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婚恋生活 厉先生,缘来是你

厉先生,缘来是你

作者:沐沐

分类:婚恋生活

时间:2021-02-21 12:28:33

快看看沐沐的新书《厉先生,缘来是你》:“那个小姑奶奶有你家厉二爷撑腰,还有什么不敢的?”一提起言夏夜,阎二立刻觉得他刚刚包扎好的肋骨又开始撕心裂肺。想不到那位厉二爷平时看上去清贵优雅,真动起手来和个亡命徒也没什么区别。有那么一瞬间,他还真以为自己没法儿活着见着明天的太阳了。听着手机中的大嗓门,厉北城眉头一皱,不动声色抹去心中那一丝微不可查的遗憾,再开口时带着笑意:“阎二,你这话没头没尾,什么事儿和我小叔扯上关系了?”
展开全部

厉先生,缘来是你第9章试读

“是么。”

厉云棠嗓音低沉,难辨喜怒的勾了勾唇。

下一瞬,拳头与肉体亲密接触的声音闷如惊雷,夹杂着骨头折断的脆响。

刚刚还盛气凌人的男人五官扭曲,眨眼间惨叫着滚落在地。

“厉爷,我们……”

两个保镖心惊胆战,面面相觑不敢上前,自觉将头埋得很低。

手下按着的也不再是用来给自家少爷寻欢作乐的女人,而是个招灾惹祸的烫手山芋。

“滚。”

两人如蒙大赦,立刻闪出五米之外,和落了难的少爷一起噤若寒蝉。

他在她身前驻足,黑到泛蓝的瞳孔中只有她一人狼狈身影。

言夏夜眼圈泛红,在他幽深目光下无所遁形。

只能尽量扯住身上破碎的衣服,勉强维持着岌岌可危的尊严。

西装外套带着他的温度从天而降,清冷气息将她包围。

“站得起来?”

她下意识点头,起身时不受控制踉跄一步。

厉云棠长腿一迈,将跌落在他怀里的小女人打横抱起,踹开阎二径自出了包厢。

一路上,即便厉云棠选择了距离最近的安全出口,还是引起了附近所有人瞩目。

言夏夜脸颊微红,整个人僵了僵,却也清楚眼下不是逞强的时候。

暗自做了一番心理建设,她强行压下心中几分复杂,昏昏沉沉依靠着男人肌理分明的坚实胸膛。

隔着夏季薄薄的衬衫,属于他的气息鲜明到不容忽视。

昨晚一夜未眠,再加上酒精双重作用,言夏夜心跳的飞快。

“小叔叔……”

“嗯。”

他低眸看她,一双黑瞳凉凉润润的敛了光华,只是站在那里,便有一种深如沉渊,高深莫测的气势。

仿佛生来就该万众仰慕,逐云之巅。

二人间差距太过巨大,她无从揣度,更看不透他。

夜风微凉拂过脸颊,却吹不散她体内蔓延开来的燥热。

鬼使神差般,她在微醺中喃喃开口:“小叔叔,你是不是可怜我?”

等待回答的过程中,她自下而上仰视着他,视线聚焦在他完美无瑕的侧脸,一颗心七上八下没有着落。

“如果我说是,你会难过么?”

言夏夜染着醉意的水眸暗淡些许,口是心非的答:“……不会。”

也许其他女人并不介意被强者怜悯同情,她却对此敬谢不敏。

过去的五年中,她之所以能在监狱里咬紧牙关活出个人样来,除了找到孩子的信念支撑,也要彻底和过去愚蠢可怜的自己一刀两断。

但是即便她已经拼命努力过,在厉云棠这样得天独厚的男人看来……

大概仍然是跳梁小丑,不值一提。

“言夏夜。”他低沉磁性念出她的名字,打开车门俯身将她放在副驾驶上,又亲自为她系好安全带,才注视着她的眸子从容道:“我不是可怜你,你也不需要任何人可怜。”

说完,厉云棠退后一步,绕到车子另一边打开车门,发动轿车。

言夏夜收回视线,自嘲地牵了牵唇角,默默斩断心中一丝悸动。

多年前清清白白的她尚且不敢妄想,何况时至今日,她不过是个刑满释放的犯人。

现实残忍又可怖,却恰好使她得以在他所向睥睨的魅力下维持清醒。

在他面前,她仿佛从来都是自惭形愧。

身体滚烫头脑昏沉,不知不觉,她慢慢失去了对身体的掌控,意识陷入一片黑暗。

驾驶座上,沉稳俊美的男人抬手替昏睡中的女孩拉好滑落肩头的外套,又侧眸瞥了一眼她身旁震动不停、扰人清梦的手机。

昏暗车内,屏幕上厉北城三个字清清楚楚。

男人若有所思,再次看了看言夏夜并不安稳的睡颜,在她皱起眉头前及时挂断。

“嘟嘟嘟……”

