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都市情感 我既王

我既王

主角:沈秋 一根利群 作者:一根利群

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0-12-30 17:33:40

独家都市情感小说《我既王》由一根利群编写,主角沈秋 一根利群给大家带来不一样的感受:无双冷然道:“谁是徐晴?”被提及的徐晴一愣,傲然道:“你找我什么事?”无双冷冷一笑,将礼盒扔到了徐晴的面前,道:“我家少爷送给老爷子的贺礼,时隔几年,看诸位还认不认识!”徐晴满脸疑惑,她皱着眉头盯着那礼盒,心中隐约有种不详的预感。徐阳不悦道:“什么态度,既然是来送贺礼的,那就到外面排队,你们到底什么人?”无双沉声道:“你打开礼盒就知道了。”
展开全部

区区徐家,不过蝼蚁!-一根利群

现场引起轩然大波,众人朝沈秋投来异样的目光,一时间议论纷纷:“谁那么大的胆子,取老爷子狗命?”

“就是,看你长的人模狗样的,没想到说话那么猖狂!不知好歹的东西,你当你是天王老子啊?”

“敢在徐家门口说这话,小命不保咯!管家,还不快把这人给舌头给割掉?”

管家阿祥趾高气扬的瞪着沈秋,冷笑道:“小子,看来你是真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我给你道歉的机会,现在跪下来,朝着堂屋磕三个头,说不定我大人大量饶你一命,不然的话,我要你好看!”

无双嗤笑道:“让我家少爷磕头?你徐家还没那个资本,要动手,我奉陪到底!”

让一代龙魂下跪?试问天下,有几人能承受的住这一跪?

不说别的,哪怕是沈秋给他徐家跪下,那些老家伙们也不愿意啊,开着飞机坦克架着大炮也得给徐家夷为平地。

阿祥眯着眼睛盯着无双,舔了舔嘴唇,道:“好一个暴脾气的妞,是我喜欢的货色,想打是吧?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的能耐,来人!”

随着阿祥一声令下,暗处隐藏的几位徐家高手纷纷杀气腾腾的走出,转眼间到了阿祥的身后,阿祥挺直腰杆,大手一挥,发令道:“把这小兔崽子的舌头给我割下来,这小妞,绑了送到我房间,今晚可有的玩了!”

几位高手立马行动,围观的人也幸灾乐祸的望着这一幕,交头接耳的讨论着二人能在四位高手的面前坚持几分钟。

可是,当无双动手的一刹那,世界都归于死寂!

手起刀落,只不过半分钟的时间,这四位徐家顶尖的高手便倒在了血泊中。

血腥味弥漫开来,众人脸色发白的望着英姿飒爽的无双,心中惶惶不安。

巾帼不让须眉啊!这女人,身手竟如此的可怕!

一切尽在电光火石间,这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对手,徐家的这几位高手在无双的面前犹如小虾米似的,还不够塞牙缝呢?

怪不得这青年从始至终都如此的淡定,因为人家早就料定了徐家的人不是对手。

望着四个苟延残喘的徐家高手,阿祥目瞪口呆,无双踏着皮靴一步步的走到了他的面前,冷然道:“敢侮辱我家少爷,罪该万死,我先把你的舌头给割了!”

“饶...饶命啊!”

“啊!”

随着一道惊天的惨叫声,阿祥满嘴鲜血....

地上,更是有一块红色具有弹性的物体在地上滚动着,牵动了现场所有人的心,都陷入了巨大的恐慌中...

与此同时, 堂屋内,徐家的众人正谈笑风生。

“姐夫,自从您和我姐结婚后,徐家集团的生意是风生水起,还好我姐当年没嫁给孙岳那废物!”

徐晴的弟弟徐阳满脸堆着笑容,朝一个油光满面的男人谄媚道。

李海淡淡笑了笑:“今天老爷子大寿,提那窝囊废干什么。”

“就是。”李海身边坐着的一位妩媚的女子,嗔怒道:“孙岳那窝囊废以为当几年兵我就能看上他,呵呵,一个残疾人,还拿着二等功给我炫耀?真是可笑,我要那二等功有何用?”

这妖娆的女人,便是徐晴,而口中所说的孙岳,则是孤狼!

当年孤狼不光替沈秋挡下那颗子弹,在后续的逃亡中,更是被敌人击中了双腿,落下了终身残疾。

二等功,只有为国家做过重大贡献的人才配拥有,孤狼当之无愧!

他是所有将士心中的战神,是国家的骄傲,可到了徐晴眼里,只不过是滑稽之谈。

外面忽然传来一道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在场的人眉头一皱:“怎么回事?”

