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历史军事 重生鹿鼎之神龙教主

重生鹿鼎之神龙教主

作者:杨老三

状态:已完结 分类:历史军事

时间:2020-11-13 12:28:40

独家历史军事小说《重生鹿鼎之神龙教主》由杨老三编写,给大家带来不一样的感受:自三个月前,丽春院来了一个极其英俊飘逸的年轻公子,而且出手甚是豪绰,在丽春院包下了一间上房,似乎将丽春院当作了客栈,而且令老鸨等人感到奇怪的是,这个年轻的公子哥竟然不要一个姑娘,每天只是来听听修屏姑娘弹弹曲子,喝喝茶,之后便独自一个人回房间,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初出江湖的洪天啸。虽然在丽春院包下一个房间价格不菲,但洪天啸身后毕竟有神龙岛的实力,这点钱还是不算什么的。
展开全部

前往扬州

洪天啸体内没有玄冥掌力,修炼九阳神功只能是按部就班,是以单单这第一卷就比张无忌慢了整整一年,当年张无忌练成九阳神功第一重只花费了四个月的时间,而洪天啸却是花费了足足一年零四个月的时间。洪天啸不知此中原因,只道是自己的资质不如张无忌,心中也是无比沮丧,不过沮丧归沮丧,这九阳神功还是要练下去的,不然的话,只怕以洪天啸眼下的身材要想出此洞穴,比登天还难。

第二卷书中记载的也只是九阳神功的第二重功法,有了第一重的基础,洪天啸修炼起第二重来,自然是得心应手了许多。待到洪天啸九阳神功第二重练成之时,用时比之第一重几乎少了一半,只不过花去了八个月的时间,比张无忌多了不到三个月,这使得洪天啸很是奇怪,却又不知是何缘故。

其实,洪天啸那里会知道,九阳神功的第一重九阳聚气便是先行在体内生成九阳真气,也就是先天真气,然后再以九阳真气去修炼第二重氤氲紫气。洪天啸自身有一个极大的优势,那就是他丹田之内存有十年的小无相神功的功力,否则的话第二重足以耗去他三年的时间。

前文交代过这小无相神功的妙处,当洪天啸修成第一重九阳神功,在丹田中炼成了九阳真气的时候,那十年的小无相神功功力自然就转化为了九阳真气,历来修炼九阳神功的人在完成第一重的时候,都不可能具备十一年的九阳神功,是以越向后修炼,速度就越慢。张无忌虽然体内有玄冥掌力,但是在修炼第二重的时候,便已经将玄冥掌力化了个一干二净,致使其修炼第三重、第四重和第五重的时候,速度再也不可能那样快。

第二重只花了八个月的时间,不禁又让洪天啸雄心再起,不敢耽搁任何功夫,便拿出了第三卷。和第二卷一样,第三卷是九阳神功的第三重盘龙真诀的修习口诀,让洪天啸有点沮丧的是,当年张无忌用了一年多便完成第三重,洪天啸竟然用了两年半年的时间。

但是,在修炼第四卷上的九阳神功第四重和第五重的时候,速度明显慢了下来,第四重用了三年的时间,第五重用了将近两年的时间还没有练成,所差也是不多。洪天啸细细算算时间,差不多十年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心中不由暗叹,看来张无忌中了玄冥神掌还真变成了好事。只是洪天啸没有想到的是,如果张无忌没有阴差阳错遇到贪心的朱长岭,只怕早也是毒发身亡的下场。

十年的时间,洪天啸也长成了一个二十二岁的青年,早先的衣服穿在身上早已破烂不堪,更是极不合体,小臂和小腿均是露在外面半截,好在九阳神功练到第二重的时候,便已经寒暑不侵,只不过这样的衣服穿在身上甚是不雅。

如果要想九阳神功达大成,恐怕还要一年的时间,洪天啸便不想再继续留在这里修炼,心中便有了回神龙岛的念头。洪天啸依然将九阳神功的原本继续封存在那个山洞中,只不过将“张无忌埋经处”换成了“洪天啸埋经处”,只将胡青牛的《医经》和王难姑的《毒经》二书带在身上,近十年来洪天啸只顾着修炼九阳神功,这两本书竟然没顾得上读上一遍。

洪天啸下山之后,却又转了一个念头,并没有回神龙岛,只是沿途留下记号。果然,当天晚上,便有神龙教青龙门下的弟子来到洪天啸所住的客栈中。洪天啸早已经写下书信一封,让此人带往神龙教交给洪安通,同时又向其要了一些金银之物作为游历江湖的盘缠。

