言语。

“我不要嫁妆,那于我而言,没什么用。”说这话时,骆玉纯澈如水的眼底划过一丝受伤,水珠一点一滴慢慢蓄了在眼眶里,她用力地眨眼睛,努力的驱散那些水雾。

“那么,你到底想要什么?”这一次,杨氏柔柔的声音蕴含着怒气。

骆玉看了她一眼,“我想要什么有人在意吗?”她实在想不通她为何生气,她也没惹到她,也猜不到她为何生气,怪不得以前嬷嬷总说她笨。

杨氏深吸一口气,“你真的,不要嫁妆吗?这可事关女儿家的面子,事关你在侯府的地位?你可想明白了。”

她自小便是修养极好的大家小姐,后来成了亲更是儿女孝顺,丈夫宠爱,婆婆也没拿气给她受,却在骆玉这儿破例了。

“没事,我会给陆侯爷说的,说我不要嫁妆了,望他不要嫌弃,他若实在嫌弃,我也无所谓,反正嫁不嫁人我从来不在乎。”骆玉说完,懵懂不在意的笑一笑。

杨氏苦苦的看着骆玉,“你到底要我怎么做,你才能把我当成你的娘亲?我当年真的怕了,你知道吗?我差点流血而亡,彻底离开了这世界,而这一切,都是你带给我的?我一看到你便想起我在鬼门关走了一遭,我才将你送走的。”

她当初真的怕了,被救回来后,再也不想见到这个差点让她死去的女儿,未满月,小小的她便被送走了。

后来也不是没想过将她接回来,事情太多,一再推迟,时至今日,才因侯府求娶的事将她接了回来。

一滴眼泪滚落脸颊。

骆玉泪眼朦胧的抬起头,看着高贵,优雅的杨氏,除了眼角细细的细纹,她还是像个二十多岁年轻的女子。

面对这样美丽的陌生的母亲,她却突然满腹委屈,脖子酸涩不已,心也不受控制的痛。

“你什么错都没有,你也什么都不必做,一切,都是我的错,我用了十六年偿还,还还不够吗?你又来说我是因为什么呢?愧疚吗?让我原谅你?你对我来说,真的只是陌生人啊,陌生人谈不上原谅的。”

嬷嬷说她笨,天真,看来嬷嬷说的没有错,她就是笨的,什么都不懂,平白无故又惹人生气。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惹你生气的,如果你不想见到我,我出嫁后,便再也不会出现在你的面前,暂时你先忍耐吧。”骆玉说完,转身跑走了。

小说《盛世娇宠:夫人败家第一名》 第3章 比骆玉还漂亮的侯爷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江潜超级甜点评:

《盛世娇宠:夫人败家第一名》这部小说让我们在跌宕起伏的故事背后领悟到人性的复杂与尊严,作者笔风不拘一格很有意思。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