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都市情感 帝婿

帝婿

主角:秦天 看看星空 作者:看看星空

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1-01-07 16:10:10

主角是秦天 看看星空的小说帝婿,是由作者看看星空创作的一本优质作品,这里小编为大家分享精彩内容阅读:完全可以堪称当代神医啊!对于一些记者的穷追猛打,秦天草草敷衍,而自始至终,发生了这么的大的一件事,江然只需要站在秦天的身后,不需要做出任何回应。他就像一个参天大树,站在自己前面遮风挡雨。甚至江然都怀疑这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真的是自己找来做挡箭牌的那个男人吗?张燕毕竟是张书记的妹妹,江然上前跟张燕客套了几句,随即一把挽起秦天的胳膊准备走进大厦,而就在这个时候,身后的张燕突然喊道:“等一下!”
展开全部

3-救救我爸爸!

当秦天站出来的时候,江然再次皱了皱眉,她可从来不知道自己找来的挡箭牌还会医术。

张燕看着眼前这个男人,质问道:“你是医生?”

秦天摇了摇头,见秦天摇头,张燕直接破口大骂:“不是医生你在这装什么大以巴狼啊,你知道老娘是谁吗?张燕,张玉书的妹妹,治不好后果你担得起吗?”

秦天虽然是松江市的小市民,但提到张玉书还是知道的,可以说经常在电视和报纸上看到这个人的名字,松山市政委书记,可以说是松山市的封疆大史,妥妥的一把手。

在知道这个消息之后,江然也深吸了一口气,如果眼前的女人真的是张书记的妹妹,还一口咬定江氏集团的化妆品有问题,那么严重性完全可以说成是公司的灭顶之灾。

面对威胁,秦天笑着耸了耸肩膀:“你们上层社会的关系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的脸一定看了很多医生,应该都束手无策,如果让我治疗的话,还有恢复的希望,如果不相信我,我也没办法,就算你把江氏集团搞倒闭了,你的脸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所谓杀人诛心,秦天的那一句“这辈子也就这样了”,着实让张燕心头一颤,自己才三十多的年纪,风华正茂,正是需要脸蛋和身材的时候,怎么能就这样毁了。

“你真的有办法治好我的脸?”

秦天点了点头,转身看了一眼江然:“我需要一副银针。”

江然不知道秦天要干什么,眼神里充满着疑惑,见秦天默默地点了点头,江然也没有别的选择,吩咐身边的秘书去买。

秘书一路小跑,几分钟后便带着一盒银针,秦天接过银针,朝着人群中喊了一声:“谁有打火机?”

人群看热闹的居多,听秦天这么一喊,递过来好几个打火机,秦天随手接过一个,朝着张燕说道:“银针需要消毒,条件有限,别介意,效果是一样的。”

说着,秦天便点燃打火机,另一只手打开针盒,同时取出三根2寸的毫针捏在手心。动作无比娴熟的在火苗中消毒,然后两手一分,左一右二,三根针分别捏在两手手指之间。

这一套活儿给在场的所有人都看愣住了,纷纷怀疑秦天刚才那句不是医生是装逼的,这一套动作,专业的老中医也不过如此吧?

“放轻松,不要让脸部肌肉崩的太紧。”

随即,秦天把手中的银针分别快速的刺在张燕的天仓,地仓,大迎等穴位,普通的针灸法,一般医生都懂,可秦天在施针之后,会缓缓的往里灌输灵力,外人可以明显的感觉到银针在微微颤抖。

灌注灵力是一件很消耗体力的事情,不到十分钟的时间,秦天已经开始流汗,但张燕脸上的疱疹明显已经有所好转,原本红的跟关二爷一般的脸,现在上面多了一层厚厚的油脂般的污垢。

十分钟后,秦天把张燕脸上的银针拔出,笑道:“已经好了,进去洗个脸吧,我们在外面等你,希望可以还江氏集团一个清白。”

张燕似乎还沉醉在针灸的舒服中,由于秦天灵力的灌注,这十分钟里张燕脸上所有的毛孔全部舒张开,凉飕飕的十分舒服,见秦天说话,张燕还有些发愣,点了点头朝着一楼大厅走去。