安顿好一些之后,洪天啸在客栈中住了两个月的时间,将《医经》和《毒经》上的内容死记硬背,直到一字不差,才将两本世人梦寐以求的绝技付之一炬,哈哈大笑数声离开了这个客栈,前往扬州去了。

洪天啸之所以选择去扬州,自然是韦小宝有关。眼下正是康熙七年,康熙皇帝诛杀佞臣鳌拜便是在次年,但是韦小宝进宫却是在这一年,洪天啸自从来到这个世上便有推翻清朝统治的野心,自然是不想让韦小宝进宫帮助康熙诛鳌拜、定三藩、平台湾、灭神龙了,因此只有阻止韦小宝进京,才能彻底改变《鹿鼎记》原书的发展。

扬州城自古为繁华胜地,唐时杜牧有诗云:“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古人云人生乐事,莫过于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自隋炀帝开凿运河,扬州地居运河之中,为苏浙漕运必经之地。明清之季,又为盐商大贾所聚集,殷富甲于天下。

扬州最大的风月场所便是扬州瘦西湖畔的鸣玉坊,这里几乎是整个江南青楼名汇集之所。鸣玉坊占地五十余亩,共有八大院,分别是坊北迎春院、笑春院,坊南丽春院、玉春院,坊东暖春院、畅春院,坊西萱春院、留春院。其中最有名的便是丽春院和留春院,原因便是这丽春院和留春院有卖艺不卖身的容貌冠绝扬州的鸣玉双娇,分别是丽春院的苑修屏和留春院的孜怀兰。

自三个月前,丽春院来了一个极其英俊飘逸的年轻公子,而且出手甚是豪绰,在丽春院包下了一间上房,似乎将丽春院当作了客栈,而且令老鸨等人感到奇怪的是,这个年轻的公子哥竟然不要一个姑娘,每天只是来听听修屏姑娘弹弹曲子,喝喝茶,之后便独自一个人回房间,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初出江湖的洪天啸。虽然在丽春院包下一个房间价格不菲,但洪天啸身后毕竟有神龙岛的实力,这点钱还是不算什么的。

洪天啸之所以住在丽春院中,便是为了等茅十八。在原书中,盐枭来丽春院找天地会的贾老六,却遇到了路见不平的茅十八,这才有了一番争斗,韦小宝因为帮助茅十八,更是随他而去,才有了后来韦小宝的一系列奇遇。洪天啸在此等候茅十八便是为了阻止韦小宝帮助茅十八,待到茅十八和盐枭冲突的时候,他挺身而出,自然就没有了韦小宝的剧情。

扬州城南

只不过,就在前天的时候,洪天啸突然改变了主意。在原书中,茅十八出现在丽春院的时候,已经是身受重伤,究竟是何人伤了茅十八,原书中并无任何交代,是以洪天啸从前天起便开始在扬州城内四处溜达,希望能提前遇到茅十八,看看究竟是何人伤了他。因此,洪天啸除了每天还是听听修屏姑娘弹弹琴之外,便是在扬州城内四处瞎逛,直到天黑才再次回到丽春院。

这一日,洪天啸像平日一样,听完修屏姑娘弹的曲子,便又开始在扬州城溜达起来。到了正午,便在城南的得胜酒楼要了四个小菜和一壶酒,悠哉吃喝起来。这清朝的酒和现在的酒差别已经不大了,只是酒精度稍低一些,而扬州位处南方,是以酒精度便又低了一些,大约有二十度左右。

酒喝半酣,洪天啸忽然听到隔壁桌上传来轻声谈话。

“兄弟,听说杀人越货的江洋大盗茅十八来到扬州了?”

“茅十八,不就是那个杀富济贫的英雄好汉吗?听说现在官府正在全力缉拿他,好像这个扬州总兵崔治同的小舅子何郑凯便是死在他的手中,听说崔治同为了给他小舅子报仇,欲得茅十八而甘心,他此时来到扬州,岂不是自投罗网?”看来这个人对茅十八的评价可不低。

“兄弟,你不要命了,这样的话也敢说出口,万一被人听到……”说到这里,此人转首向四周的桌子望去,见无人注意他们的讲话,这才放下心来,用手做了一个杀头的动作,继续言道,“这可是杀头的大罪,小心祸从口出。不过,你怎么知道何郑凯死在茅十八手中?”

