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都市情感 都市无上仙王

都市无上仙王

主角:陆铮 有点方 作者:有点方

状态:已完结 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1-01-12 18:38:52

作者有点方的小说《都市无上仙王》主要讲的是:“做梦!还给我!” 陆铮怒吼一声,连忙要抢回玉佩。 张露露似乎猜到了陆铮会这么做,向后躲闪,躲过了陆铮的手,一不留神之下,脚下的高跟鞋一崴,当即尖叫了起来。 “啊!陆铮,你竟然敢打我?!徐少,陆铮他打我!”张露露捂着脚踝,一脸一脸怨毒的尖叫道。那张还算漂亮的脸蛋,此时显得扭曲而狰狞。 “草,你他妈敢打老子的女人?!”徐力大骂一声,不给陆铮说话机会,一拳便朝陆铮面门砸了过去。
展开全部

都市无上仙王第1章试读

  “陈主任,求您再宽限几天,我一定会把费用凑齐的。”

  病房外,陆铮对一名穿白大褂的中年医生恳求道。

  “这话,你自己信吗?”中年医生嗤笑了一声,说起话来毫不客气,“连住院费都交不起,你还想让医院给你妈做手术,做梦呢?!就今天!再交不上住院费,就给我滚出医院!”

  说完,中年医生冷哼一声,撞开了挡路的陆铮,根本不给陆铮多言的机会。

  陆铮望着中年医生离开的背影,脸上满是苦涩。片刻后,转头小心地看向病房,见到熟睡的母亲并没有被刚才的交谈吵醒,这才松了口气。

  等见到母亲那苍白的几乎没有血色的脸庞,以及哪怕睡着时,仍因为疼痛而下意识皱起的眉头时,陆铮的心又提了起来。

  陆铮母亲得的是白血病,而且还是最难治的急性髓细胞白血病,十分危险。只有做骨髓移植手术,才有治愈的可能!

  可高达三十万手术费,对如今的陆铮来说,简直就是一笔天文数字!

  别说三十万了,现在的他,连三百块都拿不出来!

  母亲的病却不能拖!

  “只能试试这个办法了!”

  陆铮一咬牙,眼中露出坚定之色,没有回病房,而是朝着住院部外走去。

  出了医院,陆铮直奔大学城旁边的古玩街。看了一段时间后,最终选择了一家玉器店走了进去。

  如今陆铮手中唯一值钱的东西,就只有兜里的一块玉佩了,是他十八岁生日时,父亲送他的生日礼物。

  玉佩比硬币要大一些,像是羊脂玉却又不是,上面没有任何花纹和雕饰,看起来很是古朴。

  当时父亲十分郑重的提醒他,玉佩是陆家祖传之物,价值不可估量。无论什么时候,处境如何艰难,都不得将玉佩示人,否则,会招来杀身之祸!

  如果父亲还在,陆铮自然不至于沦落到要卖祖传玉佩的境地。

  但现实却是祸不单行。

  自从父亲车祸去世后,一连串的打击也是接踵而来。先是家里公司破产,欠下巨额债务,而后又是母亲被查出白血病。

  如今陆铮不但没钱,还有上亿的债务等着他偿还。

  对陆铮来说,此时最重要的就是治好母亲的病。玉佩再贵重,也是身外之物,比不上母亲分毫!

  ……

  “老板,收玉吗?”陆铮进入店中,见店里只有一个身穿唐装的中年男子正坐着喝茶,直接问道。

  店老板打量了陆铮一眼,摊手道:“拿来瞧瞧。”

  陆铮小心的将玉佩取出,没有递到中年老板手里,而是小心地放到了店老板面前的托盘上。

  店老板又是诧异地看了陆铮一眼,没想到陆铮连这规矩都懂。

  当目光落在玉佩上时,店老板眼中顿时露出一抹喜色,脸上却装出一副随意的样子道:“你这是劣质羊脂玉,价值不大。要是愿意卖的话,我给你五万。”

  “什么?才五万?”陆铮忍不住惊呼一声。

  这个价格,和他的预期相差太大了。

  要知道,这块玉可是他们陆家的传家宝。能让身家近十亿的父亲如此郑重叮嘱他的宝物,又岂会是廉价之物?

