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穿越重生 前缘不续:皇叔,今生见

前缘不续:皇叔,今生见

作者:海上生明月

状态:已完结 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2-18 13:57:33

海上生明月的书《前缘不续:皇叔,今生见》主要讲述了:“一,你伤了本王的脖子,二,你强吻本王。至于第二个,本王已经要回来了,那就剩下第一个……”萧御的话戛然而止,他皱眉看着叶笙冒血的脖子,“你……”叶笙一脸漠然的收回还在滴血的金簪,仿佛被划伤脖子的人不是她自己,而是别人。“第一个也清了。”萧御长眉拧得更紧,“你不疼吗?”话一出口,萧御就知道自己失态了。叶笙诧异的看了萧御一眼,似乎也很奇怪萧御居然问出这样的话,但略一顿,她还是淡淡道,“疼,那又怎样?”
展开全部

9-王爷技术太差

“你笑什么?”

萧御的语气里有连他自己都未曾察觉的温柔。

“王爷真有趣。”

夕阳的余晖落在叶笙的脸上,眼里,她依然在笑,眼睛里的晶莹波光不仅不曾散去,反而凝了一层薄薄的夕阳微光,更是闪耀。

萧御心上围着的那层冷硬坚冰,似乎有了一丝裂缝,眉眼也不由得跟着上扬,露出一丝浅浅笑意,“是吗?哪里有趣?”

“自恋得有趣。”

萧御上扬的眉眼一下僵住,脸色倏地冷了下去,冰冷的威压向四周蔓延,叶笙脸上的笑容骤然消失,她后退一步,冷冷看着萧御,眼里的晶莹光芒也消失不见。

之前温柔融洽的气氛,仿佛只是错觉。

“叶笙,本王……”

萧御刚开口,就被叶笙打断,“王爷想要什么?”

“王爷身份尊贵,放下身段诱惑我一个有过婚约,嗜杀狠辣的女人,总不可能是看上我了吧?”

话到最后,叶笙语气里满是嘲讽,萧御长眉一挑,“看上你有何不可?”

叶笙嗤笑一声,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王爷真爱说笑。”

她自嘲的语气,让萧御心里莫名的发堵,鬼使神差就犯了执拗,“本王就是看上你了,如何?”

叶笙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突然凑到他面前,萧御脑子里警钟大响,下意识闪避,叶笙勾唇一笑,“怕什么?怕我吻你?”

萧御脸上闪过一丝难堪,刚要反驳,便听到叶笙凉凉道,“王爷想要叶家,直言便是,何必委屈自己来引诱我,看王爷这般避我如蛇蝎的模样……”

叶笙的声音戛然而止,她瞪大双眼看着近在咫尺的萧御,唇上的滚烫清楚的告诉她,她被强吻了!

她被萧御强吻了!!!

风水轮流转,天道好轮回!

萧御吻得很用力,把她的嘴唇都吻破了,像是为了证明什么。

片刻之后,萧御放开她,意犹未尽的舔舔唇,眼波流转,“如何?”

他感觉很不错,盯着叶笙红艳水润的唇,心思浮动,很想再来一次,想必叶笙也一样。

这一次,他就等着叶笙投怀送抱好了,用不着自己主动。

谁知叶笙一开口,就把萧御气了个倒仰。

“技术太差!王爷没吻过女人吧?”

叶笙说着,摸了摸发烫的耳根,在心里默默的告诉自己,是因为萧御的吻太过突然,她的耳朵才这么烫的,绝不是对萧御的吻有什么反应。

说真的,萧御的吻技的确……很差,这与他高高在上的身份,昳丽无双的容色也太矛盾了。

“胡说八道,本王……本王……”

叶笙看着他黑成锅底的脸,眼睛顿时一亮,像发现新大陆一般盯着萧御,“王爷真的没吻过女人!!难不成王爷是童子鸡?”

‘童子鸡’三个字一出,萧御脸彻底黑透了,牙齿咬得嘎吱响,“叶笙!你再胡说八道,信不信本王……”

“难道不是?”

萧御咬牙切齿,“自然……不是!”

叶笙长长哦了一声,一脸‘我懂了’的表情。

“叶笙!你那是什么表情?你在乱想什么?”

“难道王爷猜到我在想王爷既然不是童子鸡,又没吻过女人,那王爷一定是兔儿爷了!”

“叶笙!!!”

萧御彻底失控,“你再敢胡说八道,信不信本王扭断你的脖子!”

“这怪不得我乱猜,谁叫你前世一直孤家寡人,别说娶王妃,连侍妾,相好都没一个,整个朝廷,一大半的人都猜你是断袖。”

叶笙小声嘀咕道,耳边冷不丁传来萧御咬牙切齿的声音,“你又在腹诽本王什么?”