张燕走后,秦天心里其实也有些兴奋,看来自己吊坠中的玄天道人确实没骗自己,给自己传授了十分高超的医术和道法。

秦天走神之际,突然感到有人碰自己,回过神一看,江然正拿着纸巾给自己擦汗,眼神中充满着溺爱和心疼,秦天顿时了然,当着这么多媒体记者的面,还是要装装样子的。

“什么时候还学会了针灸,我怎么不知道。”给秦天擦汗的江然压低着嗓音问道。

秦天苦笑道:“在岳母家闲着,翻了几本医书学的,也不知道好不好使。”

十分合理的解释,毫无破绽,江然点了点头,江然的父亲原本是松山市第一医院院长,刚退休下来的,家中确实有一柜子医学书籍。

就在大家都站在公司楼下等待结果的时候,大厅里突然传来一声女人的尖叫,十分刺耳,顿时揪起了所有人的心,秦天心头也是一颤,难不成失败了?

紧接着张燕推门而出,在大家看到张燕这张脸的时候,人群哄的一声炸开了。

“好白啊……”

“这什么神仙皮肤啊,说是十八岁小姑娘我都信。”

“这哪里是治病啊,简直是返老还童……”

张燕脸上也是挂着欣喜,刚才她在卫生间里洗脸,洗出了一层层黄色的污垢,当这些污垢全都洗掉的时候,看到镜子里的自己,不自觉的叫了出来。

原本红肿的脸,现在竟然白皙水嫩的,不仅仅是治好了疱疹,连原本还有几个痘印和雀斑全都消失了,整个人年轻了十岁!

张燕一出来,直接走到秦天面前,当着众多媒体的面就要下跪,激动的眼泪都流出来了:“神医,感谢神医出手啊!”

秦天赶紧上前拦住张燕,客气道:“别这样,我出手不过是为了挽回江氏集团的声誉罢了。”

说到江氏集团的声誉,围观的记者有人发出质疑。

“江总,江氏集团作为松山市顶尖化妆品公司,咱们的商品质量真的有问题吗?”

“这位先生,张燕的脸上的疱疹症状真的是用了江氏集团的化妆品造成的吗?”

“相信这件事对江氏集团来说,也是一件关乎信誉的大事。”

记者是一个绝对不怕得罪人的行业,秦天知道如果今天没有给出合理的解释,明天这件事就会上松山市各大头条,甚至还会添油加醋,只为博得阅读量。

“大家稍安勿躁!”秦天做出了安静的手势,随即严肃道:“张女士脸上的疱疹,的确跟江氏集团的化妆品没有任何关系!”

此言一出,记者群安安静静,没有人追问,纷纷等着秦天的下文。

“在江氏集团的化妆品上,写着清清楚楚,而且是加粗标红字体,过敏与炎症皮肤禁止使用,而张女士的脸,在我没有进行治疗之前,有着严重的过敏史和皮肤炎,换句话说,如果你这次用的不是江氏集团的化妆品,大大降低了伤害,而是其他杂乱的牌子,那么也许现在你的脸我都救不了。”

末了,秦天一记回首掏,做个顺手人情捧了一下江氏集团,而秦天的话说完,张燕顿时身子一颤,的确,她的皮肤确实一直存在很大的问题,医生也说过平时不能用化妆品。

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尤其是张燕这种三十多的女人,没有了青春的保护,更是渴望变漂亮。

在众多记者的注视下,张燕咬着嘴唇点了点头:“是的,我的皮肤确实有炎症,没想到和化妆品混合,会产生这么大的后遗症。”

当事人的承认,让这件原本可以成为爆款的新闻突然一文不值,可记者们又发现了另一爆点,纷纷把镜头对准了秦天。

这个从未听说过的男人,竟然能一眼看出张燕的病因,甚至几针下去不仅仅治好了张燕的病情,甚至让本人的皮肤年轻了十岁。

完全可以堪称当代神医啊!

对于一些记者的穷追猛打,秦天草草敷衍,而自始至终,发生了这么的大的一件事,江然只需要站在秦天的身后,不需要做出任何回应。

他就像一个参天大树,站在自己前面遮风挡雨。

甚至江然都怀疑这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真的是自己找来做挡箭牌的那个男人吗?