  “老板,你要不再看看,这块玉可是……”陆铮着急地说道。

  “爱卖不卖!”

  中年老板挥手打断陆铮的话,将玉放回桌子上,再次端起茶杯,摆出一副送客的架势。

  陆铮脸色顿时难看起来。

  五万块,连他母亲的手术费都不够!

  “陆铮,你怎么在这里?”

  就在陆铮犹豫着要不要换家店问问时,一道声音突然从陆铮身后响起,就见一对青年男女,走进了店中。

  女的打扮时尚,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身上则穿着香奈儿套装,一副都市丽人的打扮。

  男的也是一身的纪梵希,左手袖口挽起,露着手腕上那块镶满碎钻的腕表。

  说话的,正是那名年轻女子。

  “哎呀,徐少,您怎么来了?真是有失远迎啊!”店老板一改之前的散漫态度,屁股下仿佛装了弹簧一下子弹了起来,谄笑道。

  “今天没课,来给露露选块玉玩玩儿。”青年徐少笑呵呵道。

  陆铮见到了这对青年男女,则是变得脸色难看起来。

  这两人都是他的同学。不止如此,这位都市丽人打扮的女子,正是他的前女友张露露,一个月前还是他的女朋友!

  在陆家出事后,张露露第一时间踹了陆铮,投入了这位“徐少”的怀抱!

  “陆铮,我在跟你说话,你听到没有?!”张露露见陆铮没有理会自己,感觉受到了轻视,顿时皱起眉头喝问道。

  “张小姐,这小子是来卖玉的。您们认识他?”店老板连忙说道。

  “嘿嘿,当然认识!”徐力嘿嘿一笑,接过话茬玩味道,“老赵,你还不知道吧,这位陆少可是我同学。他老子是渝城的富豪,身家超十亿呢!”

  “什么?”

  店老板闻言不由吃了一惊,诧异地看了陆铮一眼。

  徐力说完,又装作懊恼地拍了拍头,戏谑道:“瞧我这记性,差点忘了,这都是老黄历啦。一个多月前他老子就被车撞死了,就连他家的公司现在也成别人的了!如今的他,不过是条丧家之犬!我说的对不对啊,陆少?”

  “徐力,你不要太过分!”陆铮强压着怒火,咬牙道。

  张露露看了眼陆铮,脸上满是鄙夷之色,仿佛认识陆铮对她来说是一件羞耻的事情:“陆铮,我记得你家的财产都卖掉还债了。你身上还有值钱的东西?不会是偷来的吧?”

  “这似乎跟你没关系吧?”陆铮冷冷道。怎么也没想到,这个从高中便开始倒追他,一直跟到蓉城大学,摆出一副“这一世非君不嫁”姿态的女人,在陆家出事后,会第一时间和他撇清关系。

  而后更是狠狠踩了他一脚,将陆家的事在学校宣扬的人尽皆知,让陆铮成了蓉城大学的“名人”,无论走到哪都被人指指点点。

  现在回想起来,陆铮只想说一句日了狗了!

  张露露察觉到陆铮目光中的讥讽,当即恼羞成怒,尖叫道:“陆铮,你现在就是个臭吊丝!你有什么资格看不起我?!”

  当目光落到桌上的玉时,张露露眼睛顿时一亮。

  “这是你要卖的玉?”张露露一把将玉抓在手中,眼中露出掩饰不住的喜爱,“陆铮,怎么说我也跟你在一起了几个月,现在分手了,你不该补偿我吗?

  这块玉必须给我,就当是我这几个月的青春损失费了!”

  “做梦!还给我!”

