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最强前妻:情迷陆先生

最强前妻:情迷陆先生

主角:沐绒 冰水儿 作者:冰水儿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2-11 11:44:11

作者冰水儿给大家带来了《最强前妻:情迷陆先生》的主要情节:里面传来一位男的声音,不像是老爷爷的,更像四五十岁中年男子的声音。沐绒在想,难道还有别的人?陆和颐推了门进去,里面有一位胡子白花花的老人在练字,旁边站了一位约模50岁左右的男子。看着他们进来,男子微笑的对陆和颐和沐绒点头示好。这一点沐绒感觉特别的亲切,心里的紧张不免少了几分。老爷爷在练字,进来的时候房间很安静,可想而知是老爷爷不想别人打扰他写字,陆和颐也站在旁边没有说话。沐绒也在等待。
展开全部

12-嘲笑

安心是完全在混乱中没反应过来。什么情况。结婚?丈夫?抢人?搞事情了..

沐绒给丢上车,还试图挣脱下车。拳打脚踢对着陆和颐,这些拳打脚踢算得了什么,简直就是帮陆和颐挠痒痒的。

“放开我!给我下车!”沐绒叫道。

“别闹。你信不信我就地正法你!”陆和颐已经没了耐心。加上看着憔悴的沐绒。心理是好一阵的怜惜。

听到陆和颐这么说,沐绒停止的挣扎。就地正法这个一点也不奇怪。这样霸道这样一个禽兽,还有什么做不出来啊。

陆和颐看见沐绒不闹。打开车门一脚油回去了,一道长烟扬长而去。

陆家大门

一路上彼此一句话都没有说,沐绒知道自己逃不掉也不做无谓的斗争。

陆和颐一下车就把沐绒抱起来。直接往卧室的方向走去。

进了卧室把沐绒放甩在床上“你是要造反吗?”

沐绒别过头没看陆和颐。

“现在是胆肥了是吗?看着我!”陆和颐孔道

苦笑一声,她不做任何挣扎的,任由他将自己扯了出去。

一点都没有耐心对待面前这位娇妻,又气又恨又怜惜。

陆和颐索性把上衣给脱了,露出精健的身躯。八块腹肌体现的刚刚好。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这么完美的人。无论轮廓还是体魄,就是渣了一点!

安心看到他脱了上衣,立马转身逃走。陆和颐一手把她抱过来,手用力一扯,把沐绒的上衣全扯烂了。

“禽兽,放开我。明明心里没有我,为什么还要纠缠我!”沐绒撕裂到。

“我要让你知道你离家出走的后果!”说完陆和颐没有半点前奏的直接挺进去。

又是两个小时的折腾,这个世界完全黑暗了。

陆和颐小心翼翼的起来。身边的沐绒不知道是睡了还是给折腾坏了,闭上眼一动也不动。陆和颐帮她盖上被子。就去了书房。

已经是半夜,手头上还有一些急迫的文件要处理,征收了一块地,到一半杀出程咬金。一定是公司高层出现了问题。是有人泄露了公司的内部机密才给对手知道自己的报价,真是棘手。

陆和颐一直在书房,看着看着就趴下了。

凌晨两点。沐绒迷迷糊糊起来想下楼找点吃的,折腾一夜也饿了,走出卧室的时候看到书房的灯还开着,从门缝看进去,看到陆和颐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看着趴着的陆和颐,心里不禁抽了一下。这是什么感觉,难道自己对这个渣男还有感情吗?那熟悉的,带着疯狂怒意的俊颜,还有那眸子里的黑沉之色,一颗心就像是被针扎似得疼。

拿了个被子进去帮陆和颐盖起来,小心翼翼的,刚碰到他的脸,就觉得特别烫手。

怎么那么烫?

发烧了!?

沐绒把手放在他额头上探了下体温。该死!真的发烧了!还很烫。

陆家一个人都没有,陆妈妈和爸爸为了不打扰他们的新婚,连工人都带走,搬去上顶峰别墅住了。

刺痛的感觉袭上心头,但沐绒却是并没有露出丝毫难受的表情。是因为心里还有爱吗?

倒了一杯水,找了退烧药,让陆和颐吃下去。再把他扶到床上,这个小身板扶起一个一米八几的大汉,很是吃力!

