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婚恋生活 前妻再嫁我一次

前妻再嫁我一次

作者:流光飞舞

状态:已完结 分类:婚恋生活

时间:2020-11-12 16:56:27

《前妻再嫁我一次》小说情节波澜壮阔,流光飞舞主要说的是:贺兰雪,两年了你怎么还没看清楚这个男人的本性,世上最恨你的人就是他,怎么能凭着护士的片面之词,就开始胡思乱想,活该你遭人讽刺嘲笑。“站住!”刚抬起脚步,就被身后表情阴鹜的男人喝住,贺兰雪顿住脚步,转过身,等着他的吩咐。“既然你认为是你自己的责任,那么以后公司所有的传单都有你发。”他就是要激怒她,为什么她可以这样淡然处之,这会让他觉得,自己的怒火很莫名其妙,就好像是打在棉花上,对方不痛不痒,却把他自己气的不行,凭什么?
展开全部

前妻再嫁我一次第6章试读

踏进总裁办所在的四十层顶楼,贺兰雪忍不住唏嘘感叹:这里视野开阔,布局分明,装潢也都是按照赫连爵的风格,黑白灰,给人一种沉闷冷凝的感觉。

她很佩服自己,都进了狼窝了,还有心情观察四周的环境。

站在写着Presidentoffice烫金字样的办公室门前,贺兰雪深呼吸稳定下心神,屈指轻轻的叩响了大门。

静等了半晌,里面方才传出一道清越磁性的男声,“进!”

推门进入,贺兰雪闻到了一丝暧昧的气息,这种气味她再熟悉不过,因为曾经她帮他打扫那些欢好凌乱的战场之时,这些气味令她无比恶心,却必须忍着,面上还不能有任何不妥,只是空气中飘散着一股她隐约觉得熟悉的香水味,具体的为何会觉得熟悉,她一时却又想不起来在什么地方,或者是什么人身上闻过……

看来她来的有些不是时候,打断了他的好事了。

隐藏自己真实的情绪,往前走了两步,公事公办的唤了一声,“总裁!”

正低头看资料的赫连爵闻声抬起头,幽深的眸子在看到来人是贺兰雪之后,闪过一丝讶异,她怎么会上来?

对于赫连爵一向冷凝的冰山脸上出现的惊讶,贺兰雪表示理解,也难怪他会惊讶,在公司的这两年,不管他怎样刁难,她都没有怨言,也从来不会找他理论,今天要不是有事情要谈,她也断不会打破维持了两年的常规。

惊讶转瞬即逝,赫连爵冷着脸,惜字如金道,“有事?”

“总裁,我来领罚。”贺兰雪直截了当的表明来意,以赫连爵聪明如计算机的头脑一定能明白她所表达的意思,对此她一直深信不疑。

“魏学文没有告诉你?”赫连爵面无表情的反问。

“总裁,从古至今一直都有一个一人做事一人当的说法……”

赫连爵抬手制止她,“这么说你承认自己有错?”深邃如夜空的眸子,满是森寒,这女人真的好样的,不仅没完成他吩咐的任务,昨夜还夜不归宿。

他当然不会费力去找她,就像现在这样,她还不是回来了,因为她的目的还没有达到,她自然舍不得离开,只是这女人静默了两年,是终于要忍不住了吗?

贺兰雪直视着他,毫不退缩,“昨天迟到确实是我的错,至于今天为何又迟到相信总裁已经了解了,我在医院醒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医院,她真的晕倒了?“你认为是我送你去的医院?”赫连爵抓住她话里的重点,起身走到她身边,用大拇指和食指掐着她的下巴,逼近她的脸,冷嗤,“你配吗?”

不是他?贺兰雪认真地盯着他的脸,想从上面找寻他说谎的痕迹,可是她似乎忘了,赫连爵可是从来都不说谎的,他做过什么事或者是没做过什么事,都不会说谎,因为他不屑!

真的不是他?那是谁?

是谁冒充她丈夫好心的送她去医院?她好像在睡梦中还感觉到有人抚摸了她的脸,如果是这样的话,还真的不是赫连爵,他怎么会那样对她,她是他最厌恶的人不是吗?

这么说他不知道她怀孕了,还想说他怎么这么平静,原来只是她自作多情。

“贺兰雪,两年了,我不得不说对于你的忍耐力很令人佩服,希望你能这样一直忍下去,千万别被我抓到把柄,不然……”故意的说一半留一半,手上的力度却有增无减,死死的扣住她的下颚,用实际行动给她警告。

看着她瘦弱的瓜子脸,黑曜石般的眸子毫无温度可言,凭什么把他的生活搅得一团乱的她,还能拥有一双明亮清澈的让人移不开的的潋滟水眸,黑白分明的瞳孔,没有一丝慌乱和惧色,无论他说什么做什么,永远都是这样半死不活的样子,她是在无言的讽刺他,是对他的挑衅,不就是仗着有爷爷在背后撑腰吗?

