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都市情感 上门女婿:强势逆袭

上门女婿:强势逆袭

作者:八宝粥

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1-02-07 10:44:21

作者八宝粥的小说《上门女婿:强势逆袭》主要讲的是:凌妈知道我爸妈身体不好,所以故意拿这个来威胁我!如果不提父母,我绝对不会害怕.可把我爸妈扯进来,我这回是彻底怂了,整个人像泄了气的皮球,看着凌萧萧和凌妈的嘴脸,我从来没有一刻觉得是如此憎恨.“也就几天时间,再忍忍就是了.”我默默想着,咽下一肚子气,重新把蛇皮袋拿进房间.转身关门的一刻,凌萧萧得意的眼神投射过来,我用力把门一关,用后背靠在墙上.我爱过凌萧萧,那是在大学时代,她几乎是高不可攀的女神,结婚的那天,我打心底里高兴,全村人都给我祝贺.
展开全部

2-送我的老婆去相亲

嘴唇碰触的刹那,凌萧萧花容失色,惊叫一声,猛地把我推开,“李少白,你干什么?!”

紧接着,凌萧萧抬手就是一耳光,直接把我的脸抽红,瞪着愤怒的眼眸,重重喘息着空气.

望着凌萧萧的脸庞,我重新回到理智的边缘,纵然内心强烈不忿,可眼下强人所难,始终不是君子作为.

但是,男人有时候不能低头,如果我到了此时此刻还选择低头,那我就他娘的不是一个男人!

“没干什么,我们离婚吧!”我尽量忍着自己的情绪,冷冷的开口.

凌萧萧顿时愣住了,露出无法置信的神情,那张脸慢慢变得涨红,仿佛我先提出离婚,那是对她的侮辱,立马扯起嗓门喊:“离婚?你敢跟我提离婚?要离婚,也是我跟你离婚,也是我休了你这个窝囊废!”

说完,凌萧萧像个疯婆子一样,扯住我的衣服就要打我.

结婚那么久,凌萧萧不止一次动手打我,我从来没有还过手.

这一次,我决定做一个男人,就算饿死在街边,也不愿意再寄人篱下,索性我抓住凌萧萧的双手,把她推到沙发上,“你这样的女人,我李少白不要也罢.”

不等凌萧萧起身,我转身走进属于自己的房间,狠狠把门一关,开始收拾衣服,哪怕身上的钱几乎全买了彩票,只剩下几十块钱,我也要离开这里,脱离这个家庭!

“李少白,你给我出来说清楚,开门!”凌萧萧在外嘶叫,敲击着房门,我理都不理,置若罔闻,寻思着投靠自己同一个村的兄弟去.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我收拾好行李,穿得全是自己的衣服,凡是属于凌家的东西,我一件不带.

拿出藏在床脚下的蛇皮袋,将该带的全部塞进去,然后扛在肩上,直接打开门,凌萧萧的身影立刻映入眼帘.

“你干什么去?!给我滚回房间去,要离婚,也是我跟你离婚,你算什么东西?”凌萧萧用一种命令的口气说话,还用极度鄙夷的眼神打量我.

“我为什么要滚回去?你以为你是谁?”我气不打一处来,这哪里是什么老婆,简直就是仇家,还是有深仇大恨的那种.

凌萧萧眉头紧皱,瞪了把眼,说:“你敢?”

逆来顺受久了,看到这种眼神,我内心有点慌,但是我忍着这种窝囊的情绪,深吸口气,往前迈出一步,“我怎么不敢?”

就在这时,家里的大门,响起钥匙碰撞的声音,我一看居然是凌妈回来了,不用说肯定是凌萧萧干的好事儿,一定是她怕自己拦不住我,干脆叫上她妈来帮忙.

果然不出我所料,凌妈一进门,便急匆匆的奔过来,整个人板着张脸,说:“李少白,你干什么!我凌家哪里对你不好了?你怎么可以说走就走?”

尤其是凌妈看到我背着东西的样子,那表情几乎跟凌萧萧一模一样,不愧是母女,那种丈母娘的气势,立刻显露.

而且凌妈说的话,很有技巧,让我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根本无言以对.

要说凌萧萧,我多半是心存怜香惜玉,选择逆来顺受,可对于凌妈,我这种上门女婿,那真的是害怕,就像小辈害怕晚辈一样.

“你把东西放下,要走也不是不可以.”凌妈缓了缓脸色.

