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其它 新概念作文十七年获奖者精华范本.小说卷

新概念作文十七年获奖者精华范本.小说卷

作者:黄兴

状态:已完结 分类:其它

时间:2021-02-17 15:04:31

《新概念作文十七年获奖者精华范本.小说卷》这本书的主要内容:等电梯的时候,顾长东从里面探出个脑袋,他说我叫顾长东,不等我反应过来,他立刻摔上了门。当天晚上我又到了FD,一眼就看见顾长东,他坐在离吧台不远的桌子上,翘着二郎腿,用食指和中指夹了一根烟,我看他的时候他正在往烟灰缸里弹烟灰,眼神一抬就瞥到了我。顾长东放下他的二郎腿站起身朝着我走过来,一屁股坐在我对面,他问我,你一个人?我指了指他,我说你也在。我像是录音机突然卡了带,停顿了一秒,我问他昨天我哭没哭。顾长东利索的回答我,没哭。
展开全部

新概念作文十七年获奖者精华范本.小说卷:藏匿在味觉里的爱情 作者:王宇昆

1.

“餍食”这家店做得越来越难吃了。

Tou看着顾客在点评软件上的留言,朝我吐了口气,见到这样的评价明明应该垂头丧气他却如释负重一般的,放下手机,一口闷完了整杯黑啤。

我拿过Tou的手机,浏览着顾客用极度挑剔口吻写的差评,嘴巴里那片咀嚼不烂的培根最终还是强忍着咽了下去。的确,最近一段时间开始,餍食的东西一天比一天难吃了。

作为这家创意料理的老主顾,几乎尝遍餍食的所有菜品,面对莫名其妙的退步,对每一位食客来说都算的上是一个不小的灾难。Tou好像察觉了我微妙的表情,他突然伸手端走了我眼前的这盘秘制培根卷,直接倒进了垃圾桶里。

一般餐厅出现这样的问题,最可能是因为换了主厨,但从我第一次走进这家店开始,就知道这里的主厨就只有一位,那就是Tou,所以可想而知,食物味道变差的原因,大概和Tou有关。

Tou倒掉食物后,说了句“不要勉强自己”后,为我倒了一杯黑啤。

“最近肯定恋爱了吧,心思都放在泡妞上了。”

我故意开他玩笑,实则是从他的表情里读出了他低沉的心情,说完Tou摇了摇头,起身去关店门,写着“已经打烊”的牌子翻向了门外。

“小美她走了。”他淡淡地说。

“不是早就去美国了吗?”

我一头雾水地看着Tou,他眼睛里的光渐渐暗了下来。

2.

Tou口中的小美,是他的女友,准确地说是以和平方式分手的前女友。

我第一次来餍食吃东西的时候,小美是店里唯一的服务员,担任起收银、上菜、打扫卫生等一系列杂活,好奇地顾客都会问店里怎么就只有她一个人,每每小美都会笑得特别幸福,回答说因为这是夫妻店,她和男友甜蜜经营就足够了。

甜蜜的背后当然是无人知晓的酸苦,台前的小美一天下来累得腰也直不起来,台后的Tou呆在满是油烟味的灶台前眼睛都要熏坏了,可是却从未听见过两人的抱怨,再苦再累第二天依旧晨光熹微地开张,月光皎洁时打烊。

幸福就是这般简单,你进厨房我打下手,忙碌中有条不紊,平淡却享受。

食物精良,口感极佳,店内的装潢也走颇具格调的中式传统风情,餍食可以算得上是这条美食街不可或缺的风景了。

本以为这样的良辰美景可以一直永恒下去,可突然有一天,Tou和小美分手了,不久后小美去了美国,只剩下Tou一个人经营着这家餐厅。

对美食的热爱,加上想要混个脸熟日后方便吃饭打折,我时不时会来餍食帮Tou工作,于是知道了Tou和小美之间的故事。

3.

