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婚恋生活 高冷老公太强势

高冷老公太强势

作者:睡妮

状态:已完结 分类:婚恋生活

时间:2021-02-20 15:46:40

小说高冷老公太强势,是由作者睡妮创作的一本优质作品,这里小编为大家分享精彩内容阅读:“是啊,”站在离丽莎最近的一个女人赶紧说道,“丽莎,这次经理肯定会安排你过去的。到时候,可别忘了我们姐妹啊。”“那是当然。”丽莎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似乎美好的想象已经得到了印证。夏以安听到这话,忍不住挑了挑眉头。那个***应该不会这么饥不择食吧?耳边又响起一阵恭维声,夏以安已经无心去听,刚打算换了衣服回去,经理便敲门走了进来。此刻最为激动的无疑是丽莎。
展开全部

高冷老公太强势:胆子越来越大了

为了保住那廉价租来的房子,夏以安飞速地坐了公交车回了出租屋。

房东站在房门前,叉着腰,一副笃定她拿不出钱的样子。

“房东……”

在夏以安还没来得及喘口气时,房东的手已经伸到了她的面前:“房租钱呢?”

“给。”

夏以安抽出三十张红票子递了过去。

同时心里埋怨地要死,如果不是房东,她的目的说不定已经达成一半了!

房东没料到夏以安会突然如此豪爽地拿出一个月的房租,不由得多打量了她两眼。

她的意思也是不言而喻,以为夏以安在外面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

但这都不是她应该关心的。

她脸色缓和下来,维持着高高在上的姿态,斜眼看着夏以安,掂量着手中的钱说道:“年轻人就是年轻人,赚钱的法子也多。既然这么有钱,下次也不要让我催。”

她说着,摇着肥胖的腰身下了楼。

见着她离开,夏以安才头疼的扶了扶额。

她现在是不是该感谢下自己的家人将她扔进精神病院后,没将她身上的首饰剥落干净?

浑身剩下的唯一一副耳环被她藏了起来换了两千五百,再加上之前她打的零工,刚好凑足三千。

而更让她恨不得吐血的是,她的计划打算,全被房东给毁了!

她有些疲惫地推门进了房间,不知道醒来的席鹰年没见着她,会是什么样的想法。

大概是会觉得她很蠢?

酒店的顶级套房内。

席鹰年睁开眼眸,身边的位置已经空了。除了略显凌乱的大床,完全看不出昨晚疯狂的痕迹。

空气中似乎还残留着夏以安身上的淡淡香味,席鹰年皱了眉头,大掌触碰到身边发凉的被子时,脸色顿时阴沉下来。

这个女人,还真是玩的一手欲擒故纵的好把戏!

夏以安走的很干净,一件东西都没落下。席鹰年坐起身,想起她昨天小心翼翼折叠着衣服的样子,心里又是一阵焦躁。

敲门声响起,让他的眼眸忽地一亮。

昨天这女人去给他准备了晚餐,难道今天也是?

下一刻,传进来的声音让他失望之极。

“席少,是否要用餐?”

客房服务员怯懦的声音从门外传进来。昨天她可注意到席少带回来一个女人,可不知怎么地,今早那女人急匆匆地走了,加之席少一贯用餐的时间到了,她这才犹豫地敲响了门。

席鹰年随意穿了件浴袍,才对着门口吐出两个字:“进来。”

冰冷的声音让原本就很是害怕的客房服务员打了个颤,惶恐地推开门,将昨天晚餐收拾了,才将早餐摆放上去。

只是一直落在她身上那寒意的眼神,实在是让她承受不住。

就在她快要熬不住的时候,席鹰年忽然开口:“昨天的女人呢?”

“那位小姐早上急匆匆地出去了。”

客房服务员头埋得更低,他身上的低气压,可不是任何人能够承受的。

“她去哪儿了?”