  陆铮怒吼一声,连忙要抢回玉佩。

  张露露似乎猜到了陆铮会这么做,向后躲闪,躲过了陆铮的手,一不留神之下,脚下的高跟鞋一崴,当即尖叫了起来。

  “啊!陆铮,你竟然敢打我?!徐少,陆铮他打我!”张露露捂着脚踝,一脸一脸怨毒的尖叫道。那张还算漂亮的脸蛋,此时显得扭曲而狰狞。

  “草,你他妈敢打老子的女人?!”徐力大骂一声,不给陆铮说话机会,一拳便朝陆铮面门砸了过去。

  陆铮本能地抬起手臂格挡!

  咔嚓!

  一道骨骼脆响传来。

  陆铮怎么也没想到徐力的力气竟然这么大,给他的感觉,不像是被拳头击中,反而像是被一头愤怒的公牛撞中。

  剧痛之后,整条右臂便失去了知觉。

  “你他妈还敢还手?!”

  见到陆铮格挡,徐力不但没有停手,反而感觉受到了挑衅,越发怒不可遏,又是一拳砸出。

  这一拳,砸在了陆铮的肚子上。

  “唔~”

  陆铮痛呼一声,倒吸了口冷气,立时倒在了地上佝偻成了大虾,额头上冒出了细密的汗珠!

  痛!

  不止是肚子痛,而是浑身都在痛!

  见到陆铮被徐力两拳打倒在地,张露露也不惨叫了,而是站直身体,居高临下地俯视着陆铮,鄙夷道:“忘了告诉你,徐少可是蓉城武道社的成员!就你这废物,也敢跟徐少动手?不知死活!”

  陆铮躺在地上,怒视着两人,一双眼睛几乎喷出火来。

  不是他不想站起来!

  如今他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就更别提站起来了。只能用眼睛表达自己的愤怒。

  “怎么,不服气?要不本少再帮你松松骨?”徐力嘿嘿冷笑,摩拳擦掌就要再次动手,不过却被张露露拉住了。

  她自然不是好心帮陆铮,而是担心闹出人命来!

  “陆铮,你真以为我稀罕你这破玉佩?”张露露手中把玩着玉佩,俯视着陆铮,脸上带着快意笑容,“我听说你妈得了白血病,若是我没猜错,你卖玉,是要给你那死鬼老妈筹手术费吧?

  我偏不让你如愿!”

  话落的同时,张露露的手倏然张开。玉佩在重力的作用下自由下坠,“叮”的一声砸在了地上。

  不过,却并没有摔碎。

  还不等陆铮松口气,张露露陡然抬起右脚,用那细长的高跟,狠狠朝着玉佩踩去。

  “不要!”

  陆铮顿时猜到了张露露的意图,不知从哪来的力气竟喊出了声来,说话的同时连忙抬手阻拦,想要用手护住玉佩。

  然而,还是晚了一步!

  嘭~!

  玉佩四分五裂!

  “啊……!”

  陆铮望着被踩成碎渣的玉佩,彻底癫狂了,双目血红,口中发出愤怒的咆哮,仿佛要吃人一般。

  玉佩,是他陆家的祖传之物,是他父亲郑重交代一定要妥善保存的宝贝,更是救他母亲的唯一希望!

  如今,却被张露露给毁了!

  “为什么?!为什么!我自问从没有对不起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陆铮怒声咆哮道,怒视着张露露,面容扭曲,目眦欲裂。

  “因为,好玩儿啊!”张露露蹲下身直视着陆铮,淡淡道,“记住了!这就是你刚才看不起我的代价!”

  这一刻,她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高高在上,掌握生杀大权的女王,心中畅快到了极点。

  “张露露!你该死!”

  陆铮怒吼,感觉自己的身体都要气炸了。他从没有像现在这般恨一个人,恨不得将张露露生撕了,碎尸万段!