深深的吸了口气,看着肩上扛着的男人,有点不忍,有点担心。

连拖带扯的把陆和颐带到床上,沐绒已经一直喘气了。去倒了一盆温水,拿了一条毛巾。

小心翼翼的帮她他擦拭着脸部手额头,还不停的喂水。

慢长的一夜。

迷迷糊糊,就在床边睡着了。

清晨

一缕阳光射进来,懒懒散散的照在床单上,陆和颐迷糊地睁开双眼。就看到了身边熟睡的沐绒。

心里一个颤抖,还看到旁边放的药和水,还有毛巾,还有自己的那个头,都不属于自己了。一看便知到发生了什么事。

窗边的沐绒,安静的睡着。细看这五官很好看,不属于惊艳,但是看起来却很舒服。让人感觉特别温暖,这个小野猫。看起来也不错,两睫毛长长的盖着底下那两双眼睛,粉嫩的小嘴,让人忍不住亲一口。

陆和颐没有发现自己一直看着她,心里舒服极了。这丫头是照顾我了一夜吗?这是什么感觉,难道自己也喜欢上他了吗?

沐绒也睁开了眼睛,看着陆和颐一直看着她,眼神对上的那一刻,整个世界都化了,两个人彼此的看着。

“你醒了?头还觉得晕吗?”沐绒小心的问道。

“沐绒,谢谢你!”陆和颐说了这句话看着沐绒。

泪水夺眶而出,倾盆大雨一般的往下落。炙热的泪水砸在了陆和颐的手背上,热的仿佛都能够在他的手背上砸出个洞来。

陆和颐轻拭着她的眼泪,摸着她的头,微笑着。

陆和颐和沐绒的关系,因为那一夜的照顾好了很多,也因为公司的各种事情陆和颐也没有空再去管别的事情。

日子平淡温暖的过着。

今年的冬天特别冷,晚饭过后。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雪。

书房

“沐绒,过年陪我回家。”陆和颐边看文件边说。

沐绒停下手中的动作,心神一荡,沐绒下意识的咬住了下唇,没明白陆和颐是什么意思。

过年?为什么要去?

等反应过来,陆和颐就贴近沐绒的身边,用手扣住了沐绒的下巴。让她仰视着他,这小脸蛋,在冬天的寒冷交际,红彤彤的特别迷人。

该死的!

陆和颐一手扣住她的双腿,打横一抱,沐绒轻轻跌入怀里。此时的沐绒要比之前乖巧多了。是因为知道自己的抵抗没用吗?还是知道自己的内心的另一个声音。

他直接垂头,堵住了她的唇。

沐绒闷哼了一声,再怎么的抵抗身体还是骗不了自己。

娇软的身子被他直接放在了卧室的床上,陆和颐那健壮的身z子随之覆上去。

“唔……”

13-倒霉

沐绒红着一张脸,双眼迷离,两只胳膊圈着盛彦辰的脖子。

些微的痛,但更多的却是那种难以言明的快乐。

痛并快乐着,说的就是如此吧。

时光蔓延,爱在延续。

飘着雪的冬天过的特别的快,晃眼就差几天到了大年。

在城市的郊区外,临着海,隔着树林,一栋格外豪华的别墅伫立着,门前一大片的树林,早已给白雪点缀得特别浪漫,纷纷扰扰,忧伤中带着威严。

这就是陆家宅院吗?听闻说每逢过年,家族的人都会回来跟姥爷过年,什么表啊亲啊三姑六婆这些都来了。

带上沐绒,算不算身份的一种肯定?

沐绒下了车,惊叹到,真不愧是城里的商业界的头目,光看这一栋别出心裁的别墅,就让人叹为观止。

对沐绒这种小角色来说,已经是足以掉大牙了。

走进去,整个大厅。不对。大厅显得小气了,应该说整个大堂布置得金碧辉煌,华丽的让人闪瞎双眼啊,整个设计高贵不庸俗,沐绒对着这房子的大堂,心里为设计师点一百个赞。

进去就看到好几个人穿的时髦的,高贵的,在坐着喝茶聊天,看到陆和颐带着沐绒进来。就有一位穿的花枝招展的说道:“哟,看谁回来了。”

沐绒显然被这样的场景给吓到住了,不由得微微一怔。身边的人儿的紧张全被陆和颐看在眼里,他就牵起沐绒的手,微笑的对着大家。

“三婶,许久不见,又年轻了不少。”陆和颐搭着话。

沐绒很快的接上话“三婶婶好,各位叔叔婶婶大家好。”紧张的手心里的汗都出来了。

陆和颐一直牵着沐绒,这小袜子,不是很嚣张的吗?怎么到这种场面跟个胆小鬼似的。

“哟,你看,这不是我们和颐新婚的小娇妻吗?怎么看也不觉得哪里配的起我们和颐了。”又有一位贵妇说到。

“啧啧啧,也不知道是用了什么样的手段爬上了和颐的床。”继续有人接道。

“现在的女人特别厉害,别看着外面清纯,但是心里都已经算计好了该怎么样入得了名门啊,这一入,几代都丰衣锦食啊。”

......

