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穿越重生 昨夜星辰昨夜风

昨夜星辰昨夜风

作者:妖妃夜雪

状态:已完结 分类:穿越重生

时间:2021-03-04 10:47:57

《昨夜星辰昨夜风》是一本非常直接推荐的穿越重生小说,情节引人入胜:所以她找了个借口拉上前来的韩紫芊则先行离开了!只是回来后她去了前院找韩哲寻求安慰,而韩紫芊自己回了后院,就出了这事了……*“大小姐,六小姐救治及时,已无大碍,只是……”仍然还是钱大夫,但是今天的他,面对韩瑾妤却多了一层恭敬。要知道这钱大夫可是临州城有名的名医,但是他的脾气也怪,因为他从来不会对哪位达官贵人低眉顺目,小意丰承!“钱大夫,您老但说无妨!”韩哲坐在椅子上伸手请他坐下。
展开全部

药膳

韩瑾妤心想这人到底是谁?竟然会探出她的心思?

她自认从小到大从未与男人有过任何的牵扯,就算是表哥,也没有超出礼仪规范,而这人是表哥的朋友?

不管了,即来之则安之,所以她眼前还是不要去想其它为好。

再过两个月是她的及笄礼,而她现在要做的是把亲给退了,这辈子,她不会轻易出嫁!

“小姐,您起了吗?”水心在门外,轻声的问着。

“进来吧。”韩瑾妤提上衣服领,穿上鞋从床上下来,这时水心也进来了。

“看小姐的面色,昨夜睡的很好。”

“还好,冰月在哪?”韩瑾妤就笑,一夜好眠精神好。

“冰月在给小姐做里衣,她说小姐的里衣也该换新的了。”水心一边服侍韩瑾妤洗脸,一边说着。

韩瑾妤心中暗笑,冰月啊冰月,好吧,我就受你这个礼!

“叮叮当当……”

“咦?小姐这个手串好别致啊!”水心给韩瑾妤梳头,却听到韩瑾妤手腕上传来悦耳的声音,低头一看竟是一串七彩珠子。

“嗯,好看吧,昨天晚上梦里遇到神仙,他送我的。”是的,韩瑾妤想既然送了一粒朱砂给她,又把这么珍贵的东西戴到手腕上,她想,这个男人百分之百不是兰氏的人,那么,不是她的人,她充其量称之为神仙吧!

“呵呵,小姐说是当然就是啦!”水心看到韩瑾妤的心情很好,自然的,她的心情就很好。

“小姐,是要先用早饭还是去老夫人那?”张妈站在门口问道,身后春儿还端着饭。

“春儿你手里端的是什么?”韩瑾妤问道。

“回小姐,是前儿个钱大夫离开的时候,给奴婢药膳单子,奴婢按方子做的薄荷粥,他说这个粥可以清热解毒,还可以,还可以……奴婢忘了。”难得的春儿竟然脸红了。

韩瑾妤听了眼睛一亮,之后就笑了,“端着药膳咱们去祖母那。”

“是!”春儿恭敬的回道。

韩瑾妤往前走了两步,回头对着身后的水心附耳说道,“你现在去吃饭,然后出找鹰三,就把这种七彩的手串多给我做一些出来。”一边说,一边把手腕上的珠串摘了下来,“记得,只给他看看,不能让他拿走,还有,下午就要拿取,所以一定要速度!”

“是,奴婢醒得!”水心手里紧紧的握着珠串,生怕丢了。

韩瑾妤点头,带着春儿与张妈去了老夫人处。

“张妈,我知道你心善,可是这府里,心善能有好的回报吗,所以你要学着变通。”

走在通往老夫人院子的路上,韩瑾妤轻声对张妈说道。

张妈看着韩瑾妤,一脸的欣慰,她知道她的小姐是因为前天让自己钆她,而自己没有动手的原因,昨天一整天都没有理自己,不过对于这种冷漠的处置,张妈却笑了。“小姐,您终于长大了,看清了,老奴心善只针对小姐一人,所以小姐大可以放心了。”

韩瑾妤听后也笑了,“那就好,妈妈,这辈子瑾儿不管变成什么样,瑾儿永远都是你的瑾儿!”想起上辈子张妈死不瞑目的那一刻,韩瑾妤再次下了狠心,她要保护好身边的每一个人,再也不许她们受一点的伤!

到了老夫人的院子,钱妈妈一看到韩瑾妤老远就迎了上来,一脸的笑容那个亲热劲啊,“哎哟,大小姐早!老夫人正说着一个人吃饭无聊呢,快快,您快进屋里去。”

“嗯,谢谢钱妈妈了!”韩瑾妤笑,这所谓有钱能使鬼推磨,其实要她看来是有钱能使磨推鬼!

这钱妈妈什么时候见自己这么有规矩这么热情了?金叶子力量无限大!

张妈春儿跟着韩瑾妤就进去了,“祖母!”今儿个韩瑾妤一脸娇笑的进来,拉个长音喊着老夫人,一听就知道这孩子跟这老夫人就是亲近的,不然哪能进来就开始撒娇呢!

