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朝朝暮暮,与子共渡

朝朝暮暮,与子共渡

作者:小黑天

状态:已完结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2-19 13:46:35

朝朝暮暮,与子共渡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短篇类佳作。文章内容讲述了是他曾将她捧若掌上明珠,亦是他一句话将她推入万劫不复。原来所得到的一切,尽是泡影。“皇上,您可曾爱过妾身?”待她万念俱灰之后才换来男人的幡然醒悟,殊不知昔日真心,早零落成尘。秦玄墨,是你推我入深渊,是你救我于水火。我究竟该爱你,还是恨你?
展开全部

受折辱-小黑天

“娘娘,不能跪啊,您还身怀着皇上的龙裔呢!芳答应,难道你就不怕皇上责罚吗!?”

凝芳闻言不但不惧,反而哈哈大笑,“责罚?你是说皇上会为了一个水性杨花的失宠贱婢责罚我,还是为了一个来路不明的野种责罚我?”

“你还愣什么?!”她话锋一转,语气陡然凌厉!

在琳琅心中,这个龙裔固然无比重要,可是明月的性命同样重要,恐怕如果今日她不服软,凝芳会变出一百种花样折磨明月。

一只手小心翼翼地扶着小腹,另一只手撑着地,琳琅慢慢地跪了下来。

“啧啧啧,原来珍嫔娘娘,也不过如此啊?原先的清高样子哪里去了?”

凝芳见琳琅跪在自己面前,更是觉得快意无比,那四下里看管冷宫的小太监,还有被关在冷宫其他院落的人早三三两两聚拢在四周看热闹。

凝芳索性差人搬来了一张太师椅,安然坐在上面,一双鸳鸯绣鞋勾起琳琅的下巴,恨恨道,“生了一张狐媚坯子的脸,做的也是下九流的勾当,贱人就是贱人!”

琳琅跪下的一刻,浑身的伤口都在作痛,不多时额头上已出了细细密密的冷汗,她捂着肚子,默默忍受着凝芳的羞辱。

不说话,不反抗,只求这一刻能够早点结束。

明月也挪到了她身边一并跪着,一面替她抬手遮着些许毒辣的阳光,凝芳见状不由得奚落,“哟,还真是主仆连心,难怪禁卫搜她宫中搜不出个所以然呢,那些勾引男人的东西,不会都是你替她收着吧?”

明月是个直性子,气的眼泪汪汪就要反驳,被琳琅拉了一把,摇了摇首。

“琳琅,本小主也是好心,你说你失宠无非是不守规矩,我便教你知道知道这宫中的规矩!”凝芳意味深长地一笑,“就先从叩拜开始吧。”

琳琅心中又是一颤,她知道,单单跪在烈日之中的惩罚已不足够,凝芳就是要看她痛苦,看她受罪!

而这一切,不过都是为了秦玄墨的一句话。

多可笑啊,他赐她金銮殿,赐她无上荣宠,却又轻巧抽身而退,将她推入万劫不复!

极其迟缓地,琳琅慢慢叩首下去,“见过芳答应。”

四周看戏的小太监一片惊呼声,曾经的珍嫔,居然对着一个新封的答应行叩拜大礼...实在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凝芳更是得意了,“跪行到本小主面前来!”

她距离琳琅有一段不长不短的距离,而这中间,是碎石路!

“凝...芳答应,”琳琅不得不卑微祈求,“我身子实在不方便,并非有意违抗,孩子他...承受不了...”

“什么孩子?你还真当自己怀的是龙裔?若是陛下信了你的鬼话,还能让你在冷宫捱日子!?”凝芳毫不留情啐了一口,“还不照做!”

反抗亦是无用,琳琅只得慢慢地,一小步一小步膝行过去,那些碎石如同小小的匕首,磨在她本就伤痕累累的双腿之上,直到青石上洇出刺目的血痕...

“哎呀,小主,不好了,这个贱婢好像流血了!?”

巫山非云-小黑天

“什么!?”

