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悬疑推理 绝美冥妻

绝美冥妻

作者:浙三爷

分类:悬疑推理

时间:2021-10-20 09:40:58

浙三爷给大家带来的《绝美冥妻》讲述了:我说晓得,只见江修拿来把剪刀放在地上,然后吞下了那张黄纸,然后盘腿坐在两个蜡烛之间,随后竟忽地哭了起来。寂静的夜里,江修的哭声显得很响亮。我纳闷地看着他哭,不明白其中的道道,而就在这时,外面忽然晃过一道白色人影,我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门被推开,江雪竟正站在外面。她怎么来了?“夫君,我听见你在哭,怎么的了?”江雪走到江修旁边,慢悠悠地跪下,很是温柔地看着他。
展开全部

恨不能同时,日日与君好-浙三爷

听见声响,我焦急地看向身后,忍不住惊叫一声。

一张雪白雪白的脸,正好出现在我面前,距离我特别近,可不正是那恐怖的施蓉蓉。

我吓得连忙把手中的鞭子抽出去,施蓉蓉一看见我这鞭子,平静的脸色终于有了变化。她惊得张大嘴,一坨很长的舌头立即掉到下巴,那场景看得人毛骨悚然。

她整个身体往后面躲,使得我一鞭子抽空了,我也没奢望自己能一次成功,本来就没耍过鞭子。

有这鞭子在手,施蓉蓉一时间也不敢靠近我。

我不敢过分,类似于恳求地跟她说道:“我与你无冤无仇,求你放我家一条生路,一定多给你烧钱。”

施蓉蓉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我手里的鞭子,忽然间,她身体里传出了那尖锐的声音:“来这屋里,就要留在这。是你爸妈自己过来,他们和江修来求我对付你那媳妇。我最后去对付了,代价就是要他们留在这,怎么能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原来江修竟然带我爸妈来找这施蓉蓉帮忙……

“你原本若是不回来,什么事都没有,可你偏要回来,让你父母白白牺牲。”

施蓉蓉尖锐的声音让我心里难受不已,想不到爸妈最后还是为了我能拜托江雪而牺牲。到底为什么……

为什么要这么害怕江雪,甚至连江修都搭进去了。

我紧握着拳头,想到爸妈还在楼上,此时也顾不得害怕,对施蓉蓉说道:“只要能放过我爸妈,那什么都行。他们之前说将自己留在这,那也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你想要什么,我去帮你拿来,你肯定是有目的,否则不会要求他们留下来。条条大路通罗马,没有我爸妈,还有其他更好的方法。”

这只是我的猜测,我认为施蓉蓉不一定非要我爸妈留下来,应该有别的取代方法。

施蓉蓉那眼珠子转了一下,瞳孔看着我,尖锐的声音再次发出:“好,我先带你去看看他俩在做什么。”

说完,她摇摇晃晃地朝着我这边走来,我连忙让开位置,看着她走进屋子。我虽然害怕,但还是咬咬牙跟进去。

老屋的楼梯很破旧,走起来吱呀作响,我跟着施蓉蓉一步步走上来,等到了楼上,我不由得傻眼。

只见这楼上竟然是有三口棺材,一个棺材已经被钉上,另外两口棺材没有。而那两口棺材里,赫然正躺着我爸妈。

“是送米的咧。”

那第三口棺材忽然出声,吓得我毛骨悚然。我才明白,那一声声苍老沙哑的话语,竟是从这棺材里的人发出。

施蓉蓉又耐心回答了一遍,她身体不懂,头却诡异地转过来看着我,尖锐的声音听着有些激动:“我和婆婆都是有怨气在这的,想叫你爸妈来做个替死鬼,他们也早就同意。现在等时间一到,我们就能离开。你想我放过他们,送两筐活纸钱来烧了,我们就能离开。后天之前,必须送过来。”

“活纸钱是什么?”我连忙问道。

“你去问江修就知道,他正在屋外站着。”施蓉蓉回答道。

我连忙往楼下跑去,看见江修果然站在门口一动不动。我想起江雪的话,连忙一鞭子抽在江修脸上,他痛地大叫一声,捂住脸痛叫不已。

我赶紧问他有没有事,这时候江修松开手,他疼痛地揉揉脸,骂道:“贼婆娘这么不好对付。”