小美和Tou是在大学期间认识的,只不过两个人并不在同一所学校,小美在一所普通大学里读会计,Tou在小美大学旁边的新X方厨师学校里学厨师。

两间学校一条繁华的商业街之隔,却催生出了两人之间这段长达三年的感情。

Tou第一次碰见小美,是在新X方厨师学校一年一度的美食品鉴会上,说得直白一点就是厨师专业的学生每人做一道拿手好菜,集中起来邀请老师和同学们品尝打分,以此作为学业成绩的考核。

本质是一场相对封闭的考试,小美却被闺蜜硬拉着混了进来。

两百多斤重的闺蜜拉着小美满场子胡吃海喝,面对各式各样的美味佳肴,小美却丝毫没有食欲。

“来来来,餍食鸡,吃了保你忘不了。”

一道鸡肉料理后的Tou摆着手示意让停住脚步的小美品尝这道“餍食鸡”。

“骂谁呢!你说谁是厌食鸡呢,说谁是鸡呢!你这菜不用尝就知道特难吃!”

小美这突然的火气让Tou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把桌子上写着菜名的牌子摆了出来,指着牌子上面的字对小美说道。

“我说得是这道菜叫‘餍食鸡’,你至于对食物人身攻击嘛。不过你要是不尝尝我这只鸡,那你今天来可算亏大发了。”

小美瞥了那只鸡和Tou一眼,正准备抱着胳膊走时,Tou一把拉住了她。

“美女,行行好,随便尝一口吧,你看我这摊位上冷冷清清的,你尝完给我写个好评,我回头请你吃饭。”

小美看着Tou这幅可怜兮兮的模样,心软了下来,折回步子,她看着盘子中的这只鸡,一阵恶心感从胃里反出来,可在牙齿咬下第一口鸡肉的瞬间,那种抵触感却又瞬间消失了。

这是她这辈子吃到过的最好吃的鸡。

“怎么样,是不是找回了初恋般的感觉。”

“难吃!”

嘴上说难吃,但舌头却是诚实的,小美砸吧嘴的动作出卖了她。

看着姑娘像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似的吃完甩脸就走,Tou还在心底里埋怨了一句。后来,正如Tou所忧愁的,没人欣赏这盘鸡,打分卡上却孤零零地出现了一条十分满分的记录。

Tou失落中有点惊喜,把那条记录后面留下的电话记了下来。

而那个号码的主人,就是小美。

4.

这惊鸿一面让Tou对这个瘦瘦小小的姑娘产生了兴趣,他脑袋里不时就想起姑娘吃完鸡砸吧嘴的声音,简直就是人生第二大快感。

他想约姑娘出来,但每次打对方的电话总是当即被挂断。

“传销狗,你打电话前能不能做点功课,老娘没!有!钱!”

这回上来一顿劈头盖脸的骂,Tou支支吾吾说出自己是那次在新X方学校里的鸡主人,小美才忍住没有立即挂断电话。

“对不起,老娘没空。”

Tou说完要请姑娘吃饭的事情后,当即遭到了拒绝,随之“嘀嘀嘀”的忙音让这通得来不易的通话再度夭折。

Tou心想着这姑娘还真有趣,手机旁的嘴角不由得向上扬了扬。

不过最后,Tou还是和小美吃饭了,是小美后来主动打电话过来约得,但要求是Tou再亲自做一次那道“餍食鸡”。

嘴上犟,舌头还是蛮诚实的嘛。

第二次见面,Tou明显感觉小美较之前更瘦了,比鲁豫的腰还细出了十个百分点,他看着几乎皮包骨头的姑娘,心里竟然萌生出几丝怜悯。

那天他不只做了那道鸡,还做了满满一桌子琳琅满目的美味佳肴。

他等着小美下筷,可姑娘的视线扫完一桌子菜,却瘪了瘪嘴。

“怎么?没食欲?”