徐阳好奇道:“我出去看看。”

徐阳正欲起身,堂屋的门便被推开了,沈秋和无双神情淡然的走了进来。

李海看见无双,顿时眼前一亮,这黑色皮衣勾勒着的完美曲线,让李海心跳加快,他主动道:“二位是?”

无双冷然道:“谁是徐晴?”

被提及的徐晴一愣,傲然道:“你找我什么事?”

无双冷冷一笑,将礼盒扔到了徐晴的面前,道:“我家少爷送给老爷子的贺礼,时隔几年,看诸位还认不认识!”

徐晴满脸疑惑,她皱着眉头盯着那礼盒,心中隐约有种不详的预感。

徐阳不悦道:“什么态度,既然是来送贺礼的,那就到外面排队,你们到底什么人?”

无双沉声道:“你打开礼盒就知道了。”

徐阳嗤笑道:“行,要是这贺礼不满意,我要了你家少爷的狗命!”

说完这话,徐阳从地上捡起礼盒,一只手端着,另一只手打开了盖子,一刹那,那血淋淋的手臂映入眼前,徐阳瞳孔一缩,尖叫一声手也下意识的将礼盒一扔,那手臂砸在了餐桌上,这下,所有人都看清了。

当徐晴看清手腕处的白玉手镯时,不由大惊失色,这手镯她怎能不清楚,当时她花重金请来的杀手刺杀孙岳,结果那杀手对钱不感兴趣,偏偏看上了爷爷最爱的白玉手镯,爷爷为了成就大业,只能忍痛割爱。

没想到四年过去了,这手镯竟以这种方式重新回到了徐家...

“你到底什么人?!”徐晴脸色苍白道。

沈秋缓缓抬起头,眼中似有星河运转,浩瀚而深邃,片刻,他发出了毋容置疑的声音:“现在,我问你的话,你必须如实的交代!”

“孙岳是不是你找人暗杀的?”

徐晴勃然大怒:“我问你是谁!这手镯你是怎么得来的?”

沈秋摇摇头:“回答我。”

徐晴震怒道:“是我找人杀的又怎么样?不过是一个窝囊废罢了!死就死了,有什么值得可怜的,要不是我徐家帮他家里经营企业,他孙家早就破产了,而这孙岳竟然狼心狗肺,我问他要一半的股份他都不愿给我,还信誓旦旦的说爱我。”

“我说他没男子气概,他跑去当兵,我以为好歹也能混个一官半职,结果落下个终身残疾,废物就是废物,还三天两头拿着二等功的奖章在我面前炫耀,二等功有什么用?能当饭吃当钱花吗?听说是给他兄弟挡枪才受伤的,真是可笑!什么年代了,还讲究什么狗屁兄弟情义呢?”

“可笑?”沈秋眼神中蕴含着滔天的怒火:“你可知,他挡枪的那位兄弟是谁吗?”

徐晴一愣,打量着沈秋,道:“莫非是你?”

沈秋云淡风轻道:“当年孤狼告诉我,说所有孙家的财产,都为作为新婚大礼送给你,你却为了区区一半的股份害他性命,你才是真正的罪该万死!”

徐晴愠怒道:“装神弄鬼,你到底是谁?敢闯我徐家,还真不把我们放在眼里!”

无双冷冷笑道:“区区徐家,不过蝼蚁,若少爷发令,再来一百个徐家,也能夷为平地!”

这时,一道怒喝传来:“是那个鼠辈在此狂言?”

一行徐家的人听到这话,纷纷眼前一亮,大家都知道,徐老爷子过来了!

这下,众人不免像沈秋二人投向幸灾乐祸的眼神,徐老爷子出马,这二人绝对没有好下场!

片刻,一位不怒自威的老者,从屏风后拄着拐杖缓缓而来....

两百口棺材!-一根利群

看到徐泰和,沈秋嘴角抿着笑意:“徐老爷子,好久不见啊,看你这骨瘦如柴的身子,时日不多了吧?”

徐阳闻言,指着沈秋怒道:“你怎么说话呢?”

徐泰和微微抬手,阻止了徐阳,他盯着沈秋,淡淡道:“我还以为是谁,原来是沈家的小子,去当了几年兵,就敢欺负到我们徐家的头上了?”

“沈家的小子?是那个五年前就破产了的沈家吗?不是早就销声匿迹了吗。”

“哎,真是作死啊,敢来徐家闹事,这是要断了沈家的后?”

“笑话,闹了半天,原来就是个沈家的臭小子,沈秋,若是当年,说不定你还有资本和老爷子叫板,现在你沈家都没了,你有什么资格?”