我松了口气,看来江修是正常了。我问他这两天怎么回事,他说原来那施蓉蓉不是给老太婆带走的,而是被江碎银吊死在屋里。因为江碎银爱打牌,经常把钱输光,两人就总吵架。最后江碎银忍不住,将施蓉蓉吊死了。

两人的怨气不一样,之后我却是去送米,对施蓉蓉自然是没半点用处,还连睡她的床两天,肯定是惹怒她了。江修开始的时候对付两边,却心有余而力不足,只好想着鱼死网破,带着我爸妈投奔到施蓉蓉这边,好让我过得安全。

我把施蓉蓉的要求跟江修说了一遍,他听后紧紧皱着眉头,对我问道:“你知道什么是活纸钱么?”

我摇摇头,说自己当然不知道。江修叹气道:“所谓活纸钱,就是让死人分出一部分魂魄,附身在纸钱上,等烧掉的时候,同时承受另一个鬼魂的怨念,痛苦不已。这样一来,也算是有了替死鬼。你自己想想,有谁会为了你父母,做这种牺牲?分出魂魄就痛苦不已,更何况要忍受火焰烧身之苦。”

我一听就慌了,哪有死人愿意为我爸妈做到这个地步,我连忙问接下来该怎么办。

江修仔细想了想,说道:“别急,既然她肯收活纸钱,我就有办法了。我们现在就回去,若是计划顺利,今晚就能收到活纸钱。”

我连忙说好,跟着江修一起回去了。等回到家里,江修找来黄纸,咬破自己的中指,在上面写写画画,最后让我也咬破手指在上面签名,我照做了。

等做完这一切后,江修点了三根蜡烛,两根放在地上,一根放在我身上。他小声说道:“一会儿你拿着这蜡烛站在我身后,千万别说话,只要你不说话,脏东西就看不见你,晓得不?”

我说晓得,只见江修拿来把剪刀放在地上,然后吞下了那张黄纸,然后盘腿坐在两个蜡烛之间,随后竟忽地哭了起来。

寂静的夜里,江修的哭声显得很响亮。我纳闷地看着他哭,不明白其中的道道,而就在这时,外面忽然晃过一道白色人影,我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门被推开,江雪竟正站在外面。

她怎么来了?

“夫君,我听见你在哭,怎么的了?”

江雪走到江修旁边,慢悠悠地跪下,很是温柔地看着他。

怎么会叫他夫君?

我这才明白,肯定是江修刚才将我和他的身份互换了,难怪江雪进来根本不看我一眼。

江修抹着眼泪,他哭道:“江雪,你对我是喜欢得紧不?”

“那当然喜欢……”江雪伸出手,抚摸着江修的头发,轻声说道,“每次在寒冷的地下醒来,都担心你身子弱,吃不饱饭,会被别人欺负。想要来找你,你又年龄还小,阳气不稳,怕不小心夺了你的阳气。”

江修哭道:“现在施蓉蓉抓了我爸妈,说要两筐活纸钱才肯放。我又打不过她,想到爸妈要做替死鬼,我就不想活了。”

说着,江修举起剪刀就往自己脖子上刺,江雪急得连忙抓住他的手,惊呼道:“夫君,她要活纸钱,你给她就是了,何必自寻短见。”

“可我上哪儿弄活纸钱啊?”江修又哭道。

江雪蹙着秀美,她叹了口气,轻声呜咽道:“我生君未生,君立我已猝;恨不能同时,日日与君好。夫君,我也不忍心你这般难过,你不要慌,我来做那活纸钱。夫君,我等你长大十七年,每日在地下懊悔,只恨不能为你付出,今天能救你父母,也是美事一件。”

我心中大惊,原来江修打的是这个主意,这是我万万没想到的!

同时,只见江雪抓起那剪刀,竟然朝着自己的脖子刺去。我此时慌了,也不顾得那么多,连忙大声叫道:“姐姐不要!”

江雪楞了一下,呆呆地看着我,江修急得大吼道:“江成!你心里软弱,怎么做大丈夫!”

说罢,江修抓住那剪刀,狠狠地刺进江雪那白暂的脖子!