Tou问姑娘,姑娘点了点头,然后捂着嘴去了洗手间。

真是赤裸裸地批判啊,觉得难吃就直说啊。Tou心里想着自己的菜竟然有只见其色就催吐的效果,也是醉了。

Tou觉得过意不去,又熬了碗南瓜粥,看着姑娘勉为其难地喝掉粥,自己一个人凄凉地收完这一桌子菜。

喝完粥的小美,抿了抿嘴巴。

“粥很好喝,比我妈做得强多了。”

总算有了点心理安慰,Tou也跟着小美笑了笑。

“这些菜不合你胃口,我带你去下馆子吧。”

姑娘摇头拒绝。

“其实不是你的问题,是我,我有厌食症。”

这下Tou终于明白那天自己喊“餍食鸡”为什么会招来女生一顿痛骂了。

“那天要是知道你……我就不缠着你让你吃鸡了。”Tou看着对面的姑娘,眼睛里注满了水,温柔得让人心疼。

小美却真诚地说那只鸡是她吃过最好吃的鸡,Tou听后的心情比中了一百万彩票还高兴。

除非是是二傻子,什么事情能让人比中了一百万彩票还高兴。

当然是爱情了。

5.

Tou就这样喜欢上了姑娘,他头一次觉得厨师这个职业的内涵不再像广告上说的什么“见到新X方厨师就嫁了吧”那样简单粗暴,而是像心灵导师一般,使命是拯救人类。

他要治好小美的厌食症。

Tou开始在网上疯狂地查找治愈厌食症患者的方法,神经疗法,药物疗法……乱七八糟的疗法让Tou一时间失去方向,最后还是选择了最平淡也是最安全的方法,以毒攻毒,通过食物来唤醒厌食症患者对食物本身的渴望。

Tou学着做一些简单又清淡的料理,诸如糕点或者清粥,他每天拎着保温桶穿过那条繁华的商业街,跑去小美所在的学校。

小美的厌食症从高中就有了,因为父母工作忙管不上,所以养成了不吃饭的毛病,又想着要减肥,久而久之就饿出了厌食症,所以病龄还挺长。

食色性也,“食”字当头的人生突然失去了对食物的欲望,想想都是一件难过的事情。

起初,姑娘对于Tou送饭的行为颇感惊讶,拒绝,过意不去,收下,却又吃不下。所以那段时间,不管是变着花样的粥还是换着形状的糕点,小美表面收下,实际上却都是二百斤重的闺蜜解决掉了。

“这男生还蛮钟情的哦,毅力可嘉,你打算要他送到什么时候啊。”

身旁的女生都啧啧得羡慕小美有这样一位坚持不懈的追求者,但小美却觉得自己好像成了Tou的一种负担。

小美鼓起勇气开口对Tou说不要再给自己送饭了,Tou晴天霹雳一般傻站在原地,放下保温桶,走了回去。

那天,两校间隔的商业街从未如此漫长,Tou感觉走完它像是用完了一辈子的力气。

但隔日,那个熟悉的保温桶依旧出现在了姑娘的手里,只不过送来的人不再是Tou,而是快递大叔。

这种傻傻的坚持,让小美觉得自己有些冷血,她终于试着尝了一口保温桶里的食物,尽管仍旧会有恶心想吐的感觉涌上来,但起码味觉在得到启动的头一秒,她感受到了久违的幸福。

Tou的食物是富有魔力的。

清粥帮助小美放下了对食物原始的戒备,Tou听到快递大叔反馈来的消息,像个得到了大红花的小学生似的手舞足蹈。

按照计划他开始更换一些菜式,在清单的食物旁加上一些少油的配菜,并且花大把的时间用来将食物装饰的足够精美,让人看见了就想要咬下去。

快递大叔每天把食物送来,小美也逐渐开始尝试着食物中的新变化,她把好看的食物用手机拍下来,每天上传到微博里,还给它们每一样取了一个好听的名字。

土豆泥上点缀少许的火腿和土司,泛着金黄色的光芒却不油腻,这道料理叫做“麦芒”。

新鲜的冬笋配上奶油薏米粥,清爽遇上浓厚醇香,这道叫做“青恋”。

滤油的牛大腿肉裹着黄瓜密酱,肉的味道缠绵舒缓,这道叫做“羽化时光”。

日子就这样伴随着微博数量的增加,一天一天的过去。Tou用心去完成每一天的精致料理,小美也坚强地用食物本身战胜着对食物的抵触。

Tou欣喜地看着姑娘逐渐唤醒对食物的欲望,但熔铸在食物里的感情却未曾有勇气张口说出来。

他想要等到微博相册里的照片突破了一千张就向姑娘告白。

6.