“唉,李兄有所不知,这茅十八可是兄弟我的恩人。去年这个时候,那个混蛋无耻的何郑凯竟然看中了你弟妹的姿色,放出话来,要将她抢入府中为第十三房小妾,兄弟我当时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眼看着就要和你弟妹双双自尽而亡,不想就在那个时候,茅恩公出现了,他听闻此事,勃然大怒,当下便要去杀那个何郑凯。我夫妇二人不知真假,只得暂时放弃自尽的念头,等候消息,但每人手上均拿着一把菜刀,一旦等那何郑凯前来抢人,便双双自尽。不想惶惶过了一日,果然传出何郑凯被人杀死的消息,兄弟我夫妇二人自是知道这何郑凯是为茅恩公所杀。”此人一口气说了这么多的话,顿感口渴,端起眼前的酒杯一饮而尽。

“哦,原来如此。”那个姓李之人恍然大悟,然后又朝四周顾了一眼,压低了声音道,“兄弟,你可知道,官府已经知道了茅十八的踪迹,准备午后在城南落日坡伏击茅十八,一举将他缉拿归案呢。”

洪天啸听完此话,不但明白了茅十八受伤的原因,更是感慨这酒楼茶肆果然是消息传播最为快捷的地方。

既然知道了茅十八的行踪,自然就不能让他再受伤,更不能让他住进丽春院,如此一来,韦小宝和茅十八便再也搭不上关系,这韦小宝便再无可能北上进入京城,更不可能进入皇宫,替换掉小桂子。

吃完饭后,洪天啸喊来小二结账,并问清了落日破的具体位置,飘然下楼。

洪天啸刚刚来到落日破的入口,便已经真切感受到里面好一阵浓浓的杀气。杀气是一种无形的气味,是一种意念,用鼻子是嗅不出来的,必须是一个人的武功达到一定的级别才能感受到,洪天啸能够感受到,但茅十八却是不能。这不,当洪天啸飞身上了一棵最高的树上,便清楚地看到落日破的南面入口走来一个手持一把大刀的彪形大汉。

洪天啸再向坡内看去,只见黑压压的一大片人趴在地上,怕不下百人之多,每人手中都有一把明晃晃的钢刀。洪天啸不禁惊讶之极,没想到为了捉住茅十八官府竟然出动了如此的阵容,好像这个茅十八的武功很是一般呀。而且,如果这一百多个官兵伏击茅十八成功,以茅十八的武艺断无逃脱的可能,其又怎能躲在丽春院养伤呢,莫非这中间还有什么穿插的情节,洪天啸百思不得其解,只得静静观望下去。

果然,茅十八根本感觉不到落日破内的杀气,只顾着向前赶路,一会功夫便来到了官兵的伏击地点。

茅十八正行间,忽然听到一声大喊:“茅十八,看你今天还向哪里逃。”

茅十八吓了一跳,刚刚抬头,四周的坡上便冒出了无数官兵,将坡底的茅十八团团围在中间。这落日破在扬州城南五十里的地方,是伏击的最佳场所,四周尽是高坡,中间一个凹处乃是从南往北的必经之路,当年明军和清军的一场大战便是在此处进行,明军依据地形在此设伏,大败清军。

洪天啸一看,心中也是暗暗吃惊,原来他看到的一百多官兵只是坡北的,坡东、坡西和坡南也分别有一百多官兵,算下来参加此次伏击茅十八的官兵足足有五百人,能够一下子调动如此多的官兵来对付一个人,在扬州这个地方也只有一个人,那便是扬州总兵崔治同,看来这崔治同是急着给他的小舅子报仇,这才不惜下了血本,想来这崔治同必是一畏妻如虎之人。

茅十八久被官府通缉,遭遇到官兵伏击的次数也不少,但是如此阵容却是第一次,初一看到,心中还真是吓了一跳。但,茅十八毕竟是一条汉子,随即便恢复了镇定,哈哈大笑几声道:“没想到狗日的鞑子竟然如此看重老子,竟然动用这样的阵容,哈哈哈哈。”茅十八虽然装作毫不在意,心中却是丝毫不敢大意,在说话当时,早已将左手的大刀交到了右手上,同时做好了厮杀的准备。

“茅十八,你这天地会反贼,杀人越货,无恶不作,朝廷早已重金悬赏,今日这落日坡便是你葬身之处,只要有了你的脑袋,我崔治同前途无限,哈哈哈哈。”崔治同看到茅十八已经被团团围困,想着他这次是插翅难飞,心中大定,更是兴奋,竟然把心中所想兜了出来。

小说《重生鹿鼎之神龙教主》 第10章 前往扬州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只德运呀点评:

看完《重生鹿鼎之神龙教主》这本书,我长呼一口气,柔和的日光温柔的洒照在我的头顶,形成一个光圈,杨老三的笔风不拘一格很有意思。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