刹那间,血光飞溅,江雪无力地倒在地上。她身体一抽一抽,鲜血疯狂地从伤口里涌出来,我连忙抱住她,慌乱地用手捂着她的伤口。

“你……骗我……”

血液从她嘴角流出,让她话也说不清楚。在昏暗的烛光下,我只能看见她原本好看的美眸,满是悲伤与……恨意。

她抬起玉手,在我身上用力一拍,我顿时整个人瘫坐在地上。随后她挣扎着爬起来,捂着伤口,狼狈虚弱地逃窜出去。江修原本想追,但可能是舍不得,连忙蹲下来收集血液,得意地说道:“别着急,等这些血沾染了纸钱再一烧,她就会疼得死去活来,再也不敢来找你麻烦。”

我呆呆地坐在地上,心脏仿佛被揪了一把,无比难受。

古怪的村子-浙三爷

江修收好血,说天色已经晚了,等明天一早再去买纸钱。我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的月光,期待能看见那一袭白裙的女人回来听我解释,可失眠到天亮,也没见她回来。

江修倒是睡得很舒服,他一大早就去买了纸钱,用血液润湿,然后带我去老屋对面的屋子楼上。

上来后,我看见爸妈正在棺材里躺着。江修开始烧纸钱,我担忧地问到底成不成,他说烧完之后,如果两人醒来了,那就成。如果两人没醒来,那就不成。

这纸钱烧起来火焰是绿色的,我觉得很邪乎,恐怖。

我看着熊熊燃烧的火焰,就张口问江修:“这些纸钱被烧的时候,江雪是什么感觉?”

“你怎么还惦记那个女人,这分明是叫美色迷昏了心窍……”江修得意洋洋地说道,“活纸钱燃烧后,她离得这里越近,就越痛苦,只有逃得远远的,才感觉不到疼痛。我们现在是将她赶走了,你还慌什么?”

我摇摇头,呆呆地看着火焰,脑子里全是昨天的事情,想起江雪的表情,我就满心不自在。

等活纸钱全烧完,我直勾勾地看着爸妈的眼睛,只见他们眼皮动了动,顿时我松了口气。

他们两人迷迷糊糊地醒来,第一件事情就是说自己饿,我连忙带他们去山脚下的饭店坐在包厢里大吃一通。我爸狼吞虎咽地吃着饭,他纳闷地问不是没救了么,怎么现在又能醒来。

江修就得意洋洋地把事情说了一遍,正当他吹捧自己用计谋得到活鬼粮时,我冷不丁地说道:“若不是江雪,我们都要死。”

听见我这话,他们都是停止了吃饭,瞪大眼睛惊愕地看着我,而我继续说道:“刚开始遇见施蓉蓉,是江雪出来救了我;然后那诡异的鞭子,也是江雪教我做的,否则我没资格跟施蓉蓉谈条件;之后的活纸钱,也是用江雪的魂魄烧的。不管江叔叔怎么说,那时候若不是江雪心甘情愿把剪刀拿起来,那也得不到活纸钱。”

“你有病了吧!”

我爸用力地一摔碗筷,怒气冲冲地看着我,要我跟江修道歉。但我却没听进去,只是用力地摇摇头:“十几年来,你们一直担心江雪带走我,开始我什么都不知道,可现在我也懂得个来龙去脉,觉得有些事情是错的。我愧对江雪,我想去找到她,将事情说个明白。”

江修放下筷子,他点了根刚从店里买来的香烟,笑得很不屑:“到时候只怕你连命都没了。”

“不能道歉,我也要道谢,我要去找江雪。”我看着爸妈,很认真地说道。

他们都是傻愣愣地看着我,妈妈呜哇地一下就哭了。我跟妈妈说你别哭,儿子又不是一去就回不来了。

我爸什么话都没说,就看着桌上的饭菜。江修这时候问我:“你要去找她,那你去哪找她?”

我说我知道,往东走,能找到江雪。

江修立即就愣了,他不敢置信地说道:“你怎么知道?”