与食物有关的爱情,爱情都藏在了味觉记忆里。

不过,厌食症这种病症却有着特别的一点,就是很难以达到完全治愈的效果,所以直到他们毕业,小美对食物的一些抵触感依旧没有完全消失。

但神奇的一点是,后来Tou做的一切食物小美都会吃掉,从未拒绝。

因为微博上的美食图片也吸引来了不少粉丝,所以小美提议开一家创意料理店,于是诞生了“餍食”这家餐厅。

小美学会计负责管钱,Tou学厨师负责做菜。他们把微博上讨论最多的菜式加到菜单里,然后每一道料理就用小美为它们曾经取得名字。

小情侣的幸福生活就像歌里唱得那样“你挑水来我浇园,夫妻双双把家还。”

“餍食”的生意也日渐火爆,顾客们有很多都是因为小美微博而来,享受食物的同时,更多的是感受Tou和小美两人之间那份漫长且不易的幸福。

食物修成正果无非是好味的料理遇到了善品的食客,那爱情里的修成正果就应该是即使过着平淡庸碌的生活,陪伴也不会厌倦。

这也是我爱上这家店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可是在这样天气预报都不准的年代里,手一抖,食物可能就太咸了,对于爱情,我们的理直气壮也似乎失去底气。

忘记了从什么时候开始,Tou经常会和小美发生争吵,有时候是在后厨里,有时候甚至直接在餐厅大堂里吵,争吵的缘由多鸡毛蒜皮,可能是小美收银时算错了钱,也可能是Tou忘记关掉了一直淌水的水龙头。每回争吵过后,小美总是生一场病,然后Tou又回归五好男人的身份,悉心地照料女友。

我们都以为这只是两个人在用小打小闹的方式秀恩爱,可没想到半个月之后,小美突然就走了。

Tou说,小美在美国的母亲要小美回美国继续读书,而Tou的父母身体不好需要照顾脱不开身,所以他们选择了和平分手。

“她没有决绝地拒绝,我也没有洒脱地放手,于是我们就这样分开了。”

Tou向我说起这件事的时候,眼睛里忽闪忽闪,满满的不舍。

后来他有尝试着联系小美,但电话始终没有打通,邮件也始终没有得到回复。

所以我怀疑,就是从这开始,“餍食”才有了菜品越来越差的征兆。

我建议Tou试着开始一段新恋情,因为没有用心注入的食物,无法让食客得到来源于食物上的慰藉。但Tou全然拒绝,我清楚他还放不下小美。

舌头是记忆力很强的感官,味觉自然会将许多种味道一直存储在味蕾里。我想Tou对于小美的感情,就像这味觉本身的强大技能,一旦记住了就很难忘却。

毕竟,这三年多的感情不是随随便便就坚持下来的。

所以,就算餍食的食物变得越来越难吃,顾客也越来越稀少,我还是愿意常常光顾这里,算是对Tou的一种无声安慰。

可是一条路总会走到头,当我听着Tou对我讲起另一个故事,我才意识到原来舌头也有犯错的时候。

7.

其实小美去美国不是读书,而是治病。

因为长期厌食症却没有接受正规的药物治疗,小美被检查出了胃癌。

Tou回忆起,小美去美国之前的那段时间,总是生病,Tou说要陪她去医院检查,她总是拒绝。因为那段时间正好赶上旅游旺季,店里忙得不得了,所以Tou也就没有太多的留意。可就是因为这所谓的“不留意”,才让Tou永远的失去了她。

小美是偷偷去医院检查的,检查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期了,她不想拖累Tou,所以一直瞒着,直到办好签证,美国那边也联络好了医院。