席鹰年目光紧紧盯着客房服务员,似乎能够从她身上得到答案。

“席少,很,很抱歉,我不知道……”

她越说越小声,生怕受到他差情绪的牵连。

长久的沉默后,那客房服务员终究是承受不住,直接腿一软倒了下来:“席少,我真的不知道……”

“滚。”

淡淡的一个字让客房服务员如释重负,赶紧退了出去。

关门声响起,席鹰年的眸子不自觉沉了一下。

不过是个女人,他追问这么多做什么?

但他倒是很好奇,这个女人这么着急地离开有着什么急事。毕竟现在可是个难得的好机会。

趁着他对她兴趣还浓厚,一时兴起答应她的条件也说不准。

他刚在餐桌前坐下,助理高卓的电话便打了进来。

汇报了些工作上的事情,也顺带提起了夏以安。

“她是用着夏家的名号,逼着酒店上层的负责人答应的。”

夏家在A市也是有头有脸的豪门,虽然在席鹰年面前不值一提,但位置却也是不低。

夏家的面子,一个酒店,当然不会不给。

席鹰年冷笑一声:“这些人的胆子还真是越来越大了。”

就好比那个小女人,竟然想用着手段让他成为她的仰仗。

高卓没出声,心里却是在纳闷。Boss这句话是个什么意思?

琢磨半天没明白,他试探性开口:“要不要处理一下?”

“不必。”

两个字落下,席鹰年便挂了电话。

高卓握着手机,诧异了半天,才继续忙自己手中的事情。

另一边夏以安在惋惜完之后,继续开始了自己找工作旅程。

凡是看起来还不错的,统统都要学历。她歪着脑袋回想了下还没来得及好好打量大学校园,就被塞进精神病院的事情,顿时很多感慨。

很多时候,不是你打算好了,就能按照既定的方向发展的。

她当时以为怀的是霍泽的孩子,却不想不是。

她也以为她会有着想象中的生活,却被推入深渊。

网上的招聘信息很多,但她能去做的,却没有几个。

服务员之类的好像不错?

她简略地看了下,目光定格在酒吧的招聘上。

夜色。

A市最大的酒吧,坐落在城市最为繁华的地带。听闻每个出入它的,非富即贵。因此,也不乏见不得光的声色交易。

她滑着手机屏幕,唇瓣稍稍抿起。

五年前还是富家千金的她,自然不会被允许进入这种场所,但也听过一些里面的迷乱奢侈。

她的目光停留在薪资上。

每天六个小时,一小时二百元。

无疑是极大的诱惑。

招聘的要求也很简单。脸蛋身材看的过去,最主要的是会说话。

很是符合她。

夏以安心动了。

她要想让席鹰年对她保持着长久的兴趣,自然少不得外表的装饰,而这些,理所当然需要经济基础。

犹豫一阵,她当即翻起身,换了件红裙子,化了稍显浓重的妆容出了门。

未到夜晚,夜色酒吧倒是冷清得很。

夏以安撩了下性感的卷发,美目流转,走到门口保安面前柔声问道:“我听说,这里招收服务生?”

保安看着面前的女人,呼吸都差点不平稳。他在这工作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妖娆到恰到好处的女人。

“是的。小姐你可以直接进去找经理。”

面对着美女,保安之前一脸的严肃也收敛了起来。

“那可就谢谢这位哥哥了。”

夏以安笑着眨眨眼睛,错过他向着里面走去。

保安的视线一直停在她的身上,舍不得挪开。

大概是因为白天,大厅里格外明亮,没有属于这样场所的奢靡气息。

夜色装修极为奢华,四处都透着浓重的金钱气息。

吧台旁坐着三三两两的女人,端着鸡尾酒,笑着和调酒的小哥聊着天。

夏以安进去打量了一圈,摆手应付了几个搭讪的男人,才见到了大堂经理。

“小姐,您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能在夜色当上经理的,也是个眼力劲极好的人物。即使夏以安穿的不出挑,可周身的气质,却是掩盖不住。

“我看到你们的招聘信息,想来试试。”

夏以安对这个经理印象不错,脸上也带着一点淡笑。

经理上下打量了下:“小姐,我们这工作要求你知道吗?”

