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永夜抛人何处去

永夜抛人何处去

作者:春雷炮

状态:已完结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2-19 09:22:17

春雷炮的书《永夜抛人何处去》主要讲述了:他对她从来没有怜惜,也没有爱,她早该醒悟了。夜里,南香剪了烛,伺候沈予初歇息。沈予初要睡下,却看见南香抱着一根手臂粗的木棍来到沈予初床榻前的阶边坐着。沈予初失笑:“南香,你这是做什么。”“王爷太过分了,奴婢要守着,不能再让王爷近小姐的身,连院子也不许他进来!”南香抱着木棍,腮帮子被气得鼓鼓的,“小姐,以后南香守着你,哪儿也不去。”沈予初心里一咯噔,冒起酸涩的泡泡。
展开全部

永夜抛人何处去:醒悟

他一定是疯了。

-------------

屋里焚了安神香,楚择炎却依旧心烦意闹。

娇颜的贴身丫鬟刚刚来通风报信,说楚择炎来她这儿前,先去了沈予初那儿,楚择炎这么怒气冲冲,想必是沈予初惹他生气了。

索性,火上再浇一把油。

“王爷,王妃的伤势可有好转?前些日子娇颜给王妃送去补药,却全被退回来了,王妃一定是对娇颜心存芥蒂。”娇颜给楚择炎揉着太阳穴,起了个话头。

“哼,她那副下贱身子,用不起名贵补药。”楚择炎眼里划过一抹戾色。

“那林公子似乎对王妃姐姐过分关心了些,恕妾身多嘴,即便是来给王妃看病,也没有上门这般勤快的,更何况,妾身听说林公子在王妃姐姐的院里一留就是大半天,知道的,说是王妃好客,不知道的,还不晓得怎么说呢。”娇颜边说边观察楚择炎脸色。

楚择炎烦躁地揉了揉眉心骨,“我来你这儿,就是想图个清静,你如今怎的也变得这般喜欢搬弄是非。”

娇颜害怕地垂下头,“妾身只是担心王爷与王府的名声,若王爷不喜欢,妾身便不说了。”

楚择炎拂袖起身,冷睨着她,“本王最不喜人搬弄是非。不该多嘴的事,休要多嘴!”

娇颜爬起身,跪在榻上瑟瑟发抖,楚择炎已经大步离开。

沈予初送走林源卿不久,便看到立在院子里木棉花树下的楚择炎。

他鲜少会主动来她的院子,能让他特意过来,应该是有什么要紧事。

“王爷。”沈予初上前行礼,毕恭毕敬。

楚择炎脸色阴沉,“听娇颜说,娇颜好心给你送药,你让她站在门外候了一个时辰,险些中暑。你还让下人把她亲手给你熬的补药,倒进泔水桶里糟蹋了。”

沈予初心里一沉。

没想到楚择炎难得来一趟,竟是来给他的宠妾讨公道的。

她敛眉垂首,用一贯冷清的口吻,不卑不亢道:“王爷会来问,便是不信臣妾,臣妾多说无益,王爷要责罚,臣妾无话可说。”

看她这幅冷淡的样子,楚择炎的火气陡然窜上来。

他上前一步捏住她的下巴,“你别以为你救了本王一命本王就会对你感恩戴德,从此能在王府作威作福。”

沈予初抿着唇,撇开眼不去看他。

她的无动于衷更是触怒楚择炎。

“怎么不说话了,刚刚你不是对林源卿笑得很开心,跟他有说不完的话吗?是不是本王没有满足你,你开始暴露水性杨花的本性,对其他男人投怀送抱了?”

沈予初终于转过头死死盯着他,眸子里蒙上一层粉色水雾。

“你羞辱自己的妻子不说,连自己的好兄弟也要羞辱吗?”

“怎么,你心疼?如果你对他有意,记得告诉本王一声,本王……”他一把将她锢到身前,“不会成全你们的。”

话毕,他一把狠狠推开沈予初,像是推开什么恶心的物件。

沈予初踉跄一步倒在地上,尖锐的石子硌上腹部,疼得她刹那脸色发白。

“本王娶你回来,就是要好好折磨你,让你体验什么叫爱而不得,什么叫生不如死。”

楚择炎迈出门扬长而去,沈予初捂着发疼的腹部蜷在地上,久久不能起身。

南香端着药膳进门,看到沈予初倒在地上,惊得药膳都打翻了,“小姐!小姐你怎么了,奴婢刚出去一会,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呢?”

