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不轨

不轨

作者:令狐冲浪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2-07 12:37:18

最新小说《不轨》是令狐冲浪的书,主要内容为:人家小索端坐如磐石,稳的一批。 就在那一刻,盛大少忽然觉得…… 脸面全无。 — 索宁上午没什么事,出去了一趟,下午回来的时候同事通知她去化妆间。 最近还算太平,她清闲了一些。 这样挺好。 拿上了化妆箱,转身走人,平常能窜就窜的盛少爷,今天特别的积极。 屁颠屁颠儿的跟在身后。 一路到了化妆间,索宁洗干净手,照旧先检查了一下遗体情况,是割脉死的,血都放干了,身上脸上比一般的尸体苍白的多。
展开全部

不轨第8章试读

  索宁这两天,点儿背的莫名其妙。

  刚买回来的午饭,去洗个手的功夫,就被撒上了一把土。

  杯子里明明泡的咖啡,一喝全是酱油。

  本子,笔,还有各种填好的工作表格,莫名其妙的‘失踪’,等她重新填好了以后,又莫名其妙的‘出现’了。

  ……

  诸如此类,种种种种,不胜枚举。

  盛大少爷坐在一边儿,气定神闲的吹口哨,状似事不关己,脸上挑衅得意的笑却没有半点儿收敛。

  谁干的?

  一目了然。

  索宁对此并没有表现出什么情绪,饭脏了就再去打,食堂没饭了就泡面。

  咖啡坏了就重新去倒。

  工作表格多填一份也没什么大不了,全当熟悉业务了。

  而这些手段的幼稚程度,只能让索宁有一个想法。

  他三岁吗?

  这种表现,有点出乎盛放的意料,且有些难以言说的难堪。

  就是,索宁明知道是他恶作剧,却半点反应没有。

  只有他一个人在那儿上蹿下跳,跟耍猴似的等着她气急败坏,破口大骂。

  人家小索端坐如磐石,稳的一批。

  就在那一刻,盛大少忽然觉得……

  脸面全无。

  —

  索宁上午没什么事,出去了一趟,下午回来的时候同事通知她去化妆间。

  最近还算太平,她清闲了一些。

  这样挺好。

  拿上了化妆箱,转身走人,平常能窜就窜的盛少爷,今天特别的积极。

  屁颠屁颠儿的跟在身后。

  一路到了化妆间,索宁洗干净手,照旧先检查了一下遗体情况,是割脉死的,血都放干了,身上脸上比一般的尸体苍白的多。

  她身上已经穿了简单的内衣,一头长发披散在后面,五官清秀,眉眼间俱是风情。

  很美。

  也很可惜。

  索宁把面巾蘸上水,一点一点的擦干净了她的脸,结果女人的眼睛猛地睁开,一双眸子似乎装满了哀怨……

  盛放这个角度看过去,刚好四目相对。

  我靠!

  他吓得往后一撤。

  索宁伸手在她眼皮上抹了一下,“抱歉,冒犯了。”

  再拿开手,眼睛又闭上了。

  其实这只是面部肌肉的一种条件反射,在去世不久的死者身上会经常发生。

  小插曲过去,盛放镇定了一下,扫过遗体,有些不屑,“多大的事儿,至于自杀。”

  好死还不如赖活着,为什么什么事什么人去死那都犯不上。

  索宁直了直身子,淡淡的嗯了一声,算是赞同。

  大少爷难得被她认同,顿时来了兴致,“欸,你觉得她是因为什么?”

  “不知道。”

  盛放跟没听着似的,打量着遗体,“女人走到这一步,多数为情,长这么漂亮,啧啧,可惜了。”

  索宁画着眉,淡淡的吐出一句,“识人不清,才是最可悲的。”

  把自己搭进去,不值当。

  盛放闻言,神色一顿,试探道:“怎么着?你也悲过?”

  索宁抬眸看他一眼,那眼神,波澜不惊且毫无情绪,与看遗体并没有什么两样。

  也就一秒钟的工夫儿,继续俯身忙碌。

  盛放:……

  他也是想瞎了心了,这么一块木头,谁能让她悲啊?他都怀疑这人是不是压根儿不会哭不会乐,天生这么一张面瘫脸。

  正琢磨着,猛然想起自己还有正事儿。

  他四下一扫,天赐的时机来了。

  索宁忙得认真,大少爷挪动着脚步,慢慢往门口退去,轻手轻脚的开了门,然后又嘭的一声给关上了。

  声响之大,把索宁都震的回了神。

  搞什么?