我一听,只好把蛇皮袋放下,旁边的凌萧萧马上急了眼,“妈,怎么可以让他走?”

凌妈扬起手,打断凌萧萧后续的话,看了我一眼,说:“要走是吧?要离婚对吧?可以,等萧萧相完亲再说,那对象很喜欢我们家萧萧,最起码要等相完亲,确立了关系,才可以离婚.”

这话的意思再清楚不过,凌妈显然是怕相亲会有什么意外,怕我先离了婚,到时候偷鸡不成蚀把米,新胎备胎都丢了.

我心里很气愤,两年了,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凌家这两母女到底拿我当什么?狗吗?

一气之下,我顶着凌妈强烈的丈母娘威严,说了三个字,“凭什么?”

“凭什么?就凭我可以帮你瞒着你爸妈,不让他们知道离婚的事情,不管怎么说,你妈也是我的老同学,你说呢?”凌妈冷笑,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

威胁,彻彻底底的威胁!

凌妈知道我爸妈身体不好,所以故意拿这个来威胁我!

如果不提父母,我绝对不会害怕.

可把我爸妈扯进来,我这回是彻底怂了,整个人像泄了气的皮球,看着凌萧萧和凌妈的嘴脸,我从来没有一刻觉得是如此憎恨.

“也就几天时间,再忍忍就是了.”我默默想着,咽下一肚子气,重新把蛇皮袋拿进房间.

转身关门的一刻,凌萧萧得意的眼神投射过来,我用力把门一关,用后背靠在墙上.

我爱过凌萧萧,那是在大学时代,她几乎是高不可攀的女神,结婚的那天,我打心底里高兴,全村人都给我祝贺.

可是外人又怎么会清楚,我结婚之后的苦衷?

真正的凌萧萧,并非我所想一般,有些人长得漂亮,内心未必美丽,无数次鞍前马后,只为她能正眼看我一次,结果没有,从来没有.

期盼化为失望,失望再变成绝望,或许我曾经爱过凌萧萧,然而此时此刻,我不再爱她了,一点都不爱.

这一天,我第一次在凌家没有洗菜做饭,没有洗衣服,更没有做家务,从结束争吵后,便一直锁在房里,大睡特睡.

第二天,十一点左右,我就被凌萧萧的敲门声吵醒.

“起来,给我起来,陪我去相亲.”

“李少白,赶紧起来,别耽误了我的时间.”

我不忿的爬起床,心想为什么相亲就非得我去?难道就因为凌萧萧你不会开车,让我做司机吗?

我想是的,凌萧萧从小娇生惯养,这辈子都没坐过几次公交车,让她坐公交,这简直是不可能,凌妈留在家里的一辆车,就是让我接送凌萧萧的.

“起来了起来了,别喊了.”我穿着一条大裤衩子,光着膀子把门拉开,吓得凌萧萧连忙捂住眼睛,背对着我,好像我浑身就每一处好疙瘩似的,连看一眼都不行.

凌萧萧说:“你赶紧穿衣服,快点!”

“相亲是吧?我就偏要慢点,怎么样?有本事你坐公交去?”我哼哼几声,觉得都要离婚了,凡事也没以前那么忌讳,悠哉悠哉的走进洗手间,慢条斯理的洗漱,气得凌萧萧直跺脚,看得我心里一阵暗爽.

多长时间了啊,我第一次面对凌萧萧会有这种心理,尤其是那种爽快,仿佛是扬眉吐气的开始.

我故意捣弄了很久,急得凌萧萧脸色都变了,似乎她很在意那个男人对自己的印象.

干脆我拿出大学时代穿的旧衣服,直接套在身上,活脱脱一个乡巴佬,然后拿起客厅放着的车钥匙,回头看着凌萧萧,说:“走吧?”

凌萧萧见我穿这身衣服从房间出来,立马傻了眼,噌的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李少白!你怎么穿这种衣服?是不是存心想给我凌家丢人呢?”

“对,我就是存心的,去不去是你的事儿,大不了我回房睡觉.”我眉头一挑,把车钥匙放回原位.

最后凌萧萧一咬牙,满满的无可奈何,“你!快点穿鞋子!”

凌萧萧相亲的地点,是一出西餐厅,我则是负责担当她的司机,把她送到餐厅就行,然后在外边等着.

说实话,我就算再变得怎么不在意,凌萧萧毕竟是我老婆.

老公送老婆去相亲这种事情,不管是谁,心里都不是滋味儿,我也一样,不过为了能顺利离婚,我一路上没吭半句话.

