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都市情感 筑基千年以后

筑基千年以后

主角:Rhamnousia 谢扬 作者:Rhamnousia

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1-02-16 19:05:55

主角是Rhamnousia 谢扬的小说筑基千年以后,是由作者Rhamnousia创作的一本优质作品,这里小编为大家分享精彩内容阅读:瞬间,刘虎便停住了脚步,真的大口喘起粗气来,脸色苍白,弯下腰去。刘虎当然不知道谢扬的厉害,他只感到一阵阵心虚,这腰酸背痛的感觉,难道真是昨晚上过度的结果?见刘虎这副模样,他身边那帮狗仗人势的小弟们,也开始心虚起来。“虎哥,你,你怎么了……”“不是吧虎哥,难道真让这小子说对了,你真的虚?!”刘虎当然不想丢脸,可挣扎了几次,居然完全站不起来。
展开全部

筑基千年以后:2、你想处分我?

谢扬感到奇怪,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领导让去,他就必须去。

十几分钟后,谢扬来到教务处,教务处主任是个叫刘伟明的胖子,谢扬知道这家伙,这家伙是个标准的势利眼。当初林秋差点被记过,就是他给保下来的,原因就一个,林秋的父亲,是江州市林氏宗会的副会长,还给学校投过资,他对林秋,一向来客客气气。

相反,学校里很多其他学生,要犯在他手里,轻则警告留校,重则直接滚蛋。

谢扬知道没好事了。

果然,刚一坐下,刘伟明就敲着桌子说:“谢扬宿管,有同学举报你,利用职务之便,以治病的名义,骚扰女同学。”

“职务之便?”谢扬两手抱在脑后,说,“你搞清楚,我是个宿管,又不是校医,我怎么利用职务之便。”

“你这什么态度?”刘伟明厉声说,“我没有证据会胡说吗?你自己看!”

说完,刘伟明拿出手机,手机里播放着一段视频,正是谢扬替周小可祛邪的视频。

从拍摄角度上看,正好是昨天林秋他们站立的位置。

谢扬心里一阵恶心。

靠,想不到,让那个小贱人摆了一道。

林秋果然是早就看他不顺眼了,早知道,就不该帮这帮女生,惹得一身骚。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刘伟明问。

谢扬说:“我没什么要说的,事实就是昨晚这个叫周小可的同学生病了,我帮她治病而已。”

“呵呵,学校信任你,才让你做女生宿舍的管理员,没想到你却利用职务之便做这种龌龊事,你说,怎么处理?”刘伟明冷笑道。

“该怎么处理怎么处理。”谢扬根本不在乎,说实话,要不是为了过得好一点,他才不来受这份气,光是吃饭,他根本不用花钱,修者吸风饮露也能过活。

“好,这可是你说的,你卷铺盖……”刘伟明看起来是急不可耐的想要谢扬滚蛋了,但话还没说完,办公室门就被推开了。

“楚校长!”外头,一个西装革履、头发花白、戴着眼镜的老者走了进来,刘伟明一看见那人,立刻站定了身子,一脸恭敬。

那老人微笑着,看了看刘伟明,又看了看谢扬,说:“咦,这不是小谢吗?正要找你呢,你怎么在这?”

这句话一出,刘伟明就呆然了。

他怎么都没想到,学校堂堂校长,居然认识这个宿舍管理员,还亲密的喊他小谢,居然还有事找他,这实在不合常理。

“哦,校长好。”谢扬站起身来,说,“也没啥事,就是教务处要处分我,可能很快我就要卷铺盖滚蛋了。”

“怎么回事?”校长楚天凌正色问道。

刘伟明很尴尬,干咳一声,把手机递给楚天凌,说:“楚校长,这家伙利用职务之便,骚扰女学生,这是证据。”

楚校长几乎看都没看一眼视频,就说道:“我知道了,你出去吧,这件事我来处理。”

“啊?校长,可是他,他……”刘伟明显然不服气。

“我说出去。”楚校长的脸上,顿时蒙上了一层寒霜。

“啊,啊,好,我知道了。”刘伟明赶紧收拾办公桌,飞快离开了办公室。

楚校长转身关上了办公室的门,屋子里就剩下他和谢扬两人。

“谢老,抱歉,让您受委屈了。”楚校长顿时竟变得无比恭敬,“您坐吧。”

