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玄幻奇幻 盛世凤华:境主,您失宠了

盛世凤华:境主,您失宠了

作者:林浅笙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玄幻奇幻

时间:2021-01-16 19:05:52

快看看林浅笙的新书《盛世凤华:境主,您失宠了》:如果说云岫衣作为云家大小姐天生无命宫是个笑话,那么云谨言作为第一家族的门主在修炼方面毫无天赋也同样是个天大的笑话。而云家这十五年来日渐惨淡也不止是因为朱雀被重创影响了气运,更是因为云谨言的实力远不及其他三大家族的门主。一掌落下,云谨言却没有听到意料之中的惨叫。再看面前,哪里还有云岫衣的身影,回头去寻,见秦雨曼等人东倒西歪的趴在地上,云岫衣正将青瑶从地上扶起,心里不觉震惊,她怎么可能逃得过自己这一掌?他明明已经使了全力。
展开全部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我帮你重塑命宫,助你凝聚元婴,至于你……”男子目不转睛盯着云岫衣,嘴角似笑非笑,仿佛狩猎的猎人诱捕着自己的猎物。

“日后你需为我完成一件事。”

云岫衣轻咳两声,将嘴角血渍擦净,语气果决,“好。”

男子略显诧异,嘴角笑意不退反增。

“你就不怕我对你不利。”

云岫衣冷笑,“不跟你交易我必死无疑,跟你交易我或许还有生机,你不就是认定我别无选择?”

“你倒是一点不像将死之人。”

话音刚落,面前气力耗尽的女子已如风中残絮缓缓倒下,男子接住她轻飘飘的身体,望着她月光下惨白的脸,若有所思。

次日。

云岫衣在一张朴素简陋的床上醒来,呆滞片刻才想起这里是她以前也是从今往后的房间,不等她下床,门外嘈杂声一片。

“我云家的脸都被她丢光了,她倒好,居然还睡得着。”说话的男声语气阴狠,字字咬牙切齿。

“人家昨晚在凝雪楼鬼混了一夜,累得很,当然睡得着。”

男声刚停,又有一道阴阳怪气的女声响起,两人一唱一和,丝毫没有停下来的迹象。

“若不是看在她姓云的份上,你以为一个没有命宫的人能活到现在?可是她非但不知道感恩,还出去丢云家的脸。”

男声越说越气愤,“她自己的作风我一个做叔叔的也管不了,但夜时珠今日无论如何都要交出来。她想死没问题,别拖着云家下水。”

门外这两道凶狠的声音,正是云岫衣的二叔云谨言,二婶秦雨曼,也就是云家的家主和家主夫人。

“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不好……”

就在这时,一道卑微声音又夹杂进来,是一位双目失明的妇人,乍一看她空洞的眼眶竟然有些瘆人。

这位妇人也是云岫衣的母亲,云家的大夫人青瑶。

虽然她眼盲,可岫衣是什么样的孩子她做娘的比谁都清楚,别说跟男人鬼混,就是借她十个胆子她也不敢去凝雪楼啊!

再就是夜时珠,她一个没有命宫的人,要夜时珠做什么?

可是自从云羿言去世,她们母女俩就在云家失去了地位,如果她是个健全的人还能带着岫衣远走高飞,可她双眼看不见,连走出云家都不容易,又能带着岫衣去哪里呢?

可怜她人微言轻,处处看人脸色,除了道歉竟然辩解不了半句。

“看着自己的母亲被欺负,你倒是一点都不心疼。”

鬼魅般的嗓音自耳畔传来,云岫衣心中一惊,恼恨自己的警觉性越来越低,连房间里还有别人都没有发现。

转头就见昨夜那个男子一脸笑意的望着自己,“你怎么在这里?”

男子似乎并不奇怪云岫衣的反应,“费了不少力气救的人,自然是要确认好死活才敢离开。”

云岫衣这才发现身体轻盈了不少,而且体内似乎有道温暖的气流在流窜,全身筋骨无比顺畅。

这人究竟是何方神圣,竟然只花了一晚时间就把这具将死的身体救活了。

“我何时才能重塑命宫?”

“刚学会走路就想着跑,看不出你还是个急性子。莫急,时机一到,我自会助你重塑命宫,在这之前好好活着。”

而门外,云谨言的耐心早已消耗殆尽,一把将挡在门前的青瑶推倒在地,“碍手碍脚的废物,我云家倒了八辈子的血霉才摊上你们两个贱人。”

房门被大力推开,云岫衣对于突如其来的动静毫无反应,而是转头去寻男子,只是房中哪里还有他的影子。

她倒也不惊讶,无视面前像疯狗一样咆哮的二人,闭目使用在二十一世纪所学的医学禁术医治起身上的皮肉伤。等到禁术生效,云岫衣裙裳下血肉模糊的伤口以飞快的速度愈合着,一直等到看不出一丝疤痕才渐渐恢复平静。

现在的她除了依旧没有命宫,已基本无大碍。

“……装什么死?跟你说话呢!”

