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婚恋生活 契约娇妻要逃婚

契约娇妻要逃婚

作者:作妖的小咪

状态:已完结 分类:婚恋生活

时间:2021-01-11 11:25:16

这本书《契约娇妻要逃婚》会给大家带来什么样的表现呢:“23。”“怎么会在我家。”“......”嗯?这问话怎么感觉像是在审讯犯人?夏心妍回头,刚想说些什么,却被眼前的男人狠狠的惊艳了一把。黑发,深眸,五官立体而清晰。一米八八的的个头在手工定制的西服衬托下尽显完美。昏黄的灯光下,男人长身玉立,周身散发着淡淡的冷漠气息,矜贵而性感。俗话说人靠衣装马靠鞍,果然穿上了得体的衣服,俊美无比的男人更显王者气息。
展开全部

车祸是意外吗-作妖的小咪

“姓名。”

一阵窸窣声中,低沉的嗓音幽幽响起。

夏心妍一愣,知道霍翌庭是在问自己。

“夏心妍。”

“年龄。”

“23。”

“怎么会在我家。”

“......”

嗯?这问话怎么感觉像是在审讯犯人?

夏心妍回头,刚想说些什么,却被眼前的男人狠狠的惊艳了一把。

黑发,深眸,五官立体而清晰。一米八八的的个头在手工定制的西服衬托下尽显完美。

昏黄的灯光下,男人长身玉立,周身散发着淡淡的冷漠气息,矜贵而性感。

俗话说人靠衣装马靠鞍,果然穿上了得体的衣服,俊美无比的男人更显王者气息。

好帅!夏心妍的心里暗叹,这身材这脸蛋,完全不输于世界名模。

霍翌庭没有听到回音,整理衣服的手微顿。

他淡淡一瞥,触及夏心妍那愣愣的带着惊叹的眼神嘴角勾了勾。

又是一个花痴女!

嘲讽的、讥笑的,夏心妍猛然回神,心里一阵懊恼。

真是的,居然对着一个男人犯花痴,夏心妍你还要不要脸。

“虽然你可能会震惊,不过我还是要告诉你,我是你名媒正娶的妻子。”

夏心妍清了清喉咙,将事实告诉了霍翌庭。

“你昏迷了三年,你的奶奶听从大师的建议,从万千女人当中选中了我,所以,我不是什么闲杂人员。”

相反,她还是他的救命恩人。

不是么,她嫁进了霍家,短短半年时间他就醒过来了。足可见,那位大师的预言相当有水准。

不过这种话,她可不敢当着霍翌庭的面讲。

毕竟这种毫无科学依据的话,他一个高高在上的大男人听到后一定会嗤之以鼻。

霍翌庭的眉心狠狠地皱着,狭长的双眸扫向夏心妍,带着审视的凌厉。

“你说什么?你是我霍翌庭的老婆?”

躺在床上三年,他并非全无知觉。

他以为她只是家里请来的护工,却不想......

所以,他刚刚没有听错,那两保镖确实叫了她一声少夫人。

霍翌庭上下打量着夏心妍,性感的薄唇斜斜一勾,幽深的眸子里尽显嘲弄。

“真是可笑,我怎么不知道,随便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做我霍翌庭的老婆?”

“......”

真是赤裸裸的打脸!

夏心妍的小脸红了红,一双清亮的杏眸里满是恼怒。

臭男人,居然把她比做阿猫阿狗!

帅气有什么用,一点都不讨喜,还不如躺在床上不作声来得可爱。

“你以为我稀罕?要不是看在你慈祥的奶奶份上,还有你可怜兮兮的躺在床上,我才懒得搭理你。”

夏心妍顿了顿,轻声嘀咕着,“早知道这么快就醒了,我才不愿意嫁进你们家。”

万一他们知道她已经不是完璧之身,那她......

霍翌庭的薄唇紧抿,下颌紧绷,狭长的双眸眯了眯。

可怜兮兮的,懒得搭理的......

什么时候起,他霍翌庭居然沦落到被人嫌弃的地步了?

他只是睡了一觉,怎么醒来后世界都变了?

眼前的女人身材娇小玲珑,目测不到一米七。一张标准的鹅蛋脸上一双清亮的大眼睛顾盼生姿。

这种姿色,充其量只能算清秀,她哪来的傲气,居然敢嫌弃他。

刚刚他应该没听错,她甚至还在怪他醒的太早?

所以,她嫁进霍家的目的是什么?

自己如果一直不醒,她是不是可以仗着自己妻子的头衔,肆意挥霍着霍氏的产业,然后私下再包养个小白脸,把小日子过得风生水起?

想到这,霍翌庭的狭长的眸子微眯,周身带着森冷的气息慢慢靠近夏心妍,“你在诅咒我?女人,你会为此付出代价的。”

说完,霍翌庭转身离开,只留下神经紧绷的夏心妍。

刚刚那一瞬间,他的气息过于阴冷,她真以为他会对她动手。

真是个坏脾气的男人!