“满足客人要求。”

夏以安扯扯嘴角,“一切要求。”

她已经不是五年前那天真的小女孩,知道这里面的规则。

经理最终点头,拍了拍她的肩膀:“跟我来吧。”

眼前女人的模样身材都出挑,他没理由拒绝。而且他从她的眼神可以看出,她年纪轻轻,经历却是不少。

经理走了几步,又说道:“太过勉强的事情不必答应,我们夜色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惹得起的。”

夏以安身子一震,嘴角轻轻挽起:“嗯,谢谢经理了。”

转了一圈,经理便领着夏以安进了一间房间。

奶白色的柜子几乎占满了整个房间。

经理拉开一个柜门:“这是更衣室,待会会让人给你送工作服过来,好好适应。”

“每天最少工作六个小时,没有问题吧?”

“没有。”

夏以安打量了四周。

房间很干净,柜门上面挂着牌子,写着名字。

经理走出去后,夏以安嘴角不自觉翘起。这里工资高,相信很快她就会攒够另一件衣服的钱。盘算了下,到时候再去找席鹰年也不迟。

衣服定制需要一定的时间,夏以安坐在酒吧里玩着手机,想着要不要发个短信给席鹰年,让他想念下自己。随即又想到他还没点头答应,恐怕会以为自己自作多情,也就放弃。

她可不想在他那找虐。

晚上的时候,工作服就送了过来。

上面倒不是特别暴露,紧身了些,而下面的裙子,就有些短了。不过穿个打***,也是可以接受。

这份工作也可以算的上是来之不易,夏以安也格外珍惜。

前几天也没什么工作,经理安排她跟在别人后面学习。她每天回去算着赚的钱,日子倒也算自在。

晚上的夜色,才是它真面目的展现。

夏以安穿梭在人群里,她跟着的女人早就不知道被挤到了哪里。

她耸耸肩,索性今天就自己历练好了。

她还没迈出一步,门口一阵喧闹,气场强大的男人一身黑色西装,优雅地向着里面走来。

高冷老公太强势:特意点名你

原本喧闹的酒吧一瞬安静下来。

闪烁的灯光不知何时也被人关闭,换上了柔和的嫩黄色。

大堂经理弯着腰,满脸堆笑,讨好地为身边的男人引着路。人群也很自觉地散开,退避到两边。

俨然是大人物到来的场面。

席鹰年满脸冷漠地从众人身边走过。他就像是一个君临天下的帝王,浑身散发的气息叫人不敢靠近一分。

站在人群里夏以安在见到席鹰年的一刻,眼眸猛地瞪大。

他这种人会到酒吧来?

而且,如果被他看到她在这里,会不会很反感?会不会她的努力都付诸东流?

她脑子里蹦出很多想法,接着迅速地飞快转身,向着人群里面走去。

她一定不能够让席鹰年见到她!

席鹰年在走了几步后突然停下脚步,向着四周看了下。

他刚才好像看到了那个女人的身影。

见他看过来,一众女人低低地尖叫。

听闻被席鹰年看上的女人,一夜***之后,都会得到一笔不小的钱财。但摒弃这些不谈,光是他的容貌,也足够无数人趋之若鹜。

夏以安在人群里飞快地穿梭:“对不起,请让一下……”

她也顾不得身边都是些什么人物,只想着现在要逃离,她要是不走,被席鹰年看见就完了!

“砰!”

忽地撞上一堵肉墙,夏以安吃痛抬头,入目的是一个壮硕的大汉瞪着眼睛恼怒地看着她。

“抱歉……”

夏以安不想事情闹大,说完这两个字就要开溜。

男人却是不愿,低头见着夏以安的容貌,眼睛亮了亮:“一个服务生怎么这么不懂规矩?”

