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古代言情 医妃驾到,摄政王爷请宽衣

医妃驾到,摄政王爷请宽衣

作者:末代土匪

分类:古代言情

时间:2020-12-28 19:02:58

《医妃驾到,摄政王爷请宽衣》,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末代土匪,这本书主要内容试读:东院那些二房三房住进来之后,这才将东院重新修缮,打眼看去东院要比整个前厅乃至于西院富丽堂皇得多,从东院到前厅要经过一个修建装典得无比秀美的花园和一片带着凉亭种着莲花的小湖,两院相比倒有那么些喧宾夺主的意思。 以前她对这些不甚在意,现在想想二房三房竟早就起了占据大房财物权势的心思了。    沈清芸乖巧的站在沈鸿云身边,模样娇俏羞涩。
展开全部

医妃驾到,摄政王爷请宽衣第4章试读

 前一世,清瑶在相府虽处处不顺心,却是将清芸和清婉当成了至亲的姐妹,从不曾计较过她们的处处针对。

  甚至小兰没了,她都没与他们决裂。

  如今,发生在眼前的一切却显得那么的讽刺。

  “清瑶,你生母去的早从小便是我将你拉扯长大,如今你妹妹心系四皇子,你总不忍抢了她的夫君吧?”白夫人敛下心神收了眉眼间的鄙夷,放低了姿态与声线好言好语的相劝着。

  “自然是不忍的。”清瑶轻轻摇头。

  到此,白夫人终于是缓缓的舒了口气,原本她还以为沈清瑶会很难对付,毕竟四皇子这样的好夫家谁都上赶着往里钻。

  准备的那许多的说辞,竟没有派上用场,沈清瑶竟然这么好说话直接同意了。

  “只是……”清瑶话锋一转眉心紧揪了起来,一副很是为难的样子。

  白夫人一口气还没喘完,冷不丁的被清瑶大喘气的样子给惊吓到了,一颗心猛的又提了起来生怕沈清瑶会拒绝。

  “只是什么?清瑶你当真如此狠心?”白夫人捏着帕子的手,颤抖的指向了清瑶眼中含泪,好似她做出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一般。

  清瑶轻嗤:演技拙劣!

  “自然不是,四皇子求娶的是我,相府还能将妹妹硬塞给他的么?不怕落人口实?”清瑶眼中带着些许委屈,说话的时候自然的看向了老夫人,这神色倒不像是在替自己鸣冤,而是从相府利益出发。

  老夫人此时眉梢倒是微微的蹙了起来,神色也不似之前那般坦然。

  白夫人心中咯噔了一下,事情似乎正在朝着不可控的方向发展,继续下去的话这还了得?四皇子那样的夫婿,她怎么也得为清芸争取过来!

  总不能让她的清芸嫁给那残废了的八王爷!

  偏生二人求娶的都是沈清瑶,这等好事自然不能只落到沈清瑶一人头上。

  所以白夫人又将话头转向了老夫人,她急急的凑到了老夫人耳边悄悄的耳语着,纵使被沈清瑶当众看着她也顾不上这么多了:

  “母亲!老爷如今在朝中地位岌岌可危,尚书府一直死死的咬着,难得四皇子和八王爷同时求娶,清瑶和清芸同为相府嫡女,双女同时出嫁岂不是一桩美事?有了四皇子与八王爷府的权势,那尚书府又能如何呢?相府地位稳固了二房和三房的地位才会越高。”

  老夫人原本紧蹙的眉,逐渐舒展了开来,白夫人的话说到了她的心坎里。

  沈家原有三房,大房沈鸿云是原配夫人的儿子。

  二房沈承恩和三房沈哲圣是同一姨娘所出 。

  大房沈鸿云凭借一己之力坐到了丞相的位置,又念老父亲无继室便将姨娘尊为继室,这才有了如今的老夫人。

  她总要为她那两房谋划些许的,不然待她撒手西去大房不知道要如何对待他们。

  “你可有把握?”老夫人没有指明是何事,就这么挑眉看向了白夫人,语气里仍旧带着些许的不满。

  “那是自然!”白夫人给了老夫人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这其中的含义也就只有老夫人和白夫人才能懂。

  院门外传来了阵阵嘈杂声,惊扰了雨后惬意的清宁。

  老管家神色凝重步伐匆匆,厚底的布鞋踩在湿滑的青石板上溅起颗颗水珠,他走的很谨慎生怕一不小心便会摔上一跤,待来到老夫人面前的时候,他恭恭敬敬行了礼才迅速说道:

  “老夫人!四皇子和世子来了,相爷请诸位去前院。”

  老夫人是家里最重礼数的,他若唐突了老夫人也绝对讨不到好果子吃,然四皇子和八王爷竟同时前来着实让相府招架不住,相府庙小还真容不下这两尊大佛。

  “那便走吧还等什么?总不能让四皇子和八王爷等着我们。”老夫人拄着拐气定神闲的应了声。

  原本还觉得事情有些难办,如今两位贵人都来了,依照相爷对沈清芸的疼爱程度,只怕沈清瑶是必须要嫁八王爷了!