走的那天小美依旧向Tou撒了谎,故意说迟了一天。

然而这里的“走”和后来Tou嘴里的“走”并不是同一回事,小美去美国的半年后,离开了这个世界。

爱情是件多么伟大的事情,我们为了成全对方而弄痛了自己。就连死亡小美也是瞒着Tou的,如果不是追思会发函的时候,小美的姐姐不小心把别人的电话抄成了Tou的,Tou可能一辈子就愚蠢地认为小美真的是去美国读书了,真的或许会有一天还会回来的。

也是从得知真相后开始,餍食的味道彻彻底底走到了最低谷。

Tou和小美的爱情就算加上了这样的结局,可在我看来依旧是纯粹的。因为食物的勾连,他们走到了一起,又共同用味觉治愈着彼此,支撑着对方。这种爱情躲藏在味觉里,用味觉的记忆来固守住爱情的鲜度,就像餍食里的每一道菜肴,品尝下去的瞬间,其实都是在咀嚼着其中的故事与秘密。

讲到这里,Tou眼睛里的光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他问我知不知道“餍食”这个名字的意思,我摇摇头。

他说“餍”在古汉语里的是“满足”的意思,“餍食”就是通过食物得到了满足。

“咀嚼食物使人果腹,品尝爱情让人满足。”

Tou说“餍食”要关一阵子,这段时间他要去趟美国,再给小美做一次餍食鸡。

新概念作文十七年获奖者精华范本.小说卷:美梦 作者:赵丹盈

1

他的酒吧叫FD。Fond Dream.。

他叫顾长东。我不喜欢这个名字。

2

我盯着顾长东,看他的长睫毛忽闪忽闪的抖动着,有点想伸手把它们都扯下来。我和顾长东在一起的时间已经将近一年,在我的观念里,这个时间已经很久,我是个没有长性的人。顾长东能养活我,他比我大六岁,或者是七岁,我记不清。

我第一次坐在FD里的时候,顾长东不在。我快要离开的时候,他才出现。我也不知道我是不是喝多了,仿佛整个世界都快要坍塌一样的倾斜了一个角度,我背着黑色的小皮包踏着高跟鞋“哒哒”的往外走,所有的声音都没了,就剩下高跟鞋踩在地上的声音。

在沙发上醒过来的时候我看见顾长东,他坐在地板上驼着背看碟,我看不清到底是什么片子,模模糊糊的,有两个男人在屏幕里跑来跑去,我在那一瞬间很想笑,原来电影里的生活也是一团没有头绪的毛线。

然后我就真的笑出了声音,顾长东也没回头,他的视线还是冲着电视的方向,你这个小妞真惹人嫌,吐了一地板的脏东西,我低头看了看,什么都没有。

我不是故意的,我说。

我从沙发上坐起来,用手把乱糟糟的头发尽量的抓的顺一点,然后在摆满一堆方便面的茶几上拎起我的包,向着门口走。临出门之前,我突然很想问问顾长东FD是什么意思,于是回头跟他抛出了这个问题,他说Fond Dream。我假装听懂了一样的点点头,还长长地“哦”了一声,其实我一点儿都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

在认识顾长东之前,我不会生活,也不知道生活是什么。FD这两个字母组合对我来说可能是Food,或者是Feed。再也没有其他解释了。

等电梯的时候,顾长东从里面探出个脑袋,他说我叫顾长东,不等我反应过来,他立刻摔上了门。

当天晚上我又到了FD,一眼就看见顾长东,他坐在离吧台不远的桌子上,翘着二郎腿,用食指和中指夹了一根烟,我看他的时候他正在往烟灰缸里弹烟灰,眼神一抬就瞥到了我。

顾长东放下他的二郎腿站起身朝着我走过来,一屁股坐在我对面,他问我,你一个人?我指了指他,我说你也在。我像是录音机突然卡了带,停顿了一秒,我问他昨天我哭没哭。顾长东利索的回答我,没哭。

哦。

之后有一大段时间我都没说话,顾长东一个人絮絮叨叨的说了不少,我一句都没听进去,直到最后顾长东忽然说,你跟着我好吧。我想了想,我问他,你有钱么?他摇摇头,没钱,不过这个酒吧是我的,我能养活你。