语气里挑逗的意味明显。

虽然动静不大,但周围的人还是被吸引了过去。

夏以安使劲捂着脸,低头说对不起,奈何男人怎么都不罢休,她索性一跺脚,抬头迎上男人不带好意的眼神,嘴角扯出一抹妖娆的笑容。

“这位先生,我的确不是故意的,您请在这稍等,我准备一下,便过来向你赔罪如何?”

她娇软的声音让男人立即兴奋地点头:“好,本大爷就在这等着你。”

周围也是响起一片呵气声。夜色什么时候来了这么一个美人?

反应过来的男人也纷纷向着夏以安发出邀请,夏以安草草推辞,趁机溜进了更衣室。

就在她长吁出一口气的时候,大厅的席鹰年忽然停下了脚步。

大堂经理站在身边笑着问道:“席少,您有什么吩咐?”

“让那个女人过来。”

席鹰年阴沉着脸说道。该死的女人,以为他没有见到她?更让他恼怒的是,她竟然敢对别的男人笑的那么好看!

几天不见,他以为她是掏空了心思讨好自己,没想到是在这做服务生。

夜色的服务生,是那么好做的?

夏以安回了更衣室,意外地发现人有些多。

一个穿着白裙子的女人被人围在中间,脸上满是高傲。

夏以安出于好奇心也就随意瞥了一眼。

女人的样子应该是不错,不过被浓重的妆容遮掩。她的手上拎着香奈儿的包包,身上穿着的裙子也是香奈儿。

长发披散在肩头,倒是给她添了几分利落的感觉,但整体营造出来的气质,却是被她那得意的嘴脸破坏。

夏以安很快移开视线。

她没什么兴趣。

“丽莎,你可真是幸运!”

丽莎理了理身上的白色裙子,态度越发高傲:“这不是幸运,而是实力。”

她很是清楚自己的优势在哪里。

她有着容貌,有着手段,再加上出入夜色的都是出手阔绰的人物,她的生活自然不会差。

“对,丽莎姐这么漂亮,哪个男人不拜倒在你的石榴裙下?”

周围的女人纷纷拍着马屁,似乎讨好了她,自己也能如愿被富少挑中。

“哎?今晚席少来了,你们听说了吗?”

“席少?”

丽莎一听,眼眸都亮了起来。

整个A城,谁不想接触这个大人物?要是同他搭上一点关系,她哪里还需要去和一堆老男人卖笑?

“是啊,”站在离丽莎最近的一个女人赶紧说道,“丽莎,这次经理肯定会安排你过去的。到时候,可别忘了我们姐妹啊。”

“那是当然。”

丽莎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大,似乎美好的想象已经得到了印证。

夏以安听到这话,忍不住挑了挑眉头。

那个***应该不会这么饥不择食吧?

耳边又响起一阵恭维声,夏以安已经无心去听,刚打算换了衣服回去,经理便敲门走了进来。

此刻最为激动的无疑是丽莎。

她小跑到经理身边,暗示着说道:“经理,听说今晚席少来了?”

她身上浓重的香水味让经理皱了下鼻子,他点头,在丽莎又要开口的时候,抢先说道:“小夏,你去席少的包厢。”

要是平常,夏以安肯定乐意。这种有钱人,最喜欢一高兴给大笔的小费,但是对象是席鹰年,无论多大的诱惑,她都要忍住。

“经理,我有点不舒服,我打算回去了。”

夏以安淡笑着推辞。

“不知好歹的女人,”丽莎轻哼一声,转向经理讨好地说道,“经理,您看人家不领你的情,不如您还是让我去吧。”

这个机会,可不是每天都能够有的。

“你在这儿,连规矩都不懂了?”

经理声音冷硬,不高兴地看了一眼丽莎,“这些事情都需要我提醒,你是打算不要这份工作了?”