  众人前行,沈清瑶一瘸一拐的落后了几步,小兰和橙衣搀扶着她艰难的行走着。

  走在前头的沈清芸挽着白夫人的臂弯,眉眼间带着娇俏的笑容,在经过前方廊道拐角的时候,她回头看向了略显狼狈的沈清瑶,唇角不着痕迹的勾起了一抹嘲讽的弧度。

  和她抢男人,沈清瑶还真是自不量力。

  前院欢声笑语隐隐传来,沈清瑶远远的跟在众人身后,经过前院转角的时候,轻轻抬着眸子朝着堂内看了过去。

  入眼便是蔺子亦那张熟悉到化成灰都能认出的脸,清瑶微微侧身双手紧紧的捏成拳,眼底带着滔天的杀意,她终究还是低估了早已印刻在她灵魂深处的恨意,她和肚子里未出生的孩子一尸两命死的那般凄惨。

  整个相府都葬送在了这一场联姻中。

  惨死的小兰,连死都找不到遗骸的橙衣,往事一幕幕在沈清瑶眼前浮现,这满门的仇恨就算是将蔺子亦千刀万剐,也不足以解恨……

  扶着沈清瑶的小兰和橙衣担忧的对视了一眼,小姐刚才的眼神太骇人了,往日里温顺的小姐,怎么这一次醒来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了?

  清瑶逼迫自己强忍下内心的愤怒,正欲收回视线却不巧与一个人的眼神撞上了。

  明明是一双清澈如莲的眼,却好似一眼便能击穿她的内心。

  清瑶略显慌张的视线转移到了他的脸上。

  入目是一张精致的侧颜,只见他轻轻靠着椅背,面容轮廓俊美绝伦,剑眉入鬓半边侧脸戴着镂空雕花黄金面具,高挺的鼻梁加深了他整个面容的立体感,唇角略显邪魅的笑意中透着几分不羁。

  瀑布般的墨色发丝垂荡在肩头,隐隐透出淡淡的光泽。一袭玄色金丝绣锦衣将他修长性感的身段悉数展露,脖颈处透出的肌肤细如美瓷嫩白甚雪。

  抿茶间喉结起落,带着几分说不出的性感。

  如此晃眼的笑容,一不小心便能沦陷其中……

  

  

  

  

  

  

医妃驾到,摄政王爷请宽衣第5章试读

这便是八王爷,她孩子的父亲。

  洞房花烛夜蔺子亦将她送到了一个陌生男人的床上,纵然那晚他一声不吭却待她很温柔。

  若非临死前蔺子亦说出孩子的亲生父亲是谁,她根本不敢将那晚之人与八王爷联系起来。

  年幼时,清瑶与八王爷有过一面之缘,那时候的八王爷聪慧绝伦年少无双,谁能料到一场变故,却让八王爷变得痴傻了起来。

  倘若一切还停留在当初的模样,八王爷这般身份的婚事怎可能落到她的头上?

  繁杂的思绪在沈清瑶脑海中蔓延,关于八王爷的身份她一点也猜不透。

  小兰和橙衣扶着她走到院中间,暖暖的日头落到了沈清瑶脸上,拉回了她的思绪,她将视线从八王爷身上收了回来。

  相比较于老夫人和二房三房所住的东院,这前厅看起来倒显得太过朴素了。

  听闻这宅院还是娘亲在世时布置的,各处程设简洁,白墙黑瓦清幽朴素。

  东院那些二房三房住进来之后,这才将东院重新修缮,打眼看去东院要比整个前厅乃至于西院富丽堂皇得多,从东院到前厅要经过一个修建装典得无比秀美的花园和一片带着凉亭种着莲花的小湖,两院相比倒有那么些喧宾夺主的意思。

  以前她对这些不甚在意,现在想想二房三房竟早就起了占据大房财物权势的心思了。

    沈清芸乖巧的站在沈鸿云身边,模样娇俏羞涩。

  沈清瑶由小兰扶着恭恭敬敬行了礼,便规规矩矩的站到了一旁,她神色淡淡的看不出有何情绪。

  蔺子亦的视线落在了清瑶的身上,眼底噙着毫不掩饰的赞赏神色,他对着沈清瑶抬了抬手以温和的口吻说道:

  “想必这位就是大小姐了吧?果真天资绝色!”

  蔺子亦不顾及身份的夸赞成功的让沈清芸变了脸,她没想到四皇子竟然这般的看好沈清瑶。

  沈清瑶到底有什么好?