谢扬怔了怔,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也无所谓,按照年龄,现在这帮子人,都是他的小辈,他说是这些家伙的祖宗都不为过。

刚一坐下,楚校长就帮谢扬倒了茶,说:“学校里没有什么好茶,您将就着喝吧。”

“你知道我的身份?”谢扬疑惑问道。

“是,当然知道,孙前辈都交代过了。”楚天凌说。

谢扬翻了个白眼,说:“靠,果然是小孙,这家伙还嫌给我找的麻烦不够多吗?”

楚天凌尴尬一笑,说:“抱歉,谢老,其实这次的事,是我拜托孙前辈办的。”

“啊,什么意思?”谢扬愣了愣,但很快明白过来,蹙眉道,“你的意思是,让我到这学校来,当什么女生宿舍管理员,是你们安排好的?”

“可以这么说……”楚天凌说。

“靠,有意思吗?”谢扬一脸无语,说,“老子可以不干了吗?”

楚天凌连忙说:“谢老您别生气,实在是我们这里有难言之隐。”

谢扬耸了耸肩,说:“其实我也看出来了,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楚天凌战战兢兢,说:“其实,那栋女生宿舍楼,自从建校开始,就一直有问题,几乎每年都有人跳楼自杀,或是死于意外,一开始我们没注意,学校也竭力压制事件蔓延,但是后来……这种事越来越频繁,传闻也越来越多,就连有些老师和管理员,都看到过,一个穿红衣的女人在宿舍楼里穿行。”

楚天凌顿了顿,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继续说:“后来,我们找到了孙前辈,前辈说他也解决不了那个东西,但是,您可以,所以……”

“妈的,我又不是道士,捉鬼我可不擅长。”谢扬依然恼怒。

楚天凌赶紧又说:“谢老,求您了,这件事要能解决,我必有重谢!”

见楚天凌满头是汗,谢扬也动了恻隐之心,暗暗叹了口气,说:“行,我只能说试试,给我一周时间,若是不能解决,我卷铺盖走人,你也别拦着。”

“太好了,太好了,谢老,真的太感谢您了。”

离开教务处办公室,谢扬还是感到有些不爽,一个电话打给了老孙头,劈头就骂道:“小东西你可以啊,算计到老子头上来了?”

“谢爷爷,您别生气。”电话那头的老孙头,说话的声音有种与年龄不相符的油滑,说,“这事儿我可不仅仅是帮楚天凌,也是为了您好。”

“为了我?就让我一个能当他们祖宗的人,跑来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受气?”谢扬无语。

老孙头说:“哎,谢爷爷,是这样,首先,那个女阴灵,是修炼的好材料,你是修士,你自然懂的。”

“呸,我修了一千年了,还不是炼气一重,死在我手上的厉鬼,没有上千也有几百,没见有什么鸟用。”谢扬说。

“这不是重点。”老孙头接着说,“关键是,谢爷爷,您不是一直在找太阴玄女吗?太阴玄女可以破除您修炼的禁制,但是千年难得一见,这回我们运气好,让我给找到了。”

“哦?”这下,谢扬来了兴趣,“你给我说清楚。”

老孙头说:“就在那个宿舍里,我调查过,有一个叫周小可的外语系女学生,她八字全阴,而且种种迹象表明,她的体质,就是您所需要的太阴玄女体质,若能找到她,说不定,便是谢爷爷人生的巨大转机呀!”

“周小可?!”谢扬大惊,怪不得那个女孩会被阴邪缠身,原来本来就是特殊体质,这么一想,昨晚的一切,似乎也有了合理的解释。

谢扬的嘴角不由得微微一勾,看来,真的是天助谢扬,居然在这里找到了传说中的太阴玄女。

但很快,谢扬又有些为难了。

虽然那女孩体质特殊,但毕竟是个清纯少女学生,他总不能霸王硬上弓吧?这件事,可有些难办了。

正这么想着,忽然,不远处有几个人影冲了过来。

那几个人二话没说,直接把谢扬给团团围住,为首的男生,手里还拿着一根棒球棍,死死盯着谢扬。

谢扬挂断了电话,沉声问道:“你们谁啊。”

“你就是那个流氓宿管谢扬是吗?”为首的男生说道。

“我是谢扬,但你嘴巴放干净点。”谢扬说。

“哼,找的就是你!”男生挥舞着棒球棍,说,“我是周小可的男朋友!”

