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婚恋生活 霍少,结婚夫人不乐意

霍少,结婚夫人不乐意

作者:鹿鹿爱吃鱼

状态:已完结 分类:婚恋生活

时间:2020-11-11 13:03:17

鹿鹿爱吃鱼的书《霍少,结婚夫人不乐意》主要讲述了:陆宁宁满脸无辜,问:“姐,你什么意思?”温馨冷哼一声,满脸强势道:“你还敢问我什么意思?你好好回忆一下下午在星云的时候,你都做了些什么!”陆宁宁佯装思考半晌,倏地露出灿烂的笑,说:“姐你是说买衣服的事情?”温馨没想到陆宁宁竟然还敢嬉皮笑脸,顿时气得跳脚。一手拉拉顾淑娴,一会儿又拽拽温敬华的袖子,道:“爸妈,你看看她啊!”顾淑娴生平最疼这个女儿,更别说现在温馨和霍闻声还有婚约在身。
展开全部

霍少,结婚夫人不乐意:霍夫人的头衔

温馨扬了扬下巴,笑得一脸嚣张,“你看上的,付钱了吗?”

乔幽面色一凛,刚要发火。

陆宁宁却抬手,挡在了她的面前,对温馨道:“要不是你开口打断,我们这会儿已经付钱了。”

说着她递给导购一张卡,笑得从容,“免密,帮我把衣服包起来。”

“你们敢!”温馨大喝一声。

又指向陆宁宁怒道,“陆宁宁,你诚心和我作对?”

乔幽冷冷笑起来,讽刺道:“究竟是谁在和谁做对啊?”

“好你个陆宁宁,居然敢联合外人来对付我?”温馨面色阴沉,道,“那我今天倒是要看看,是你们厉害,还是我更甚一筹!”

说罢,她朝着几个导购努了努嘴,说:“霍家要回来的消息你们都知道吧?星云会展中心马上就要被霍氏收购,而我就是未来的霍夫人。你们倒是说说,这衣服要卖给谁?”

陆宁宁的眸子沉了沉。

她知道温馨不会善罢甘休,但没想到她居然利用霍闻声来压人。

几个导购两边都不敢得罪,一时间左右为难。

店长却在此刻接到了个电话。

听完电话,店长满面严肃地说:“我们负责人马上过来,请几位贵客稍安勿躁。”

温馨一听喜上眉梢,自觉负责人是冲着自己来的。

不由得端起架子道:“既然知道我是霍夫人了,还不快将衣服给我包起来?”

店长见她如此笃定,不得不附和道:“好的好的……”

温馨止不住得意,故意刺激陆宁宁两人道:“不是要和我争这两件衣服吗?怎么哑巴了?”

乔幽刚要发火。

店长就惊喜地喊了一声:“来了!”

负责人走上来后,看向在场的几人,几秒后恭敬地喊了声:“温小姐。”

温馨装腔作势地‘嗯’了声,算是应下。

负责人就道:“抱歉温小姐,这两套衣服早已经被人买下,并且是指名要赠送给陆宁宁女士的。所以……”

接下来的话已经不言而喻。

温馨的笑容僵硬在了嘴角。

陆宁宁也是一愣。

倒是乔幽扬眉吐气般大笑起来,若有所指道:“看来某夫人的头衔并不管用啊。”

温馨猛地回神,不由得胡搅蛮缠起来,“我不管,今天我非要这两套衣服。还是说你们以后不想做我们温家的生意了?”

负责人却坚定地重复道:“抱歉了,温小姐。”

被人一连拒绝两次,温馨羞愤不已,怒道:“好啊,你们给我记住!”

负责人没时间理会温馨,笑着对陆宁宁道:“陆小姐除了这两件衣服,还需要看看别的吗?”

陆宁宁眼见着温馨气愤地离开。

才由衷地感谢负责人道:“提前有人买下的话应该是托词吧?谢谢帮我们解围,这两件衣服我会付款,请帮我打包起来吧。”

负责人脸上的笑容只增不减,道:“是这样的陆小姐,正巧您被选为今天的幸运星,全场打折,您和您的朋友不如多试几套。”

陆宁宁一愣,还没明白‘幸运星’是什么意思,就被乔幽拉着开始买买买。

毕竟星云会展中心这辈子可能也就打这么一次折了,不买白不买。

等到最后结账的时候,陆宁宁看着最后的金额,奇怪道:“你们算错了吧?”

地上摆放着十多个袋子,总金额却只有一千多?

负责人笑眯眯解释:“没错,左边的是0。1折,右边的是0。2折,总金额对得上。”

陆宁宁震惊,“你们打折力度这么大不会血亏吗?”

