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陪你迟暮到终年

陪你迟暮到终年

作者:twilight暮

状态:已完结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0-12-27 17:05:35

《陪你迟暮到终年》是一篇非常好的总裁豪门小说,twilight暮为大家带来的故事:司机有点为难。车子是四人座。司机和管家在前头,后排的位置原本是留给傅嘉言和殷白的。根本就没有季梓晚的位置。但一对上季梓晚楚楚可怜的眼神,傅嘉言就心软。他随手指了指殷白:“让她下车,自己回去。”管家欲言又止:“少爷……”“怎么?”傅嘉言冷笑,“晚晚刚出院,身体虚弱,让她上车有问题吗?”管家为难地看了看殷白,殷白却面无表情,安静地下了车。
展开全部

收养-twilight暮

殷白从小就知道,自己被傅柏松看中,收养在傅家,是有原因的。

否则孤儿院那么多乖巧可人的孩子,比她听话比她聪明的多的是,他什么唯独看中了自己?

因为她的血型是AB型Rh阴性血。而傅嘉言的血型,也是AB型Rh阴性血。

她从小被安排做他的跟班,与他一起上放学、一起长大,都只是因为……

她是他的人形血库。

傅柏松做生意这些人,得罪过不少仇家。在这样家庭长大的孩子,会面临绑架、勒索、赎金、报复,受到伤害的几率比普通家庭的孩子大得多。

傅嘉言是傅家的独苗,他不能有一点点的闪失。

一旦他有危险,她就得心甘情愿以命相替。

这是她的宿命,也是她被安排嫁给傅嘉言的原因。

其实她心里一直都清楚,他不爱她。他爱的是那个叫季梓晚的女人。

而自己,永远都不过只是个血库而已。

……

傅嘉言失血量很大,情况危急。

傅柏松在走廊里暴跳如雷,只是大骂:“既然有现成的血库,你们为什么不用?要是我言儿出了意外怎么办?”

护士看不下去:“那位小姐的身体情况也不好,如果抽取得太多……”

傅柏松骂:“我是她的监护人,她是我养的,我说能抽就能抽!我要你们用她的血,救活我的言儿!”

那一日,为了救活昏迷之中的傅嘉言,殷白被抽了整整七个血袋。

到最后,她已经维持不住自己神志的清醒,麻木地昏迷了过去。

在两条命之间,想也不用想,傅柏松肯定是率先保住傅嘉言的命。

如果今天殷白死在手术台上,傅柏松也不过是给她办上一场奢侈豪华的大规模葬礼,让她死得其所而已。

许多人都怀疑殷白是撑不过去这一关了。

她体质本就虚弱,被抽了这么多血,怎么还能挺过来?

但出乎所有人预料的是,两日之后,殷白竟然真的凭借着顽强的一点生命力,苏醒了过来。

她的体征渐渐恢复稳定了,问出的第一句话就是:“少爷怎么样了?”

保镖欲言又止,只说:“少爷很好。”

“我要去看。”

她执意想要见傅嘉言一面。保镖耐不过她的坚决,只是带着她去见了。

轮椅推到了病房外头,殷白发现,这不是傅嘉言的病房,而是季梓晚的病房。

房门敞开的一叶缝隙里,刚恢复不久的傅嘉言就跑到了季梓晚的床边,给她喂饭,帮她递水,殷切伺候。

季梓晚的伤势比傅嘉言轻,但因为恢复得慢,始终下不了床。

她吃着傅嘉言喂过来的一勺粥,感动道:“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回答她的,是傅嘉言温柔把她的头发拨弄到耳后的动作。

这一幕,让殷白落了泪。

在手术台上和死神挣扎的时候,她也不曾哭过。

但眼下,两人恩爱的画面像是一记重重的锤子砸在了她的身上。

她的视线渐渐朦胧,最终,只化为苦涩的一声笑意。

她没有去打扰那两人,只默不作声地退了回来。

暴雨-twilight暮

之后的几天,殷白表现得很安静。

她听从护士们的话,认真地吃饭、睡觉,让自己的身体早日康复。

她没有大哭大闹,也没有哭诉自己的不公。

她是护士眼中最让人放心的病人,打药、吃饭、做康复的时候都是安安静静的配合,从来不会多生事儿。

傅嘉言的病房就在她的隔壁第三间。但她从不会打扰他,甚至极力地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唯独有那么一次,她耐不住自己的思念,悄悄让护工把自己推到傅嘉言的病房外头,想去看他一眼。

但她看到的,也不过是傅嘉言站在窗边朝着下面的草地上眺望的侧影。

殷白知道,那草地上的人是季梓晚。

季梓晚每天在这个时候都会去楼下走走,看看夕阳。而每当这个时候,傅嘉言都会在楼上静静地注视着她,给予自己全部的温柔。

这一幕画面深深刺痛了她。

她无声地后退,忍下了所有的泪水。

……

为了弥补她这一次为傅嘉言所做的,几个长辈商议了一番,决定再度安排两人的婚事。

说是“弥补她”,但殷白心里清楚,他们不过是想让她被捆绑住,做傅嘉言一辈子的人型血库罢了。

听说隔壁病房的傅嘉言得知这个消息之后,态度激烈地闹了一场,但最终还是被傅老爷子镇压。

出院那日,下了滂沱大雨。

管家带着司机来医院,替他们办了出院手续。

殷白换下了病号服,特意穿了一身看上去精神的衣服,极其勉强地打了一点粉底在脸上,堪堪遮住了苍白的病容。

她不想让任何人察觉到她的失态。

傅嘉言在管家的搀扶之下,面无表情地出了病房,却看到走廊上的殷白。

“你来了?”

傅嘉言想到两人的婚事,脸上都是嫌恶的表情。

“现在你满意了?我的未婚妻?”他语气之中带着嘲讽,“逃婚都不能让你在他们的心目中被拉黑,可想而知,你多有手段。”

殷白虚弱地张了张嘴,最终只有一句轻轻的:“抱歉,我也没想过事情会这样。”

“你没想过?”

他觉得好笑。

“我在医院养病这么些日子,你没有来探望过我,反而是在我们婚事定下之后,你假惺惺出现在这儿接我出院。你还不是图傅家媳妇这个位置吗?”

殷白不愿意与他解释,拖着病弱的身子往外走。

外头滂沱大雨,偶尔伴有雷鸣声。

季梓晚不知从哪儿跑了出来,挽住了傅嘉言:“……傅嘉言,我家里没有派人来接我,你可以送我回去吗?”

司机有点为难。

车子是四人座。司机和管家在前头,后排的位置原本是留给傅嘉言和殷白的。根本就没有季梓晚的位置。

但一对上季梓晚楚楚可怜的眼神,傅嘉言就心软。他随手指了指殷白:“让她下车,自己回去。”

管家欲言又止:“少爷……”

“怎么?”傅嘉言冷笑,“晚晚刚出院,身体虚弱,让她上车有问题吗?”

管家为难地看了看殷白,殷白却面无表情,安静地下了车。

她没有伞,孤身站在暴雨之中,更衬得身材单薄。

车子在她面前绝尘而去。

管家的一声叹息湮灭在了心里:殷小姐……其实也是刚刚出院啊……

小说《陪你迟暮到终年》 第7章 收养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子荧小娘子点评:

喜欢男女主的性格与身份的设定,看到了爱情友情以及更深刻的东西,第一次看到总裁豪门文中有物理各种专业知识的运用,太好的一本书。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