筑基千年以后:3、身体不好

“是么?找我什么事?”谢扬双手抱在脑后,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你自己心里清楚!”为首男生咬牙切齿地说。

谢扬皱了皱眉,上下打量那个男生,忽然暗暗发笑。

“你,你笑什么?你对周小可不轨,还有脸在这笑?!”男生虽然嘴硬,但表情却显然有些心虚。

“你是叫刘虎吧?”谢扬淡淡说。

男生猛地一惊,他没想到这个小小的宿管,居然会认识自己。

然而,这个叫刘虎的家伙还没开口,身旁的小弟就狗仗人势起来,说:“呵呵,想不到你个小宿管还有点儿眼力见,既然认识虎哥,就赶紧跪下磕三个响头,没准我们还能少打你几棒子。”

谢扬更觉得好笑。

他其实根本不认识刘虎,但是当女生宿舍的宿管有个好处,就是女生们总爱八卦,坐在一楼,总能听见不少学校的传闻。

谢扬早就听说,办公室那个脑满肠肥的刘伟明,有个侄子也在学校里,是大二体育系的学生,还是校武术队队长,仗着自己是个练家子,一向来惹是生非。又因为刘伟明的关系,啥事都能替他兜着,他自然就成了学校一霸。

虽然眼前这男生看起来强壮一些,不像刘伟明大腹便便,但修行千年,阅人无数的谢扬,一眼就能分辨出人与人之间的异同之处。

这俩家伙的眉宇与气场如出一辙,说没有血缘关系,他打死都不信。

“既然知道我是谁,你还笑得出来?!”刘虎愤怒地挥舞着棒球棍,说,“我告诉你,别以为你不是学生我就怕你,就你这样的穷狗,我把你整残了,也就是赔点钱的事儿!”

“行啊,老子走了又来个儿子。”谢扬说,“不过今天,我不想打架。”

“打不打架由不得你!”刘虎咬牙说道。

谢扬说:“我劝你别打,大热天的,你跟我过不了几招,就得中暑。”

“臭管宿舍的,你别唬人!”一旁的小弟又开口了,说道,“虎哥可是出名的练家子,你以为跟你一样废物?!”

“外强中干而已。”谢扬打量着刘虎,说,“步履虚浮,气喘不匀,教你练武的师父没告诉你,过犹不及的道理吗?还硬挺着干嘛?你这身体,根本不是练武的材料。”

“你……”

“还有,你根本就不是周小可的男朋友,顶多是你喜欢她,她却看不上你。”谢扬又说。

“你胡说!”刘虎怒吼。

谢扬说:“面色蜡黄,中气不足,我还劝你一句,大晚上别老躲被窝里看电影,否则你身体会更差。”

“你……”

谢扬当然知道,太阴玄女一但破身,命格与灵气便会改变。但回想起昨晚,周小可的身体,的确还呈有太阴之向,反观这个刘虎,虽然身体强壮,其实内里早就被掏空了,更像是个纵欲过度的家伙。

这两人基本不可能是一对。

到这一步,谢扬已经不打算和这几个小崽子继续纠缠了,转身离去。

身后,刘虎胸口一起一伏,早已经怒不可遏,见谢扬想走,哪里肯放,挥动棒球棍就冲了上来:“小子别特么想跑!”

谢扬依然往前走着,抬手打了一记响指。

瞬间,刘虎便停住了脚步,真的大口喘起粗气来,脸色苍白,弯下腰去。

刘虎当然不知道谢扬的厉害,他只感到一阵阵心虚,这腰酸背痛的感觉,难道真是昨晚上过度的结果?

见刘虎这副模样,他身边那帮狗仗人势的小弟们,也开始心虚起来。

“虎哥,你,你怎么了……”

“不是吧虎哥,难道真让这小子说对了,你真的虚?!”

