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缘浅莫不如情深

缘浅莫不如情深

作者:楚双儿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2-23 15:17:30

独家现代言情小说《缘浅莫不如情深》由楚双儿编写,给大家带来不一样的感受:以这面瘫男的性格,她说出口只能是自讨没趣。也不知过了多久,车子缓缓停下来,白明月看向窗外的房屋,已经不知道自己是第几次惊讶。她自诩定力不错,只是在这不按常理出牌的家伙面前很轻易的被一次次破功,为什么车会在她家停下?“你早晚要回家。”墨子寒伸手拉开车门,将得到答案恍然的她一脚踹出车。白明月揉了揉特别痛的屁股,抱着擦伤的胳膊默默问候了墨子寒的八代祖宗,有些一瘸一拐的用钥匙开门走回家。
展开全部

被迫包养-楚双儿

她抬头努力睁大眼睛看向头顶的那张脸,可惜光线太暗,只有黑漆漆的一片,看不清楚,突然下身传来的剧痛令她闷哼出声,手指下意识的胡乱抓在了某个光滑的物体上。

墨子寒眉心微蹙,床单上的那抹深色让他忽略了背上如同挠痒痒一样的伤口。

他的眼力曾经经过训练,拥有常人两倍的视力,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是个处子,算是对他双腿恢复的庆祝仪式吧。

墨子寒的神情重新恢复冷漠,一下下如同机器般碰撞着身下的人儿,也许是因为药性的原因,人儿很配合,也很疯狂,同时他的背上再次多了几道对他而言微不足道的伤痕。

……

清晨,有风从窗外吹进来,扬起了窗帘的一角,将清凉喷洒在房间内。

白明月悠悠从床上转醒过来,双手习惯性的撑住床准备起来,看到房间内陌生的一切,怔住。

等等,这是在哪里?

她拍了拍有些晕痛的头,慢慢回想昨晚发生的一切,眼睛越睁越大,她猛然侧身看向身下的床单。

在那白如雪的床单上,刺眼的红色如同腊月冬梅,耀眼夺目。

白明月感受到下身的红肿难受,说不清是什么情绪。

这本该就是她想过的结局,但等待真正来临的时候,才发现接受是一件并不怎么轻松的事情,不过她并不怪那个男人,毕竟也是她自己需要。

伴随自己二十年的第一次就这样给了自己连脸都没有看清楚的男人?多少岁,什么身材,什么背景,是否有女朋友?

她并非是不甘心什么,而是本能的去思考一切问题。

对了,身份证,昨天她刚拿到新的身份证,若是丢失,补办很麻烦。

白明月掀开被子想要搜寻自己的衣服,才发现自己竟然寸缕未穿,吓得整个人重新缩回被子。

浴室忽然传来哗啦啦的水声,白明月心头一惊。

在做完事后竟然没走?这个男人想干什么?难不成以为她是随便的女人想要再继续昨晚。

想到的猜测令白明月脸色煞白,但身份证没有找到,她不能走,或许浴室里的男人有看到。

浴室门被打开,墨子寒下身围着浴巾走出,未擦拭的汗珠顺着菱角分明却不夸张的肌肉流淌下来,他看了眼已经醒来的白明月,淡然走到衣柜前拿出衣服,伸手就要解开浴巾。

白明月吓得整个人转过身去,惊声:“流氓。”

看到从浴室走出来的男人时,她承认自己被帅到了,可她想不到,此人竟是无耻下流不要脸,竟然招呼也不打,怎么说昨晚也夺走了她最宝贵的东西,如今更是直接当着她的面换衣服。

墨子寒连眼角都没有抖动半分,慢条斯理的穿戴好衣服,并未被声音打乱自己的节奏。

一身黑色西装穿戴在身,白色衬衫上的领带被他刻意拉低了高度,转身过来的同时,将手表扣在手腕,也看到了依旧背对自己的人儿,斜长的黑眸闪过一丝不耐之色,伸手从柜子中抽出一张白纸走过去。

“签了它。”

墨子寒将纸递到白明月的面前,同样递来的还有一只笔。

在她睡觉时他通过身份证调查出了她的所有信息,又因为昨晚她睡着时的梦话,判断应该不是弟弟所为。

作为禁欲已久的自己,既然已经开荤,自然不愿意再舍弃那份欢愉,她的身体倒也算干净,就是技术太差,又为了双腿的秘密不被泄漏出来,他只好将她囚禁在身边了,若非念及这些原因,昨晚他就会杀了她。

白明月为钻入耳中的平淡声音表示不满,她昨晚到底将自己给了什么样的人?递过来的又是什么东西?