顾长东的回答像是一个特别有笑点的笑话,我没绷住笑了,笑的很起劲儿,我说你知道我叫什么么,家在哪儿么,你就想泡我,你这个进度太快了。顾长东像是被什么蛰了一下子似的,他跳起来,从牛仔裤的屁兜里拿出一个东西,等他放在桌子上我才看清那是我身份证。

3

我可能做了一个梦,FD不是真的,顾长东也不是真的。我还在二零一二年的年末,等着世界末日来光临。

结果,世界没有末日,我的生活变成一张皱皱巴巴的纸,像是我高中时候给米楚写过的被扔进垃圾桶的小情书。

顾长东特别讨厌我说起我过去的情史,每次我想说起的时候他就打断我,日久天长我就再也不和他说我的过去。因为除了那些小情史,别的过去我都不想和他谈。

我们开始说到Dream,每次说到这个话题顾长东就异常激动,他的脑海里有一副很巨大的蓝图,从边边角角开始蔓延成一个完整的大计划。他说他要有钱,有酒吧,有乐队,有女人,其实他的梦想就是所有二十多岁少年的梦想。

除了包装不同,里子几乎一模一样。

顾长东不喜欢我说他幼稚,可在我的眼里,顾长东就是幼稚,像是一个小男孩的幼稚。他问我的Dream是什么,我说我不知道。顾长东有些生气,他认为我是在敷衍他。

其实我是真的不知道我的梦想是什么,如果真要较真的说出一个,那就拥有一架时光机好了。回到很久远的过去,看看当初的自己。

连着好几个晚上,顾长东都到FD里唱崔健的《一无所有》。他和崔健的声音差了不少,唱歌的时候他总是刻意压着嗓子,尽量的唱出崔健的味道,然后下了台喝光半杯很冰的伏特加润嗓子。

我的脑子里还保留着刚才的那一小段摇滚的旋律,不自觉的就跑出来了,挥之不去。捎带着还有零碎的时光。

十八岁的我不穿高跟鞋,没有漂亮的小皮包,也没有小吊带裙。我在十八岁的时候认为母亲是最漂亮的女人。

她有纤细的腰肢,又长又瘦的腿,她画漂亮的眼影,也涂鲜艳的口红。我经常趁着她不在家的时候去衣柜里翻出她的衣服套在我的身上,宽松的衣服在我身上显得尴尬而别扭。那时候的家里没有男人,我不知道父亲是谁,也不知道他在哪儿。

有人说父亲是被母亲害死的,也有人说父亲是生病死亡,或者其他说法就是父亲离开了母亲远赴天涯。我更喜欢最后一种说法,因为那更浪漫,像是古代的剑客,爱恨匆匆,之后就远走。

我听见周边的邻居称呼母亲为“妖精”,我一点都不生气,我喜欢这个称呼,我觉得那是最妖娆最性感最漂亮的代名词,在我的潜意识里,我完全不觉得那是一个贬义词。甚至我还带着些许的骄傲,或许在我成长之后,也会变成一个“小妖精”。

直到她死亡之后,我才理解“妖精”这个词汇里隐匿的含义。

她死于艾滋。

顾长东在我耳朵边大吼了一声我才缓过神,他皱着眉头,很大声的问我,你想什么呢。尾音被埋没在一片吵闹中,我耸耸肩膀,我在想我们应该去吃点儿宵夜,我已经饿了。

准备回顾长东家里的时候,已经是凌晨,我们在二十四小时的餐饮店里吃光了两大碗猪肉馅馄饨,满足的打着嗝。

我一边听着高跟鞋的清脆声响一边跟顾长东说着话,我说我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顾长东并不惊讶,他问我你想做什么。我很诚实的回答说不知道。沉默了一阵,顾长东乐了,他说我们结婚吧,结婚了你就能做正儿八经的老板娘,这个职业多棒。

