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职场官场 医流高手

医流高手

作者:光飞岁月

状态:已完结 分类:职场官场

时间:2020-11-12 13:26:35

《医流高手》的主要情节是:“怎么回事?”刘雨欣一听这话,脸色刷一下就白了,神色慌张,十分害怕的样子。“有人,在你的体内种下了一种蛊虫。”晴川深吸一口气,面无表情的说道,“这种蛊虫,我能帮你从你体内取出来。”说到这里,他顿了顿,脸色有些怪异的看向刘雨欣,然后淡淡地道,“只是……你中蛊太深,需要把浑身上下都检查一遍……也就是说……需要……摸遍全身……”“什么?”刘雨欣睁大双眼,她现在十分怀疑,晴川到底是想正便宜,还是自己得的病真需要他摸遍全身才能治好。
展开全部

无可奈何

“晴川哥哥你怎么了?”刘雨欣见晴川愣在那里,于是忍不住问道。

晴川一脸复杂的看向刘雨欣,眉宇间隐隐透着痛苦的神色。

“把手伸出来。”深吸一口气,轻声说道。

“干嘛?”刘雨欣皱起了眉头,不过她还是伸出了玉手。

晴川把手搭在她的腕上,眉头却是越皱越紧。

过了大约五六分钟的时间,他终于放开了她的手腕,双眼一眨不眨的看着她。

“怎……怎么了?”刘雨欣弱弱的问道,忽然间有想起了什么,一脸诧异的看向晴川,“晴川哥哥怎么会在蒲城?”

晴川并没有回答她的话,皱着眉问道,“你的头疼,有多久了?”

刘雨欣的脸上闪过一抹诧异的神色,她不知道晴川是怎么知道她患有头疼的,但是她并没有多想,莞尔一笑,接着道,“大概有几年的时间了吧。”

“整好六年吧。”晴川叹了口气,紧接着抓住她的肩膀,“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六年前,到底跟什么不寻常的人接触过?”

“六年前……”刘雨欣喃喃自语着,似乎是想起了什么痛苦的事情,眼角悄悄溢出两地晶莹的泪水,她咬着牙,像是做出了什么决定一样,深吸一口气道,“六年前……你妈妈……阿姨她……被人带走了……那天我正好就在你家,也不知怎么的忽然就混过去了,醒来的时候,阿姨已经不见了。听村里的人说,是一群穿着黑色西装的人把阿姨带走的。”

一瞬间,晴川的脑海里变得一片空白,六年前,妈妈被人带走了?

“怎么回事?到底是怎么回事?”晴川猛地抓住刘雨欣的肩膀摇晃着,刘雨欣的脸上现出一片痛苦的神色,晴川的修为虽然不怎么高深,但是他的腕力还是很强的,普通人哪能禁受得起他的一抓啊。

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晴川急忙放开了刘雨欣的肩膀,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对不起,我失态了。”

“没关系的。”刘雨欣咬着牙说道,胳膊上传来的疼痛让她有种撕心裂肺的感觉,但是她还是忍住了没有将痛苦的表情流露出来。

“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晴川深吸一口气,努力使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

“我也不清楚。”刘雨欣摇摇头,然后又问,“我到底得了什么病?”

说起这个,晴川的脸色忽然间变得狰狞了起来,“你这不是病,而是有人要故意害你。”

“怎么回事?”刘雨欣一听这话,脸色刷一下就白了,神色慌张,十分害怕的样子。

“有人,在你的体内种下了一种蛊虫。”晴川深吸一口气,面无表情的说道,“这种蛊虫,我能帮你从你体内取出来。”说到这里,他顿了顿,脸色有些怪异的看向刘雨欣,然后淡淡地道,“只是……你中蛊太深,需要把浑身上下都检查一遍……也就是说……需要……摸遍全身……”

“什么?”刘雨欣睁大双眼,她现在十分怀疑,晴川到底是想正便宜,还是自己得的病真需要他摸遍全身才能治好。

“可是我去医院检查过,检查结果显示我没有得任何的疾病啊。”刘雨欣有些不死心的说道。你这接口未免也太有点冠冕堂皇了吧……虽然,她的心中时刻惦记着晴川,可是要让他摸遍全身……这是不是太有点突然了?心里连一点准备都还没有呢。

“你这不是病,所以医院根本不可能检查出来。”晴川摇摇头说道,脸上依然不带任何的表情,他的脑海中,现在只回荡着一个声音,“妈妈,不见了……”

“晴川哥哥。”见晴川这样一幅魂不守舍的神情,刘雨欣不由得担心了起来。

“我没事。”见刘雨欣一脸担心的看着自己,他的脸上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晴川哥哥给我治病吧。”刘雨欣深吸一口气说道,然后脸上闪过一抹狡黠的笑容,“那会儿偷看我洗澡的到底是不是晴川哥哥?”