丽莎脸色一白,急忙摇头:“我……”

“不用说了,”经理将目光重新放到夏以安身上,“小夏,你出来一下。”

两人出了更衣室,丽莎猛地捏紧手。

她才几天不在,怎么就冒出一个小夏?

“她是谁?”

“前两天刚来的。”

“刚来的?”丽莎眼眸眯起,嘴角讽刺勾起,“是吗……”

经理带着夏以安上了楼,穿过长长的走廊,在一间包厢门前停下。

“小夏,席少特意点名你。”

一直沉默着的经理忽然开口,这句话把琢磨着怎么推辞的夏以安吓了一跳。

席鹰年还是见到她了?

经理又深深地打量了夏以安几眼,才说道:“好好把握机会。”

说着,他替夏以安打开包厢门:“进去吧。”

夏以安摇头,瞪着眼睛。

席鹰年能接受她生过孩子已经是极限,现在她出现在夜色……

她根本不敢想那个男人会说出什么样羞辱她的话。

“夏以安。”

耳边忽地响起男人的声音,不等她反应,她整个人已经被大力拽住,失去重心向后跌去。

门在此刻也砰的一声被合上。

直到身子撞上坚硬的胸膛,鼻间传入熟悉的烟草气息,她才回了神,下意识地挣扎。

身后的男人将她圈得更紧,冰冷的声音缓慢在她耳边弥漫。

“你可真是叫我失望。”

浓浓的讽刺语气。

夏以安身子僵直,任由席鹰年抱着,一个多余的动作都不敢做,一句多余的话都不敢说。

她生怕下一秒,他便宣判了她的死刑。

不满她的沉默,席鹰年将她转过身,捏着她的下巴:“几日不见,连讨好我都不愿了?怎么?是找到了更好的金主?”

想到她在别人身下婉转承欢,他手上的力道又大了些。

他之前一直看着门外的监控,自然没有错过夏以安脸上的不情不愿。

夏以安迎上席鹰年的目光,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哪里会有比席先生更好的金主?”

“我这个人可是个锲而不舍的人,凡事认定了,就会从一而终,”她说着,双手大胆地缠上席鹰年的脖颈,“对待席先生,自然也是。”

包厢的灯光很暗,饶是如此,星星点点簇进夏以安的眼里,依旧格外勾人。

她像是黑夜里的妖精,让人一眼便舍不得挪开视线。

席鹰年紧紧地盯着夏以安,似乎在看她有没有说谎。

夏以安也不畏惧,就这么任由他打量。

“几天不见,席先生还是一如既往地帅气。”

夏以安眉眼越发妖娆,配合着她这服务生的贴身衣服,胸前的柔软呼之欲出,让席鹰年的眼眸一瞬暗了下来。

“你在这做什么?”

他沉声开口,低头见着盖不住她屁股的裙子,脸色顿时阴沉。

她就在这儿卖笑给别人看?

“当然是赚钱,”夏以安无奈地叹了一口气,“为了讨席先生的欢心,我必须加倍努力才行。”

“用得着在这种地方?”

夏以安讽刺地笑:“不然席先生以为,一个大学还没来得及读,从精神病院出来的我,能够找到什么好工作?”

“砰!”

话音刚落,夏以安便被席鹰年甩在了地上。

夏以安面色一白,吃痛地皱眉。

这男人是疯了吗?

席鹰年低眸看向她:“你勾引男人的手段还真是层出不穷。”

夏以安的手缓慢攥紧,自始至终没有看席鹰年一眼。

席鹰年见着没有半点反应的夏以安,喉咙的火顿时冒了上来。

他大力地将她从地上拖起:“不是想做我的女人吗?我满足你,怎么样?”

小说《高冷老公太强势》 第9章 胆子越来越大了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只滨海呀点评:

作者睡妮写的很不错,情节设定很完美,重要的是《高冷老公太强势》这本书贴近实际,有让人捧腹的扯,却拉进生活和虚幻的距离,就是“不扯”,内容健康,这是一本值得收藏的小说。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