路灯都灭了,我的心忽然就亮了。

4

有一天晚上睡觉之前,顾长东心血来潮,忽然就想起来让我跟他说说我的前度男友。

我和顾长东很细致的说起米楚,我说他是我前一个男朋友。我说他是一个有梦想的人,有点疯狂,有点骄傲,还有点文艺。在我的记忆中,他学过画画,学过摄影,还学过太极拳。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学太极拳,总之在我眼里他就是个特别不一样的人。

和米楚在一起混迹了差不多三年之久,几乎他所有的习惯我都了如指掌。在那三年里,我跟着他看过演唱会,拨弄过吉他,也一起在街上看过漂亮的姑娘,现在想起来都能闻到一股子糜烂的味道。

米楚是个混子,我跟着他也成了一个小混子,米楚说我强势,控制欲太强,不适合结婚。我反驳他,我说我一点儿都不强势,我特温柔。米楚不再说什么,他只是笑了笑。

其实我母亲才是个强势的人,我很怕她,我领着米楚见过母亲一次,她很开心,吃饭的时候母亲给我夹菜,我不喜欢吃葱头,可还是低着头勉强着全部吃掉了。

葬礼的时候米楚也去了,他盯着我母亲的照片看了很久,然后他悄悄的对我耳语,他说你母亲长得真漂亮。我笑笑,我毫不避讳的回应他,我说她死于艾滋。

我不知道在我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是什么心情,可是不久之后我就后悔说出这句话。因为我在米楚的眼睛里看见了一丝惊慌和闪烁,可我又不知道说点什么解释一下,于是作罢。

从那天之后米楚就很少和我在一起,我们不再接吻,也不再拥抱,就连牵手也很少。渐渐地一整个圈子都孤立着我,那时候我已经发育的很完善,能够穿起母亲之前的衣服,也学着她涂口红,然后再画出很大的眼睛。

我和米楚没有正式的分手,却比分手更让我难过。因为他失踪了,在我的世界里彻底失踪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我看了顾长东一眼,他很平静,他问我,然后呢?我冲着他笑了笑,我说然后就是我到了这里遇上了你。顾长东的右手支着脑袋,左手摸着我的头发,他说,米楚还真是个文艺的男人。我点点头,我说我不想谈文艺的东西,我就想踏踏实实的谈一场恋爱。顾长东听见我这样说好像很满足,他放下了胳膊躺在枕头上,然后把我搂在怀里,他说,睡吧。

很快顾长东就睡着了,还起了微微的鼾声,我异常清醒,我把我和米楚的过去用最简单而精短的语言一带而过,可是我骗了顾长东。

米楚失踪了,不光是在我的生活里,他在这个世界上也失踪了。

和米楚在一起三年,他是个有点神经质的少年,我们做过很多疯狂的事情,他带着我在山顶上等一整晚就为了拍一个日出,他用他那辆破旧的二手自行车带着我穿过很多条街道,他还用他偷来的钱给我买过一只银戒指。

米楚很浪漫,那阵子有一部电视剧叫《奋斗》,特别火,米楚买了好几罐子啤酒,冬天冷得要命,屋子里取暖的设备也不好,我们盖着很大很厚的被子窝在床上看那部剧,一人拿一罐冰啤酒,看的困了就睡一觉,醒过来继续喝一口冰啤酒。

米楚说,我也要有两千万,有一个大House,还有你。我亲了米楚一下,我说谢谢你把我放在你的未来里。

三年的光景,说长也不算长。

在那三年里,我跟着米楚因为偷窃进过少管所,我为了他的梦想在酒店里刷过一个月的盘子,手指在水里泡的都有些肿胀,为了他退学,还为他打过一个孩子。说到底当时我也不过才十八九岁,可那时候的我过于笃定,我相信米楚就像是相信我自己,我迷恋他好看的容貌,也喜欢跟着他在一起的刺激。

5

第二天早晨醒过来的时候顾长东坐在床边,他跟我说的第一句话是,其实你那天哭了,哭的很厉害。

我的脑子昏沉的厉害,我说你丫才哭了。顾长东哈哈大笑,他把插好吸管的特仑苏递给我,我歪过头一口气吸光了一纸盒的牛奶,然后打了一个嗝。顾长东一直都看着我,他说你累不累。

