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恨是长久爱

恨是长久爱

作者:桃小白

状态:已完结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1-02-16 17:24:36

小说恨是长久爱,是由作者桃小白创作的一本优质作品,这里小编为大家分享精彩内容阅读:就在这时,一个宫女进来了跪在苏明彦跟前,“皇上,贵妃娘娘醒了,可娘娘浑身都疼,疼得直唤皇上的名,求皇上赶紧去看看娘娘吧!”苏明彦一听宫女的话,随后大声道,“来人,将皇后娘娘给朕关入暴室,没有朕的旨意,谁都不准放她出来!”苏明彦冷眸中尽是阴鸷的颜色,眸中闪过一抹痛楚,“凤惜语,这是你自找的,你最好祈福朕的如月没事,如果如月一旦有什么事,朕绝对要你和凤家全族陪葬,不信,你大可以试试!”
展开全部

我愿一死

血一滴一滴的落下,落了差不多有大半碗,凤惜语已经是受不住,一张脸煞白……

——————————————————————

最后终于落满一碗,皇帝喊停了,她已经瘫软的靠在椅子上,看着帝王小心翼翼的将如贵妃抱起,再喂她喝下用她心头血熬制的药。

凤惜语忽然放声大笑起来,笑得眼泪从她的眼角处滑落,尽管她找不到任何想笑的理由,她咬紧牙关,一句话都没喊出来,也没有哼,因为她知道,她的命不重要,重要的只是床榻上的那位。

没过一会儿,耳边传来一阵呼喊声,她终究还是晕了过去。

凤惜语被送回翊坤宫后,调养了一段时日,可她的身体却越发的差了,但心头血,苏明彦却日日命人来取,要连续取十日,而她的身体已残破不堪。

直到最后一日取血,没过多久,苏明彦就气冲冲的来了,踢开门,对着躺在床榻上的凤惜语就是一顿怒吼,“凤惜语,你到底喝了什么东西?”

“嗯?”凤惜语嘤咛了一声,很是不解。

“如月喝了你的心头血,吐血,命在旦夕!”苏明彦紧紧地盯着她,冷冷的眸光像是在割据着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肤般,灼热却又寒冷如冰,那种彻骨的恨意慢慢生长出来。

“哦?是吗?”凤惜语逸出一丝冷笑,“看来,终究还是她福薄命浅,承受不起我凤惜语的心头血了!”

苏明彦眼中浮现出冷冽的寒光,不可遏止的怒火溢满他的胸腔,剑眉染上寒霜,他紧紧抓住风惜语纤细的手腕,目光直直地看着她,“凤惜语,你信不信,若是如月有什么三长两短,朕要你凤家全族陪葬!”

“哦?皇上连自己的亲哥哥都能下手灭其全族,皇上还有什么是不敢的吗?”凤惜语轻声笑道,她将自己的手从他的手中抽回,抬眼看向他,“百年之后,苏明彦,你怎么向皇族宗亲交代,怎么向你的父皇交代?你连一个几岁的孩子都不放过,你还在乎我区区一个凤家吗?”

“凤惜语,你找死,是不是?”

苏明彦一听这话,随手一挥,所有的茶具都簌簌落下,在夜色中显得清脆无比。

“皇上要赐死臣妾吗?若是要赐死,还请皇上尽早吧!”

就在这时,一个宫女进来了跪在苏明彦跟前,“皇上,贵妃娘娘醒了,可娘娘浑身都疼,疼得直唤皇上的名,求皇上赶紧去看看娘娘吧!”

苏明彦一听宫女的话,随后大声道,“来人,将皇后娘娘给朕关入暴室,没有朕的旨意,谁都不准放她出来!”

苏明彦冷眸中尽是阴鸷的颜色,眸中闪过一抹痛楚,“凤惜语,这是你自找的,你最好祈福朕的如月没事,如果如月一旦有什么事,朕绝对要你和凤家全族陪葬,不信,你大可以试试!”