她能申请结婚无效么?

夏心妍一屁股坐在床上,深深地吐了口浊气。

……

酒吧包间里,霍翌庭斜靠在沙发上,神情微冷。

在他面前,一个男人正恭敬的站着,细细看去,他的眼里还闪烁着狂喜的泪花。

“总裁,你终于醒了,真是太好了。”

霍翌庭勾唇一笑,幽深的眸子里的闪过一丝戏谑的笑意,“杜特助,我就睡了一觉,怎么醒来后连一向沉稳的你都变得娘儿叭唧的了?居然在我面前掉金豆?”

杜斯扬抹了一把泪花,不自在的咧嘴笑了笑。

他能不激动么?从踏入职场起,他就一直在霍氏,从一个小小的助理做到了霍翌庭的心腹位置。

本以为他会一直这么兢兢业业地工作下去,见证这个年轻男人的野心,见证他将商业战场搅和的风生水起。

却不想,一场车祸改变了一切。

好在,他终于醒来,他又能陪着他一起打拼江山了。

“公司这几年的境况如何?”霍翌庭收起了笑容,手里把玩着打火机的开关。

“三年前,你突遭车祸,霍氏一阵大乱,你的父亲霍海峰只能再次坐阵,又将你的弟弟霍翌阳提拔到了总经理的位置。目前霍氏企业没有实质性的飞跃,一直在啃老本。”

霍翌庭没有说话,思绪飘到了很远。

他只记得自己因为某人要离开而醉得厉害,然后似乎跟一女人发生了点什么。

那个女人的脸蛋模糊,可她那紧致的感觉却令他记忆犹新。

完事后,他突然接到了家里人的来电,说奶奶突然病危,于是他匆忙开车回去。

也就是在路上,他发生了车祸。

他记得那辆大货车朝他冲过来的场景,是那样的迅猛而突然。

“那场车祸,是意外吗?”

那条道路一直很太平,怎么会突然出现一辆大货车,而且就那么巧,直直地朝自己的车撞过来。

杜斯扬抬头看向霍翌庭,“那场车祸,驾驶员被调查时承认疲劳驾驶。因为雨天路滑,再加上他连续十二小时的开车,故而没看到你的车子。而你因为醉酒,又因为超速,所以......”

所以,这场车祸就这么不清不楚的过了?

霍翌庭勾了勾唇,深幽如墨的眸子里冰冷一片。

不急!

既然老天爷让他再次醒来,那他就慢慢的调查,绝不放过任何一个想害他性命的人。

包间的门被人呯的一声推开,两个高大的人影一前一后的冲了进来。

“哇哇,臭小子,你特么的终于醒了。”

一个有着一双桃花眼,长相俊美的男人直冲到霍翌庭跟前,仔细的打量着他,一双桃花眼里满是惊喜。

她是福星-作妖的小咪

看到来人,霍翌庭的眼里闪过一丝笑意。

两人和他都是一起长大的哥们。

一个是贺家的贵公子贺蓝之,从小的梦想就是进军演艺圈。毕业后就脱离了父母的掌控,将自己手下的一家娱乐公司经营的风生水起。

另一个是沈家的长子沈希辰,苏城有名的医生。毕业后直接接了沈老爷子的班进了苏城医院,是苏城医院的最大股东之一。

再次见到两铁哥们,他的心里也有些激动。

他朝一旁的杜斯扬挥了挥手,杜斯扬会意,朝着两来人微微弯腰,恭敬地退下。

“希辰,你是医生,快,帮忙检查一下这小子,看看是不是真的恢复正常了。”贺蓝之忙不迭的将沈希辰拉过来,示意他快点检查。

“知道了兄弟,你能沉稳一点行么?”沈希辰慢条斯理的掏出携带的仪器,对着霍翌庭笑了笑。

霍翌庭无奈一笑,任凭两人虎视眈眈地盯着自己。

“我没事,别这么大惊小怪行不行?”

不就是睡了三年么,个个都把他当成了娇弱的瓷娃娃。

“嘿,口气不小!”贺蓝之一屁股坐到了霍翌庭身旁,目光灼灼地盯着他,“兄弟啊,我真以为这辈子再也无法跟你这么面对面的畅谈人生了,还好,还好......”

霍翌庭被盯得浑身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他搓了搓手臂,往一旁挪了挪,“行行,你的感情我接收到了,能别再用那副小受的目光看着我么?”

“哈,臭小子,一醒来就嫌弃我,快说,是不是有了老婆就看不上兄弟了?”贺蓝之故意靠近,一脸的揶揄。

听到他提到老婆,本来心情愉悦的男人一下子沉寂下来。

他的老婆?那个自以为是的女人?