抓了她两年的小辫子,却没有找到任何破绽,他发誓总有一天,一定让爷爷看看,他相中的孙媳妇的真实面目。

即使下巴上传来剧痛,贺兰雪仍旧是面不改色,平静无波的道,“总裁,犯错的是我,总裁不应该迁怒旁人……”

“你是在对我说教?你有什么资格?贺兰雪,别忘了,我们只是名义上的夫妻,而这段婚姻,我从来就没有承认过,你最好认清自己的身份,你在我眼中什么也不是。”又是话没说完就被赫连爵无情的打断,他一把甩开她,幸好她早有心理准备,要不然铁定摔的很狼狈。

站稳脚步,贺兰雪轻轻的道,“总裁,我先下去了。”不是她怯弱,而是跟这样脾气不好的人,根本就没有道理可讲,她应该听经理的话的,不过现在也算是给她自作多情了一点代价。

贺兰雪,两年了你怎么还没看清楚这个男人的本性,世上最恨你的人就是他,怎么能凭着护士的片面之词,就开始胡思乱想,活该你遭人讽刺嘲笑。

“站住!”刚抬起脚步,就被身后表情阴鹜的男人喝住,贺兰雪顿住脚步,转过身,等着他的吩咐。

“既然你认为是你自己的责任,那么以后公司所有的传单都有你发。”他就是要激怒她,为什么她可以这样淡然处之,这会让他觉得,自己的怒火很莫名其妙,就好像是打在棉花上,对方不痛不痒,却把他自己气的不行,凭什么?

“好的,总裁还有什么事吗?”贺兰雪仍旧波澜不惊,所有的表情都是公式化,没有展现一丝一毫的私人感情。

“滚!”冷冽的嗓音,让人起鸡皮疙瘩,即使听了两年之久,心间还是忍不住有一丝苦涩蔓延,面上却还是一片淡然,就让她保留最后一丝尊严,因为现在除了它,她别无其他。

转身,挺直背脊,迈着沉稳铿锵的步伐,头也不回的离开,这个地方她发誓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进来,以后再也不会自作多情了。

贺兰雪离开后,办公室套间的休息室的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一个仅用一条白色的浴巾遮体身材高挑性感的女人,缓步走出。

前妻再嫁我一次第7章试读

整个销售部的人都知道贺兰雪被下放了,对此他们表示深深的同情,当时总裁要他们发十万份传单的时候,他们确实对罪魁祸首的她,咬牙切齿过。无论如何也是一起工作了良久的同事,贺兰雪平时虽冷漠,但也是极好相处的人,且还是他们销售部的冠军。

他们销售部不像是其他公司那样,其他公司是多劳多得,而他们却是同打虎共吃肉,不论你的业绩如何,到月底要归到总账上,最后平均分配,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占了贺兰雪不少的便宜。

所以听到贺兰雪独揽了责任,被总裁下放,大家心中总是不好受的,这不,利用午餐休息时间,他们在魏学文的带领下,集体来帮贺兰雪的忙。

“兰雪,我们帮你一起做。”同事小林是个比较开朗热情的女孩子,一蹦一跳的走到贺兰雪面前,二话不说就去抢她手中的传单。

看着一干同事,贺兰雪愕然,“你们怎么都来了?”昨天不是还在抱怨,今天竟然主动来帮忙?

“咱们是一个部门的,当然要共同进退。”魏学文扬起清隽的笑脸,露出了洁白整齐的牙齿。

“对,经理说的对极了。”大家忙不迭的附和,贺兰雪不在,他们的荷包就要瘪了。

“还是不要了,你们的帮助也只是一时的,因为总裁很明确的表明了,我以后的工作就是发传单了,所以大家的好意,我心领了,这天气怪热的,你们赶紧回去吧。”贺兰雪婉拒,心中却涌过一阵暖流,还以为平时自己不爱讲话,同事们都讨厌她呢!

“你以后都要做这个?”魏学文忍不住拔高音量,“活该你,说了不让你去,你偏去,这下舒服了,你就是闲的蛋疼。”

“我是女的。”贺兰雪难得的冷幽默了一回。

“噗……”众人喷了,对着她纷纷竖起大拇指,“好样的!”

“你……”魏学文被她堵得哑口无言,这女人不是不善言辞的吗?真是真人不露相,露相非真人啊!

“好了,大家的心意我真的都知道,你们快点回去吧,别因为我,耽误了大家的工作。我真的没事,就当是一次新的人生历练。”贺兰雪朝他们露出让阳光都为之失色的笑靥。

晃的他们不由的失神,心中啧啧赞叹:原来贺兰雪这么美啊!夸张一点来说,简直就是倾国倾城的大美人,眉间那一颗朱砂红痣,给人一种飘飘若仙的感觉,美若倩兮,也不过是如此吧?