另一边,厉北城面色阴沉的放下手机,拒绝了言水柔送到唇边的水果。

或许是言夏夜这次出狱后改变太大,即便他早已要求阎二不准动真格的,却还是从日落开始便心神不宁,总觉得有什么事情脱离了掌控。

所以当手机响起,他并没有留意到身旁言水柔咬着唇瓣欲言又止,看也不看的接通电话:“言夏夜,你敢挂我电话……”

“那个小姑奶奶有你家厉二爷撑腰,还有什么不敢的?”一提起言夏夜,阎二立刻觉得他刚刚包扎好的肋骨又开始撕心裂肺。

想不到那位厉二爷平时看上去清贵优雅,真动起手来和个亡命徒也没什么区别。

有那么一瞬间,他还真以为自己没法儿活着见着明天的太阳了。

听着手机中的大嗓门,厉北城眉头一皱,不动声色抹去心中那一丝微不可查的遗憾,再开口时带着笑意:“阎二,你这话没头没尾,什么事儿和我小叔扯上关系了?”

“你说我这顿打挨得多冤,是,我是对她粗暴了点,可那也是你让秘书传话说可以随便玩的,现在倒好,我家老头催着我回去领受家法呢!”阎二不理他的话茬,自顾自发泄着一肚子的怨气:“我不管,今晚的事你可欠了我天大的人情,那份合同你让我五个点,没得商量!”

“等等,你到底在说……”

不等他说完,那边已经愤然挂断。

厉北城莫名其妙的收起手机,脑海中将几个要点联系在一起,陡然望向垂着小脑袋不发一语的言水柔。

心中蓦然一沉,他暗自软了软即将出口的语气,却还是无法遮掩质问的本意:“水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北城,对不起。”

言水柔在一旁听了个七七八八,对厉二爷的救场又是疑惑又是怨愤。

如果对方没有及时出现,等到言夏夜被阎二彻底玷污,就算厉北城可能会生气暴怒,但是最终,哪怕是看在雅儿的面子上,她不相信厉北城会不站在她这一边。

想到这里,言水柔心口一阵不甘心的抽痛,脸色眼看着灰败下去,带着哭腔颤声说:“我按照你的意思去找阎二少的时候,那里有很多人,我不好意思把话说的太明白,才导致阎二少误会,还差一点害了夏夜……”

厉先生,缘来是你第10章试读

这个回答实在谈不上无懈可击。

然而她毕竟是厉北城爱了这么多年的唯一……

厉北城闭了闭眼睛,仿佛强迫着自己相信了言水柔的说辞。

视线阴鸷的从言水柔身上移开,他头也不回摔门而去。

房内,言水柔被巨大的关门声吓得浑身一颤,指尖死死压入掌心。

自从她和厉北城一见钟情以来,除了五年前言夏夜刚刚入狱那几天之外,他从未对她如此冷淡漠然。

二人相识相恋这么多年,她不是玻璃心到接受不了任何改变。

她只是不能接受他对她的每一次改变,偏偏都与言夏夜有关。

当天晚上,厉北城径自回了老宅。

漫漫长夜,他反复拨打言夏夜的手机,仍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天色将明的时候,厉北城坐在沙发上闭眼假寐,直到有人蹑手蹑脚的将毯子盖在他身上,他才闭眼探手,准确抓住那人纤细的手臂。

怒火在刹那间悄然消散。

原来她的不在意不过是假象和伪装,并且演技堪称炉火纯青,连他都差一点被蒙骗过去。

但越是如此,就越是证明了她的在意。

紧抿的唇线趋于平缓,厉北城沙哑开口:“言夏夜,你竟然敢夜不归宿,昨晚到底和谁在一起!”

“少爷,我不是少夫人……”

怯怯的声音打断思绪。

睁开眼睛看清面前脸红心跳的女佣,厉北城厌恶的松开手,连身上毯子也一并掀开,站起身来遥望着发白的天边,心中越发暴躁阴郁:“少夫人还没回来?”