“这样的折扣只针对幸运星的,陆小姐运气可真好。”负责人解释得滴水不漏。

陆宁宁却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乔幽满载而归,还拉着负责人问:“那化妆品那边也有这样的折扣吗?”

“幽幽!”陆宁宁无奈地喊了声。

也不等负责人的回答,赶快拉着得寸进尺的乔幽走了。

两人在商场里面逛了整个下午,享受了各种诡异的折扣。

最后回去的时候,陆宁宁不由得蹙眉,问:“幽幽,我们是不是被骗了?”

乔幽嘴里叼着一个碎冰冰,含糊不清道:“你是被骗钱了还是被骗色了?咱们没损失就行,管他呢。”

陆宁宁想想也是,终于不再纠结,也赶快跟上了乔幽的步伐。

……

陆宁宁让人将东西送到她在外面租的小单间,这才拎着一个袋子回了温家。

刚刚进门,就见沙发上坐满了人,温家四口全部到场了,活像是要进行三庭会审。

她还没来得及靠过去,温馨就首先发难,“陆宁宁,你还有脸回来?”

陆宁宁满脸无辜,问:“姐,你什么意思?”

温馨冷哼一声,满脸强势道:“你还敢问我什么意思?你好好回忆一下下午在星云的时候,你都做了些什么!”

陆宁宁佯装思考半晌,倏地露出灿烂的笑,说:“姐你是说买衣服的事情?”

温馨没想到陆宁宁竟然还敢嬉皮笑脸,顿时气得跳脚。

一手拉拉顾淑娴,一会儿又拽拽温敬华的袖子,道:“爸妈,你看看她啊!”

顾淑娴生平最疼这个女儿,更别说现在温馨和霍闻声还有婚约在身。

不由得拉下脸,指责陆宁宁道:“你联合外人来对付馨儿,居然还有脸笑?”

陆宁宁摆摆手,说:“妈,你误会了,我这样做可是在帮姐啊。”

温馨差点破口大骂陆宁宁无耻。

就听陆宁宁继续说:“乔家家大势大,我一方面是在维系我们两家的关系,另一方面那件衣服也是真的不适合姐。不过我刚回来的时候看到件特别适合姐的衣服,所以就买下了,姐你看看喜不喜欢?”

温敬华听着陆宁宁的一番话,带着些赞赏地点点头。

陆宁宁自从肚子里有了小的,的确是懂事不少。

温馨却扬手挥开了陆宁宁递过来的袋子,尖叫着说:“我不需要你假好心!你给我——”

袋子里面的衣服刚掉落出来,温馨就如同被人掐住了嗓子的鸡,再也说不出半个字。

霍少,结婚夫人不乐意:许雷威胁温睿

那是一件黑色的礼服裙,背后镶着一层细碎的水钻,汇聚成星河的样子。

若是穿上了,必定能够将女性背后最完美的曲线勾勒出来。

既撩人,又不会过分暴露。

可温馨却如同见了鬼。

不仅仅是温馨,温睿在看到那件衣服后,也是皱眉沉思瞬间,而后骇然地瞪大眼。

“怎么了姐,你刚想要说什么?”陆宁宁眉眼弯弯,笑得人畜无害。

转而又看向温睿,问,“怎么老公也这样一幅表情,我的眼光这么差吗?”

温馨盯着那件衣服,面色煞白,指着陆宁宁,“你……”

还是温敬华首先不耐烦起来,“行了!这样一件小事也值得大动干戈?温馨,我看你是越活越回去了!”

说罢转身就上楼了。

顾淑娴也自觉无趣,丢下一句:“的确是一件小事,你们自己解决吧。”

本来坐满了人的沙发上现在只剩温睿和温馨相对而坐。

温睿狐疑地盯着温馨,问:“那晚……是……”

“不!不是不是不是!”温馨尖锐地大叫起来,捂着耳朵不想听见温睿的声音。

温睿被她吼得心下讪讪,忍不住将火气都撒在了陆宁宁身上,质问道:“陆宁宁,这件衣服你是从哪里拿来的?”

陆宁宁眨眨眼睛,眼底满是天真,问:“我刚说过了呀,回来的路上看见了,觉得适合姐就买了。如果姐不喜欢,我拿走就是了。”

话到尾音,甚至染上了些许委屈。

温睿本就怀着侥幸,现在看见陆宁宁的怯懦,更是相信了几分。

不耐烦地摆摆手,说:“行了,你赶紧走吧。”

陆宁宁转身上楼,嘴角却不住地上扬。

让温家鸡飞狗跳的感觉,真是让人身心愉悦。

等陆宁宁回了房间,温睿才对着温馨讪讪道:“我没想到那天晚上的人居然是你……”

温馨又是羞愤又是恼火,‘啪’地一巴掌就甩在温睿脸上。

威胁道:“温睿,我警告你,那天晚上的事情你最好给我烂在肚子里,不然别怪我不客气!”