叶笙一抬头,正对上萧御青白交加的脸。

呃……就算是暴怒,这张脸的姿色还是这么出众。

难怪萧御自信能诱惑到她,不说别的,单这张脸已经足以让女人们为之飞蛾扑火。

只可惜她是叶笙,两世为人,断情绝爱的叶笙。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她不要,也绝不会再爱上任何一个男人。

萧御再出色,她也只会敬而远之。

叶笙慢慢垂下眼帘,后退几步,转身离开。

才走出几步,便被萧御拦住去路,“刺客不是本王的人。”

叶笙微微一笑,“早猜到了。”

“哦?怎么猜到的?”

萧御来了兴致,追问道,叶笙挑了挑眉,意有所指的说道,“技术太差。”

“叶笙!你再胡说八道……”

“我是说那些刺客技术太差,王爷不会有这么差劲的手下。”

萧御眼中的风暴转瞬即逝,“本王就当你在夸赞本王。”

叶笙有些无语,“我没有夸你,我只是实话实说。”

她刚才质问萧御实在太冲动,事后一想,以萧御的能力若要劫持她,定能一击即中,又怎会让她逃走,更让她杀了那么多刺客。

看着萧御一脸‘你不用解释,本王懂的’的表情,叶笙懒得再说,抬脚就走,也不知道三哥有没有处理好那些刺客。

眼前人影一闪,萧御追了上来,目光灼灼,“叶笙,安乐王府缺一个王妃,你……”

叶笙的脚步猛地停了下来,目光复杂的看着萧御,她可不认为萧御看上的是她这个人。

安乐王野心勃勃,会爱上才见两面的女子?无非是想要叶家支持而已。

他跟萧桓又有什么不同?

她心里涌起一阵强烈的腻味,似笑非笑道,“王爷当真看上我了?”

“自然。”

叶笙扬唇一笑,“那对不住了,我看不上王爷。”

她说完,毫不留恋的转身就走。

萧御脸色一变,一把扣住叶笙的手腕,语气冷然,“你在玩弄本王?!”

“玩弄?王爷言重了,道不同不相为谋,我只是懒得再跟王爷虚与委蛇而已。”

萧御扣着她手腕的手陡然用力,叶笙疼得额上冒汗,脸色发白,眼里却无半点求饶胆怯。

“放手!”

萧御不为所动,叶笙眼里寒光一闪,手里的金钗快如闪电般朝萧御脖子刺去。

“你当本王是那些废物刺客?”

萧御冷笑道,下一秒他脸上的笑容就僵住了。

10-欠本王的债是不是该还了?

叶笙明着刺他的脖子,暗着却朝他的那一处踢去,出脚之狠誓要让他断子绝孙,要不是他反应得快,及时放开叶笙往后一闪,就要中招了。

“叶笙,你,很好!”

萧御脸色阴沉得滴水,叶笙也冷着脸,“我不好,高攀不上王爷,求王爷高抬贵手。”

明明是在求他放过她,叶笙的语气却冷硬得很,萧御心里很不是滋味,大燕的女子哪个不是求着他宠爱,除了叶笙!

别的女子梦寐以求的安乐王妃之位,她却避如蛇蝎!

好!很好!

“既然想要本王放过你,那你欠本王的债是不是该还了?”

萧御脸上带笑,露出的一口雪白整齐的牙齿闪着森白的光,像是要咬人一般,叶笙眉心突地一跳,“什么债?”

“一,你伤了本王的脖子,二,你强吻本王。至于第二个,本王已经要回来了,那就剩下第一个……”

萧御的话戛然而止,他皱眉看着叶笙冒血的脖子,“你……”

叶笙一脸漠然的收回还在滴血的金簪,仿佛被划伤脖子的人不是她自己,而是别人。

“第一个也清了。”

萧御长眉拧得更紧,“你不疼吗?”

话一出口,萧御就知道自己失态了。

叶笙诧异的看了萧御一眼,似乎也很奇怪萧御居然问出这样的话,但略一顿,她还是淡淡道,“疼,那又怎样?”

疼着疼着就习惯了,麻木了,更何况这点疼,哪比得上前世眼睁睁看着孩子被萧桓溺毙,叶家被连根拔起的疼?

那样的疼才叫撕心裂肺,伤痛欲绝。

这一点疼又算得了什么?

叶笙云淡风轻,却历经沧桑的语气,以及眼里不经意间闪过的凄凉和痛楚,让萧御心里一动,她自幼受尽宠爱,生活顺遂,怎会有这样神色?