张燕毕竟是张书记的妹妹,江然上前跟张燕客套了几句,随即一把挽起秦天的胳膊准备走进大厦,而就在这个时候,身后的张燕突然喊道:“等一下!”

秦天和江然同时转过头,目光充斥着疑惑。

张燕俨然已经没有了来时的嚣张气焰,祈求道:“神医,您能不能救救我爸爸……”

4-杰西来了?

这么多年来受尽了白眼和嘲讽,现在突然被人这么尊敬,冠上神医的帽子,秦天一时间还有些不适应。

而张燕口中的爸爸,那自然是她和张玉书书记的爸爸,据说是个军人,一生立下赫赫战功,连国家都得给几分面子,才使得大儿子张玉书官途如此顺利,登峰造极,坐上松山市一把手的位置。

“张老爷子什么病情?”

张燕想了想,随即又摇了摇头:“不知道,就是有一天我爸突然昏倒了,就再也没有醒过来,现在很多名医都在我家,一直没商量出什么结果。”

中医讲究望闻问切四诊。望其色,听声息,问其症,切其脉,即便秦天有玄天道人的传承,也做不到光听张燕说一句便能判断出病情,于是把目光看向了江然,在卖一个人情。

这张燕才知道,原来江然才是说话最好使的,赶紧走上前说着好话:“江总,今天的事情是我的错,我忽略了自身的原因,还请江总让秦神医帮帮忙!”

“张姐客气了,秦天若是能治好张老爷子,那自然是好事,我和他一起去看看吧!”

像江然甚至整个江氏集团这种商人,自然希望能搭得上官途这条线,谁的关系越好,谁走的越远,而此刻无疑是一个好机会。

见江然答应,张燕一脸兴奋,赶紧让司机去开车,随即开始给家里打电话:“哥,我遇到一个神医,现在马上回家!”

坐在车上的江然看着一脸轻松的秦天,有些疑惑:“你一点不担心吗?”

秦天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反问道:“担心什么?”

“张老爷子的病。”

秦天这才反应过来,挠了挠头发有些尴尬:“我没想去的啊,那不是你让硬让我上的吗?”

江然顿时懵了,愕然道:“不是你给我个眼神,询问我的吗?”

秦天哭丧着脸:“我那是给你个眼神,想让你帮我拒绝一下!”

“……”

“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去碰碰运气吧,不过这件事要是办成了,得加钱!”

江然无语的看着秦天:“什么钱?”

“当然是劳务费了啊,我可是个赘婿啊,指不定哪天就让你们江家给踹了,还不让人劳动所得赚点钱了啊!”秦天叹了口气,故意做出可怜的样子。

严肃的气氛被秦天打乱,江然咬着嘴唇轻笑了一下,瞪了秦天一眼:“事办成了,马上加钱!”

看得出来竟然今天心情很好,竟然跟着秦天皮了起来,高冷的女神难得流漏出如此真实的笑容,看的秦天一时间有些无法自拔,赶紧把目光看向了窗外。

其实秦天不过是开了个玩笑,即便是不知道张老爷子的病情,但他仍然不担心治疗问题,如果自己都治不好,那就跟宣判死刑没什么区别。

张老爷子上了岁数之后,喜欢清静,受不得市区里的吵闹,张书记便给老爷子在郊区买了套别墅,此刻三人来到别墅内,里面停靠着各种各样的豪车,想必都是松山市种种名医的。

秦天有些尴尬,看来这些医生是真赚钱啊!

江然走在秦天身边,两个人倒不是很般配,竟然穿着一身白色的裙子,五万多的ECCO高跟鞋,身上没有任何高贵的首饰却无法遮挡高贵的气质,相比较秦天却有些黯淡无光,放在路边似乎就能被淹没人海。

在路过一辆墨绿色丰田霸道的时候,看了一眼车牌号,江然顿时皱了皱眉,这一动作被秦天看在眼里,问道:“怎么了?”

