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婚恋生活 错爱危情

错爱危情

作者:月小半

状态:已完结 分类:婚恋生活

时间:2021-04-24 12:15:38

甜宠新书《错爱危情》由网络作家月小半最新写的一本婚恋生活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不行,她要找机会跟厉南城说清楚!所有的一切都是个误会,救了他的不是安琪,是她辛愿!辛灵儿仿佛读懂了她的心思,轻笑道:“趁早打消这个念头吧,你以为南城会信你?”辛愿愣在当场。她没有证据,没有相思扣,厉南城这么恨她,怎么可能相信她......她问道:“大姐走了,相思扣现在在哪里?”“原本是在我这里的,不过南城今天已经拿走,亲自保管了。”辛灵儿说,“你死了这条心吧,这件事就只有我和大姐两个人知道,如今她已经死无对证,只要我不说,他一辈子就会对大姐心怀愧疚,也会遵照大姐的遗愿,跟我在一起!”
展开全部

血淋淋的真相-月小半

辛灵儿声音还在继续:“你跟姐姐一见钟情,只是那时候你伤势太重了,仇家一走就晕倒在地,只来得及把领口的一枚相思扣塞到姐姐手里许诺,等你飞黄腾达,就一定要娶姐姐进门,一生一世都对她好......”

厉南城睁开眼睛,看着窗外阴沉沉的天色。

已经快到秋天,天空都仿佛笼罩着一层灰蒙蒙的阴冷,沉沉的压在人心头,让人无端感觉有些穿不过去。

时光荏苒,他已经靠着自己的努力成为了厉氏集团总裁,整个H市的金融巨擘,可任凭他现在再有能力,也没办法让安琪重新回到他身边。

辛灵儿手中捧着那一枚暗红色的相思扣,递到他面前,说:“你跟姐姐说,这枚相思扣是你奶奶交给你的,说是要留给未来的孙媳妇,姐姐一直好好保存着,后来她被辛愿害死,我在整理姐姐遗物的时候发现了它......”

相思扣,扣相思。

厉南城从她掌心把相思扣拿起来,攥在手心:“以后我来保管。”

辛灵儿愕然,他就这么拿走了?

“南城......这是姐姐留下的东西,能不能给我保管?我也好时不时的拿出来看看,缅怀一下姐姐。”

“不需要。”厉南城干脆利落的拒绝了她。

叩叩叩,病房的门被敲响。

“进来。”

周特助得了允许,推门进来:“总裁,老爷子醒了!”

厉南城站起来拿起外套,对辛灵儿说:“我去看看我爷爷,你好好休息,其余的事情不用管,周特助会帮你办妥。”

***

辛愿再次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一盏刺眼的灯直直的照着她的眼睛,刺的眼睛都睁不开。

“你还真是命大,这样都死不了。”

强光被移开,辛愿等了好一会才终于重新适应了光照,辛灵儿也穿着一身病号服,手里把玩着一个手电筒。

方才应该就是她用手电筒把自己叫醒的。

辛愿张了张嘴,嗓子像是被磨砂打磨过,干涩的疼痛十分锐利,“你还来干什么。”

“我来看看你现在的惨样呀,”辛灵儿歪着头笑着说,“看着你这么惨兮兮的样子,那我就放心了。”

辛愿动了动手指,才发现整个身体疼的钻心,背上的鞭痕经过厉南城的拖拽全部挣开出血,手背上的针眼密到已经没有办法再下针,护士直接把吊针扎在了她的手腕上,血管高高的凸起,冰冰凉凉。

她这幅样子,还真是一个惨字了得。

“那你现在看够了吗?看够了就走吧。”

辛灵儿玩着手电筒的开关,将整个病房照的一明一暗,“多欣赏一会嘛,我没了孩子,总得从你这里讨一点补偿。”

辛愿怒道:“你已经用了我的血,还要怎么样?”

辛灵儿的脸色阴沉下来:“赶紧跟南城离婚,听到没有!否则我有的是办法让你生不如死。”

“呵,你没了孩子,怕南城不肯娶你了是吧?”辛愿忍着浑身的剧痛,冷笑着:“你放心,我死都不会签字,只要有我在一天,我就是名正言顺的厉太太,而你永远是见不得人的第三者!”

辛灵儿怒吼道:“你敢!?”

辛愿扯开嘴角笑了:“大不了就是一死,我有什么不敢?辛灵儿我告诉你,就算我死,我也要拉着你一起,来世我们接着斗,看谁赢得了谁!”