“是……”晴川几乎是下意识的说道,不过刚说出口,他立马就回过神来,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不是不是,怎么可能是我呢?你风流倜傥英俊潇洒的晴川哥哥怎么会干出那种龌龊事情呢?这件事绝对不是我干的,绝对不是。”

见晴川这样一幅模样,刘雨欣还会猜不出个所以然来?她的脸上闪过一抹红晕,心道,“既然自己的身子已经被晴川哥哥看了个遍,那摸一摸……也无所谓吧。”

“晴川哥哥快给我治病吧。”刘雨欣竟然是有些迫不及待的催促道。

晴川的脸上闪过一抹愕然的神情,这一刻,他连他娘都忘记了,脑子里一片空白,直到刘雨欣身上剩下纹胸跟一条小裤衩的时候他才猛地回过神来。一脸惊艳的看着面前肌肤如雪的刘雨欣。

一句完美的娇躯展现在他的眼前,虽然之前就已经见过了,可此时看来,却还是那么的让人怦然心动。

晴川的呼吸变得急促了起来,他倒不是没见过的女人,可见过是见过,但无论身材还是相貌都无法跟眼前的刘雨欣相比的。更何况,这还是他九年没见的……嗯……干妹妹啊。

晴川忽然发现九州国的文化是多么的博大精深,干妹妹跟“干”妹妹那可是一字不差啊。他的心中热血澎湃,兽血沸腾,也很不争气的挺了起来,不过他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刘雨欣的身体,浑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裤已经被晴川撑起一把伞。晴川的反应他自己没有察觉,不过却是尽数落在了刘雨欣的眼中。她的脸红扑扑的,嘴巴张了张,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该凸的凸,该翘的翘,皮肤又这么白,这么水灵。简直就是刚刚成熟,咬一口恐怕都能滴出水来。”晴川的脑子里这样想着,不过他很快就皱起了眉头,“快脱啊。”

这句话刚说出口,他便猛地回过神来,刘雨欣听到这话更是脸红的都快滴出血了,她只觉得自己的脸好像是被火烤一样,滚烫滚烫的。

“还要脱?”刘雨欣弱弱的问道,脸红得就跟那啥似的。

“那是,就算是几片布那也算是衣服啊。我修为浅薄,还没修炼到隔衣治疗的高度,快点,别墨迹了。”晴川回过神来后脸不红气不喘的催促了一句。

刘雨欣缓缓把手伸到了背后,手上的动作确实漫到了极点。

“晴川哥哥。”刘雨欣忽然停下手中的动作,轻声开口。

“怎么了?”晴川急忙问,心里却想,“该不会是解不开扣带吧。”

“你能不能转过身去?”刘雨欣弱弱的问道。

“为什么?”晴川歪着头问道,觉得刘雨欣这个要求有些奇怪。他现在是彻底不用大脑思考问题了。

“因为……”刘雨欣声音很细,但是话还没有说完,便见晴川大义凛然的道,“你要知道,我可是个医生,在医生的眼里,只有一堆器官,并有男女之分。”不过他心里却也加了一句,“不分男女的话人还用穿衣服吗?”

最终,在晴川的几次催促下刘雨欣终于扭扭捏捏的将仅剩的两块布片退去。不过晴川的脑子却是彻底清醒了过来,他的眉头紧紧的皱起,显然,他发现了棘手的问题。

“放松。”看着刘雨欣微微颤抖的身体,晴川禁不住提醒道。

完美的展现在自己的面前,晴川的心中却是半点性趣了。一来刘雨欣是自己的妹妹,自己再禽也不能对自己的妹妹下手啊,再者他的头脑也恢复了清醒。虽然他不再像刚才那样失态了,但是脑子里依然在思考着,到底是什么人带走了自己的母亲。

“不管是谁,要是敢动妈妈一根汗毛,我就让你生不如死。”晴川心中暗暗发狠。

“躺床上吧,治疗,可以开始了。”晴川深吸一口气,缓缓说道。

见晴川的脸色已经恢复了正常,刘雨欣心中却依然如小鹿乱撞般怦怦直跳,她很怀疑晴川到底是不是医生,就算是医生,医术能高到哪去?在她的心中,那自然是年纪越大的医生医术越好了。