“我去过看江雪的坟墓,四周都是堵着的,只有一处是山谷,现在想想,那山谷正好是在东边。之前你让我跑,要我一直往西边跑,我能猜到,西边应该是江雪的死路,她只能往东边走。”我分析道。

江修沉默了,随后对我爸说,你这儿子脑袋瓜不错。

妈妈哭得更厉害了,爸爸让她不要哭,他叹口气说道:“你如果真要去找她,一个大活人,我们拦不住。现在跟我们说,就是想让我和你妈安心。听你这么说,我们是欠她很多,要找就找吧,能平安回来就好……”

我爸说着说着,眼睛就红了,然后不再说话。我站起身,给他们鞠躬,说事情不想太迟,否则怕追不上江雪。

吃过饭后,我就在家拿了旱烟和自己的银行卡,然后出了村。我家这后山不高,过了山就是一座小镇,我认定江雪会往那镇上跑。就算她……就算她不是活人,估计也不想孤苦伶仃地在山里待着。

江修虽然嘴上骂我,可他跟我父母感情好,心里自然也会惦记我。在我出门前,他跟我吩咐说:“你要找的不是活人,平日里活人钻的地方,你不好找。到了隔壁镇子,一个地方可以找,三个地方不能找。能找的,是不正常的地方,遇见怪事多留意一下,死人喜欢往死人那边凑。可你若看见有女人头发丝在木头上,要跑;看见指甲在碗里,要跑;走夜路有凉风吹后脑勺,要慢慢地跑,别惊扰到后面的东西。”

我先去了最近的镇,然后打摩的去隔壁镇的村子。

来到村里,我第一件事情就是先到处闲逛,看看有没有不正常的地方。而菜场,田地那些人们需要去的地方,我都没走。

一路上都没看见奇怪的情况,就在快走出西村时,情况有了变化。

在西村的一条寂静街道上,有个人家正在办葬礼,这照理说是很正常的事儿,可当我要路过时,我的左腿却忽然震了一下,等路过后,腿上又没了感觉。

我疑惑地再往回走,左腿又震了一下,这时候我惊讶地把手往左腿口袋里摸去,正好摸到一块滑滑的布,顿时又脸红心跳了。原来江雪的肚兜还在我口袋里,不过这真是怪异,怎么走过这户人家的时候,肚兜会忽然有反应?

我看向屋子里面,这户人家死的是一个姑娘。这让我觉得怪异了,因为那姑娘长得挺年轻的。在我们这一带,如果有年轻人或者中年人病死了,或者遭遇意外死去,都不会办葬礼。因为这样很不吉利,死得本来就不风光,大家怕葬礼风光点会打扰到死者。

可这户人家却是异乎寻常,竟然给女孩办起丧事来。我想了想,觉得可以探测一下,就过去问那户人家的主人,要不要多个念经的,给个五十块钱吃饭就行。

在我们这一带的山村里,会念经的人很多,大家平日里都信佛,几乎每户人家都有佛经,没事也都会念经,因为以前电视天线都没有,只能念经和打牌来打发时间。

那主人是个中年男人,一听说我要念经,他竟然露出欣喜的样子说道:“好好好,念经的越多越好,越多越好……”

我看得紧皱眉头,这是什么意思,莫非是讲排场?

这时我疑惑地看向棺材,顿时脸色一变。

棺材前的三根香黑乎乎的,长短不一,明显都是没烧一会儿就灭了的。

灵堂灭香,哪怕是山里人,都知道这代表着什么意思……

此时我口袋里的肚兜还在震,好像是要将我扯走一般。我这才明白,原来那肚兜不是想我留下来看看,而是想我赶紧走。

我自知不能惹事,连忙站起身就走了,那主人纳闷地在后面叫我,但我没回头。越往下走,我越是心凉,因为在村出口的路边,竟然整齐地放着两排碗,每个碗里都有半碗水,靠近点看,我发现里面竟然还放着几块指甲。

肚兜震得越来越厉害,想快点将我扯走,我心里纳闷地很,这个村子到底怎么了?

我不敢久留,连忙就出了村。可去了车站,却发现小车站里竟然也摆着几个碗,公交车根本没开。这下我慌了,因为距离下一个村有十几里路,如果走路的话,今晚恐怕要睡在荒郊野外,我们这的野外可是有狼的。

那今晚……是必须留在这个村里了。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小澎湃吖点评:

从我目前读到第一个位面来看,能看出作者浙三爷是用心去写《绝美冥妻》这本书的,一个位面就好像一本书一样,细致,认真,而且文笔很好,不像是刚写书的小白,总之,这本书不错。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