…………

言夏夜再次恢复意识,是被一阵勾人的米香惊醒的。

盯着陌生的天花板看了足足五分钟,她才意识到自己离开了监狱,这里也不是老宅中她的房间。

按着隐隐作痛的额角坐起身来,言夏夜低头审视着身上长度恰好遮住臀部的男式衬衫,大脑陷入一片空白。

她隐约记得昨晚差一点被人……是厉云棠救了她,自那之后怎么想也没有印象。

心惊胆战的咽了下口水,言夏夜从床上爬起,训练有素的将被子叠成豆腐块,放轻脚步往门外走去。

门外,扑鼻米香更加浓郁,引得言夏夜的肚子很夸张的叫了起来。

她的视线则越过客厅内简约大气的装潢,落在开放式厨房内身影颀长的男人身上。

清晨薄雾般的阳光倾泻一室,光影之间,他的一举一动皆是风景,令她完全无法移开目光。

仔细想想,这还是她第一次看到对方随意居家的模样。

“你醒了。”

听到房门拉开,背对着她的男人淡然转身,正好看到她按着小腹脸颊微红,一脸懵懂心虚的瞧着他。

属于他的衬衫宽宽大大挂在她身上,非但没有遮盖她曲线的玲珑,反倒更加凸显她惊人的清美和稚嫩,肌肤瓷白双腿纤长,仿佛她的时间早已凝固在五年之前。

也难怪。

换做任何一个女孩,在人生最好的年华被丢到监狱中五年……

“早安,厉……小叔叔。”言夏夜慌乱移开视线,别别扭扭缓步上前,绞尽脑汁旁敲侧击:“昨天晚上……”

“昨晚你喝醉了,为了不让老夫人担心,我没送你回老宅。”

“那我身上的衣服……”

“是隔壁女主人帮你换的。”

明白昨夜什么都没有发生,言夏夜暗自松了口气,抢着去接厉云棠手中精致餐盘:“谢谢你收留我,做饭我来就好。”

厉云棠没防备她的动作,拿着餐盘的手没有放开。

四目相对,指尖相触。

言夏夜紧张的浑身炸毛,触电般缩回手去,战战兢兢地飞快认错:“对,对不起!”

厉云棠保持着原本的姿势不动,幽深视线上上下下扫视过她的表情,挑眉说出事实:“你好像很怕我。”

“没有,怎么会。”心虚的别开目光,言夏夜探头去看正在煮沸的米粥,强行转移话题:“有什么我能帮忙的吗?”

他意味深长的嗯了一声,将手中餐盘递出去:“餐厅在左手边第一间。”

整个早餐过程中,言夏夜除了在心中惊异厉云棠还会下厨的事实之外,表现十分中规中矩。

她的呼吸不自觉放得很轻,既像是与男人独处时手足无措,又像是生怕打破这难得的静谧。

反倒是厉云棠放下调羹,替她淡淡开口:“北城安排的工作不适合你,如果你不想在厉氏工作……”

“没什么。”想起父亲欠下的巨额赌债,言夏夜垂下眸子:“下次我会小心,不会再让这种事情发生了。”

话说的轻巧。

但他和她都很清楚,她根本没有决定类似事情发生与否的能力。

言夏夜顿了顿,随即神色恬静的展颜一笑:“小叔叔,谢谢你。”

她知道厉云棠能帮的了她,可她不知道她有什么资本请求他的帮助。

与其说出来自取其辱,还不如趁早识趣一点。

看出她眼中倔强婉拒,厉云棠并不强求,声音低沉磁性宛如耳语:“言夏夜,你捐的骨髓救过老爷子一命,不用和我这样客气。”

言夏夜心中悸动,随即苦笑着摇摇头,不肯认下这份功劳。

饭后,她主动承担起洗碗的工作,之后语焉不详的告辞离去。

离开之前,她偷偷带走了穿过的衬衫,准备好好清洗后再找机会还给对方。

随着房门轻轻关上,公寓内再次静的落针可闻。

半晌,餐桌前俊美无俦的男人抬手饮尽杯中残茶,漆黑长睫掩去眸中探究思量,若有似无的笑了一下。

在公寓楼下搭上计程车,言夏夜犹豫许久报出地址,神色郁郁的看向车窗外一闪而过的风景。

半个小时后,计程车稳稳停在路边。

言夏夜迈步下车,看着眼前完全陌生的小别墅区,按照厉北城给的地址敲响房门。

房内立刻有了回应,伴随着中年女人慈祥又担忧的唠叨:“水柔,你怎么才回来,是不是要让妈担心死……夏夜?”

“……妈。”

看着突然出现在眼前的小女儿,言母脸上的慈祥化为尴尬。

小说《厉先生,缘来是你》 第9章 小叔叔,你是不是可怜我?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晓枫公子点评:

总体来说《厉先生,缘来是你》还是可以的,情节构思都还不错!鼓励沐沐,希望看到你更多的书!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