刘雨欣扭扭捏捏的躺在床上,用被子捂着脸,双腿紧紧的夹着,就好像是怕晴川忽然间兽性大发来个霸王硬上弓一样。

“放松。”晴川缓缓说道,刘雨欣捂着脸,她并没有看到,晴川的手上已经奇迹般的多出了一个银盒,打开银盒,一个布卷出现在他的眼前,布卷上插满了金针。金针上隐隐游龙一样的纹理,如果有资深的老中医看到晴川此时手中的金针,一定会惊讶的合不拢嘴,因为他手上拿的金针,跟传说中能医治百病的游龙金针一般无二。

没有任何花哨的前奏,晴川从布卷上抽出一根金针,直直的刺入了刘雨欣的太阳穴。

刘雨欣刚才还在颤抖的双手忽然间静止了下来,缓缓滑到枕头上。双眼轻轻的闭着,浑身放松,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对不起了雨欣,我不得不这么做。”晴川深吸一口气,双手食指与中指并起,轻轻按在了刘雨欣额头两侧。

一缕淡淡地乳白色气体缠绕在他的指尖,在他的中指与食指间缠绕着,然后一点一点的涌进刘雨欣的额头,速度很慢,过了足足有一刻钟的时间,那些乳白色的气体才彻底消失在晴川的双指之间,但是就在这时,晴川的手势忽然一变,双手同时捏成奇怪的印状,紧接着向两边分开,速度很慢,但是看他的度很慢,就好像刘雨欣的太阳穴有什么东西吸着他的双手一般。

他的双手缓缓向两边分开,但是他两手的双指之间各出现了一条透明的虫子,有小拇指一般粗细,静静的在晴川的手上蠕动,似乎是要挣扎着脱离他的手掌,但是晴川的手上却像是凭空多出了一股吸引力一般,将那虫子牢牢的吸在手掌之中,任他如何蠕动挣扎也挣脱不开。

若此时有识货的人在场,一定会为晴川治病救人的手法震惊,因为他此时所使用的掌法,便是当初孙思邈问道大战修士界的二十八式游龙手,晴川现在所用的掌法便是二十八式游龙手中的“吸盘手”。

相传,这吸盘手若是修炼到一定的境界,就是人体内的血液也能被吸出来,而当初的孙思邈,便是以这一招名震整个修真界。但是世人只知道二十八式游龙手杀伤力极大,却没有一个人知道二十八式游龙手同样也是治病救人的一套无上掌法。

晴川的手上出现了一个绿色的小竹筒,将两条透明的虫子放进小竹筒后迅速塞起,紧接着他的双手缓缓游到刘雨欣的双脸,同样的动作,同样是两条透明的虫子……最后,他的双眼缓缓定格在了刘雨欣的。

“麻辣隔壁的,到底哪个王八蛋干出这样的事情啊,居然给那里面也种下了一只蛊,要是让我知道是谁干得,看我不整死你丫的。”晴川脱了一口唾沫,然后狠狠的敲了一下小晴川,“你也忒不争气了,那可是我妹妹啊,幸亏雨欣现在被我弄昏迷了,要不然她看我这反应还不把我当禽一样对待啊。”

说到这里,他的双眼忽然看向漆黑的窗外,脸上现出一副痛苦的神色,“师父走了,为什么,你会在我心灵最脆弱的时候背叛我?这到底是为什么?”他的脸色忽然间变得苍白了起来,眼角缓缓滑出流出晶莹的泪水,“已经有这么多人离我而去,可是为什么,就连最后的一点期望也让我破灭?老天爷!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你要这样惩罚我?”

他的心中在无力的呐喊着,但是黑暗中,没有任何的回音。

他的双眼再次看向躺在床上的刘雨欣,轻轻擦去眼角的泪水,苍白的脸上,露出一抹苦笑,“其实,我很喜欢你,可毕竟,我们是兄妹啊。”

他的脸上露出凄然的笑意,笑着笑着,眼泪便止不住的流了出来,“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老天爷你为什么要这样惩罚我?就算是惩罚,你也可以冲着我来啊,为什么要连累我身边的人?”

他的脸上,苦笑连连,双眼缓缓移向刘雨欣身下那片稀疏的水草,“雨欣,对不起,以我目前的修为,里面的那条蛊虫我还没办法帮你取出……”

然后,他空洞的双眼看向窗外,那一片漆黑的夜空,但是他自己也不知道在看什么,他的眼睛,仿佛已经被蒙上了一层灰色,那些绚烂的色彩,不断的在脑海中闪烁,有儿时最美好的回忆,有师父教导自己修习医术与道术的片段,而一张绝美的容颜,却总是时不时的夹杂在这些美好的片段中。

他不断地叹息着,“还是师傅说得对啊,修士七境界,练气境界果然是与常人无异,否则也不会感到这么的无力了。”

传说中的针法

刘雨欣醒来的时候,晴川依旧站在窗前,不知道在想什么,时而痛苦,时而傻笑。她并不敢去看他的脸,捂着被子继续装睡,同时也在仔细感觉是否有异样传来,“听说第一次那个会很疼的。”她这样想着,可让她既兴奋的是,她的没有任何的异样传来,但是兴奋过后,便只剩下了失落,“在晴川哥哥的心中,我只是个不懂事的妹妹吗?”