  她手里还拿着工具,走到门口,下意识拽了拽门,已经被锁了。

  她伸手敲了两下,外面得逞欠揍的声音传来,“好好呆着吧,小木头。”

  “……”

不轨第9章试读

  被阴了。

  这是索宁数秒后得出的结论。

  她其实有点不明白,盛放对她的敌意怎么就这么深?

  趁着化妆间里安安静静的,她认真琢磨了一下,从头到尾,自己确实没有什么对不起他的地方。

  最近几天的种种迹象,直到此时此刻,他的所作所为,唯一能够解释的就是……

  这个人的品质确实是坏透了。

  从化妆间出来,已经是三个小时以后的事情。

  当然不是大少爷心慈手软了,是死者家属就位,升降梯下来的时候,她跟着一起上来了告别厅。

  没有在那儿多作逗留,她直接从里面绕出去,到了负一层的化妆间门外。

  楼道里灯光昏暗,有些阴森。

  门还锁着。

  有点意外的是,盛放也站在那里。

  没事儿人一样,嘴上叼了根烟,倚靠在门上,神色神态俱是吊里吊气的样子。

  看到索宁的时候,人都惊了,“你怎么出来的?!”

  索宁一步一步走到他跟前,“有升降梯。”

  她的语气中,甚至带着一点鄙夷。

  盛放如果好好跟着学习的话,那就一定知道,化妆完毕,还有个升降梯要把遗体送走。

  可惜他啊,就是没呆到最后过。

  棋差一步,大少爷抓心挠肝的暴躁,等仨小时没等来索木头的痛哭求饶!

  就这?

  就这?

  索宁没理会他一脸的精彩转变,伸了伸手,“钥匙拿来。”

  盛放神色不屑,把钥匙从兜里摸出来,然后扔给了她,力道一偏,掉到了地上。

  索宁扫了一眼,“捡起来。”

  “自己捡。”

  索宁耐着性子,又说了一遍,“把钥匙捡起来,交给我。”

  她语气沉冷,听不出什么情绪来。

  但在这种环境下,莫名的有点瘆人。

  盛放把烟从嘴上拿下来,扔到了钥匙旁边,一脚踩上去,来回碾了两下,“我偏不。”

  他把脚挪开,眼皮子都没撩一下。

  索宁厌恶皱眉,看着他的脸。

  不可一世。

  最后妥协似的,她弯了弯身,把钥匙从他的脚边拿了起来,轻轻抖了抖上面的尘土和一点黑色的烟灰。

  好像刚才的僵持,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索宁伸手把钥匙插进了锁眼儿里,拧了一下,大门应声而开。

  她把门开的大了点,朝盛放招了招手,“你来。”

  盛放不明所以,往前走了一步。

  “近点儿。”

  他没再动,不耐烦道:“说。”

  索宁也不强求,咧了咧嘴角,“升降梯下班了。”

  她唇角扬起的弧度很小,但就是这样似笑非笑的样子忽然魅惑人心,大少爷一时跟鬼迷心窍似的,走了神儿。

  就这么个走神儿的功夫,索宁一手拽住他的胳膊,往化妆间送了他一程……

  她动作过于迅猛,没有任何防备,盛放被甩了个趔趄。

  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门已经关上了。

  化妆间里漆黑一片。

  盛放用力拍打着厚重的防盗门,一搭上把手,打不开。

  操?!

  一股火从心底上来直窜天灵盖,他稳了稳,那火气在胸腔内辗转化作了玩味的轻蔑。

  “呵~报复啊?”

  外面没有回应。

  盛放从兜里摸出手机来,摁亮了屏幕,化妆间在负一层……毛的信号都没有。

  他负气的踹了门一脚,开口却是丝毫没有的怒气,甚至带着一点笑意,“你行啊小索。”

  还真拿她当块木头,小瞧了。

  鬼迷心窍?他妈的被下蛊了吧!

  外面半天没有回应,他都以为人走了。

  化妆间里悄无声息,漆黑一片,温度低的不像话……

  静默了几分钟,索宁的声音突然从外面传来,不急不缓,“保重。”

  盛放:“……”

  她说完,大步离去。

  面上没有一丝表情。

  想欺负她?找错人了。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光霁小姐姐点评:

《不轨》这本书真的不错,贴近现实,不装逼,思维清晰。真心不错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