到了西餐厅门口之后,一个西装笔挺的男人出现在我眼前,大概跟我年纪差不多,也是二十四五,一看凌萧萧下车,便从门口迎了过来,非常绅士.

“萧萧,我是陈文,以前咱俩见过的,还记得我吧?”这个叫陈文的男人,客气替我老婆拉车门,替我老婆关车门,居然还伸出胳膊,让我的老婆挽住他.

最可气的,凌萧萧竟然害羞的点了点头,“嗯,记得.”

令我咬牙切齿的,是这个陈文还回头看了看我,意味深长的笑了笑,掏出钱包,捻出几百块钱,从副驾驶的车窗递了过来,“你就是李少白吧?这段时间,萧萧多亏你照顾了,辛苦你了,来,拿去买点好烟抽抽.”

3-骗局

这个陈文,外表斯斯文文,戴着一副金边眼镜,看他手腕那块江诗丹顿手表就知道,家世肯定不一般.

而拿钱过来的意思,已经非常明确,不仅是跟我示威,还表明了我不过是一个照顾凌萧萧的仆人,我如果接了这钱,那就说明我低人一等,真他娘的是个仆人.

索性我理都不理,直接按下主控的车窗键,将车窗关上,然后一脚油门,开到西餐厅的停车场.

其实停车场不过是在西餐厅门口五十米外的地方,当我把车停好的时候,凌萧萧已经跟陈文坐到了里面.

隔着西餐厅透明的窗户,我坐在车里望着凌萧萧的身影,心里越来越不是滋味儿.

不是在意,是不爽,是很不爽,虽然我不爱凌萧萧了,但是她还是我名义上的老婆,眼下她跟另外一个男人相亲,我在外面等候,这种滋味儿,简直是在挑战我的底线!

“他娘的.”我一拍方向盘,忍不住骂了一声,这种事情换做任何男人,恐怕都不能忍吧?早冲上去把那陈文暴揍一顿了.

然而,我非常明白自己斗不过这个陈文,以凌妈的公司和资产,在东陵市,也算勉强能够挤进上流社会,她亲自介绍的对象,背景岂会差到哪里去?

即使不是上流分子,起码也不会比凌妈差到哪里去.

想到这里,我便有些无力,在这个社会里,有钱才是王道,我这个穷逼,人家一根手指头就能玩死我.

“妈的,忍了!”我一咬牙,点了根烟,甚至都怀疑自己究竟有没有底线这回事儿.

凌萧萧和陈文的这顿饭,足足吃了一个多小时,愣是没吃完,两个人笑得那叫一个欢.

远远的,我都能看出凌萧萧眼里的味儿了,我感觉自己脑袋上戴着一顶帽子,一顶绿色的帽子,像个绿王八似的!

趁着凌萧萧和陈文没吃完,我眼珠一转,想着能不能把这事儿给搅黄了,偏偏想了十几分钟,依旧想不到任何方法.

就在这时,西餐厅里面的陈文,站起身子,绅士般伸出手,将凌萧萧请出座位,我立马反应过来,他们这是吃完了还有下半场的节奏.

陈文肯定有车,到时候把凌萧萧载走,谁知道陈文要对她干些什么?

“不行.”我马上启动车子,开到西餐厅门前,心想陈文就算有车,我这送上门的司机,他总不会拒绝吧?

结果,陈文似乎早有预料一般,完全没朝我的方向走,反而绕过我的车子,对凌萧萧说:“萧萧,我去开车,你让那个谁,先走吧.”

凌萧萧微笑点头,然后自己一个人走了过来,拉开车门,“那个,李少白,你回去吧,这里已经不需要你了.”

不等我回话,凌萧萧关门扭头便走,跟着陈文的方向,慢慢加快脚步,好像迫不及待,又好似送上门一样!

我是个男人,最清楚男人的心思,凌萧萧长得那么漂亮,身材又好到不行,尤其是那双大长腿,简直是祸水的源泉,这一去,今晚谁知道还能不能回来?那我这绿帽子可是绿得没法再绿了!

“妈的.”我死死盯着后视镜,看见凌萧萧和陈文齐齐坐进一辆保时捷里.

“好家伙,还开保时捷.”我慢速假装往前行驶,等到陈文架势的保时捷超越我的刹那,我马上微微提速,隔着一段距离,紧紧跟着他们.

