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婚恋生活 别让我们变回忆

别让我们变回忆

作者:月小半

状态:已完结 分类:婚恋生活

时间:2020-11-15 17:57:51

《别让我们变回忆》的主要情节是:“大姐,大姐,你让厉南城放过辛家不好?我怎么样都可以......”“好啊,”彩竹嫌恶的在她破烂的衣服上擦干净鞋底的血迹,“跪下,磕头,把鞋给我舔干净!”话音刚落,门就被砰的一声踢开。厉南城像是修罗一般慢慢走近,声音里夹在着冰碴子:“冒充安琪?你也配?”彩竹吓得浑身哆嗦:“厉总,我没说过我是什么安琪,是玫瑰自己这么叫我的,真的!不关我的事!”
展开全部

别让我们变回忆第6章试读

洗完澡收拾好自己,拖着疲惫的身子刚回到房间,辛愿就愣住了,不由自主的两腿发软,握着钥匙的手用力过度,泛着惊恐的白。

厉南城闲适的坐着,一边唇角微微勾起,目光却凌厉的盯着她,像是要在她身上扎上几个洞,“我倒是小看了你,这么快就勾搭上了唐九夜。”

辛愿微微颤抖着,她后退,却撞倒了一名保镖钢铁一般的前胸,一圈保镖密密实实的把门前堵得死死的,她已经无处可逃。

厉南城笑的越发肆意:“玩的开心吗?”

“没有、我没有......”辛愿迟疑的往前了一小步,道:“厉总,我会尽快离开H市的,真的,我这就走,求求你放过辛家吧。”

“陪唐九夜睡了一觉,就赚够离开的钱了?”厉南城冷笑一声,浑身散发着凛冽的气息:“你以为找到了靠山,我就不敢动你?”

大手一把抓起她的头发,狠狠的甩到一边:“辛愿,你怎么下贱的像狗一样,看到谁都摇尾乞怜?”

辛愿倒在地上,心一寸一寸的沉下去:“是,我下贱,厉总,杀了我也会弄脏你的手,就当我是个流浪狗扔了吧?”

“呵,”厉南城冷笑一声:“我改主意了,既然你不走,那就永远都别想走,留在这里一辈子当狗!要是被我发现你偷跑,辛家和你那个弟弟就都等着完蛋吧!”

辛愿不可置信的看着他,哀求道:“不要,求你不要,我不跑了,我留下来任你报复,不要动我弟弟,求你......”

灯光一暗,原来是保镖们进了小屋,将灯光都挡了个严严实实。

狭小的空间里,一下子涌进来十几个壮汉,瞬间显得压迫感十足,辛愿有种不祥的预感,不停的往角落里瑟缩着,顾不得疼痛,哀求着:“你们要干什么?”

“那群酒囊饭袋满足不了你,我就给你找了些能干的来,”厉南城翘着二郎腿高高在上的坐着,笑容邪佞:“这几个保镖各个身强体壮,比方才包厢里那群孬货可强多了,辛小姐要不要试一试?”

辛愿的眼睛惊恐的睁大,他竟然让她跟保镖......

“不行的,我会死的......”辛愿蜷缩成一小团,拼命的摇着头。

“安琪就是这样死的!”厉南城冷眸一缩,厉声道:“安琪受过的苦,你也要尝一遍!你们还愣着干什么,怎么上女人不会?”

保镖们蠢蠢欲动,却又有些畏首畏尾,直到厉南城大吼一声,这才七手八脚的将辛愿按在地上,撕扯着她的衣服。

辛愿惊恐的乱叫,“放开我,你们放开我,救命,谁能救救我——”

没有人应答她,没有人会救她。

安琪死了,她活着,这就是她一辈子的孽,只要她还活着一天,就永远要背负着厉南城的怒火。

“厉南城,安琪在天上看着你,她不会喜欢这样的你!”

领带被卷成一团,塞进她的嘴里,扬手重重给了她一巴掌,“不要提安琪,她的名字从你嘴里说出来,对她来说都是一种侮辱。”

厉南城沉声道:“好好‘对待’辛家三小姐,若是她还有一口气,你们自己知道后果。”

这是让他们把人做到死的意思?

辛愿瞳孔涣散,嘴里呜呜的叫着,什么话都被堵住了说不出一个字,厉南城走出了小房间,门扉缓缓合上,也将她所有的希望全部打落尘埃。

兜兜转转,她还是逃不过如此的命运。

她绝望的想,唐九夜说的对,别人可以救她一次两次,可终究不能每一次都能及时赶到。

她错就错在,一厢情愿的爱上了厉南城。

从小到大,所有的高兴和伤悲,幸福和屈辱全都系在这一个人身上,落到如此境地,是她自作自受。

如果她的死能让他消了气,放过辛家,那么,就这样吧。

辛愿闭上了眼睛,不再反抗。

安琪,你带我走吧,等去了天堂,我亲自给你道歉,赎我的罪孽。

一墙之隔,厉南城听着隔壁的声响,一口气灌下去半瓶最烈的威士忌,砰的一声放在桌子上,震的烟灰缸都跳起来,又重重落下。

咚咚咚,门被敲响。

他拧眉:“谁?”