她翻了个身,双眼滴溜溜看着晴川,而晴川此时也有所察觉,转过身看着她,四目相对,晴川却是摇了摇头,叹息一声,“快点穿衣服,我送你回学校去。”

刘雨欣点了点头,贝齿紧咬着红唇,在晴川的注视下缓慢异常的穿好衣服。这倒不是她想让晴川看她穿衣服,实在是已经没有遮掩的必要了,摸都摸遍了,还害怕被看吗?

看着刘雨欣身上多出一件一件的衣服,小晴川便猛地又硬朗了起来。

晴川赶紧闭上眼默念着佛门真经,“空即是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晴川哥哥。”坐在开往西城的大巴上,刘雨欣痴迷的看着晴川,也不知过了多久,她终于像是做了什么重要决定一样,把头靠在了晴川的肩膀,然后深吸一口气,“晴川哥哥是不是已经有了心上人了?”

听到这话,晴川的脑海中便忍不住闪过那道靓丽的身影,然后,脸上浮现出痛苦的神情,“没有……”

一句话还没有说完,汽车一个急刹停了下来,晴川几乎是条件反射般急忙抱住了刘雨欣,然后自己的头结结实实的磕在了前排的座位上。

“撞人了!”晴川刚刚坐稳,便听到一个女人大喊了一句,那个开车的中年大叔急忙打开车门跳了下去,同时,车厢内像是炸开了锅一样。

“我靠,居然坐了这种车技垃圾的司机开的车。”

“幸亏撞的是人,你说要是撞车的话那咱们岂不是小命不保?”

“售票员退票!”

“……”

嘈杂声与喊骂声交织在一起,车厢内所有人都急忙走下车去看个究竟,晴川也扶着浑身颤抖的刘雨欣向车外走去,其他的乘客打电话的打电话,退票的退票,更多的则是围观在车前,看着血泊中被车撞了的女人。

此处距离西城也不远了,晴川扶着刘雨欣向人群中走去,那个开车的中年大叔被几个膘肥体壮的青年抓着,生怕他逃跑似的。

拨开人群,晴川轻轻拍了拍刘雨欣的肩膀,在众人诧异的目光中走向那个被车撞了的女人,然后缓缓蹲下。

“小伙子,你别碰她,小心把你也牵扯进来。”一个衣着华贵的老太太见晴川蹲在了女人面前,于是好心的提醒道。

其他那些围观的人也急忙开口,“快起来吧,一旦牵扯进这种事情,你是很难说清楚的。”

“就是,快起来吧,九州国的警察可不管你是不是肇事者,他们要的只是破案。”

“……”

晴川抬起头看了众人一眼,然后苍白的脸上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你们放心吧,我是医生,说不准这个女人还有救。”

说完,不再理会旁人的劝阻,把手伸到女人脖子间摸了摸她的脉象,紧接着众人便看到,晴川挽起袖子,然后手上就像是变魔术般,忽然间多出了一个银盒,打开后一个棉布卷住现在众人眼中,棉布卷上插满了银针。

晴川轻轻巧巧的从棉布卷上抽出一根银针,然后准确无误的刺进了女人的神庭穴。

那些围观的人一个个屏住了呼吸,期待着奇迹的发生,刘雨欣更是在心中默默的向上苍祈祷,“晴川哥哥一定行的。”

所有的人都以为晴川会取出很多银针扎在女人的身上,但是让他们大跌眼镜的是,晴川自始至终手上都是只拿着那一根银针,不断地旋转,当然,若是此时有资历高深的老中医看到晴川的施针手法,一定会惊讶的合不拢嘴,三提三放三转,这正是失传千年,“游龙九针”施针时的特征,而根据史料记载,这套传说中的针法只在唐朝的时候才出现过,之后便像是失传了一样,再没有出现在九州,此时若是被那些医术高深之辈看到,岂能不为之震惊?