出了路口,我的视线始终没有从保时捷的车屁股挪开,隔着车后窗,看到凌萧萧时不时捂嘴轻笑,我就一肚子火.

足足跟了大半小时,陈文把凌萧萧带到东陵商业中心,一下车就开始逛这边的高档商业街.

“这人怎么穿成这样?”

“我记得这边的治安很好的啊,不应该有乞丐才对啊?”

我像个神经病一样,穿着一身破洞的旧衣服,顶着周围诧异的目光,远远跟着,生怕凌萧萧真要倒贴.

以至于凌萧萧逛了多久,我就跟了多久,累得我口干舌燥,就连他俩的晚餐,我还死死跟着,绝不容许这顶绿帽子落实到自己脑袋上.

终于熬到晚上,凌萧萧跟陈文在商业中心吃了晚餐,出来的时候都快接近晚上十点了,我硬是在门外等了两个多小时.

我想着晚饭也吃完了,该逛的也逛了,凌萧萧你也该寻思回家了吧?

但是,当凌萧萧和陈文上车,行驶的竟然不是回家的方向,我跟在后头,猛地一瞪眼,心肝差点要跳出来,难道他们这么快就要去酒店?

我无法置信,凌萧萧这么骄傲的一个人,怎么会倒贴得如此之快?哪怕是看对了眼,也不至于发展得这么迅速吧?难道陈文有什么独特的人格魅力?这也太奇怪了吧?

“不应该吧?”我不断的反问自己,黑夜中驾驶着车子,复杂的望着前方的那对车后灯.

事实证明,我的猜想或许是正确的.

陈文的保时捷,赫然停在了东陵市著名的圣塔纳酒店,甚至下车的刹那,牵住了凌萧萧的手.

我停在路边,看着这一幕,一时之间无法呼吸,心脏传来刺痛,纵然不再爱了,可凌萧萧由始至终都是我的妻子,我的老婆啊!

身为一个男人,岂能眼睁睁让自己的妻子,跟另外一个男人迈入酒店?不可能!

我一脚迈下地面,狠狠关上车门,直接冲了过去,不顾一切,维护我的尊严,一个男人的尊严!

步伐如风,但我还没到陈文身后,就看见他摸了把凌萧萧的蛮腰,“你那个窝囊废老公,也配得上萧萧你?两年多没见你了,我真是想死你了.”

“李少白?他连给你提鞋的资格都没有,你也知道,当时你出国了,追我的人又太多,我是没办法才选择找个挡箭牌.”

“正好李少白那个蠢货在追我,他妈又和我妈有点交情,还有什么娃娃亲,我妈过意不去,干脆就结了呗.”

“不过李少白那个蠢货,又怎么会知道,其实我俩早就是男女朋友了,我们两家都清楚这件事情,我妈现在拖着他,就是怕他知道了狗急跳墙,把事情捅出来,对我的名声不好.”

“不过你放心,我妈有办法对付他,保准他不会吭一句话.”凌萧萧连续说了四句话,这四句话如同一击重锤,狠狠敲击着我的心脏.

两年,两年了,原来这一切,都是一个骗局?!

从头到尾,陈文一直都是凌萧萧的男朋友?

“难怪,难怪凌萧萧从来不让我碰,原来她早就不干净了,当初还说她是干净的,其实是怕我发现,跟她离婚把事情捅出去.”我顿住脚步,凝望前方的两个身影,内心掀起一股滔天巨浪.

骗了我,没关系,但是骗了我爸妈,不行!

“狗男女!”我狠狠咬紧牙关,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再次向前一个箭步跨去,对着陈文的后腰,抬腿就是一脚!

我这一脚,陈文猝不及防,立刻应声倒地,被我踹了个狗啃食,那副讨人厌的金边眼镜,马上碎成一块一块的.

“李少白?你!怎么会在这里?你想干什么?”凌萧萧愣住了,紧接着露出强烈的骇然,回神的瞬间,连忙扶起倒地的陈文.

“你敢踹我?知不知道我是谁?你个窝囊废,也敢跟我动手?”陈文回头,才知道踹他的人是我,顿时勃然大怒,那斯斯文文的模样消失殆尽,面目满是狰狞.

“老子不管你是谁,今天这一顿揍,你挨定了!”我毫不停留,当着凌萧萧的面,又是一脚,正中陈文小腹.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晓枫公子点评:

很好看,很久之前就已经追完了。觉得这本《上门女婿:强势逆袭》小说才是真的的温暖之作。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