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总裁豪门 也曾与爱擦肩而过

也曾与爱擦肩而过

作者:阿影子

状态:已完结 分类:总裁豪门

时间:2021-02-19 16:05:35

作者阿影子的小说《也曾与爱擦肩而过》主要讲的是:黎忆清神色淡淡:“顾公子,与其在这里为了她的几颗眼泪冲我大吼大叫,不如好好想想,你该如何去安置你的那位小情人。毕竟顾先生与顾夫人是重面子的人,如果知道自己的儿子要与黎氏千金结婚前还跟别的女人纠缠不清的,这颜面,他们可丢不起。”她说着,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你那位娇滴滴的小情人如果都能被我几句话吓到进了医院,那可就不知道她是否能承受的住顾公子父母的施压了,毕竟豪门里的手段,你该司空见惯的。”
展开全部

1-无爱的商业联姻

“黎忆清,你是不是去找依晴麻烦了,你这恶毒的女人到底想做什么!”

办公室的大门被人一脚踹开,英俊的男人气急败坏而来,满脸都盛满了震怒,他目光如炬地盯着办公桌处的清冷女人,眼神携带寒刀,恨不得将她活生生给刮了解恨。

身后跟着诚惶诚恐的小秘书,“黎经理,对不起,顾先生硬要闯进来,我们根本来不及阻拦。”

“下去吧。”黎忆清嗓音淡淡,签好最后一份文件,这才不紧不慢地抬头看向自己的未婚夫,并不否认:“想做什么?我只不过是以顾氏集团未来少奶奶的身份,去警告那个女人,离我未婚夫远一点而已。”

“你!”顾凌天恼怒,又见不得她一副面无表情坦荡无惧的神情,猛地一脚踢开自己面前的靠椅泄恨。

‘砰’的一声,在冷寂的办公室内响起巨大的声响,突兀又刺耳。

“黎忆清,我们只是商业联姻,我对你没有任何的感情,我希望你认清楚这一点!”

商业联姻,对她没有任何的感情...

黎忆清轻轻垂下眼睑,扯了扯唇角,苦笑。

她将这个男人放在心尖挚爱,可在他心里,却对她没有半分的情谊。

多讽刺啊。

见她脸上没有丝毫被他质问的悔意与歉意,顾凌天心中更怒了:“黎忆清,忆晴被你吓的进了医院,你竟然还能若无其事的坐在这里,你的心肠怎么这么歹毒!”

黎忆清神色淡淡:“顾公子,与其在这里为了她的几颗眼泪冲我大吼大叫,不如好好想想,你该如何去安置你的那位小情人。毕竟顾先生与顾夫人是重面子的人,如果知道自己的儿子要与黎氏千金结婚前还跟别的女人纠缠不清的,这颜面,他们可丢不起。”

她说着,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你那位娇滴滴的小情人如果都能被我几句话吓到进了医院,那可就不知道她是否能承受的住顾公子父母的施压了,毕竟豪门里的手段,你该司空见惯的。”

“你!”顾凌天目光倏地一凛,眼底泛起冰冷寒光,“黎忆清,你威胁我?”

她轻笑一声,摇头:“不,我只是提醒你。”

薛依晴的事,她没有第一时间告诉顾先生与顾夫人,就说明,她不屑去做嚼舌根这样的手段。

“你要是敢把依晴的事告诉我爸妈,我饶不了你!还有,从今往后,不许你再去找依晴,听到没有!”顾凌天留下一句警告,恶狠狠的瞪了她一眼,然后转身,片刻不想逗留地大步离去,背影冷酷。

黎忆清唇瓣动了动,似想张口唤住他,可最终,还是没有自讨没趣,默了声。

她抬手,动作轻柔地覆盖在小腹之上,一向清冷的神情中,露出一抹温婉轻笑。

她是深爱着顾凌天不错,但她也并非是那种强势不饶人的性子,如果是早一个月知晓他在外头有人,她黎忆清或许会放手,选择成全。

可是,那天晚上他醉酒后发生的一切,已经让她没有退路了。

她黎忆清的孩子,不能没有父亲!

2-再起争执

接到顾夫人电话安抚的时候,黎忆清并不意外,顾凌天那位小情人有意暴露身份,她能察觉的了,顾家自然也能。

“忆清,是凌天不懂事,在外头逢场作戏,忘了分寸,顾家保证,在婚礼之前一定会让他跟外面那个女人断了关系。”

如果顾凌天知道自己所认为的真爱,在自己父母眼里,却是逢场作戏,不知该做何想。

黎忆清说:“顾夫人,我明白的,逢场作戏的事,是不会影响到两家婚约。”

电话那头的顾夫人显然满意至极,笑道:“好孩子,叫这般生分做什么,喊我伯母就好,过段时间,也该喊妈了。”

黎忆清从善如流,“顾伯母。”

二人在电话里又闲聊了几句,这才挂断。

黎忆清知道顾夫人会出手对付薛依晴,但是她并没有想到,顾夫人的手段会如此雷厉风行。

不过一个下午的时间,薛依晴便出了车祸,躺在了医院了。

顾凌天气势汹汹而来的时候,她正好下了班,在车库里取车。

“黎忆清,是不是你将依晴的事,告诉我爸妈的!”男人一上来,就钳制出她的胳膊,力道出奇凶狠,似恨不得掐碎她的骨头泄愤。

她吃痛,拧了下眉,神情坦荡地对上了对方怒火滔天的眼眸,“我没有。”

不是解释,是陈诉事实。

顾凌天咬牙切齿道:“你还要狡辩,如果不是你悄悄嚼舌根告状,我妈他们怎么会知道依晴的存在,甚至还找人开车撞伤了依晴,现在人躺在医院里,轻微脑震荡!”

“开车,撞伤了人?”听到这样的话,黎忆清有些想笑,而她也果然笑了出来,淡淡嘲弄:“顾公子怕是关心则乱,没有细想这其中的猫腻吧?”

顾夫人若是出手,不会这般明目张胆的将人撞到了医院去,这势必会留下证据把柄,并不明智。

如果说是开车吓一吓那位娇滴滴的小白兔,她黎忆清,倒是信的。

“你什么意思!”顾凌天讨厌她此刻的讥讽笑意。这女人生得清冷美艳,却极少展颜一笑,他偶尔见过几次,却皆是这种对他轻视的笑容,这让一向骄傲自尊极大的他,十分恼怒。

男人逼迫地有些近了,黎忆清怕伤到肚子里的孩子,另一种轻轻覆盖在腹部上护着,这才说:“什么意思,如果我说,是你的那位小情人巴巴的,自己凑上去给撞的呢?”

“黎忆清!你以为所有人都跟你一样喜欢玩弄阴暗手段吗?!”顾凌天闻言大怒,掐着她手骨的力道加重,“依晴善良无辜,她绝对不会做这样的事,你不要把你自己那肮脏的心思强加在她的头上!”

手肘上仿佛要碎骨的疼痛让黎忆清倒吸一口冷气,白皙的面上溢出薄薄的冷汗,苦笑一声:“是,我心思肮脏,手段阴暗。可却也只有顾公子会觉得,在成了别人婚姻里小三还迟迟不愿离去的人,是善良无辜的了。”

“你找死!”

见她死不承认自己的恶行,甚至还出言嘲讽自己,顾凌天满脸阴鸷,掐着她的手,猛地将她重重摔到车背上。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条小慕梅点评:

《也曾与爱擦肩而过》这本小说故事情节合理,总体不错,适合喜欢好结局的书友。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