当视线落在合同第一排又大又黑的字上时,她的瞳孔瞬间睁大。

“情妇包养合同。”直到她一个字一个字念出来,依旧是无法相信自己所看到的文字。

合同内容很简练,要求就三条,不得泄露双腿已好,不经允许不得离开身边,随时随地接受他的需求。

她习惯性的开始思考,推测这三条要求的来由。

首先,她看向了本好好可以站着如今却坐上轮椅的墨子寒,推断出他不想让别人知晓腿之事,不离开身边很好理解,就是为了防止她泄露第一条,至于第三条……

白明月想到了昨晚的事情,心中咒骂一声,将合同如垃圾扔在床上:“若我不签如何?”

墨子寒按动了轮椅上的一个按钮,有暗格从侧面跳出来,里面是一张样式崭新的身份证。

“我的身份证。”白明月下意识的就要上前拿,忽然想到自己还光着身子,连忙重新用被子将自己裹好,却是不敢轻举妄动了。

墨子寒斜长的黑眸闪过寒光,下一秒已经消失在轮椅上。

白明月只觉眼前一花,身体被某个重物压倒,动弹不得,定睛一看,可不就是刚才坐在轮椅上的混蛋。

“你做什么?”她怒目而视,伸手遮挡住空无一物的胸前。

她到底是睡了怎样的男人,脸俊美的连女人都要嫉妒,却是一个面瘫冷脸喜欢暴露自己跟别人的变态。

墨子寒轻易将她的双手用一只手擒住放在空中,任由胸前的雪白风景暴露眼前,那两点颤栗的樱红引得他下身一阵燥热。

对自己禁欲能力表示不满,墨子寒从她的身上撤走,坐回轮椅上,看着从她眼中流出的眼泪,声音依旧冷淡:“我只是想要让你认清事实,昨晚你的浑身上下已经被我摸遍,毫无秘密,遮掩的动作只会令人感到可笑。”

话落的同时,墨子寒低头看了眼手腕的表,眉心簇起。

他是个不喜欢浪费时间的人,今天早上所用的时间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期,他决定快速结束谈话。

“刚才你问我不签如何。”

墨子寒推动轮椅到房门口,手拉住门把手:“那就是你妈妈蔡舒雅的性命。”

白明月狠狠将身体本能流出的屈辱眼泪擦拭掉,听闻话语,身体僵硬在床上,涌上头的怒火很快被深深的无奈代替:“我签。”

刚出狼窝又掉虎穴-楚双儿

她没有问出你调查我之类的愚蠢话语,因为用她高中时的智商就可以想出是通过身份证查到的信息,至于眼前人的身份,根据今早的一切行为与关于他的描述,她想她已经猜到了,也是她快速妥协的原因。

全A市都知道有一名年轻才俊,他的名字叫做墨子寒,在成年的当天出车祸坐上轮椅,令诸多富家千金心碎了一地,在短短的几年内创办寒芒影视,曾用一千万的成本拍摄电影,却创造出了一个亿的票房,自那以后,被奉为影视界的神话,而且他还是墨氏集团的长子,本身具有集团的继承权,可谓是财势滔天。

白明月在合同上落下自己的名字,趁着面前人背对着自己,她快速将地上掉落的衣服穿起来,走到轮椅旁,将合同递了过去。

墨子寒看也没看,直接将合同塞入轮椅的暗格中,出了房门。

白明月充满愤恨的目光盯着挺直宽大的背影,没想到她昨晚竟是刚出狼窝又掉虎穴,为今之计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出了酒店旋转玻璃门,白明月转身仰望而去,记下了酒店的名字,让自己铭记这一晚上的深刻教训。

一辆黑色劳斯莱斯从停车场停在了他们的面前,司机位置走下来一位身穿黑色职业装的男人。

年龄不大,笑貌清秀而阳光,一双眼睛斜长而上翘像是会放电,唇角带出一丝若有若无轻佻的笑意,看到她,似乎有些意外,视线多停留了几秒。

“墨少。”苏哲对墨子寒鞠了一躬,后拿出一块板将墨子寒连同轮椅一起推入车内,接着对她做出请的手势。

虽然不知刚才的司机是谁,但她早就在媒体上见过此人,深知司机就是墨子寒的贴身助理,这让她刚加确定自己的猜测。

她竟是跟传说中的墨少在同一辆车上,若是发生在昨晚之前,她一定引以为豪兴奋睡不着觉,可如今她恨不得躲远一些。

而且最重要的是……她竟然没有地方坐?