刘虎当然不想丢脸,可挣扎了几次,居然完全站不起来。

谢扬已经懒得回头,只任由身后的刘虎发出撕心裂肺的吼叫。

回到宿舍楼下,谢扬远远就看见,自己宿管的桌椅已经被人占了,几个女生坐在他平时坐的位置上嗑瓜子聊天。

为首的那个,显然就是林秋。

林秋看见谢扬的片刻,一脸诧异,连忙站起身来。

她显然以为自己计谋得逞,谢扬已经被赶出了学校,才敢这么嚣张。

谢扬缓步走上去,看了看林秋,又看了看一地的瓜子壳,说:“扫干净。”

“你凭什么命令我?”林秋怒道。

谢扬说:“凭我是这里的宿管,在这个宿舍里,你们都得听我的!”

林秋依然嘴硬,说:“我还以为你要说什么呢,不就是一个小宿管吗?你以为你是谁?学校领导?”

“我是不是领导不重要,但你应该看得出来,你那点小手段,对我没什么用。”谢扬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两腿往桌上一架,厉声说,“赶紧的,把你们造的这点儿脏东西,收拾干净!”

林秋怔住了。

她虽然极不情愿,但看得出来,谢扬说的一点都没错。

按照一般情况,她偷拍的那段视频,不仅能让谢扬这么一个小小的宿管被开除,甚至直接被起诉都有可能,可谢扬现在却好好的在这儿,一点要走的意思都没有。

可以她的性格,又怎么能随便妥协?

就在双方僵持之际,一个声音忽然从不远处响起:“好啦,你们别吵了,我来打扫吧。”

谢扬抬头望去,只见一个娇小清秀的女生,出现在楼道口,正是周小可。

周小可说着,已经拿着扫帚簸箕走了上来,自顾自的开始清扫,林秋却一把拉住了她,说:“小可,这跟你没关系,你身体还不舒服,别干这累活儿。”

“我没事。”周小可微笑着说,“好多了。而且,学校也规定了,不能在公共区域乱扔垃圾,我们扔的,当然该我们打扫。”

说着,她又扭头望着谢扬,说:“谢扬哥,昨晚的事儿我都知道了,谢谢你,要是没有你,我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周小可这幅知书达理的模样,反而让谢扬感到有些不好意思。

他笑着摆了摆手,转而问道:“你今天还有哪儿不舒服吗?”

“没有了,就是病刚好,身体还有些虚弱。”周小可回答。

谢扬点了点头,但却不由得皱起了眉。

他发现,周小可的身体周围,还有淡淡的阴气缠绕。

他分明记得,昨晚他是完全祛除了阴邪之气的,而且用自己的灵力为周小可护体。就算是太阴之女,也不可能这么快就再度沾染阴气。

况且厉鬼白天根本不可能现身,她怎么会有被阴气缠身?

难道,是在大都市生活太久,手生了,连个没有修为的凡人都救不了?

想到这,谢扬又说:“你这个病不是一天两天了,要除根,没那么简单,今晚上入夜的时候,你再来找我一次,我再帮你调理调理。”

“我……”周小可还未回答,林秋却怒了。

“你还上瘾了是不是?昨天欺负了我们小可还不够,今天还来?”

说着,林秋拽着周小可,说,“走,别理这个死变态!”

“可是……”周小可显然还想说什么,但却被林秋连拖带拽地离开了,连地都没扫完。

谢扬并不恼怒,他自然不屑与凡人争斗,但是,他还是对周小可有些挂心,想着晚上就算周小可不来,他也应该上楼找这丫头一趟。

这女孩不是坏人,身体命格又对谢扬大有裨益,他决不能放弃。

但谢扬没想到的是,这一晚,他没有等来周小可,却等来了门外的一声惊叫。

“天台!看,有人要跳楼!”

休息室里的谢扬吃了一惊,飞快冲了出去,这个时候,宿舍楼外已经聚满了人。

谢扬抬头望去,只见昏暗的灯光下,一个人影站在天台边缘,随时都有可能跳下来。

Rhamnousia 谢扬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舒怀小哥哥点评:

《筑基千年以后》是一本非常好的书!内容很精彩!主人翁非常强!非常好看!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