  “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这臭吊丝,真是扫兴!徐少,我们去逛街吧,改天再来这里挑块玉。”张露露却没有再理会陆铮,而是站起来挽住徐力的胳膊嗲声道。

  “真他妈晦气!”徐力低骂了一声,挽着张露露的细腰,向着店外走去。

  “喂,这是你们的事,跟我可没关系啊!”店老板望着形如雕塑般的陆铮,连忙大声撇清关系。

  陆铮仿佛没有听到,手掌轻轻触摸着不知道碎成多少片的玉佩碎片,脑海中只剩下一个念头,那就是玉碎了。

  救母亲的唯一希望,没了!

  两人都没有注意到,就在陆铮摸到玉佩碎片的刹那,一道金光陡然自玉佩碎片中飞出,如闪电般没入到了陆铮眉心。

  陆铮身体一震,脑海中出现了一名高冠大服、衣袂飘飘的老者,像是古代大儒,又像是掌控诸天的众神之王,目光霸道而威严,让人不敢与之对视。

  “天地为炉造化工,人世一念生灭中。仙道无涯皆兴叹,唯吾欲渡做扁舟……”

  老者幽幽一叹。

  苍老而威严的声音,响彻陆铮脑海,如雷霆,似洪钟大吕,振聋发聩。

  “吾之后裔,汝今日继承本座衣钵,自此超凡脱俗……”

  话落,老者再次化为一道金光,继而便是海量的记忆出现在陆铮脑海。医道问卜、风水玄术、炼丹炼器,连同老者一生的修行经验,尽数印刻在陆铮记忆深处。

  铃铃~!

  还不等陆铮将这些记忆都看一遍,一道刺耳的手机铃声,将陆铮拉回了现实。

  陆铮猛然惊醒,这才察觉身上的疼痛已经消失,拿起手机一看来电显示,不由微微一惊。打来电话的,正是人民医院的实习医生萧玉若。

  手机刚一接通,里面便响起了萧玉若焦急的声音。

  “陆铮,快来医院!陈主任带人去病房了,他要把你妈赶出医院!”

都市无上仙王第2章试读

  “什么?”

  陆铮听到萧玉若的话,脸色顿时大变,收起手机便冲出了玉器店。

  他母亲身体现在很虚弱,若是被陈主任等人强行驱赶出医院,期间出了什么闪失,后果绝对不堪设想。

  人民医院门口。

  一名身着白大褂,扎着马尾的俏丽女生正等在门口,有些焦急地四处张望着。

  这女生,正是之前和陆铮通话的萧玉若。

  萧玉若也是蓉城大学的学生,和陆铮是同学,如今正在人民医院实习。只不过两人并不是一个系。陆铮是计算机专业,而萧玉若却是临床医学。

  除此之外,萧玉若还有另一个身份,那就是陆铮房东的女儿!

  自从陆家出事的消息被张露露在学校宣扬出去后,陆铮原本的那些朋友,都避陆铮如瘟疫,反倒是以往和陆铮不算熟的萧玉若,多次帮助陆铮。

  就连陆铮的母亲顾芸,也多次受到萧玉若的照顾。

  见到陆铮出现,萧玉若连忙道:“陆铮,你快去吧,陈主任这次下定了决心要强行赶人。去晚了恐怕……”

  陆铮向萧玉若道了声谢,脸色凝重地朝着医院内跑去。

  当来到病房门口时,却被两名身穿西装、面带警惕的大汉,给拦了下来。

  “嗯?”陆铮皱眉。

  这两人并不是医院的保安,看起来更像是保镖。

  当目光落在病房内时,陆铮不由得一呆。眼前的一幕,与他想象的相差甚远。

  母亲被驱赶出病房的一幕,并没有出现。相反,此时母亲正斜坐在病床上,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正在和人说话。