“你......”辛灵儿忽而笑了,“下辈子的事情下辈子再说,这一辈子你注定是我的手下败将了。对了,告诉你一件事,你知不知道为什么南城会那么喜欢大姐?”

辛愿皱眉,等着她接下来的话。

“因为南城五年前得罪了生意上的仇家,被买凶追杀,后来被一个女人救了,南城对那个女人一见钟情,还送给了她一枚相思扣作为信物......”

辛愿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

相思扣......

那是厉南城给她的!

她一直好好的保管着,只是突然有一天那枚相思扣不见了,她还以为是被家里的保姆打扫卫生的阿姨当做垃圾扫走了,怎么会跑到大姐手里?

“没错,是大姐拿的,”辛灵儿得意的哼笑,“她拿着相思扣去跟厉南城相认,相爱,厉南城也决心要娶她......辛愿,听了这个故事开不开心?”

开心?她恨不得狠狠的扇辛灵儿一巴掌!

救了厉南城的,是她!

得到厉南城送出的那枚相思扣的,也是她!

大姐辛安琪之所以能得到厉南城这么多年的爱,完完全全是因为那一枚相思扣!

老天爷,你究竟是跟我开了多大一个玩笑?

她一直以为是自己占了大姐的幸福,害得她惨死,却没有想到这一切本来就是应该属于她自己的!

“可一切都已经结束了,大姐死了,临死前嘱咐厉南城要好好照顾我!是啊,我是她的亲妹妹,而你只是一个野女人生的孩子,她宁愿让厉南城跟我在一起,也不让你跟他相认!”

辛愿僵在原地,看着辛灵儿越来越得意的大笑,整个人如坠冰窖。

她以为自己是罪人......

原来自己才是受害的那一个!

怎么可以这样,怎么可以这样?!

不行,她要找机会跟厉南城说清楚!所有的一切都是个误会,救了他的不是安琪,是她辛愿!

辛灵儿仿佛读懂了她的心思,轻笑道:“趁早打消这个念头吧,你以为南城会信你?”

辛愿愣在当场。

她没有证据,没有相思扣,厉南城这么恨她,怎么可能相信她......

她问道:“大姐走了,相思扣现在在哪里?”

“原本是在我这里的,不过南城今天已经拿走,亲自保管了。”辛灵儿说,“你死了这条心吧,这件事就只有我和大姐两个人知道,如今她已经死无对证,只要我不说,他一辈子就会对大姐心怀愧疚,也会遵照大姐的遗愿,跟我在一起!”

辛愿闭上眼睛,偏过头去不看她,泪水早已经濡湿眼眶,落在枕头上晕开水渍:“我死都不会离婚的。”

“辛愿,你找死!”辛灵儿怒不可遏,一把拽掉了她嘴上的呼吸机,辛愿呼吸立刻便的急促而费力,憋得脸紫红一片。

往事回首,至死方休-月小半

“滴滴滴——”警报器响起来。

“出什么事了?”厉南城原本是准备来接辛灵儿出院的,刚走到护士站就看到护士往辛愿的病房跑去,便也跟着进来。

护士按亮了病房的日光灯,赶忙上前帮辛愿把呼吸机弄好,说道,“厉总,是辛愿小姐的呼吸机出现异常,自动报警。”

“南城......”辛灵儿无辜的眨巴着眼睛:“我只是想给辛愿喂点水喝,没想到弄坏了呼吸机,我不是故意的......”

厉南城的目光冷冷的从辛愿面上划过,将辛灵儿纳入怀中:“你自己身子还虚弱着,来管她做什么?”

辛灵儿抽抽搭搭的说:“辛愿怎么说也是我妹妹,我听护士说,今天要不是她给我献血,我可能就没救了,所以就想来照顾照顾她......”

“好了好了,不哭了,我来接你回家,嗯?”

“嗯,南城,你来了我就安心多了。”

呼吸机整理好,辛愿贪婪的呼吸着氧气,冷冷的看着不远处两个人互相拥抱的画面,只觉得比手电筒的光芒还要刺眼。

脑中回荡着五年前的那一天,他们相遇的场景。

那时候他还不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厉总,脸庞也比现在多了些年轻和桀骜,他被生意对手买凶暗算走投无路,在黑暗中躲进了商场的试衣间中藏身。

辛愿当时正脱的浑身赤裸,看到有男人进来吓得惊呼,却被他一把捂住了嘴巴,大口大口的喘息着,目光炯炯的看着她:“帮我......”