“丫头,你来了,快过来坐,我啊,正和腊梅说无聊呢。”老夫人那还真是一张笑容满面又慈祥的面空!

“见过老夫人!”张妈和春儿一齐行礼。

老夫人摆手,两人起来就站到了一边了。

“见过大小姐。”老夫人身边的腊梅俯身见礼。

“呵呵……腊梅姐姐这可使不得呢,快快起来!”韩瑾妤慢了半拍的扶了腊梅。

这边扶起了腊梅,那边对着春儿说,“春儿,快把粥端过来,我来服侍祖母用膳!”

“哦?这是什么粥?”老夫人看着眼前这粥,清清淡淡的,不过,闻着倒有一股子清凉味。

“呵呵,祖母,这是薄荷粥,现在天热,孙女前几天看书,书上说,这薄荷煮成粥可以清热解毒,疏风散热,清利咽喉,孙女想把这个送给祖母喝再好不过了,来,您尝尝……”韩瑾妤一边说,一边把粥送到了老夫人的嘴边。

这粥的功效韩瑾妤当然知道,这玩意,她上辈子没少做,没少拿它去讨好柳老夫人。所以春儿一说,她就知道了!

“真的这么好用?”老夫人反问却张口把粥喝下,“唔唔,还是甜的呢,好喝!好喝!”

这老太太别的不好,就喜欢吃甜一点的东西!

而这粥里又加了冰糖再加上薄荷本身的清凉,所以吃到嘴里后第一感觉就是嗓子非常的舒服,所以老夫人乐了!

“那祖母您就多喝点。以后啊,让孙女给你做药膳,保证把您那怕冷的症状给弄没了!”韩瑾妤一边喂着,一边说。

“好好,来来,瑾儿啊,你也吃!哎哟,我这么多的孙女哦,可是看来看去还就是咱们候里嫡亲的闺女是最乖巧的哦,唉,可惜了,再两个月丫头就及笄了,就得议婚了……唉!”老夫人叹口气。

“祖母,瑾儿不想嫁嘛!”韩瑾妤装着害羞,一脸通红。

这时韩紫芊正好进来,“你不想嫁那就退婚好了。”对着老夫人行礼,“给奶奶请安。”

俯里的孙女真不少,也就只有韩瑾妤可以叫奶奶,这还是几年前,因为讨了老夫人的欢心而被允许的,而韩紫芊为这,总是在姐妹几个面前炫耀着。

“你这丫头,说的是什么话,你当婚姻是儿戏啊,订下了,是你说退就退的?”马氏瞪了这个口没遮拦的韩紫芊一眼。

韩紫芊嘿嘿,一笑,“奶奶,还不是姐姐说不想嫁啊,我看啊,不如退了正好,再说御史那就是高攀,哼,要我说啊,大姐姐就是嫁给梁王府也比嫁到御史府强!”

“你当这婚事是你们几个就能说了算的?快闭嘴,别说了。”老夫人顿了下手里的拐杖。

而韩瑾妤心道,你若真想韩紫芊闭嘴,为何又要等她说完!

京城谁人不知,梁王的嫡公子是位瘫子,以至于年过十八还没有订亲,并且有传言,梁王嫡子痴痴傻傻,脾气暴躁,心性好时如六岁孩童,脾气坏时杀人如麻!

主母

这几天韩紫芊似乎消停了,也不找韩瑾妤的麻烦了,见到她也很规矩,但是韩瑾妤知道,她在等!

这一天风和日丽的,韩瑾妤与几个庶妹在园子里扑蝴蝶,手腕上那七水心子发出清脆的响声,惹的几个小丫头频频看去,羡慕不已。

“大姐姐你手腕上的是什么啊,竟然可以发出声音?”韩烟雪笑眯眯的喊着韩瑾妤,前几天自己只说她头上的发簪漂亮,她就顺手给了自己,所以韩烟雪莫名的对韩瑾妤就亲近了起来。

“你们几个喜欢吗?”成功的扑到了一只彩蝶,把它放在春儿捧着的瓶子里,那边最小的韩洛歌梳着两个小包子髻,蹲在那里看的眼都不眨。

庆国公办喜宴,兰氏带着韩紫芊离开并没有在府里,所以几个庶女才会玩的这么开心,而最小的韩洛歌才会被韩瑾妤偷出来。

这孩子也被兰氏养的快成第二个韩雨婷了,而且不但性子软,也快成傻子了,四岁了,什么也不会说。见了人就怕往奶娘的身后躲,韩瑾妤并不是心太好,只是因为这人是养在兰氏名下的,所以她就要伸一把手,一只七水心串,就把小丫头给偷了出来。

而显然小丫头今天很高兴,不时的抬头看自己,再看瓶子里的蝴蝶!

韩烟雪年龄要比韩瑾妤小上两岁,性子又活泼,所以一听到韩瑾妤的问话就直点头,而韩冰萱与韩雨婷只是一边看着捂嘴笑,因为她们不敢!