  病床旁边,则是坐着一个年轻女子,正握着母亲的手,和母亲轻声谈笑。

  由于其背对着陆铮的缘故,陆铮也认不出这女子是谁。只是通过听声音,以及观察其玲珑的身姿,猜测其年龄不大。

  在这女子身后,还站着一名身穿职业套装,一副秘书打扮的年轻女子。

  陈主任此时也在病房内。不过,他并没有坐着,而是站在母亲病床的另一边,脸上带着谄媚笑容。

  “是小陆回来了?在那里愣着干什么,还不快进来?”陈主任抬头见到陆铮,顿时以一种前所未有的热情招呼起来。

  正在说话的陆母以及那名年轻女子,听到陈主任的话,也都看向门口。

  陆铮也因此见到了这女子的正脸。

  他果然没有猜错,这女子确实十分年轻,而且是个大美女。这人的年龄应该和他差不多,皮肤白皙,容貌绝美,气质更是高贵冷艳。就是被评为“校花”的萧玉若,和其一比,都要逊色一分。

  不是差在容貌上,而是气势。

  在这女子看向自己的刹那,陆铮的心跳竟然微微加速,有些紧张了。

  不过,这紧张也仅仅持续了一秒钟而已,继而陆铮便感觉丹田处,仿佛有着一股暖流在流转。之前的那抹紧张,也消失一空。

  见到母亲没事,陆铮也放心下来,走上前关切问道:“妈,你没事吧?”

  两名保镖也没有再阻拦。

  “我挺好的,不用为我担心。”陆母笑着说道。

  “你就是陆铮吧?我是白洛神!”年轻女子向陆铮点头示意,自我介绍道。

  “白洛神?”

  听到这个名字,陆铮眉头不自觉地微微一挑,忍不住又看了白洛神一眼,心中不禁暗暗赞叹:“风姿冶丽,貌若天仙。灿如春华,皎如秋月。倒不愧‘洛神’之名。”

  下一秒,他仿佛想到了什么,陡然一惊,低头看着白洛神惊呼道:“你说什么?你是白洛神?!”

  白洛神见到陆铮的表情,却是丝毫不惊讶,似乎已经习以为常道:“看来,不需要我再做自我介绍了。”

  陆铮摇了摇头。

  虽然是第一次见到白洛神,但对这个名字他却一点都不陌生,相反,甚至可以用如雷贯耳来形容。

  白洛神,腾龙集团董事长白宏图的独女。

  白宏图可是蓉城的超级富豪,身家超过百亿。作为白宏图的独生女,白洛神自然也是蓉城最顶级的富二代。

  白洛神却不仅仅是富二代这么简单,她还是一位超级学霸。毕业于麻省理工学院艺术与设计专业,上学期间便创立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时装品牌——洛神!

  毕业后,白洛神并没有进入其父的腾龙集团,反而继续经营自己的时装公司。

  在外人看来,这不过是小打小闹而已,是白洛神用来练手,或者试错的!未来,白洛神还是会进入腾龙集团。

  然而,现实却是惊掉了无数人的下巴。

  仅仅不到三年的时间,白洛神便将自己的时装店,开遍了蓉城的各大高端商场,并以蓉城为中心,辐射向全国各大城市。

  如今“洛神”这个品牌,在蓉城甚至可以和香奈儿、LV、diro等世界顶级奢侈品牌竞争,而不落下风,在学生群体当中反而更受推崇。

  白洛神的洛神集团并未上市,但有业内人士曾做过评估,保守估计都给出了十亿的估价。曾有公司开出20亿的天价,想打包收购洛神集团和“洛神”这个品牌,却被白洛神拒绝了。

  白洛神手中可是拥有着洛神集团100%的股份!也就是说,白洛神哪怕不依靠自己的父亲,如今也有着超过20亿的身家了。

  陆铮之所以对白洛神了解的如此清楚,是因为,就在今年初,白洛神以“青年杰出企业家”的身份,登上了《财富》杂志,而且还是作为封面人物。

  杂志中详细地介绍了白洛神的履历。

  也正是这本杂志,让白洛神彻底暴露在公众视野当中,成为无数年轻男子心目中的女神。

  高颜值、高学历、高智商、身家丰厚,背景强大。

  这样的人,简直堪称完美!