白明月瞪着眼睛在车子后面空荡荡的空间来回扫视了好几圈,显然这里原来的座椅皆被移除,难不成让她一直保持半蹲着的姿势?

她看向那张稳坐轮椅上的冷脸,粉唇动了动,最后决定不开口说出自己的抗议。

以这面瘫男的性格,她说出口只能是自讨没趣。

也不知过了多久,车子缓缓停下来,白明月看向窗外的房屋,已经不知道自己是第几次惊讶。

她自诩定力不错,只是在这不按常理出牌的家伙面前很轻易的被一次次破功,为什么车会在她家停下?

“你早晚要回家。”墨子寒伸手拉开车门,将得到答案恍然的她一脚踹出车。

白明月揉了揉特别痛的屁股,抱着擦伤的胳膊默默问候了墨子寒的八代祖宗,有些一瘸一拐的用钥匙开门走回家。

正如墨子寒所说,今天不回家,以后也会回家汇报接下来不能呆家的理由,可是这家伙的脑袋会不会转的太快了点。

苏哲从司机位上转过身,意味深长盯着消失在门内的背影,唇角挑起玩味的笑容:“墨少,这次不打算忍耐了?”

他是墨少的贴身助理兼医生,腿疾就是他治好的,也是唯一知道墨少秘密的人,不过现在看来,要多一个人知道了。

墨子寒平淡无波的黑眸扫过苏哲,被后者讪讪一笑转过头去,狠狠揉搓着脸部肌肉。

只是一道眼神而已,竟是感觉自己的脸要被冰冻住了,可想而知与墨少零距离接触的亚历山大。

苏哲对今早彻查过底细的白明月在心中竖起默哀的旗帜。

一门之隔的家中,白明月在门口换了鞋,视线掠过自己生活了二十年的家。

地方不大,也就二十平方,家具都是用最廉价的木头用钉子钉住,此时木头椅子上正坐着一位妇人,单手撑住头,眼睛处于闭合的状态,在眼尾地方有着比真实年龄更加多的皱纹,脸颊隐隐可以看出干燥的皮屑,眉心紧锁,似是梦到了什么忧心的事情。

白明月眸底闪过心疼。

昨晚妈妈一定就坐在这张椅子上等待她回来,都是她不好,笨的要死,明明学习成绩第一,却总是容易相信别人,才会中了他们的计谋,从今天开始,她会慎重小心。

她拿来一件缝补好多次的衣服盖在妇人身上,轻轻晃了下妈妈的身体:“妈,妈……”

蔡舒雅悠悠转醒过来,经过初始的茫然后思绪清晰起来,有些紧张的抓紧她的胳膊,上下查看:“你没出什么事吧,怎么昨晚没有回家,不是去办身份证了吗。”

白明月的心被诸多暖流填满,她嘻嘻一笑,吐了吐舌头:“妈,我这不是好好的吗,昨晚遇到了个关系很好的同学,就跟她玩了会,没想到会喝醉,就睡在她家了。”

爸爸叫她出去的事情妈妈并不知情,她也不想妈妈再操心爸爸的事情,至于昨晚后来发生的事情……

都不重要了,不是都挺过来了吗?

蔡舒雅有浓重黑眼圈的眼睛露出笑意,透过窗户看了看已经透亮的天空,走向简单搭成的灶台桌子:“你看我,一睡竟然过了头,都没有准备早餐,现在我就做给你吃。”

白明月从后背轻轻抱住了蔡舒雅的腰身,触感到的瘦弱令她鼻头有些发酸,声音故作开心:“妈,不用了,是同学今早送我来的,还在门口等我呢,而且接下来的这段时间我都不能回家了,因为同学给我介绍了一个高薪的外地工作。”

爸爸嗜赌,将家里所有的收入全部抢去赌钱,还对妈妈拳打脚踢,这些年来,妈妈过的真的很不容易。

“妈,我不在家,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她再次轻声说了声,在蔡舒雅的脸上落下爱的吻别,在门口换上的鞋子。

她害怕自己在里面耽搁太久,墨子寒会冲进来,到时影响到妈妈就不好了。

“怎么这么快就要走,那我给你准备准备行李。”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小澎湃吖点评:

《缘浅莫不如情深》这本小说不小白,语言精炼有韵味人物性格塑造的有特点,不自带主角光环,是难得的一本好书。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