他可没承认过。

“好了,身体基本没问题了,只是目前还不太适合大幅度的运动,要以静养为主。”

检查结束的沈希辰及时出声,打断了某人的不爽。

偏偏贺蓝之毫无眼色,在一旁没心没肺的开口,“哎呀,美人在侧,阿翌你也只能素一段时间了。”

听说霍家为了一个迷信而帮霍翌庭娶了个老婆,他的心里好奇的要命。

“不过有些事还真不能不信啊。”

贺蓝之拍拍霍翌庭的肩膀,一脸的感叹,“没想到那个女人才刚嫁进你们霍家,阿翌你就醒了过来,那女人还真是一颗福星呐。”

“呵,贺蓝之,你好歹也是二十一世纪的先进青年、卓越人才,什么时候也迷信成这样了?”

福星?那女人也配?

霍翌庭满心的不爽,想到某人居然诅咒自己不要醒来,他的心里就怒火中烧。

“行了行了,阿翌刚醒,别讲无关紧要的事。”

看霍翌庭的脸色阴了下来,沈希辰出声打着圆场,“我们还是帮阿翌庆祝一番吧。”

“好呀。”

提到玩乐,贺蓝之最为开心。

他直接让经理叫了美女进来服侍,一时间,包间内欢乐无比。

......

另一边,霍家,夏心妍正低眉顺眼地站在客厅里,听着坐在沙发上的高贵妇人的教训。

“你是怎么当人老婆的?他才刚醒,你就让他出去了?他要是再出个三长两短,你有几条命都赔不过来。”

潘美莲听到保镖的汇报,急匆匆的从主宅走了过来,却被告知,她的儿子已经出门了。

她一时恼火,将所有的怒火就发到了夏心妍的身上。

这个女人要家世没家世,要学识没学识,要不是因为婆婆的命令,她怎么可能让她嫁进霍家,做她儿子的女人。

什么大劫,什么八字相合,在她心里,她始终相信儿子有一天会醒来,而夏心妍就是一个为了钱可以放弃一切的贪慕虚荣的女人。

夏心妍垂头听着潘美莲的责骂,心里一阵无语。

那个男人醒了,他一个有手有脚的大活人,她一介女流,能阻止他走出这扇门?

有钱人家就是这么蛮不讲理,她儿子的命比她矜贵的多。

可是有什么办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还杵在这儿干嘛?当木头人啊?”

看夏心妍一声不吭的模样,潘美莲气不打一处来,“还不快打电话给我儿子,看他现在在什么地方?要不要回来了?”

夏心妍微微抬头,看着潘美莲的脸上毫不遮掩的厌恶抿了抿唇,默默地掏出手机。

看在霍家出了一大笔钱的份上,她忍。

只是,她的挂名老公的电话是多少来着的?

她汗颜,只能朝着潘美莲吐了句:“他的电话号码是?”

潘美莲瞪着她,咬牙切齿地报出了一串号码,“你给我上点心,把这串号码给我记进脑子里。霍家花了那么多钱不是白养你的......”

面对潘美莲的一连串话语,夏心妍自动屏蔽。她慢慢地走到一边,拨通了霍翌庭的电话。

不要接,不要接。夏心妍心里默念着。

她跟他就像两条平行线,真不知道以后该如何相处。

只是天不遂人愿,电话在响到最后一刻突然被接起。

“喂,哪位?”电话里传来一声愉悦的男声。

夏心妍皱了皱眉,总觉得这个声音有些不像太霍翌庭的声音。

“这是霍翌庭的手机吗?”

“你哪位啊?”

电话里传来一阵嘈杂着,夏心妍隐约听到了女人的调笑声。

才刚醒来就去了风月场所,这男人简直令她无语。

“我是夏心妍。”

他的老婆。夏心妍默默的翻了个白眼。

“阿翌,夏心妍是谁啊?”

听筒那边又是一阵嘈杂,夏心妍把手机离自己的耳朵远了点,就听到听筒里传来低沉而带着讥笑的男音。

“夏心妍,你还真把自己当成我霍翌庭的老婆了?还没过几小时,就迫不及待的开始查岗了?”

哈,谁吃饱了撑着想来管他!

夏心妍偷瞄了一眼沙发上的贵妇人,心里翻了个大白眼。

要不是家里有尊大佛在虎视眈眈地盯着她,她才懒得管他的破事。

最好一直不回来,那她才乐得轻松。

“你在哪里?什么时候回来?你才刚苏醒,要好好休息啊。”

耐着性子,夏心妍的脸上挂上了温婉的笑容,语气里带着丝丝关切,怎么看都像一个得体的小媳妇。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天罡酱吖点评:

《契约娇妻要逃婚》这本小说想象大胆,构思别具一格。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引人入胜。不错!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