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都市情感 大玄医

大玄医

作者:海鲜迷你锅

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1-02-11 16:25:43

小说大玄医,是由作者海鲜迷你锅创作的一本优质作品,这里小编为大家分享精彩内容阅读:“您在哪?我派车送您和太太吧?”杜国章忙说。林变想了想,自己身上没有现金,江语妍的手机密码他也不知道,根本无法付账,所以还是没有钱,自己是不怕辛苦,但也不能从这儿扛着老婆回家吧?这么想着,林变就说:“那就麻烦你了,我们现在在三季盛唐酒店的餐厅。”“您在三季盛唐?”杜国章有些意外,“哪个包厢啊?”“青松厅。”“稍等。”说完,杜国章就挂了电话。
展开全部

大玄医第4章试读

“想……想不到……你这个废物还能顶点用。”江语妃终于回过神来,她本想感谢林变,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半天只憋出来这么一句。

林变一边捡起江语妃掉在地上的书包,一边说:“男人的强大不是用来欺负女人的,废物不废物,也不是你单一视角就能下结论的。”

江语妃接过书包,不再开口,她目光向下,不敢看林变的眼睛,也不知是害羞还是理亏。

短发姑娘也回过神来,说:“林大哥,你救了我们,我们请你吃饭吧?”

林变很大方,笑着回答:“好啊。”

第三个姑娘是戴眼镜的,她这时候也问:“那咱们吃中餐还是西餐啊?”

林变想了想,突然发现,自己虽然失忆,但却能清楚的回忆起中餐大概的样子,甚至随便就能说出几十种中餐的菜名,但是西餐在他脑中的印象却极其模糊,于是林变就大概明白,自己以前恐怕很少吃西餐。

虽然这条信息的用途不大,毕竟东方人本来吃西餐就少,但这种思路却给了林变启示,以后看看哪些东西是自己熟悉的,哪些东西是自己不了解的,这样应该能帮助自己找回记忆。

“不是约好了去吃汉堡吗?”江语妃这时候插了句嘴。

戴眼镜的姑娘笑道:“现在不同了,咱们是请林大哥吃饭,当然他说了算啦。”

“可别对他太好,等他打回原形的时候,你们会后悔的。”江语妃明显有些口是心非。

“那就吃汉堡吧,你们喜欢的我也想试试。”林变这时才接话,他是不介意姑娘们请他吃饭,但也不想弄得太隆重。

“也好。”另外两个女孩都很高兴。

江语妃见状,便主动拿出手机,说:“那我打个电话给我姐,让她不用等我们了。”

“喂?姐,我带林变在外面吃饭了,嗯,他跟我在一起……啊?你公司正好有饭局?那你少喝点。”

江语妃和江语妍的电话很快就说完了,妹妹挂了电话,便对林变说:“姐姐也正好接到通知,她们公司有个饭局让她回去。”

林变点了点头,没想太多。

这顿晚餐吃得还算开心,虽然江语妃还是有些扭捏,但另外两个姑娘对林变的崇拜和感激并不假,饭桌上也算是有说有笑。

当林变带着江语妃回到家里时,已经八点多了。

“姐姐还没回来吧?”江语妃在家里大概转了一圈,而后道。

林变稍稍有些不放心,问:“你姐经常喝到这么晚吗?”

江语妃白了他一眼,说:“每次都是你等她回来,怎么反过来问我?”

听了这话林变已经明白,恐怕江语妍时常有应酬,所以才会需要林变等门,这一点也让林变稍稍有些不悦,虽然他们只是名义上的夫妻,但是老婆总喝酒喝到很晚这件事还是不太好。

这么想着,林变对江语妃说:“给你姐打电话,问她在哪。”

“干嘛?”江语妃有些懵。

“我去接她。”

江语妃听完,微微一笑,说:“转性了?会疼人了?你要是早这么机灵,也不用闹得要死要活。”

“少废话,问她在哪。”