沈予初捂着腹部说不出话,似乎伤口裂开了。

南香想去叫大夫,却又担心离开后沈予初出事,眼泪都给急出来了,“这可怎么办……小姐,你是不是疼,哪里疼……”

哪里疼呢。

身上疼,心里也疼。

楚择炎的话像是锋利的刀刃,一刀刀剜在她的心上,恨不得将她凌迟处死一般。

他对她从来没有怜惜,也没有爱,她早该醒悟了。

永夜抛人何处去:你真可怜

夜里,南香剪了烛,伺候沈予初歇息。

沈予初要睡下,却看见南香抱着一根手臂粗的木棍来到沈予初床榻前的阶边坐着。

沈予初失笑:“南香,你这是做什么。”

“王爷太过分了,奴婢要守着,不能再让王爷近小姐的身,连院子也不许他进来!”南香抱着木棍,腮帮子被气得鼓鼓的,“小姐,以后南香守着你,哪儿也不去。”

沈予初心里一咯噔,冒起酸涩的泡泡。

她揉了揉南香的两只丸子似的圆髻,“你这样守着,我夜里会做噩梦的。你还是回去睡吧,楚择炎今日来过,近日都不会再来了。”

南香不肯放心,还是来到房门外守着。

夜半,一个高大的人影闯进屋来,又砰地一声将门关上。

沈予初惊得呼叫,门外的南香已经被放倒,根本没人能来救她。

沈予初从床上爬下来要去寻防身的匕首。

男人强劲有力的体格三两步便将她逼到墙角,将她整个人抵在墙沿。

“闭嘴!”

是楚择炎的声音。

沈予初瞪大眼睛盯着眼前的人,借着月色,英气俊朗的五官被清辉描绘得棱角分明,这时她才嗅到他身上扑鼻的酒气。

“沈予初,既然你这么轻贱自己,那本王便成全你。”他伸手去解她的寝衣。

她奋力挣扎,楚择炎抓住她不安分的小手,一只大掌便轻而易举将她两只手腕缚住,锢到她的头顶。

“楚择炎!你要做什么,你放开我!”

“你是本王的王妃,本王想对你做什么,就做什么。我告诉你,你只能是我一个人的。”他说着低头,用唇堵住了沈予初的声音。

白日里,他的话还一字一句如魔咒般困在她的脑中,如今他又这般羞辱她,甚至不管不顾她身上的伤势如何。

林源卿说了,养伤期间,夫妻不能行房,否则,她便不能再有身孕。

沈予初哭着哀求:“楚择炎,我不爱你了……求求你,放过我吧……”

楚择炎身形一僵,酒意去了大半。

“嘶啦……”

寝衣被撕碎的声音在凄清的夜里仿佛是绝望的哭泣。

沈予初像小兽一般呜咽起来。

为什么,他夺去她的心,随意践踏,还要夺去她最珍贵的东西。

楚择炎带着她到床上,似要将她揉进他的身体里,揉进他的骨血里。

沈予初渐渐不再挣扎,只是麻木地承受,眼泪也淌干了。

就着月色,楚择炎看到她那双黯淡无光的眸子,不由怔神,他低头柔柔亲吻她的眼睛,却被沈予初偏头躲开。

楚择炎破天荒地没有恼。

他的动作缓缓慢下来,异常温柔,似怜惜,似疼爱。

身下的人忽地转过头来望着他,瞳孔在月色下闪着讽刺的锋芒,沈予初嘲道:“楚择炎,你看着我这双眼睛的时候,不会想到她吗?”

楚择炎动作猝然停下。

“呵呵呵……你真可悲,你心爱的女人在你与你皇兄之间,选择了你皇兄,选择了更高的权势,而你,得不到心爱的女人,就只能娶一个代替品,像一个可怜虫。”

楚择炎的怒气被点燃,他捏住沈予初的颈项,眼里爆出血丝,“沈予初,你不想活了!”

沈予初格外平静,“你杀了我吧,我如今发现,做别人的替代品,倒不如死了好。”

楚择炎最后离开了。

沈予初明白,自己这一回是真的惹怒他了。

今后,她二人也不会再有可能。

她捂住隐隐作痛的肚子,将自己蜷成团,在漫漫长夜里无声恸哭起来。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立群郎点评:

好看的不能再好看了。作者春雷炮的文笔很细腻,故事情节很精彩,想像很丰富。《永夜抛人何处去》是我读过最好的一本小说。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