说完拿起裙子,恼火地回去了。

温睿平白无故挨了一巴掌,怒火不住地翻涌,双眼像是要将温馨的背影灼出一个洞来。

他的这个姐姐平常一副冰清玉洁,眼高于顶的样子,他还以为有多么神圣不可侵犯。

到头来不还是一样的下贱!

他会让她知道,惹了他会有什么后果!

……

陆宁宁睡了一觉,醒来已经是晚上七点半。

她刚准备下来喝水,就发现餐桌上气氛凝重。

所有人都保持着静默,只有温馨偶尔啜泣两声。

“哭哭哭,除了哭你还知道做什么?”温敬华忍不住呵斥。

顾淑娴看了看眼睛都哭红了的女儿,皱眉道:“敬华,霍先生想要退婚又不能怪馨儿。”

温睿笑笑,若有所指地说:“是啊,霍先生才回来多久啊,总不能是听到了关于姐的不好的风评吧?退婚肯定别有原因。”

温馨一听,就知道温睿在趁机讽刺自己,不由得恨恨瞪了他一眼。

温敬华不耐道:“不管怎么样,我以老头子不在家暂时拖住了。等老头子回来,我们再商量商量。”

“也只能这样了。”顾淑娴叹了口气,手下安抚地拍了拍温馨的手背。

温睿撇了撇嘴,懒洋洋往椅背上面一靠。

眼角的余光注意到正站在楼梯口的陆宁宁,嘴角的笑容瞬间消失不见。

另外的几人也看到了陆宁宁,赶快打住了这个话题。

陆宁宁面不改色地走下楼,脑子却不断消化着刚才听到的消息。

退婚?

霍闻声居然要和温馨退婚?

“刚准备去叫你,你就自己下来了。刚好,开饭吧。”顾淑娴首先对陆宁宁开了口。

陆宁宁应了一声,慢吞吞地来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

桌上的菜肴十分精美,但是温家四口却明显没什么胃口。

陆宁宁的脑子乱糟糟的,竟然也没心情欣赏几人如丧考癖的样子。

还没吃几口,陆宁宁的手机就振动起来。

她的表情一顿。

刚好坐在她身边的温睿瞥到了屏幕上显示的来电人,阴阳怪气地说:“你妈都不怎么给你打电话,你这个继父倒是对你热情得紧?”

陆宁宁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许雷打电话来是为了什么。

也没心思呛温睿,丢下一句‘我接个电话’就朝二楼走去。

果不其然,刚刚接通,许雷爆炸的声音就传了过来:“陆宁宁,生活费还不打过来,你翅膀硬了啊?”

陆宁宁将手机从耳边挪开,等到那边骂了不知道多少声后,才道:“我说过了我没钱,你以后也别指望从我这里拿钱。”

“你没钱温家有钱啊。听说你现在怀了温家那小子的种?你傻啊,你给他生娃娃,不得多拿点钱!”许雷止不住地唆使陆宁宁。

陆宁宁心生厌恶,怒道:“我都说了没钱了!你是不是听不懂?”

算盘打得啪啪响的许雷被陆宁宁一吼,也跟着怒了,道:“好啊,你不给是吧?!你不给我就去找温睿要了!”

说罢,许雷直接挂断电话。

陆宁宁被气得手都在抖,差点没将手机摔烂。

但是她还是逼着自己平息下来。

许雷想要从温睿这个铁公鸡手里拿钱,也要看他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晚饭过后,温睿刚准备找个借口出去浪。

就接到了一个电话。

“温少,我是宁宁的父亲许雷啊。”

“我刚才给你发了条短信,你先看看?”

温睿赶快翻出短信,在看到一张自己和杜新月依偎着的照片后,面色瞬间铁青。

捏着手机的手咯吱作响。

电话那边的许雷丝毫没察觉到温睿的怒火滔天,继续道:“温少,我知道你只是一时昏了头才做出了这样的事情。放心,我不会告诉宁宁的。不过嘛,我最近手头有点紧,所以……”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温睿喝止:“滚!”

猛地挂了电话,温睿看向陆宁宁的房间。

眼底闪烁着阴鸷的光。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只陶宁呀点评:

看完《霍少,结婚夫人不乐意》这本书,我长呼一口气,柔和的日光温柔的洒照在我的头顶,形成一个光圈,鹿鹿爱吃鱼的笔风不拘一格很有意思。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