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玄幻奇幻 神龙出渊

神龙出渊

作者:王者荣耀

分类:玄幻奇幻

时间:2020-11-20 11:33:09

王者荣耀的书《神龙出渊》主要讲述了:很难想象,这些弟子之前都受过洛天的恩惠,洛天算是他们的恩人。洛阳被洛天所无视,越发的怒火冲霄,加上旁人起哄,脸色狰狞,青筋暴起,真的想要打杀了洛天出气。“不要打少爷,求你们了,不要打少爷,不要……呜呜……”。这时,悠悠一把趴到了洛阳的面前,双手紧紧的抱着洛阳的右腿,拖着半残的身躯,丝毫不放松。“下贱的侍女,别打扰我们看好戏”!洛林走了过去,啪的就是给洛悠悠一巴掌,嫌弃她打搅自己好戏了。
展开全部

1-傻子少爷

天武神州,武道昌隆,传闻至强者翻手间能崩裂山川大地,抬足之力,可以填海断江。

神风帝国,九宫城,洛家。

一清早,天穹刚刚洒下金辉,练武场上便是聚集了一群洛家少年,在一名中年男子的带领下,舞动双拳,阵阵拳风呼啸,真气在少年们的周身腾腾而起。

而在练武场的令一边,却是有着一道身影,和一众修炼的少男少女格格不入。

只见一名白衣少年端坐在一颗大树下,怀里揣着一块黑不溜秋的石头。少年神色僵硬,眼神呆滞空洞。若不是还有呼吸,完全跟尸体差不多。

在少年旁侧,一名十一二岁的小侍女摇着扇子,在给少年吹风。

小侍女身上穿着粗布织成的衣服,头上扎着可爱的小辫子,因为天气热,小侍女的小脸憋得通红,目光时不时地在四周扫过,似乎在担心着什么。

“哟,这不是我洛家少爷洛天么,又在这里修炼你的仙法啊!”这时晨练刚刚散场,便是传来一道讥讽之音,只见一名少年玩味的看着静坐的洛天,脸上透露着不尽的鄙夷和不屑。

他这么一声大叫,四周练武的少年都是围了过来,似乎嘲笑眼前的洛天,已然是成为了一个习惯。

少年名作洛阳,是洛家最大旁系的子弟,天赋不错,在家族之中,小有名气。

“这个傻子能修炼什么仙法,天天揣着块破石头在这里发呆,真是不知道,洛家养着这样的废物作甚!”

“这傻子也是活该,若不是当年执意修炼那残缺的低级功法,怎么会落得这般下场?”

“他这种人,就应该呆在院子里,别给我们洛家丢人,在这练武场简直碍眼。”

四周的少年都是在讥讽,丝毫都不避嫌。

洛天原本乃是洛家一等一的超级天骄,十三岁便修炼到了凝气六重境界,曾是洛家一等一的天骄。然而,三年前,他执意要修炼家族里一门残缺的低级功法,结果走火入魔,陷入痴傻之中。天天抱着一块石头傻傻的揣怀里,修为更是跌落至练体八重。

这块石头乃是由洛天父亲留下的,洛家曾有强者检测,这只是一块普通的石头。

这还不算什么,因为洛天父亲曾经修为强悍,有人以为这块石头可能是什么遗宝,还特意请来鉴宝大师鉴定,被鉴宝大师一口言断这是一块普通的石头,这才让洛家诸人,对着块石头彻底没了兴趣。

但就是这么一块普普通通的石头,让洛天,一抱就是三年。

看到诸人又是围拢了洛天,一旁的小侍女抓了抓衣角,小脸皱起了眉头,摇扇的动作都是慢了几分,她怕洛天又要被欺负。

三年来,洛天一直傻傻的抱着这块石头,很多时候被人讥讽大骂出气,都是这名叫洛悠悠的小侍女,一次次用孱弱的身子站出来,抵挡着别人的拳头,甚至不少次被打折手臂,打断腿。

少爷是她唯一的倚靠和精神支柱。她本是流落街头的孤儿,若不是少爷收留,她现在还居无定所,生死无依。

她想不明白的是,少爷当年那么强,尚且宽厚待人,也不曾像这些人那般仗势欺人,而眼前这些人,为什么要这么咄咄逼人?