凤惜语没有说话,只是怔怔地看着眼前的男人,柔美的眸子在阳光下显得格外清冷,里面盈盈闪烁着晶莹的水光,里面纠结着复杂而难解的情绪。

忽然在男人转身之际,她冷声道,“苏明彦,我知道你恨我,可有些事不是我所能够掌控的!既然如此恨,那我愿以一死来换取凤家安宁,求你放过凤氏全族,准许我父亲告老还乡!”

痛不欲生

“你说什么?!”

苏明彦紧紧地盯着她,冷冷的眸光像是在割据着她身上的每一寸肌肤般,灼热却又寒冷如冰,那种彻骨的恨意慢慢生长出来。

“我愿一死,来抵你心头之恨,只求你放过凤氏全族,所有的事,我一人承担。”凤惜语淡淡的笑着,笑容带着一丝透明的颜色,“只要你放过凤氏,你要我怎么死都可以,随你高兴,这样可以吗?”

苏明彦听到这番话,眼中怒火更盛,声音低沉喝道:“凤惜语,你休想死得这么容易,你休想,朕还没看到你痛不欲生的模样呢!”

不知道为什么,在她说出死的时候,苏明彦竟然会心疼了。

“呵,”凤惜语淡淡地一笑,凄然而绝美,清澈的眼眸中透出绝然,“原来,我凤惜语这一生,什么都由不得自个儿做主,就连死,也不能做主!”她抬眼,眼色清冷,“苏明彦,我这一生,最后悔的事,就是那一年遇见了你,如果没有,我凤惜语绝不会落到这步田地!”

苏明彦一听此话,眸中闪过一丝凛冽的光,渐渐被盛怒所充斥,狠狠道,“来人,将皇后押去暴室!”

说完,有几个侍卫走上前去押着凤惜语,可是就在那瞬间,凤惜语却突然抬头,紧紧盯着那些人,那凌厉的目光,吓得那些人不敢上前一步。

“不必了,我自己会走!”

“苏明彦,你从来都不懂我,从来都不懂的!”凤惜语望着苏明彦,眼眸中似有一抹疼惜闪过,而后便拂袖而去。

窗外,阳光灿烂,带给他一阵璀璨的光芒,可苏明彦却仍旧感觉好冷好冷。

凤惜语被关在暴室已经有三日了,而未央宫那位自然也好了许多,不知是苏明彦故意忘记,还是想折磨凤惜语,他竟然完全忘记了,暴室里还有一个人。

未央宫。

“明彦,已经三天了,暴室那地方她怎么受得住,况且我不是没事了吗?”沈如月倚靠在床榻上,看着坐在自己身边的男人,“太医说,如果不是有皇后娘娘的心头血,如月的病也许就好不了,你看在我的份上,饶过她这一回,好不好?”

苏明彦没有说话,只是默不作声拿起放在旁边的药,一勺一勺地哄着沈如月喝下去,完全没有把她说的事放在心上。

可也只有他自个儿才知道,这些天夜不能寐,到底是为了什么。

沈如月见他这样,便也不再说话。

暴室是处置犯了重大错误的宫女,凤惜语从没进过这里,又加上进来这三天日日太阳都强烈,她本身有病在身,很快就已经要昏厥过去。

凤惜语紧紧抱紧自己的身子,将头埋在双腿之间,美丽的面庞似乎失去了光华,笼罩着一种至深的悲伤,“娘亲……惜儿累了,护不住凤氏了!”

迷迷糊糊间,她似乎听见娘亲的教诲。

惜儿,你是凤家嫡女,生来就尊贵,注定是要母仪天下,你的夫君,你的爱情,都由不得你自个儿做主。

是啊,她是丞相嫡女,又是镇南王唯一的外孙,身份何其尊贵,可她也知道,她也身系两族荣辱。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可是娘亲,惜儿累了,再也走不动了……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承平小郎君点评:

写的太精致了,超爱《恨是长久爱》这个小说,作者桃小白文笔真好,很吸引人。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