听见这句话我的心突然颤抖了一下子,我不说话。顾长东接着他的话茬说下去,他说许左左,你逃了这么久你累不累。我镇静的一如平常,我说我身份证上的名字是许晴天,我不叫许左左。

顾长东笑了笑,他从床边站起身,他说妞,起来吃早饭了。

6

如果不是顾长东提醒我,我就快要忘了我叫许左左。

母亲死亡之后,有一个男人出现在我的生活里,他说他是我的父亲,从前不想面对母亲,所以现在才回来认领我。我不觉得惊讶,也不觉得开心。那时候米楚已经抛弃我,什么东西对我来说都没了意义。

父亲是个挺温柔的男人,他会每日三餐按时给我做饭,晚上十点多嘱咐我睡觉,早晨七点叫我起床。他不催我工作,也不催我恋爱。我生活的安乐闲逸,只是我们不交流,也没有感情。

一个月之后,父亲在吃饭的时候问我关于母亲死后的遗产和保险金,我用牙齿很细致的嚼碎大米,我说等我高兴了再谈这个问题。他接着问我,你为什么不高兴。我头一次对着他笑起来,我说我被抛弃了,被一个叫米楚的小子,你会替我杀了他么。

我不知道为什么,米楚后来真的死了,死于自己的二手破摩托。我不知道这件事儿和父亲有没有关系,可我一点儿也不高兴,甚至难过的也快要死了。

所以后来不等父亲跟我提起钱的事儿我就离开那个破地儿了,我总觉得说起钱是个特恶心的事儿。其实母亲留下的钱并不多,加上保险金也就几万块,我全部兑换成现金装进一个旅行包里逃跑了,除了现金,什么都不能给我足够的安全感。

直到离开的时候我才知道,父亲在回来之前已经欠下了一大笔赌债。

7

我特别讨厌许左左这个名字,从小就讨厌。许晴天是我姐姐,米楚喜欢许晴天,不喜欢许左左。即使许晴天得了和母亲一样的病之后,米楚还是喜欢她。

许晴天失踪之后我渴望代替她陪着米楚,可是每次米楚喝醉酒喊的名字都是许晴天。他说,许晴天,我想你了,你去哪儿,你想去哪儿,你能带着我么,我愿意陪着你。我一遍遍的重复着回应他,我是许左左。米楚不理我,他活在他幻想的许晴天的世界里。

所以和米楚在一起三年是许晴天,不是我。

吃早饭的时候顾长东一如平常,我低着头喝豆浆,不敢看他,顾长东放下油条,右手越过小桌子捏住我的下巴,我随着他的力道抬起视线对上了他的眼睛。顾长东嘴角还有油条渣,他叫我许左左,他说我不喜欢许晴天,我就喜欢许左左。我愿意天天给你买豆浆油条,挺久以前我就认得你和许晴天,她没有你好看。

由于眼睛睁得太久而觉得干涩疼痛,不自觉的略微湿润。顾长东收回他的手,接着说,我不知道你父母,也不知道米楚和许晴天,我就知道你,许左左,我说不出特别多的保证,我就是想照顾你,我不想代替米楚,因为我觉得我比米楚更好。

我忽然低下头哭了,脸颊却僵硬的要命,我知道我那一刻特别丑,可是我控制不住。顾长东随手抽了一张纸巾递给我,喏,我刚才沾到你下巴上的油还没帮你擦掉,自己擦。我哭得更厉害了,眼泪成对儿的落在豆浆里,顾长东莫名其妙的笑了,他伸着胳膊给我擦掉了眼泪和油渍。

如果顾长东再问我一遍我的Dream是什么,我一定会告诉他,我想每天早晨一起吃豆浆油条,然后踏踏实实的留下做Fond Dream的老板娘。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条小诗雯点评:

《新概念作文十七年获奖者精华范本.小说卷》这本书平淡中带点不凡,每一个故事中都会有一个感悟,作者真的有才。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