他就那样捏着扎在女人神庭穴的金针,不断的旋转着,直到半个小时后才松了口气,这期间,那些围观的人也陆续搭车离开了,不过此处却是聚集了更多的人来围观,在九州国,就是这样,不管什么人,都喜欢凑凑热闹。

刘雨欣见他已经站起身来,于是赶紧走过去把他拉倒自己身边,在刘雨欣看来,晴川此举虽然可敬可佩,可依然是狗逮耗子多管闲事。用袖子帮晴川擦去额头细小的汗珠,然后把小嘴凑到晴川的耳边,小心翼翼的问道,“还有救吗?”

晴川微笑着点了点头,同样很小声的在刘雨欣的耳边道,“还行,如果一个小时内能送到医院的话就还有救,但如果送不到的话,那就……”说话间,他的脸色不由得黯然失色,轻轻叹息,仿佛在为一个即将逝去的生命而惋惜。

刘雨欣一听这话,急忙抓住晴川的胳膊,一脸焦急的看着他,小声道,“晴川哥哥,你现在已经沾上这件事了,如果这个女人死不了还好说,但要是死了的话……”见晴川微笑着看着自己,刘雨欣一咬牙,像是做出了什么重要决定一样,然后深吸一口气,开口道,“你……”

“你”字刚说出口,她的话便被打断了,刚才提醒晴川的那个老太太走了过来,看了看晴川,然后看了看刘雨欣,脸上露出一抹欣慰的笑意。

“那个女人怎样了?”老太太微笑着问晴川。

“能维持两个小时的生命,但如果一个小时内还送不到医院接受有效治疗的话,恐怕……”晴川的话没有说完,但是谁都能听到他话里面的意思。

那些看热闹的人此时也是一个个离他远远的,生怕离得近些被人误以为跟他有啥关系似的。

“小伙子你是西城医科大学的学生吧?”老太太笑眯眯的看着晴川,然后又看向刘雨欣,脸上带着淡淡地笑容。

“不是,我不上学了。”晴川很干脆的摇了摇头,然后奇怪的看着那个老太太。

一听这话,老太太的脸上的露出诧异的神色,然后看向刘雨欣,恍然一笑,紧接着从她的包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晴川。

刘雨欣瞥了一眼名片上的名字,登时愣在了那里,脸色也变得不自然了起来。名片上明明白白印着几个字,刘玲,西城医科大学董事长。

“如果想上学,我帮你。”刘玲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言语间,对晴川是那么的友善。

晴川没有回答,一脸诧异的看着老太太,然后又低着头看向手中的名片,“你是西城医科大学董事会的董事长?”

说完这话,然后又看了看刘雨欣,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刘雨欣就字西城医学院上学,难怪会把自己当成是西城医学院的学生呢。

刘玲听完晴川的话,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不远处刚刚驶来的奥迪A8,一个带着墨镜的中年男子从车子上走了下来,径直向刘玲走来。

“不上学可惜了,记住,想上学的时候随时打电话给我,别的学校我不敢说,但是西城医科大学的校门,永远向你敞开。”说这话的时候,那个带着墨镜的中年男子已经走了过来,一脸诧异的看向晴川跟刘雨欣,就像是看到一件最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

“走吧。”刘玲转过身冲那个中年男子说道,然后向着那辆黑色的奥迪A8走去,上车后那个中年男子目光的余角依然时不时的瞥向站在刘雨欣身旁的的晴川。

“董事长……”汽车已经缓缓驶出了众人的视线,呼啸而来的救护车与警车擦过。看着救护车跟警车飞驰而去的方向,中年男终于忍不住心中的好奇而出声询问。但是话还没有说完,便被刘玲摆手打断,然后脸上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神色,“我的医术如何你是知道的,那个被车撞了的女人,一眼看去根本就没治了。可是他竟然……”说到这里,她忍不住深吸一口气,“有他在,那个女人死不了……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他救治那个女人的时候使用的针法,是传说中的游龙九针。”

“什么?这怎么可能?”中年男子几乎是尖叫了起来,握着方向盘的双手一抖,汽车险些撞到护栏上。重新把好方向盘后他忍不住长舒一口气,然后问道,“游龙九针失传一千多年,怎么可能再次出现在九州?!”

刘玲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说了句好好开车后便叹息一声,“起初,我也不大肯定,但是我仔细观察过他施针时的手法,三提三放三转,除了游龙九针,还能有什么?”说完,便看向车窗外,不知道在想什么。她不说话,那个中年男子也没有开口,车厢里陷入了沉静,过了许久,刘玲才幽幽开口,“我让他来西城医学院上学,其实是为了给学院聘请一位好医生而已……”

小说《医流高手》 第3章 无可奈何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常青丶小可爱点评:

《医流高手》是由光飞岁月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小说,反反复复看了好多次,这本书内容一环扣一环,剧情棒!文笔好!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