沐绒身子一颤,原来自己来过年无非是要成为众人鄙夷与指指点点的对象罢了。

深深吸一口气,真的真的太难受了!

这样的反应,让陆和颐打从心里的想保护沐绒。

陆和颐紧紧牵着沐绒走了过去,说到:“我和沐绒去看望爷爷了。”

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仗着爷爷疼他,嚣张什么啊。”三婶说道。

“疼不疼也不是你说了算,你看和颐娶那个媳妇,哪里配得起?”二婶挑眉说道。

“整一个乡下来的野丫头。也不知使了什么段子把和颐迷得团团转。”

沐绒边走还是边可以听到他们的对话的,一直低着头,没敢再说话。心里面早已经不是滋味。

经过大厅走到后面的别院,一个小院子门前挂着一直红梅,妖艳的盛开着。红梅旁站落一只鹦鹉。给飘雪的日子添了几分生气。

“这是爷爷的院子,跟我进去看望爷爷。”陆和颐说到。

“嗯。”沐绒小心的答应着,鬼才知道,他爷爷是个什么样的人物。刚刚在大厅经历了这样的冷艳嘲语,还不害怕吗?

陆和颐似乎看出沐绒的忧郁,“别怕,有我在!”

随后就举起手来敲门。

咚咚咚

“进来!”

里面传来一位男的声音,不像是老爷爷的,更像四五十岁中年男子的声音。

沐绒在想,难道还有别的人?

陆和颐推了门进去,里面有一位胡子白花花的老人在练字,旁边站了一位约模50岁左右的男子。

看着他们进来,男子微笑的对陆和颐和沐绒点头示好。这一点沐绒感觉特别的亲切,心里的紧张不免少了几分。

老爷爷在练字,进来的时候房间很安静,可想而知是老爷爷不想别人打扰他写字,陆和颐也站在旁边没有说话。沐绒也在等待。

“回来啦?”老爷子抬起头一脸慈祥地问。

“嗯,这位是沐绒,我的妻子。”陆和颐说到。

沐绒小步上前,说道:“爷爷好。”

老爷子看了一眼沐绒,没说话,没答应,也没有表情。

“和颐,你是为了契约来的吗?”老爷子继续说道。没有抬头看他,继续低头写字。

契约?什么契约。跟自己有关系吗?

沐绒一脸的疑惑。

陆和颐说“爷爷,我会按照你的要求在两年内要孩子,也希望你按照契约把陆氏集团交给我。”

What?孩子?集团?跟我生吗?

沐绒完全陷入混乱中,脑海里出现一幕幕从那晚上床到现在糊里糊涂成为他的妻子,这一切都是刻意安排的?

沐绒颤了一下,感觉这一切太不可思议了,自己完全被陷于圈套里,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到底第一个晚上自己为什么会头晕上了陆和颐的床。这一切难道就是一个局吗?

她以为他能有这样的地位是他努力的结果,但是现在她才知道,仅仅有努力还不够的。

什么契约,什么手段,什么孩子,这一切她沐绒不过是一颗棋子,下棋的人正是陆和颐。

沐绒小后退了一步。

不敢相信自己心里听到的是真的。

转过头看着陆和颐,希望他给她一句解释。

寂静,整个房子死得跟尸体一样。

沐绒抬起泛红的眼眸,这一切看在了陆和颐的眼里。

雪又飘了下来。

从老爷子的房里出来,就没有放下过沐绒的手,是的。他欠沐绒一个解释。

而此时此刻的沐绒,经过了伤心失望再到现在的绝望,自己也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惹上这么一个男人。为什么自己的命运那么悲惨。

在逆境中成长,人总要长大。

落地窗透明的让人觉得寒冷,心也是冷的。沐绒走到窗前。

“契约是一早就定下来的,而你的出现是在契约后,爷爷说若我能在两年内结婚产子,把陆氏集团交给我。”陆和颐说道。不带任何的表情。

终于一下眼泪就蜂拥而下,止都止不住。顺着泪水,一直往下淌。

沐绒 冰水儿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邻家皎洁点评:

《最强前妻:情迷陆先生》此书创意好,不降智,不圣母,不虐主,不无脑,作者冰水儿文笔挺好。看小说很少给五星,这本书挺好的。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