江然摇了摇头:“没事,进去吧。”

张家的别墅里,的确坐着不少人,张燕进去直接走到张玉书的面前:“哥,爸怎么样了,我把神医带来了!”

张玉书的年近四十,却不同于同龄人,他除了头发有些宾白之外,身体保持的很好,没有凸起的啤酒肚,看样子平时经常健身,秦天看了一眼张玉书,天庭饱满,山根隆起,印堂开阔,眉弓有红痣,着实一生格局破高。

张玉书看向秦天,朝着秦天点了点头,秦天看着着实太年轻,张玉书没看出秦天的功底,而秦天的到来,也引发了在场数位医学界泰斗的质疑。

“这小生是谁啊,为何从来没见过?”

“这么小的年纪,真的有真才实学吗?”

“老夫一生行医数十载,都看不出老爷子的病,这小子真的行?”

面对诸多质疑,秦天一笑而过,在场的医生虽然看病几十年,经验丰富,可自己的师傅,玄天道人,活了几千年,岂是这些活了几十年的小娃娃能比的了得?

“然然,你怎么在这?”

人群中突然站起来一个中年男人,江然看了一眼,正是自己的父亲,而江辰作为松山市退休院长,自然被邀请来,站到江然面前看了一眼秦天,随即皱了皱眉:“你怎么也来了?”

面对自己的老丈人,秦天不敢太无礼,看了一眼张燕:“是张姐让我来的,说让我来看看老爷子的病!”

“胡闹!然然,快带秦天回去,别出来丢人现眼!”

江辰脸色有些低沉,自己家的女婿几把刷子江辰再知道不过,入赘以来便每天在家混吃等死,什么时候还懂医术了?

但江然却选择相信了秦天,转口问道:“爸,江老爷子什么病情?”

江辰摇了摇头:“不知道,在场的医生都没看得出来,不过……”

江辰的话还没说完,人群中再次起身站起一个人,冷笑道:“二叔,你这话说的可就不对了,只是你们这些人才疏学浅罢了,待会杰西来了,一定能治得好老爷子的病!”

江辰嘴角略微抽搐,脸色不大好看,说话的人年纪看起来不大,江然明显认识,冷眼看着没有说话。

男人不依不饶,走到几人面前,风轻云淡的傲慢无礼,随即拍了拍秦天肩膀:“软饭应该挺好吃吧,多吃点。”

秦天心里无数个曹尼玛在翻滚,你他吗谁啊?老子站在这招你惹你了?

不过还是贱笑道:“谢谢啊兄弟,不过我也劝你节制点,年少不知道精.子贵,老来往x空流泪啊,您的肾可不大行!”

秦天的话可说到江文彬心里了,眼皮狠狠地跳了两下,最近明显感觉到自己体力不支,射出来的东西也是水了吧唧的,很稀疏。

“江文彬,希望你记住,这是我老公,我们俩已经结婚了。”

“妹妹,有直接称呼大哥名字的吗?我们江家人就这么一点礼数都没有了?”

江然冷笑了一声,没再说话,她知道江文彬是在羞辱自己,想让自己在众人面前叫一声哥。

而江氏兄妹的争吵,在场的医生门看着却不敢说话,毕竟江家在松山市的影响很大,属于神仙打架。

秦天站在一旁算是听明白了,直接上前一把搂住江文彬的肩膀,自来熟道:“哎呀,原来你是大舅哥啊!”

江文彬有些嫌弃,往后站了站:“你干什么?”

“没啥,就是第一次见到大舅哥有点激动,你放心,我刚才上厕所洗手了!”说着,秦天还多拍了几下江文彬的肩膀。

“离我远点,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成何体统?”

“啊行!”秦天放开了江文彬的肩膀,往后退了几步,装作想起来什么的样子,轻松道:“其实我刚才是骗你的,我下午尿尿没洗手。”

“你他妈找死!”

江文彬的话刚说完,人群中再次传来了躁动。

有人喊道。

“杰西来了!”

小说《帝婿》 第3章 救救我爸爸!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曼蔓公子点评:

《帝婿》这本书的故事太过千篇一律,女主的言行性格也都基本没变一直跳脱,只是换了个背景,看久了乏味。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