秦雨曼费了半天口舌也未见云岫衣睁眼,气得一巴掌扇了过去,却被云岫衣一把抓住手腕。

蹙眉不满的望向面前二人,“何事?”

秦雨曼冷哼两声,“都死到临头了你倒理直气壮,昨天怎么跟你说的?夜时珠拿不回来,你们母女俩也别想好过。”说着拍拍手唤来四五个仆人,“把她们给我绑起来。”

那几个仆人冲进来就分成两批朝云岫衣和青瑶走去。

“谁敢动我娘?”

就在一个仆人的手快要碰到青瑶时,一支木簪深深插入他的手掌,他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等到手掌血流如河才声嘶力竭的大喊大叫起来。

当下其他人目瞪口呆,都不敢再有动作。

云谨言和秦雨曼万分惊恐的望着这一幕,他们甚至都没看清云岫衣是如何出手的,这废物何时变得如此厉害了?

两人错愕好一会儿才缓缓开口,“一晚上不见你倒是长本事了。”

秦雨曼说着再次召唤仆人一起走向青瑶,还从仆人手中拿过绳子亲自将青瑶绑住。

而另一边,云谨言挡在云岫衣面前,“你若将夜时珠完好无缺的交出来,我可以当无事发生过,可现在你交不出夜时珠——”

云谨言回头看了眼青瑶,威胁道,“你知道夜时珠于云家、于东月帝国的意义,到时候就算我想救你,圣上也不会放过你,你可别怪叔叔无情啊!”

“是吗?”云岫衣抬眸,“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道理你应该比我懂。”云淡风轻的几个字立即掀起轩然大伯。

云谨言怒火中烧,“我好心劝你,你却不识抬举。”

说话间杀气升腾,掌心疾风逼向云岫衣。

东月帝国的修炼有灵修、魂修、武修、器修,其中灵修、魂修、武修共分六大关,前两大关各为七阶,三至五大关各为三阶,整个东月帝国至今未有突破到第六大关者。

就拿武修来说,这六大关分别是武者、武师、大武师、武灵、武尊、武圣。

云谨言如今已五十有余,却仍是武者七阶,这么多年以来都未晋升过一阶。

如果说云岫衣作为云家大小姐天生无命宫是个笑话,那么云谨言作为第一家族的门主在修炼方面毫无天赋也同样是个天大的笑话。

云家不会亡

如果说云岫衣作为云家大小姐天生无命宫是个笑话,那么云谨言作为第一家族的门主在修炼方面毫无天赋也同样是个天大的笑话。

而云家这十五年来日渐惨淡也不止是因为朱雀被重创影响了气运,更是因为云谨言的实力远不及其他三大家族的门主。

一掌落下,云谨言却没有听到意料之中的惨叫。

再看面前,哪里还有云岫衣的身影,回头去寻,见秦雨曼等人东倒西歪的趴在地上,云岫衣正将青瑶从地上扶起,心里不觉震惊,她怎么可能逃得过自己这一掌?他明明已经使了全力。

云岫衣还以为第一家族的家主有多厉害呢!原来只是徒有其表。

就算她现在无法修炼,以她原先的身手就可以搞定他,可惜这副身体的运动神经有些迟钝,她还需多锻炼。

“岫衣,你没事吧?有没有受伤?”

青瑶的绳子刚被解开,双手就在云岫衣身上摸索起来,恨自己眼盲手拙,什么忙都帮不上。

云岫衣拍了拍她的手背,“我没事。”

清冷的语调让青瑶心里一寒,这不是她的岫衣,随即双手颤抖着摸上云岫衣的脸庞,摸着摸着心也安定下来,这鼻子、这眼睛、这嘴巴,分明就是她的女儿。

“你学武了?跟谁学的?”

云谨言还未从方才的震惊中回神,没有命宫的人不可能修炼,所以他只能猜测云岫衣学了武功。

还未得到回复,门外便有慌慌张张的家仆跑来。

“家主,不好啦!宫里来人了,说要请您还有大小姐去宫里赴宴,还要……还要……还要带上夜时珠。”

听完这段话云谨言浑身颤抖,“天要亡我云家啊!”

“云家不会亡。”依旧冰冷的语调铿锵有力。

虽然云岫衣不喜云家夫妇,云家全族上下也未善待她们母女,但有云家在,她至少衣食无忧,有片瓦遮身之地。

况且她现在需要一个稳定的地方尽快提升自己的实力,所以云家必须在。

“去回来的人,我们会准时赴约。”

云岫衣的话威慑力十足,要换做以前,那家仆早就不以为然,此刻望望云岫衣又望望云谨言,竟不知如何是好。

同样被威慑的还有云谨言,只是他心里却是另外的打算。

丢失夜时珠,云家横竖都是一死,他何不讲出实情,让圣上查明此事是云岫衣一人所为,与他、与云家无关,说不定还有一线生机。

做好打算,云谨言朝那家仆挥挥手,算是默认了云岫衣的话。

当晚,云岫衣穿着青瑶翻箱倒柜拿出的一件七成新裙裳跟随云谨言进了宫,一路上两人各怀心思,没有任何交流。

直到马车在宫门前停下,这份安静才被突然闯入的声音打破。

“姐姐,你在里面吗?”