“不用这么麻烦。”江语妃说,“我们两个手机都可以互相看到对方的位置,我直接就可以告诉你地址。”说完,姑娘就拿出纸笔给林变写下了地址。

林变接过便条,只跟江语妃说了一句:“那你早点睡吧。”之后便出门了。

林变身上还是没有一毛钱,所以是跑去的,饭店离家一共四五站路的距离,他没觉得太远,跑过去也不累。

不知为何,不通人情世故的林变这一次反而很机灵,他为了不被门口的服务人员询问,故意钻进了七八个人一起的客人之中,装作是和他们是同一群的。

然后他稍稍放出感知能力,很快就锁定了江语妍的位置。虽然饭店很吵杂,但林变还是很轻易就做到了这些。

姑娘现在正在一间包厢之中,林变没有任何犹豫,到了地方之后直接推门就走了进去。

一时间,屋内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林变。

林变也一眼就看见了歪在饭桌上的江语妍,她明显已经是醉了,勉强用手撑着头才没有整个趴在桌上。

“你是谁?”坐在靠近房门位置的男人不是老板的司机就是保镖,高高壮壮的,他本以为来的是谁的朋友,但见所有人都是一副第一次见到林变的模样,便马上开口问道。

林变微微一笑,说:“不好意思,我是江语妍的丈夫,我们家里出了点事,我来接她回去。”

“你是小江的丈夫?”坐在主位上的明显是公司领导,他一听就笑了,并道:“小江这样的大美女会找你们这么个货色当丈夫?”

“就是,小江从来没说过自己已经结婚了。”一旁的同事们也附和着。

林变也是忍着火气,江语妍的位置就在这位领导的旁边,现场又是男人多女人少,不用猜他都知道,一定是领导带着头灌这几个女员工的酒。

要不是因为林变不希望自己的行为会影响江语妍以后的工作,他现在可能已经开始找麻烦了。

好容易把火气吞下,林变勉强挤了个笑容,只说:“信不信是你们的事,我是她丈夫这一点就是事实。”说着,他已经走到江语妍身旁,稍稍拍了拍她,看看能不能把她叫醒。

“你干什么!”几个男员工已经围了过来,带头的就是那个高个儿,他说话间,已经伸手来抓林变。

但他的手刚刚碰到林变的胸口时,自己的手却先被林变钳住,林变不想惹事,所以没有一脚把他踹飞,但即便如此,对方还是疼得脸都歪了。

“放手……放手……”林变的手摁在对方手腕的穴道上,对方又酸又疼,全身都使不出力气,想喊都喊不出来,只能有气无力的让林变放手。

林变一放手,对方整个瘫坐在了地上,烂泥一样。

“你要干什么!不怕我报警吗?”对方领导见来硬的不行,就直接威胁说要报警。

“我带我老婆回家犯什么法?”林变哼的一笑,说话间已经在收拾江语妍的包。

“不行!你不能走!谁知道你是不是小江的老公?”这位领导看起来最生气,明显就是因为林变打断了他的快乐时光。

“对!不说清楚不准走!”其他员工虽然怂,不敢上前,却都堵在了门口,一边叫嚣一边互相壮胆。

林变见状,稍稍有些为难,他一是不想自己老婆以后上班尴尬,毕竟这些都是她的同事,二是他觉得,自己如果现在真的抱着老婆从这里打出去,也会很麻烦。

就在这时,江语妍的手机响了起来,她的包在林变手上,这男人便自然的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是陌生号码,就直接替她接了。

大玄医第5章试读

“喂,您好,您是林变先生的太太吗?”电话那头一个男人说。

林变一愣,没想到对方居然提到了自己,随后便说:“你好,我太太喝醉了,我是林变。”

“哎呦!看来我这个电话还真打对了。”电话那头的人有些兴奋的说,“林先生,你还记得我吗?我是杜国章,你今天在医院救了我女儿,她已经醒了,现在也基本康复了。”

“是嘛,恭喜你啊。”林变客套了一句,又问:“那你打来找我太太有事吗?”

“我哪是找您太太?”杜国章笑了起来,“我是想找您,可是您在医院里没有留电话号码,只有您太太的,所以我才打了。”

“那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林先生您还在外面吗?我听您那边还挺热闹的。”杜国章没有回答林变的问题,反而开口询问。

林变抬头看了看周围,这些员工叫嚣的声音就没有停过,但却无人敢上前,他们看林变不动,就越喊越大声,越喊越自信,当然就热闹了起来。

“对,我还在外面,我老婆喝了点酒,我准备带她回去。”林变说。

“您在哪?我派车送您和太太吧?”杜国章忙说。

林变想了想,自己身上没有现金,江语妍的手机密码他也不知道,根本无法付账,所以还是没有钱,自己是不怕辛苦,但也不能从这儿扛着老婆回家吧?这么想着,林变就说:“那就麻烦你了,我们现在在三季盛唐酒店的餐厅。”

“您在三季盛唐?”杜国章有些意外,“哪个包厢啊?”

“青松厅。”

“稍等。”说完,杜国章就挂了电话。

不到一分钟,门外便传来敲门声,有人打开门,就看见杜国章走了进来。

江语妍的领导见了杜国章,立刻就站了起来,忙迎了上去,道:“杜总,您怎么来了?”