悠悠眼巴巴地看着这些围拢过来的人,甚至有几分哀求的意思,小女孩小脸浮现苍白,眼眸中透着深深的恐惧,小手紧紧地拽住洛天的手臂,身体不自觉往少爷身边靠。

原本少爷是家族里最强大的天骄,悟性极强,教过不少弟子们功法,可是自从少爷修炼古怪功法,一身修为消失之后,这些原本被少爷教过功法的弟子,却常常说少爷浪费家族资源,以此来欺负少爷。

“看看这个傻子,真是越看越不爽,当年家族给他灌输了那么多的资源,却修炼出来一个傻子,真是丢我们洛家的脸。”有人说道,带着鄙夷与憎恨。

他们只记得,当年家族把最好的资源给了洛天,却不记得,当年洛天在洛家是第一天骄的时候,教过他们多少顶级功法。

洛阳看着端坐在眼前的洛天,脸色越发的不爽,洛天曾经和林家的大小姐立下婚约,而他的大哥正是林家大小姐的追求者,而且过几天就要回来了。

他大哥曾说,如果他能暗地里解决这个洛天,就给他一瓶增元丹!

“一定要在大哥回来之前解决掉这个废物,可是怎么解决呢?”越想洛阳便是越发的郁闷,果断把这团火撒在洛天身上。

家族里现在没一个人管这个废物,之前有弟子打伤过,甚至打断过他的骨头,都没长老管过,自然这些弟子就完全把洛天当做了一个沙包欺负。

“这个狗废物”!洛阳骤然大骂一声,抬腿便是向着洛天一脚踢去。

这一脚力度十分之大,凝气三重力度达到千斤,这一角,若是落在洛天身上,百分百会让他肋骨断裂数根。

洛悠悠生怕少爷受创,立马便是张开双手,紧紧的抱着自家少爷。

一身子把洛天压在了身后,咔擦一声,二人都是撞飞出去,砰的一下,撞击在了大树上。

洛天的神情依旧呆滞无比,但是手中揣着石头的双拳,隐隐握紧的几分。

“噗”!悠悠一口滚红的鲜血喷在洛天身上,染红了洛天怀里的那块石头,陡然间,石头上发出暗暗的青色光辉,似乎有一道道铭文在期间闪烁。

但是诸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洛悠悠身上,况且她的身子压在洛天身前,根本没人注意到,洛天怀里的这块石头突然发生异变,一缕缕青色的能量从石头中释放开来,慢慢容纳到了洛天的身子当中,呆滞空洞的目光似乎恢复了几分清澈。

“这个下贱的侍女”!看到这一腿被悠悠挡下了,洛阳心中的怒火更是浓烈,一个下贱的侍女也敢坏我的事?

他起了杀心,一只手抓在悠悠身上,奋力一甩丢在地上,大地摩擦,悠悠脸瞬间被刮花了一大片,一行泪水流淌而下,嘴角的鲜血更是不断低落。

洛阳走向了洛天,撇了一眼躺在地上气息萎靡的悠悠,嫌弃地暗骂一声:“不知好歹”!

洛天此刻依旧躺在地上似乎注意不到洛阳的走来,他呆滞的目光此刻全然变换,紧紧的盯着自己手中的这块石头。

“妈的狗废物,碍眼!”洛阳大叫一声,啪啪便是两巴掌,甩的洛天脸肿的老大,嘴角溢出鲜血。

哒哒,一滴滴鲜血掉落在石头上,其中的铭文运转越发的缭乱快速,似乎被这鲜血,打开了某一层封印。

被打的洛天目光依旧紧紧的落在石头上,似乎没把洛阳放下眼里。

“哈哈哈,打死这个狗废物才好”。旁边有人起哄,乐意看好戏。

“对啊,阳哥,打死他”。周遭的人都是嘻嘻哈哈的看着被打的鼻青脸肿的洛天,很难想象,这是同一个家族的人。

很难想象,这些弟子之前都受过洛天的恩惠,洛天算是他们的恩人。

洛阳被洛天所无视,越发的怒火冲霄,加上旁人起哄,脸色狰狞,青筋暴起,真的想要打杀了洛天出气。

“不要打少爷,求你们了,不要打少爷,不要……呜呜……”。这时,悠悠一把趴到了洛阳的面前,双手紧紧的抱着洛阳的右腿,拖着半残的身躯,丝毫不放松。

“下贱的侍女,别打扰我们看好戏”!洛林走了过去,啪的就是给洛悠悠一巴掌,嫌弃她打搅自己好戏了。

这一巴掌抽的洛悠悠本来就是刮的血肉模糊的脸蛋更加的血腥,难以辨别五官。

“呸,脏了我的手”。洛林手上带了血,一口吐沫喷在了悠悠脸上。

“给我滚一边去”。洛阳正在火头上,一脚踹飞了悠悠,让她晕死过去。

然而,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洛天,只见石头中的光辉闪烁了一阵,竟然瞬间消失。而洛天原本呆滞的眼睛,陡然变得清澈明亮开来,那浑浊的眸光,陡然变得尖锐起来,凝聚在了一点。