  “四皇子谬赞。”清瑶淡淡的回了一句,既不接蔺子亦的赞扬也不多说一句拒绝的话。

  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淡漠让蔺子亦心底分外不爽,但碍于丞相在场,他最终也没说什么只是脸色明显沉了下来。

  “快到饭点了不如二位移驾后花园?”丞相轻咳了两声打起了圆场。

  他对清瑶这种疏离的态度也很是不满,如今在朝堂上相府与尚书府势均力敌,尚书却有隐隐要超越的架势,一旦让尚书府踩到他头上来,往后他在朝堂中的日子就难熬了,清瑶不想着帮他分忧,却还将四皇子给得罪了!

  老夫人毕竟最为年长,此时也出来打了圆场,蔺子亦只得起身跟在丞相身侧出了前厅。

  这提议其实也正中蔺子亦下怀,他可不想和沈清瑶将关系弄得这么的僵硬,后花园或许是个缓解关系的好地方。

  白夫人见状眸光黯了黯,眼底算计的光泽一闪而过。

  沈清瑶见八王爷也默不作声跟着出去了,她正打算跟上去,转身之际白夫人却突然一个趔趄朝着清瑶靠了过来,清瑶反射性的扶了一把,却是没有留意到她袖摆处悄然沾上了些许的湿润,腰间所配的香囊也同时消失无踪……

  “小姐!您没事吧?”小兰吓坏了,赶紧搀扶住了沈清瑶生怕她又摔了。

  沈清瑶摇了摇头,忍着脚腕处的疼痛跟上了众人。

  硕大的后花园,花香四溢碧波荡漾,微风轻轻扫过芳香扑鼻,清瑶脚腕处的伤愈渐疼痛,远远的落后于众人。

  “小姐不如去那水榭内休息一下吧?”橙衣到底还是心疼自家小姐,架着沈清瑶在水榭内坐了下来。

  白夫人远远的朝后看了一眼,眼底精光闪过对着清芸使了个眼色,清芸了然当即加快了步伐,挤到了蔺子亦与八王爷之间,八王爷放慢了步伐落后了下来。

  一直跟在八王爷身边伺候的侍卫保护性的住了他,正欲带他追上去,却是被眼前横生出的一只手给拦住了。

  侍卫指节紧了紧,正欲开口却收到了八王爷投过来的警告一撇,当即抿着唇收了声。

  “八王爷这香囊可好看?”白夫人声音压的很低,相爷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四皇子的身上,中间又有清芸和老夫人一众人隔着又怎会注意到白夫人的小动作?

  八王爷点了点头,眼底清澈如常。

  “刚才那位清瑶小姐可好看?”白夫人又追问了一句。

  八王爷点头不语。

  “清瑶的香囊掉了,八王爷去还给她可好?”白夫人伸手朝着水榭的方向一指,眼底那抹算计显露无疑。

  八王爷仍旧点头,接过香囊朝着水榭走去……

  白夫人再度转身时,唇角的笑容都快咧到了耳根,对付清瑶可不就是如此简单么……

  眼睁睁的看着八王爷的身影消失在水榭入口,白夫人勾了勾唇角,等了片刻后她估摸着清瑶的药性已经发作了,急喊了一声匆匆追上了一众人:“八王爷和清瑶去哪了?你们可有人看见八王爷和清瑶了?”

  “刚才我无意间回头瞧着姐姐好像去了那边的水榭,八王爷该不会也跟过去了吧……”清芸捂住了嘴,一副很吃惊的样子。

  清芸状似无意的话,却是将清瑶和八王爷拖入了旋涡之中。

  孤男寡女共处水榭当中,这怎么也说不过去!

  丞相当即便怒火中烧,他怎么就生了这么个不省心的女儿!

  水榭内,阳关斑驳的照射下来,清瑶脸颊红彤彤的和阳光绿叶相得益彰,给人一种无比魅惑的感觉。

  清瑶浑身燥热借着口干想喝水为由,支开了小兰和橙衣。

  联想起之前白夫人的动作,不难猜出她中了白夫人的计谋了。

  “八王爷?”清瑶浑身燥热难耐意识逐渐的混沌了起来,此时一抹雪白的身影站立在了水榭之前,手中还拿着她的香囊。

  八王爷薄唇紧抿迈开步伐入了水榭。

  清瑶却慌张的朝后弹开了:“八王爷您别进来!我中了媚药……求求您别进来……”

    

  

  

  

 

小说《医妃驾到,摄政王爷请宽衣》 第4章 八王爷绝伦无双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从卉少女点评:

看了《医妃驾到,摄政王爷请宽衣》这本书后,感觉作者末代土匪的功力不错,文笔细腻的,不管是从文笔,文章的结构,人物的描写。把每个人都写的有血有肉。这本书给我们的正能量是不容底估的。喜欢这本书。强烈向各位读者推荐。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