“水心,给三位小姐送上我的小礼物。”韩瑾妤站在花园的正中间。

“是,小姐。”水心这边就把三个七彩手珠戴到了三位小姐的手腕上,手腕一动就发出“叮叮当当”的声音,甚是好听!并且这个太稀奇了,没有铃铛却能发出声音,谁不喜欢呢!几个一起就笑了起来,不时的晃一晃手腕上的手串!

这边玩的正兴起,那边韩紫芊回来了,一脸的怒色,尤其走到花园边上又听到几个人的笑声,那气更是不打一出来。

冲进花园,拽着韩洛歌的领子往一边一扔,再一脚把瓶子踢碎,“一个个的都没事做吗,这在里疯什么?”

唔,这话说的,好像她就是这府里的主子一样!

因为韩瑾妤离的远,只看到韩紫芊把韩洛歌能扔了出去,但是韩洛歌倒地却什么声都没发现来,更是没动一下!

“春儿,快看看六妹怎么了,怎么一点声音也没有?”韩瑾妤大惊,这个与她无怨也无仇的孩子,她并不想伤害!

“小,小姐,六小姐满头都是血……”春儿吃惊的回头对着韩瑾妤大喊。

“那还愣着干什么,快去叫大夫!”韩瑾妤扔了小网兜,就跑出了花园,也不管什么大家闺秀要莲步轻移了。

“六妹妹……”那三只也都围了过来,而春儿已跑远了。

“二妹妹你这是为何?”韩瑾妤一脸惊吓,焦急的跑着,路过韩紫芊的身边,声音含着阴森,“你这只疯狗!六妹无事便好,有事你就等着挨父候的板子!”随后去把韩洛歌抱入怀里往自己的芙蓉阁走去!

看着那一滩鲜血韩紫芊傻了,就连韩瑾妤骂她是疯狗她都没有听到,她吓住了,平时怎么欺负都行,但是也不能就这么明目张胆的把人给弄死吧,完了完了,韩洛歌会不会死?她只是因为心情不好,她不是特意把韩洛歌扔出去的,她只是看不得韩瑾妤的好……

在庆国公府,以前与她一起玩的嫡小姐们,今天竟然都开始嘲笑她了,说她不分长幼,说她不分尊卑,说她蛇蝎心肠,说她只是一个庶女而以……

韩紫芊暗自生气,她在府里可以恣意妄为,但出了门,她还是想博得大家的好感,所以她忍着,委屈着,想以更加柔弱的模样得到大家的怜惜,但是今天她的一切都没有了,换来的是无尽的嘲笑。

那可恶的庆国公十二岁的嫡小姐竟然向自己下了逐客令,她说她们家邀请的是嫡女而非她这个庶女所以让她滚出去!

韩紫芊气的牙都快被自己咬碎了,而另一边兰氏也不好受,以往多人奉承着,可是今天这些贵妇们多伴都在嘲笑她,说她养了个好女儿……

所以她找了个借口拉上前来的韩紫芊则先行离开了!

只是回来后她去了前院找韩哲寻求安慰,而韩紫芊自己回了后院,就出了这事了……

*

“大小姐,六小姐救治及时,已无大碍,只是……”仍然还是钱大夫,但是今天的他,面对韩瑾妤却多了一层恭敬。

要知道这钱大夫可是临州城有名的名医,但是他的脾气也怪,因为他从来不会对哪位达官贵人低眉顺目,小意丰承!

“钱大夫,您老但说无妨!”韩哲坐在椅子上伸手请他坐下。

刚才小丫头来报说是大小姐浑身是血的抱着六小姐回了芙蓉阁了,而韩哲当时正在安慰兰氏,听到此报两人均是一愣,随后赶到这边,他到了,春儿去请的钱大夫也到了,正在给韩洛歌把脉。

“只是,六小姐心智不全啊,好了没好又有何分别,侯爷不如就不要浪费银钱了……”钱大夫的话很明显,治活了,也是个傻子!

但是这话,韩瑾妤听了却皱眉了,不对啊,虽然韩洛歌胆小,生活卑微着,但是,她并不是白痴,所以抬眼在钱大夫的身上来回探究着。

“怎么会这样,洛歌平时乖巧可爱,虽然不会说话,但是,但是……”韩哲很难接受这么一个事实,而一旁的兰氏听的却混身发抖,拿眼瞪着韩紫芊,这个不省心的丫头。

“老夫言尽于此,告辞!”钱大夫把药方递给春儿,起身向外走去,却在门口看了一眼韩瑾妤。

韩哲叹气,坐到床边握上韩洛歌的那柔弱无骨的小手,真的不成了吗?

兰氏在一边低眉顺目的,也是一幅伤心的样子,而韩瑾妤对着水心打个眼色就退出了房间。

前方钱大夫正站在芙蓉阁的凉亭中,看着前来的韩瑾妤低身一伏,“见过主母!”

韩瑾妤:“……”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芳馥大叔点评:

妖妃夜雪写的非常棒!不仅感人,还写的非常有真实感,想得很周全!是我有史以来,看过最棒的一本穿越重生书!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