  就算没看过杂志,陆铮对白洛神也不会陌生。他以往的那些朋友,可没少将白洛神定为终极目标,在口中经常念叨。

  陆铮的耳朵都听得快起茧子了,又怎么会陌生。

  不过,下一刻陆铮便皱起了眉头,不明白为什么白洛神会出现在母亲的病房。

  这时,陆母开口道:“小铮,洛神是你白叔叔的女儿。你们小时候还一起玩儿过。不过那时候你们都还小,应该记不清楚了。”

  “白叔叔?”

  陆铮口中重复了一句,脸上露出讶异之色。

  白洛神的父亲,自然就是那位腾龙集团的董事长白宏图了。

  可陆铮印象中,却不记得自己家和白宏图有什么交集。更让他无法置信的是,自己小时候竟然就认识白洛神。

  “小陆啊,是白总帮你交了手术费。你还不快谢谢白总?”一直堆笑的陈主任,连忙说道。

  闻言,陆铮瞬间明白了。

  母亲没有被赶出医院,不是陈主任发了善心,恐怕是关键时刻白洛神出现了,这才让陈主任没有付诸行动。

  想到这里,陆铮心中对白洛神涌出了一抹感激。

  “不用谢。以我们两家的关系,这点儿小事并不算什么。”白洛神摇头道,继而转头看向陆母,俏脸上露出笑颜,温和道,“顾阿姨,我爸妈都在国外,还不知道您生病的事。不然,恐怕早就来看您了。还望您不要见怪。”

  陆母笑着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并不在意。

  “顾阿姨,我想和陆铮单独聊聊,不知是否可以?”又陪着陆母闲聊了两句后,终于道出了自己的来意。

  闻言,陆母心微微一沉,继而便是在心中叹了口气。

  在白洛神出现在病房时,她就已经隐隐猜出了白洛神的目的。

  “终究还是来了!也罢!白宏图的女儿确实太优秀了。哪怕是以前,小铮想配上她都有些勉强。就更不要说现在了……”陆母在心中暗暗道。

  她对白洛神这个“准儿媳妇”,是越看越满意。只可惜……

  “怎么会呢?”陆母笑着摇了摇头,继而叮嘱陆铮道,“正好我也累了。小铮,你陪洛神聊聊吧。”

  想了想又叮嘱陆铮道:“若是洛神有需要你帮忙的地方,你就答应她吧!”

  陆铮听得一脸懵。

  白洛神可是白宏图的女儿,更是身家超过二十亿的富豪。这样的人,会有需要他帮忙的地方?

  心里虽然不解,陆铮还是答应道:“好的,妈您放心吧。”

  怎么说白洛神也帮助他母亲交上了手术费,让母亲避免了被驱赶出医院的命运。

  这可不只是钱的事情,还有人情在里面。

  钱,他自然会找机会还上。

  若是能帮得上白洛神,正好趁机把这个人情还上。

  “我们出去走走吧。”

  等陆母躺好后,白洛神说了声,便朝着病房外走去。

  ……

  医院内的小花园。

  “你真不知我们两家的关系?”白洛神直视着陆铮问道。

  不得不说,白洛神的气场实在太强大了。哪怕是站在其对面,都有一股莫名的压力,让陆铮有种小学时面对教导主任的感觉。

  若是以前,陆铮在白洛神的注视下,恐怕都会忍不住低下头去。可就在感觉到这股压力时,小腹部的暖流再次运转了起来。

  白洛神带给他的压力,也全部瓦解。

  陆铮不由想到了在古玩店中的情景。

  “难道之前见到的……不是幻觉?我真的获得了先祖的传承?”陆铮心中暗暗想着。心念转动之间,先祖的记忆,再次出现在了陆铮脑海当中。

  陆铮不由心中大喜。

  果然,不是幻觉!

  白洛神盯着陆铮,已经皱起了眉头。

  站在两人不远处的美女秘书,看向陆铮的目光,如同在看一个奇葩。

  她跟随白洛神也有两年时间了。这还是她还是第一次见到,站在白洛神面前,还能走神的同龄异性。

  不是奇葩是什么?