随着一声娇滴滴的问候,一只粉白的手从帘外伸了进来,车帘被撩起露出罗烟儿那张精心装扮过的脸。

见云岫衣完好无缺的端坐在那里,罗烟儿面上巧笑颜开,心里却咬牙切齿。

她昨晚居然被这贱人的几句话唬住,轻易放走了她。

就算这个贱人死在凝雪楼跟她又有什么关系?反正没有人知道人是她骗来的,她也没有亲自动手伤她。

可惜等她想明白已经晚了。

罗烟儿气了一夜,今天一早就派人进宫将昨晚凝雪楼的事传到了君少覃耳中,还添油加醋一番,说云岫衣诋毁君少覃流连烟花之地。

君少覃那种极好面子的人哪里受得了这种流言蜚语,所以云岫衣和云谨言才会被邀来参加今晚这场鸿门宴。

“少覃哥哥跟我说姐姐今晚也会进宫,我还不信,没想到姐姐真的跟云二舅舅一起来了,我还怕在这里白等呢!”

实际上罗烟儿来这里等云岫衣,就是不相信已经死掉的人又活了过来,就算她当时还有一口气在,也应该伤重到快要死了才对。可昨晚的云岫衣不但行动自如,还身手敏捷。

她实在想不明白其中出了什么差错,这才等在宫门口再三确认。

可是眼前的云岫衣哪里是一副伤重的模样,气色好得很,就连端坐在那里的气质都不一样了。

“姐姐是第一次进宫吧!”

罗烟儿明知顾问,虽然是第一家族的大小姐,但因为云岫衣没有命宫的关系,从来不受人待见,自然也是进不了宫的。

而她不一样,不止长得花容月貌,天赋还极高。

九岁便聚灵成功,十二岁已是灵者三阶,如今十四岁已突破灵者五阶,这样的资质在整个东月都是数一数二的。

跟云岫衣相比,简直一个天一个地,再加上有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皇妃姐姐,自然是宫中的常客。

“咦——姐姐平时爱说爱笑,怎么今日如此冷淡?”

云岫衣从头到尾都没有想过搭理罗烟儿,她倒也不恼,继续絮絮叨叨个没完,“莫非是昨晚在凝雪楼受了惊吓?这才变了个人似的?”

而她的话也成功让朝这边走来的君少覃脚下一顿。

他今日一早便听说了昨晚凝雪楼的事,这个傻子自己已经是个不洁之人不说,还把自己牵扯进去。

云岫衣对他的痴恋他一直都知道,但是以他的身份地位痴恋他的女子多了去了,多一个云岫衣少一个云岫衣对他来说影响不大。

更何况云岫衣除了云家大小姐的身份,其他的一切都太普通了。

不止普通,甚至是个没有命宫,无法修炼的废物,还整日穿得土里土气的,逢人便傻呵呵的痴笑,跟傻子一般,实在让人喜欢不起来。

再者云家现在也早就不如从前,所以他才与罗家站在了同一阵线,用不了多久,罗家才是东月的第一家族。

而罗烟儿,无论是长相还是天赋,都比云岫衣出众得多,也只有这样的女子才配得上他四皇子的身份,所以他才和罗烟儿设计骗走夜时珠。

如果不是凝雪楼的事,他说不定还会让云家的人多活几天,可眼下,他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

将眼底的杀气匿去,君少覃笑盈盈的走到罗烟儿身边,“烟儿,你怎么在这里?让我好找。”柔声细语里挡不住的浓情蜜意。

罗烟儿也欣喜的望向君少覃,“少覃哥哥,你怎么来啦?”

“当然是来接你。”

君少覃牵起罗烟儿的手便准备离开,感觉跟云岫衣待在一处自己也会变脏似的,却在车帘落下的瞬间呆若木鸡,虽然只是匆匆一瞥,也觉得意夺神摇。

随即不敢置信的问罗烟儿,“车里是谁?”

罗烟儿虽然不满君少覃意乱神迷的样子,却也不敢发怒,只好晃晃他的手臂,“车里只有岫衣姐姐和云二舅舅啊!”

云岫衣?方才令他惊艳的女子居然是那个废物云岫衣!

一瞬间君少覃竟然觉得有些丢脸,他怎么能觉得一个白痴废物惊若天人?简直是对他审美观的侮辱。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你的燕妮呀点评:

《盛世凤华:境主,您失宠了》非常好看,不管是对于男主和女主的刻画,还是一些配角,都很细腻,特别是男主对于女主一开始的深爱,女主却不爱他时,心里那种强烈的感觉,引人触动。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