“厉总,我来给您送酒。”

彩竹端着托盘,上面放着酒保精心调制好的各色红酒,穿着一套大红的旗袍,开叉直接到腰,露出一双大白腿,胸前挖空了一块,深邃的乳沟若隐若现,随着她弯腰倒酒的动作不停的颤动着,声音甜的发腻:“厉总,这是我们夜宴新上的酒,叫‘醉生梦死’,您尝尝?”

一抬头,一张明艳妩媚的小脸浅笑吟吟,素手端着高脚杯,送到他面前,忽而双手一颤,酒杯倾翻,鲜红的液体不偏不倚的倒在他胯下的位置,女人“哎呀”惊叫一声,小手覆了上去来回上下,话里却一点抱歉的语气都没有:“真是对不住,都是我不好,我给您擦擦......”

厉南城眼神一眯,伸手托住她的下巴抬了抬,借着粉色的灯光看清楚她的脸,“在哪儿整的?”

这张脸,像极了安琪。

还没恢复好就迫不及待的想来爬上他的床?

夜宴到底是夜宴,消息灵通,心思巧妙,更是了解男人。

彩竹轻轻一蹙眉,百般可怜:“厉总说什么我听不懂,人家本来就是长这个样子的呀,虽然比不得玫瑰那张脸倾国倾城,但也说不定厉总您会喜欢......”

柔弱无骨的小手熟练的拉开拉链,覆上他滚烫的昂扬:“呀,都湿到里面了呢,我来帮厉总擦一擦吧。”双手上下揉了几下,如愿感受到手中的东西发烫变大,彩竹更加大胆了起来:“酒液黏答答的,还是洗一洗的好,可我房间里没有水,要不人家帮您舔掉......唔——”

下巴突然被狠狠捏起,疼的她直皱眉。

厉南城手中用力,看着她这张跟安琪相似的脸慢慢的扭曲,变形,心底漫过一丝嫌恶:“滚出去!”

彩竹被扔出了包厢,狼狈不已,捂着脸逃走了,经过辛愿房间前的时候,却陡然间停住了脚步。

听说她是厉总的前妻?

这口气,不出不快!

她整理了一下自己,推开了房门。

一股光亮照射在辛愿的眼睛上,刺的她慢慢睁开眼睛,而后慢慢愣住,僵化。

逆着光站着的,是大姐?

大姐,你真的来带我走了吗?

别让我们变回忆第7章试读

大姐,你真的来带我走了吗?

---------------------------

几个保镖正准备对辛愿下手,看到彩竹的脸却也停住了,他们都是跟着厉南城有些年头的,辛安琪的脸也是见过的。

此时小房间灯光昏暗,彩竹又刻意化了妆,看起来更像辛安琪。

她笑了笑说:“我来找你讨债。”

原本她才是夜宴的头名,多少男人围着她撒钱,可自从这个玫瑰来了之后,从前匍匐在她裙下的臭男人全都去给这个玫瑰砸钱!

她慢慢走过去,保镖们让开一条路。

尖细的鞋跟勾着领带的一角,一用力,扯出了辛愿的嘴。

辛愿早已经泪如雨下:“大姐,是我的错,当初爸爸提出让我和厉南城结婚的时候,我应该拒绝的,是我拆散了你们,才害得你惨死......”

“这就是你道歉的方式?”彩竹用脚踩着她的脸,狠狠的碾着她脸上那一朵玫瑰纹身,直至血肉模糊:“我能毁了你的脸一次,就能毁了第二次!看你还能用什么勾引男人!贱人,婊子,荡妇!”

辛愿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任她践踏。

“大姐,大姐,你让厉南城放过辛家不好?我怎么样都可以......”

“好啊,”彩竹嫌恶的在她破烂的衣服上擦干净鞋底的血迹,“跪下,磕头,把鞋给我舔干净!”

话音刚落,门就被砰的一声踢开。

厉南城像是修罗一般慢慢走近,声音里夹在着冰碴子:“冒充安琪?你也配?”

彩竹吓得浑身哆嗦:“厉总,我没说过我是什么安琪,是玫瑰自己这么叫我的,真的!不关我的事!”

厉南城越过她,一把把跪在地上磕头的辛愿拎起来,看见她血肉模糊的脸,再看向彩竹泛着血光的高跟鞋,瞬间了然,“就算是条狗,你要动她也得先问问主人。”

辛愿的意识已经有些模糊,泪水流了满脸,流过泥泞的右脸沾上了血,一道道鲜红的血迹顺着下巴流到脖子上,再缓缓下滑。

彩竹想走,却被保镖先一步拦住了去路:“厉总,这个女人要怎么处置?”