  “你在想什么?”白洛神再次开口,声音变得越发清冷。

  陆铮这才回过神来,连忙道:“抱歉,我刚才在想你说的话。我并不记得,我们两家有什么交集。”

  “这么说,你也不知道我们之间有婚约了?”白洛神问道。

  “什么?婚约?!”陆铮陡然一惊,差点儿原地跳起来,“你确定没开玩笑?我们之间有婚约?我怎么不知道。”

  白洛神还是那副冷冰冰的表情,眼睛却变得锐利起来,直视着陆铮,在确定陆铮并不是装的后,才轻轻叹了口气:“看来你确实什么都不知道。”

  “我爸和你爸是大学室友,也是好朋友。甚至,我爸创业的起始资金,都是你爸资助的。那时我爸还一穷二白,你爸却早已赚取了第一桶金,积累了百万身家。”白洛神解释道。

  陆铮双眼大睁,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

  自己老爸竟然和白宏图是同学,而且还帮助过白宏图?

  别人或许不清楚,但陆铮却知道自己那位老爸,在外人眼中儒雅、大气,颇有儒商风范,骨子里却闷骚得很。

  有这么牛逼的过往,老爸竟然从没在自己面前吹嘘过?

  这不科学啊!

  “你母亲刚才说的没错,我们小时候确实见过。是在我们父母的同学聚会上。”白洛神继续道,“也正是那天,双方父母在同学的调侃下,为我们定下了婚约。现在,你懂了吧?”

  陆铮点了点头,继而又摇了摇头,下意识道:“不对啊!我记得你都毕业三年多了。也就是说,你至少比我大了三岁。我们双方的父母,怎么可能会同意?”

  陆铮确实搞不懂。

  对成年人来说,或许三岁的差距,看不出什么来。

  可对小孩子来说,尤其是那时候陆铮还记不清事。三岁的差距,看起来就已经很明显了。

  陆铮说完,突然意识到不好,貌似自己说错话了。

  果然,他一抬头,就见到白洛神的那张绝美的俏脸,此时看起来还是很美,但给陆铮的感觉似乎些发黑。

  “我和你同龄!只不过跳过几次级,这才比你早几年毕业。”白洛神冷冷道。

  陆铮这才想起白洛神可不止是富二代,还是一位超级学霸。

  恍然大悟的同时,也隐隐猜到了白洛神的来意。再联想到母亲刚才的叮嘱,陆铮脸色不由变得有些难看。

  白洛神这时候向他提起两人之间的婚约,自然不会是无的放矢。

  他可不会自恋的认为,白洛神是要嫁给他。那白洛神的目的,就只有一个了。

  想到这里,陆铮不由苦涩一笑,心中暗道:“难怪……”

  难怪母亲会说自己有帮得到白洛神的地方。

  母亲恐怕也早已猜出白洛神的来意,这才在他出门前郑重叮嘱。

  “我爸帮助过你家,在我家出事后,你们不帮忙也就算了,这时候竟然还来落井下石?”陆铮心中升起一股怒火。

  之前白洛神帮忙交上手术费的行为,此时细细想来,恐怕并非是白洛神看在两家的关系上才这么做的,而是其用来逼他同意退婚的筹码!

  白洛神清晰捕捉到了陆铮脸色的变化,却神色不变道:“看来,你已经猜出我来找你和此事有关。那我就直说好了。我这次来,是希望你能……”

  说到这里,白洛神顿了顿,直视着陆铮,语气郑重道:“和!我!结!婚!”

  陆铮虽然站在白洛神对面,心思却到了九霄云外,越想越怒。他心中认定白洛神是要说退婚的事,是以根本没听清白洛神说的是什么,便大声道:“好,我同意了!”

  话说出口,陆铮才意识到不对,猛然惊呼道:“什么?你说什么?!”

陆铮 有点方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只滨海呀点评:

用了两天的时间看完了《都市无上仙王》这本书,作者有点方的文笔很好,这不止是一个人的故事,里面的人物性格很鲜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经历,不同的故事和不同的家人,让他们相聚在一起,成为爱人,很好看!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