凝芳舒然一惊,手中的珠串险些掉落在地。

她的确存了心羞辱琳琅,以报昔日之仇,但是她可不想承担什么后果,也害怕琳琅真的失去了那个孩子!

“够、够了,本小主没时间同她在这里磨烦,我们走!”凝芳说着,一面威胁似的看了其余围观的小太监们一眼,“今日之事,谁敢说出去,本小主便打发他去慎刑司!”

几个小太监唯唯诺诺点头称是,凝芳略有仓皇地逃出了冷宫。

“娘娘,娘娘您没事吧!?”明月忙上前去,扶住了琳琅,一面呜呜地哭了起来,“我们又没有得罪过她,她也欺人太甚了...娘娘,您腹中龙裔...”

琳琅摇一摇首,不愿让明月担心,“没事,方才凝芳看到血,是伤口迸开了,并不是....”

她话还没说完,忽然间双目一黑,软软地倒了下去。

“娘娘!娘娘——”

琳琅再度醒来时,是在梦魇之中,她惊呼着从床上坐了起来,一面忙将手伸向了小腹,“孩子,孩子——我的孩子!”

正端着晚膳的明月闻言忙快步上前,“娘娘您醒了?娘娘放心,龙裔平安无事,奴婢方才去求了小太监,传话出去,徐太医来看诊过一次了。”

琳琅看着明月,被吓了一跳:明月的小脸上被缠了一层又一层的白纱布,活脱脱像一个小木乃伊,不由得微微皱了眉。

明月摸着自己的脸,嘿嘿笑着,“奴婢这幅样子太丑了,吓到娘娘了,不如奴婢把自己的脸遮上...”她一面说,一面用手捂住脸,又自己摇了摇头,“不行不行,捂住脸就没法伺候娘娘了,那不如,奴婢找块锦帕来,给娘娘的眼睛蒙上?”

琳琅噗嗤一声低低笑了出来,笑过之后又是无限心酸,她拉过明月的手,将两人紧紧握在一起,“明月,是我连累你了。”

“娘娘,您别这样说,”明月却反握住她的手,“那年大雪天,要不是娘娘您从牙缝里省出来一口吃的喂奴婢,只怕奴婢早就不成了,奴婢这条命都是娘娘的。”

“你呀,就别一口一个娘娘,一口一个奴婢了,”琳琅心疼地让她坐下,“这里是冷宫,咱们就以姐妹相称,你也没用晚膳,咱们就一起吃好了。”

“那怎么行啊?”明月执意不敢坐下,“您先用就是了!”

“哟!都沦落到什么境地了,还这般惺惺作态,真是姊妹情深啊。”

门口忽然间传来一把冷冷女声,琳琅闻言不由得抬头望去,只见一个穿着气派的丫头一步三晃地走了进来,目光落在琳琅微微隆起的小腹上,无端就是一股憎恶。

“你是何人?”明月立刻警惕地站起身,护在了琳琅面前,“谁许你进来的?”

她不认得,琳琅可是认得,此人正是苏淳儿的贴身大丫鬟!

在狱中为虎作伥的一幕幕还记忆犹新,琳琅也没有什么好脸色,“你来做什么?”

“来贺喜千娇万贵的珍嫔娘娘有孕之喜啊,”宫女虽然口中说着道喜的话,面上可是一丝恭敬也没有,反而阴阳怪气,十足挑衅,“奴婢奉命带了贺礼来。”

一面说,一面将手中的檀木盒子打开。

明月警惕地护在琳琅跟前,寸步不离,倒是琳琅微微侧目而视,只见她抖落出来一副画卷来,画上是一名十三四岁的少女,虽然年纪尚小,但是眉眼之间精致秀丽,正在花丛之间扑一只蝴蝶。

少女身上穿的,则是边疆的服侍,五色编织,绚丽夺目。

“娘娘,这...这女子和你怎么...”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骊燕小哥哥点评:

啊,终于等到小黑天大大新书了,只是小黑天大大怎么不写快穿了?我是看大大快穿入坑的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