杜国章看了他一眼,理都没理,直径向着林变走来,其他人见领导都那么客气,自然识相的让出路。

杜国章走近,笑着说:“林先生,您真的在这里啊?”

林变就站在江语妍座位的旁边,礼貌的笑了笑,答道:“是啊,我来接我老婆回家的。”

“令内喝的不少啊。”杜国章看了江语妍一眼,此时这女人基本已经没有意识,只是本能的还可以稍微动动。

“她比较贪杯。”林变随口应了一句。

“得了,能走了吗?我送您。”说着,杜国章做了个请的手势。

此刻,先前那些挡住门的人早就已经退到了房间角落,大气都不敢出,林变见状,忍不住问了一句:“这些人算是你的手下吗?”边说,他边用目光扫过在场所有人。

杜国章笑着摇了摇头,说:“他们只是我们集团一个子公司里的人,我哪记得过来,硬要说的,也就他勉强算是。”杜国章边说,也边用下巴指了指江语妍的领导。

林变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扶着江语妍便往外走。

杜国章没有立刻跟着离开,而是等林变出门以后,回头看了一眼那位领导,说:“你是不是得罪他了?”

“我……也没……不算吧……”这人本想立刻否认,张开嘴却又不敢说谎,所以只能支支吾吾的讲不出一句完整话。

“你明天回总公司述职。”只丢下这么一句,杜国章便也走了。

包厢里,其他人面面相觑,大多没回过神来,只有那位领导瘫坐在桌上,腿都软了……

不多时,林变带着江语妍上了杜国章的车,他俩坐在后座,杜国章坐在副驾,还有一个年轻人在开车。

汽车缓缓开动,杜国章回过头来,问道:“林先生是本地人吗?”

林变没有回答杜国章这看似随口一问的题目,而是单刀直入的反问:“你应该是个大老板,怎么会对我有兴趣?就算我救了你女儿,你塞点钱给我就是,有必要深交吗?”

杜国章哈哈一笑,道:“林先生还在跟我装傻!您会的可远不止是一些医术吧?就凭您推气过穴的本领,肯定是古武宗门出身,而且还颇有造诣,这点眼力我还有,您就不用瞒我了。”

“这些你怎么知道?”林变自己都不知道杜国章说的是什么,但既然遇到个明白人,他当然要问一问,说不定还能问道和自己身世有关的线索。

“实不相瞒,当年,我父亲也遇到过像您这样的人。”杜国章说,“那还是战争年代,我父亲也是个当兵的,一次反包围战斗差点牺牲,幸好遇到了一位高人搭救才活了下来。父亲他身中三枪,不但没死,还能跑能跳,前年才过世,活了九十六岁。”

“那也是一段奇遇啊。”林变随口应了一声。

“是啊,当年那位高人不但救了我父亲,还教了他一些强身健体的功夫,对那位高人来说可能只是一点皮毛,但对我父亲来说,却是受用终身,老爷子晚年时天天说起这事儿,我们耳朵都听出茧子了。”杜国章一阵感慨之后,又忙说笑,不想让气氛太凝重。

林变陪笑,却没有接话,只是把目光投向了窗外。

杜国章见林变不再接话,并没有不悦,因为他知道,林变这样的人姿态必然高,想要拉拢难度不低,他也早有心理准备。

只见杜国章微微一笑,还是自己开话头,说:“我和我哥从小受我父亲影响,也对你们古武宗门的事物很好奇,可惜,之前遇到的全都是些江湖骗子,没一个能和您相提并论的。”

“对了,你还没回答我,你今天打我老婆电话,找我有什么事情吗?”林变终于主动开口,他也怕无聊,更重要的是,今天他已经得罪了江语妍的领导,如果不想让江语妍丢了工作,他还真得稍微对杜国章客气一点。

“哦,我当时是想和您约个时间,咱们一起吃个饭,主要是为了谢谢您。”杜国章说,“而且我也说过,要送栋房子给您,我不会食言的。”

“那只是玩笑话,我没有太往心里去,你也不用当真。”林变不是不贪财,只是他觉得自己不过举手之劳,实在不好要人家的房子,如果杜国章给他个二三十万,他还真会直接收下。

“不不不,我们杜家三代都是一言九鼎,房子我已经在挑了,或者您可以自己去看,新开的楼盘您选中哪一栋说一声就行。”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邻家静欣点评:

《大玄医》这本小说的内容很感人,这是什么样的爱呀!太沉重啦,我真的替他们难过,虐心。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