“去告诉燕珍,她知道该怎么办。”

辛愿被拎的脚离地面,还在不停的哀求着:“大姐,冤有头债有主,你有什么怨气都冲我来,弟弟他才十七岁,明年就要高考了,你让厉南城放过他好不好?”

血水落在厉南城的手背上,他嫌恶的把辛愿扔在一边,特助捧着手机敲门进来:“BOSS,老爷子的电话。”

厉南城走后,房间里恢复了安宁。

燕珍等了许久,终于等到了这活阎王离开,连忙冲进屋里,用力把辛愿扶起来躺在床上,轻拍着她没受伤的那半边脸:“玫瑰,玫瑰,醒醒。”

辛愿缓缓睁开了眼,分辨了好久,才叫了一声:“珍姐......”

“嗯,”珍姐叹了口气,每次看到她,都有种同病相怜的感觉,曾几何时,她也是被那个臭男人骗到身无分文,卖到了夜宴会所里被折磨的惨不忍睹,不自觉的就想帮帮这个可怜的女人:“你振作一点,夜宴你是不能呆了,厉南城随时会回来,快收拾一下,我让人送你走。”

辛愿绝望的摇头:“不行,我不能走,我要是走了他会把气撒在我家人身上。”

“保命要紧!”珍姐从柜子里翻出来几套衣服给她换上,叫来了一个男酒保,对辛愿说:“有多远走多远,这里是你的手机还有一些钱,快走!”

男酒保把她塞上车,油门一踩划入了车流,七拐八拐的躲避着监控,往长途汽车站走。

叮铃铃——手机响起来。

辛愿看了看来电人,赶忙接起:“小辉!”

“姐!学校要交补课费,我上次不是跟你说了么,怎么还没打回来啊?”

辛愿一激灵坐起来,抹了把脸:“对不起对不起,姐姐最近工作有点忙就忘记了,要多少钱啊?”

“三万!”

她皱眉:“这么贵......”

“三万还贵?姐你不是说你在高级的写字楼里上班么,这点钱都掏不起?”辛辉不悦道:“而且姐夫那么有钱,三万对他来说根本就是毛毛雨,你就是不愿意给钱吧?”

辛愿被弟弟说的一阵心痛,安慰道:“没有没有,姐姐就只有你这么一个弟弟,怎么会不给你钱。你别急,今天之内姐姐一定把钱转给你,好吗?”

又说了一些好话,辛辉才嘟嘟囔囔的收了线,辛愿摇开车窗让冷风吹进来,头脑也清醒了许多:“大哥,麻烦你送我回夜宴会所吧。”

男人皱眉:“可是珍姐......”

“没事,我去跟珍姐说。”

男人见她坚持,不得不调转车头,又往夜宴会所开去。

小辉读的是贵族学校,不单学费不菲,其余的一些杂七杂八的收费也多,她在夜宴这半年赚的钱几乎都给了小辉,口袋里的钱从来没有超过一百块。

飞机票?

恐怕她连火车票都买不起,怎么能逃得出厉南城的手掌心。

只要她还在,厉南城只会折磨她,小辉也就能安心高考,她要好好攒钱把他送到国外去读,再也不用受厉南城的牵制。

还有一年半,只要熬过这一年半,等小辉出了国,她就解脱了......

回到夜宴,珍姐听了辛愿的描述,唯有一声叹息:“你要想清楚,这一行入了就出不来了,厉南城是不会放过你的。”

辛愿顿了顿,随即重重点头:“珍姐,我想清楚了,我要接客,我要赚钱。”

“唉,那行吧。”珍姐说:“不过今天肯定是来不及了,你脸上还有伤。三万是吧?我先给你出,后面你赚了钱再还我。”

辛愿摇头:“珍姐,你已经帮我很多了,我不能再拿你的钱。”

“那你想怎么办?”

“卖血。”

“正规渠道都不允许卖血,都是无偿献血。”

辛愿红着眼睛抬起头来:“珍姐,你知道有哪里买血吗?”

珍姐游走于整个H市,当然知道。

黑诊所的地下室里,针头缓缓扎入她肘弯内的血管,鲜红的血液顺着管子流了出去,医生眼睛抬也不抬,仿佛见多了这样的场景:冷漠的问她:“卖多少?”

“抽多少能卖三万块?”

医生冷笑了一声:“活活把你抽干都不够!”

小说《别让我们变回忆》 第6章 她受过的苦,你也要尝一遍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你的淑雅呀点评:

《别让我们变回忆》是由月小半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小说,人物性格在作者的刻画下每个人都有鲜活特点体现,剧情引人入胜,总会出乎我的预料,下午茶时间还有什么比喝着茶读本好书更惬意的事情呢。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