2-觉醒

洛阳正要继续动手。突然,一道身影挡在了他身前。

来人竟然是一直抱着石头的洛天,而此刻他手中石头不见了,眼神也不像之前那般呆滞了,目光看着洛阳,透着森冷的杀意。

“这个小子还反抗,哈哈,我家洛大少爷也知道反抗了,哈哈。”洛林见到洛天竟然挡住了洛阳,乐了,不禁在一旁讽刺,周遭不少弟子也是叉腰看戏,一个个带着笑容。

看到洛天居然还敢挡住自己,洛阳冷哼一声:“找死!”

这一幕,也让洛阳心里有所盘算了,这小子居然自己敢拦自己,那么自己这一次就算打死了他,也有理由说是这个废物挡住自己了。

这原本让杀心大起的洛阳,越发的得意起来。

洛阳长拳向着洛天,便是崩杀出去一拳,真气腾起,凝气三重崩杀而出,足有千斤之力。

这一拳,乃是洛家著名的烈火拳,附带可怕的烈火之力,也是面前的洛天,当初教给洛阳的。

“这傻小子一辈子也不会想到,我洛阳,会用当时他教我的功法来杀他!”洛阳心底喃喃,很是倨傲。

洛天眸子中夹杂着冷笑,向着杀来的一拳,迎了上去。

“咚!”二者撞击在一起,激起烟尘滚滚。

洛天衣衫猎猎,狂暴的能量在四周冲击,如同一尊魔神一般站在那里,而洛阳却是被洛天震退几步,胸中血气翻滚,在地上留下一条深深的辙,才稳住身体。

“怎么可能。”四周的少年简直就是目瞪口呆,昔年那个废物,居然,居然硬生生将洛阳震退。

要知道洛阳可是洛家一等一的天骄,除却他大哥洛城之外,在洛家年轻一辈,难有敌手,更曾参与家族比试,昔年取得不错成绩。

“不可能,不可能,这个废物,这个废物怎么可能挡住我的一拳。”洛阳简直就是羞愧难当,自己居然被这么一个废物挡住了自己的一拳。

“废物,我要杀了你!”

洛阳大吼一声,又是一拳轰出,拳风阵阵,气势慑人。只见洛天不避不闪,而是一脸淡然地站在那里,大手轻描淡写地一包,直接将洛阳的拳头抓住,轻而易举地化解了这气势汹汹的一拳,拳头被洛天抓住,洛阳竟然丝毫动弹不得。

“我不会杀了你,我会慢慢把你折磨死,偿还你这些年欠我和悠悠的债,还有你哥哥,你全家,我会一一拜访!”洛天双眉一紧,反手捏住洛阳的胳膊,便是狠狠的一拧,卡擦一声,骨折声传荡而来,豆大的冷汗自洛阳的脸上流淌而下。

“啊!”胳膊断裂传来的剧痛直接让洛阳发出杀猪般的叫声。

“滚吧。”洛天喝道一声,嫌弃的一脚将洛阳踢飞出去,砰的一声,洛阳撞击在适才洛天躺的大树上,喋血不断。

“这,这!”四周的少年腿脚颤抖,这还是之前那个任由欺压的废材小子么,一击便是废了洛阳一只胳膊,太可怕了。

“还有你!”洛天目光瞬息落在了洛林身上,此刻洛林浑身颤抖,他刚才打了悠悠,现在回想一下尽是悔恨无比,我干嘛作贱要去帮这个洛阳。

当洛天冷冽的眸光放在他身上之时,他身子哆嗦不断。

“天哥,我刚才,我刚才……”

还没等他说完,啪的一巴掌落在了他脸上,打出一个血印,而后砰的一脚踢飞出去,撞击在大树上不断的喋血。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四周的少年哪里还敢观战,立马都是溜的没影了。