“兰雪,你是不是得罪总裁了?”小林大胆猜测,“要不然就因为迟个到就惩罚的这么狠,真的很不通人性。”

“瞎说什么呢你,她一个小小的销售员,见到总裁的机会简直是大海捞针,怎么可能得罪高高在上的总裁?”有人反驳。

“我也就是这么说说,不然为什么兰雪从来都没有迟到过,就那么一次还被总裁抓了个正着。”

“仔细想想也挺蹊跷的,以前我几乎天天迟到,有次还碰到了总裁,可是总裁也没说什么,还有兰雪可是我们销售部的冠军,可是却一直没有得到任何升迁的机会,这点也很不寻常。”一个销售部吊车尾的人,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听他们七嘴八舌的议论,魏学文双眸微眯,别有深意的睨着贺兰雪。

察觉到他的打量,贺兰雪非常淡然的笑了笑,“你们别乱猜了,真要怪只能说明我运气不好,我一没学问,而没有学位,自然是没有升迁的机会了。你们都快点回去吧,等下就要上班了。”

听她这么说,他们一想觉得也对,贺兰雪的学历只是中专文平,在现如今大学生研究生多如牛毛的社会上,能进DK工作,已经算是得了天大的恩赐了。

在她的坚持下,他们只好离开,这个女人的倔强,同为同事两年,他们又怎会不了解。

同事们走后,贺兰雪尽职尽责的一张张发着传单,其实像DK这样享有盛名的大公司,就算是出新产品,也是用不着发传单的。

商业街上,随处可见LED闭路电视,财大气粗的DK别说买下其中一个使用权,就算是买下整个C市,乃至全国的,恐怕都不在话下。

宣传的手法有很多,广告,报刊,新闻……而赫连爵却独独选择最原始的方法,其用意不言而喻。

她绝对不会轻易被打倒的。

“先生,小姐,我们公司即将推出新产品,这上面有详细的说明,你看下……”

一连几天,贺兰雪都在重复这这句话,就像是设定了特定程序的机器人一样,游走在被炙烤的如火炉般的大街上,穿梭在形形色色的人群中。

暮色西垂,燥热的一天的城市,突然变天,狂风卷集着乌云呼啸而来,原本晴朗的天空就像是西游记上演的场景那般,一瞬间就黑了下来,电闪雷鸣,道路两旁的绿化树,被风吹的狂乱起舞,路上顿时慌乱起来,人群攒动,行色匆匆。

贺兰雪看了看天,也收起东西,快步跑开……

噼里啪啦……从天空中落下豆大的晶状体,原来不是雨,而是冰雹。

真是六月的天如娃娃的脸,说变就变,前一刻还晚霞红似火,这一刻就冰雹突来袭。

这会儿街上乱糟糟的,打车根本就是奢想,还是先找个躲避的地方,躲一会儿再说。

找了最近的一家超市,贺兰雪连忙躲了进去。

进去之后发现超市的人比平常多了一倍,全都是败这恶略的天气的影响。从包包里翻出手机,想看看时间,可是却自动关机了,再按开机键,显示电量不足,无法开机,这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把手机塞进包里,走到零食区,买了一包面包,和一瓶牛奶,付了钱后她去了一旁的休息区。

饿了一天了,希望肚子里的那个小家伙这会儿能老实一点别挑食,不然她真的要没有体力支撑下去了。

这个小家伙还蛮坚强的,医生说各方面发育都还算比较正常,她昨天骂那个谎称她丈夫的男人,也只是要对方多体贴她,真的很好笑,对方做了件好事,把她送进医院,却莫名的遭来一顿骂,应该很恼火吧!

一小口一小口的吃着原味面包,还好没有任何反应,宝宝,你能听到妈妈讲话是不是?真是个体贴妈咪的好宝宝,以后要继续保持,不能调皮,知不知道?

贺兰雪在这里苦中作乐的和腹中的孩子说着悄悄话,而赫连家却炸开了锅,赫连笙老爷子突然从山庄回来了,在家中等了贺兰雪和赫连爵一整天,本想着晚上可以吃个团圆饭,没想到两个孩子过了下班时间还没有回来。

他开始还暗暗高兴,莫不是这俩孩子终于来电,一起去约会去了,可是左等右等,也没见回来,看着外面的天气,他就忍不住担心,开始给他们打电话,一个关机,一个虽然接了,但是听到电话里传来醉意朦胧的声音,老爷子一下子就怒了。

“赫连爵,现在,立刻,马上给老子滚回来……”老爷子整个人顿时被一团黑气包围着,带兵打仗上战场,他样样能手,可是最近这两年却连自己的孙子都管不住,他能不生气吗?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子荧小娘子点评:

《前妻再嫁我一次》是由流光飞舞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小说,反反复复看了好多次,这本书内容一环扣一环,剧情棒!文笔好!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