辛愿看清了他的脸,认出了他。

就是他从醉酒的父亲手中救了自己一命!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血腥气,他穿着黑色的衣衫,虽然看不到血迹,可触手的地方一片濡湿,粘稠的血液已经将他整个外套染了个通透。

外头有一群凶神恶煞的人乒乒乓乓的冲了进来,叫嚷着:“我亲眼看到他跑进来的!一定就在这里!一间一间给我搜!”

辛愿怕的不行,慌乱之中转过头去看他,失血过多和太多的体力消耗已经让他渐渐失去反抗能力,若是被这群人抓走,后果不堪设想!

那群人手里拿着棍棒,已经搜到了旁边的试衣间,隔壁的女人惊叫着用衣服盖住自己的身体,手忙脚乱的关上了门。

“就剩最后一间了。“

”搜!”

辛愿在那些人撞开门的一瞬间,一转身扑进了他的怀里,双手揽上他的脖子拉下来,送上自己的粉嫩的樱唇。

那时的她来不及多想,完全是凭着一腔报恩的热忱,想要帮他度过难关。

被她吻住的厉南城浑身一震,只觉得柔软的触感虚虚的贴在自己的唇上,只是简简单单的贴着,什么动作都不会,生涩的可以。

脑中的一根弦崩的死紧,失血过多已经让他看不太清女孩的面容,可越是看不清,触感就越清晰,他只愣了一瞬,就重重的吻了上去。

软肉好似感觉到危险,想逃跑,他却再也不允许,一转身将她按在试衣间隔间的墙壁上,整个身体都压着她,像是干涸了许久的旅人终于找打了绿洲,要不够似的狂野的吻着。

手掌下,是她白而莹润的皮肤,柳腰纤细,厉南城喉间一叹,任自己陷入疯狂。

他身上染了血的衣裳被辛愿扯下,这才看到厉南城的腹部被划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还在不断的往外渗血。

辛愿被疼痛拉回了思绪,她的血,跟他身上的血迹交融在一起,分不清到底是谁的血。

外面的人还在乒乒乓乓的叫骂着,辛愿一边应付着厉南城的需索,一边勉力擦了擦他小腹上的血液,用尽了全身力气将已经被血液沾满了的衣服扔到了隔壁的储物间。

“砰——”

试衣间被人一脚踹开。

“啊......你们是谁,要做什么!”辛愿惊叫一声,用自己的背将厉南城的脸遮盖在里面,避开来人的视线。

而在外人看来,试衣间内一男一女吻的火热,难解难分,男女浑身赤裸——

像极了一对偷情的小情侣,完美的隐藏。

那群人啧啧了两声:“现在的小年轻真会玩,跑到试衣间里来找刺激。”

还有人调侃道:“这姑娘长得真正点,啧啧,看的老子都有感觉了!”

“哈哈哈哈......”一阵哄笑。

领头的那人问道:“小姑娘我问你,刚才有没有看到一个浑身是血的人从这里经过?”

辛愿颤颤巍巍的伸出手指了指隔壁的储物间:“我没注意......好像是往储物间的方向跑了......”

立刻有人踹开了储物间的门,惊怒道:“老大,发现了那小子的衣服!”

“格老子的......”被称作老大的人啐了一口,去储物间查看了一番:“这里有个窗户,估计就是跳窗户逃跑的!兄弟们,给我追!”

等到人全部都走完了,辛愿才放下心来。

厉南城伤的太重了,顺着墙壁软软的滑下,眯着眼睛从脖子上拽下一枚相思扣放入她手中:“谢谢你,以后等我飞黄腾达,我一定娶你,一辈子对你好。”

再后来,警察赶到,他被救走,辛愿握着那一枚相思扣在试衣间待了好一会,腿间的疼痛让她双腿打颤,才终于能勉强站起来。

她的第一次送了出去,换回了一枚相思扣。

那时候的辛愿觉得,她甘之如饴。

从他救了自己的那一天起,她就喜欢上了厉南城,她不怨他夺走了自己的第一次,心里每每回荡起他说要娶自己的话,心头都是止不住的甜蜜。

画面闪回,少年英挺的面庞已经变得成熟而冷峻,厉南城却再也不是五年前那个许下她一生一世的厉南城。

小说《错爱危情》 第14章 血淋淋的真相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德水大叔点评:

《错爱危情》这本书真的是我看过的小说里面最好的小说了!作者月小半文笔细腻,想象力丰富,整本小说内容不浮夸不做作,犹为突出情感描写,内容悲伤却不失感动。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