洛天抱着躺在地上的悠悠,回到了自己的小院。

看着躺在自己眼前,卷缩成一团的悠悠,洛天眼中闪烁着温柔,小手从悠悠染血的脸蛋上拂过。

“悠悠这条命是少爷救来的,就算打死悠悠也不准你们欺负少爷。”悠悠在昏迷中喃喃。

洛天眼中微润,四年前冬至晚上,他在街上看到一个衣衫褴褛的少女正在乞讨,顿时善心一动,便是将她收为自己的小侍女。

这四年,无论寒冬春阳,无论冷眼敬畏,她都是默默的站在他的身边,一次次用孱弱的身体,抵挡着妄想欺负他的人。

幸好这块天灵石突然觉醒,一丝天道气息弥补了天体经的漏缺,让我在关键时刻苏醒过来,不然今日悠悠与我,怕是都危险了,洛天喃喃道。

这块石头,乃是洛天父亲失踪前递给洛天的,并且交代,只要放空神识,用心铭悟石头之中的奥秘,就能修复残缺的天体经。

“谁曾想,这块天灵石,不仅仅需要精神力冥想领悟,还需要阴阳之血浇灌,才能激活。”洛天越发的觉得庆幸,若不是自己的血和悠悠的血混淆在一起,这三年的冥想领悟,恐怕还要继续下去。

这完整天体经一旦修炼之后,自身肉体强横无比,并且能够吞噬他人气血加速修炼速度,这也是为什么,明明只有炼体八重的洛天,能够轻松战败凝气境的洛阳,那是因为洛天在肉身上,便是能够碾压洛阳。

此刻洛天脑海之中,不尽的功法口诀在脑海中闪烁。

“洪荒神修,坚体为天,拳能塌天,足可填海……”

晦涩的口诀不断的涌入到洛天的脑海中,洛天连忙运转真气,随着天体经的路线,在慢慢的运转着。

一个周天过去之后,啪嗒一声,一块小小的木板从床上掉落,洛天的眸光,也是缓缓地睁开。

这天体经修炼,需要大量的药材提供。看来是时候摘掉这个废材的帽子了。洛天运转一遍天体经之后,越发的渴望变强。

他从小与父亲相怜,关于母亲,父亲只在喝醉之后支离破碎的说过两句。实际上,他连自己母亲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更不知道她来自何方,是何身份!

平常若是自己问及母亲的事情,肯定会被父亲呵斥,被呵斥还是轻的,有时候什么会被暴打。

母亲,就好像是父亲心中的一处禁地,他人绝对不能触碰!

洛天摇了摇头,似乎想甩掉脑中疑惑的思绪。捡起了自己刚才碰到地上那一块木牌,只见上面歪歪斜斜的写着洛阳,洛林……,等等十几个洛家年轻小辈的名字。

这些,都是悠悠刻下的,每当有人欺负洛天的时候,她便会在这木牌上刻下对方的名字,她一直相信,等洛天醒来的那一天,就是他们的末日。洛天虽然一直处于呆滞的状态,但是对于周围事情,却是有感知的。

看着躺在床上的悠悠,洛天双手握了握,心中一阵杀意涌动。

“现在我的实力在炼体八重,算战力的话,应该不惧凝气境三重,若是能够突破到凝气一重的话,应该能和凝气四重一战”。洛天估摸了一下自己的实力。

“这块天灵石,难道就没了其它的能力?”洛天把玩着手里的天灵石,此刻在天灵石的四周,密布这密密麻麻的古老符文,夹杂着洛天的鲜血,看起来十分诡异。

“天体经开启第二重需要,千年血参、上古魔猿血和万年灵乳,在至阳之地融合吸收。”突然之间,融入洛天脑中的石头传递出一个信息,而后便是无尽的数据传导进入洛天的神识当中。

“原来天体经分为十重,每一重都需要十分珍贵的药材才能够突破,每一重突破,都会获得十分恐怖的能力,若是我想变强,就要开启这天体经后续的能力,而这第二重开启,需要的千年血参,正是家族三个月后的比试奖励!”洛天道来。

“这株千年血参必须拿到,距离家族比试还有三个月,我必须尽快提升实力了!”洛天轻轻皱了皱眉,喃喃自语道

小说《神龙出渊》 第1章 傻子少爷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你的燕妮呀点评:

《神龙出渊》这本书让你了解人间百态,值得彻夜未眠的欣赏,让你爱不释手,反反复复看了好多次,这本书内容一环扣一环,剧情棒!文笔好!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