心念转换间,萧御如玉的手指鬼使神差的朝叶笙流血的脖子伸去。

叶笙瞳孔一缩,下意识的后退,不知为何又停住了,冷眼看着萧御的手离她越来越近。

空气仿佛凝固,世界仿若静止。

“九皇叔!”

就在萧御即将碰到她时,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惊呼,这声音叶笙听过千万遍,曾令她温柔欢喜,最终却如地狱恶鬼般,将她推上绝路。

萧桓!

叶笙的身体一下绷紧,前世临死前的经历扑面而来,让她好像又经历了一遍,整个人如坠深渊,浑身发冷。

萧御看着她惨白如纸的脸色,眉心微微一拧,轻声唤道,“叶笙——”

这一声轻唤,将叶笙从深渊里拉了回来。

她重生了!她活过来了!

既然她活过来了,那萧桓和温如雪就去死吧!

萧桓看着萧御的举动,眼底闪过一丝阴冷的光芒,脸上却露出温柔关切的笑,他拖着受伤的那条腿,吃力的走过来,亲昵的握住叶笙的手,“笙儿,你没事就好……”

“别碰我!”

叶笙一把甩开萧桓,萧桓猝不及防,被甩了个踉跄,他眼底闪过一丝阴狠,面上的笑容却愈发的温柔,“笙儿,你怎么了?被吓坏了吗?都是我不好,我来晚了,你有没有被……”

看着他那副虚情假意的嘴脸,听着那些假做关心,实则打探的话,叶笙只觉得恶心。

恶心之余,则是恨!

恨到极致的恨,恨不得杀了他的恨!

叶笙直勾勾看着萧桓一开一合的嘴唇,耳朵里嗡嗡的一片,什么也听不见,除了一句话:杀了他!为叶家和孩子报仇!

她死死盯着萧桓,眼里升腾起浓浓杀意,手中的金簪被攥紧得几乎弯了。

就在此时,一根凉凉的手指若有若无的拂过她握着金簪的手,那冰凉的触感让叶笙打了个冷颤,也将她从失控的边缘拉了回来。

叶笙下意识的朝手指的主人看去,是萧御!

萧御冲她微不可见的摇了摇头,眼里满是不赞成。

叶笙心里一动,他看出她想杀萧桓,他在劝阻她!

对,为什么要让萧桓死得这么痛快?人死了就一了百了,痛苦很快就结束。

她要让萧桓活着!她要让他眼睁睁看着珍视的人,珍视的东西一点点被她夺走,却无能为力!最后才轮到他!

死?太便宜他了!

她要让他从高高的云端上跌下尘埃,一无所有,万念俱灰,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更何况,萧桓是皇子,就算要杀萧桓,也不能搭上自己,更不能连累叶家。

他不配!

“笙儿你放心,无论发生什么,就算你被那些刺客侮辱,失去清白,名声被毁,你也依然是我最爱的女子,是唯一的康王妃……”

侮辱?名声?

叶笙脑子里一闪而过一个念头,那念头闪得太快,她根本抓不住。

她面无表情的看着萧桓做作的表白关心,嘴角噙着一抹冷漠不屑的笑容,她倒要看看萧桓的独角戏能演多久。

“笙儿,我向你保证,以后绝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你信我。”

此刻的萧桓,到底不像十年后那样脸皮厚到极致,匆匆说了几句就结束表演,他不再说话,叶笙也不言语,气氛一下变得僵冷无比。

最后,还是萧御打破了僵局。

“既然叶小姐没事,刺客也全都伏诛,这里没本王的事了,本王先行一步。”

叶笙脸色一变,“王爷怎么知道刺客全部伏诛了?”

“都是些死士,牙齿下藏着毒囊,一被抓到就会咬破毒囊而死,叶三年轻,防备不住。”、

叶笙脸色微微一变,萧御居然知道三哥!他什么时候看出来的?

话音刚落,叶笙就看见叶锏一脸愤怒和愧疚的走过来,“小妹,那些人全自尽了,我没拦住。”

“一个活口都没留下?”

叶锏愧疚的摇了摇头。

看来,萧御说中了。

叶笙眼里寒光一闪,以为人死了就能抹掉一切?做梦!

萧桓看见叶锏,脸上的表情很奇怪,似乎没料到叶锏会出现,叶锏冷冷的瞥了他一眼,萧桓便飞快收回目光。

两人之间的交锋,叶笙并未看见。

她看向萧御,长眉微拧,眼里光芒一闪,“王爷怎么看出来这些人是死士?”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芳馥大叔点评:

作者海上生明月文笔不错,小说《前缘不续:皇叔,今生见》也打破了传统套路,内容很精彩,值得一看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