沈秋目光平静,当年东阳市如日中天的沈家一夜之间被合伙人所坑导致破产,父母也离奇的失踪,心灰意冷的沈秋为了躲避现实,便和孙岳一同入伍...

这五年来,沈秋利用权利也曾想寻找过父母的消息,但始终杳无音信,像是人间蒸发了一般。

沈秋淡然道:“是你闺女做事太过,我兄弟孙岳死的憋屈,这桌子上的白玉手镯,我没记错的话是当年老爷子的最爱吧?莫非,是老爷子出谋划策陷害孙岳?当年我怎么记得...是老爷子同意的婚事?”

徐泰和冷漠道:“原来是为了孙岳而来,沈秋,这里也没外人,我也不想骗你,我不想让我的孙女嫁给一个残疾人,他不顾一切的跟你去当兵,最后也没混个什么官职?若我孙女嫁给了她,那一辈子岂不是浪费了?”

“所以...”沈秋目光凌厉,攥紧了拳头:“所以你就要找杀手暗杀他?徐泰和,你好狠的心啊!”

徐泰和大笑道:“哈哈!我也是无奈,我告诉了他远离我孙女,可他偏偏不听,既然如此的话,我只能让他带着对我孙女的爱去死!”

这时,忍无可忍的无双爆发道:“欺人太甚!当年明明是你孙女与人偷情被孤狼抓到,你徐家为了掩盖丑闻,便派人暗杀!真以为这事能瞒天过海是吧?”

徐晴大惊失色,怒道:“胡说八道!我和李海是光明正大的恋爱。”

徐晴心慌意乱,她没想到,这事竟然至今都还有人知道,当初被孙岳在酒店被抓奸后,其实他并没有想报复,甚至觉得徐晴做的没错,毕竟自己只是一个残疾人,配不上徐晴。

可心怀鬼胎的徐晴生怕孙岳报复,便和徐泰和商量了下此事,二人下定决心,斩草除根,以绝后患。

这么不光彩的事被提出来,徐泰和也有些愠怒了,他大喝一声:“阿祥!给我出来!怎么什么人都能放进来!”

堂屋的门再次被推开,满嘴鲜血的阿祥走了进来,他脸色狰狞,眼神痛苦无比,徐泰和见状不由一愣,勃然大怒道:“沈秋,这是你做的好事?”

无双淡淡道:“他敢侮辱我家少爷,割掉舌头已经算是对他的仁慈!”

侮辱龙魂,罪该万死!若这里是战场,那无双无需多嘴,手起刀落的功夫,所有人都要成为亡魂!

“放肆!”徐泰和怒不可遏的瞪着沈秋:“好你个沈秋,当了几年兵以为自己翅膀硬了了是吧?敢伤我徐家的人,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几分能耐!魏凌,现身!”

随着徐泰和的怒喝,一道黑色的身影赫然冲入了堂屋内,只见,一个身着黑色长袍的中年人冷酷的站在了徐泰和的身边,眼中有睥睨天下的神采。

此人,便是魏凌,是徐家的供奉杀手,这些年来,不知为徐家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但凡是得罪徐家的,都会悄然无声的死掉。

徐家众人见到魏凌的一刹那,惶恐的心安定下来,纷纷冷笑道:“沈秋!你以为你很能打?在魏凌面前,你就是个酒囊饭袋的废物!”

“真以为当两年兵就天下无敌了?你将会步入你父亲的后尘!哦不,你比你父亲还要惨。”

“你爹好歹是失踪,而你,却要尸骨无存!”

看的出来,魏凌在徐家还是很有地位的,一行人看待他的目光充满了敬畏,甚至就连徐泰和,都好声好气的对他道:“魏凌,解决这两个人。”

魏凌伸出一根手指,淡淡道:“老爷子,一百万,没问题吧?”

“一百万...”徐泰和皱着眉头,这魏凌真是狮子大开口,平常杀个人都十几万的,但没办法,徐家的这几个人都不行,想要对付沈秋的话,也只能依靠魏凌。

想到这里,徐泰和一咬牙,道:“没问题!敢破坏我的寿宴,我要这两个人死!”

魏凌闻言,嘴角浮着一抹笑意,朝沈秋二人一步步走来:“你们要想活命的话,就给我二百万,我饶你们不死。”

徐泰和有些愤怒,这魏凌,如意算盘打的可真好,沈秋要是能给,那他什么都不用做就赚了二百万,相当于空手套白狼,聪明啊!

“魏凌,一个臭当兵的,身上能拿出来二百块就了不得了,还想要两百万?”李海提醒道。

魏凌撇撇嘴:“说的也是,那只能抱歉了,二位的性命,我收下了!”

魏凌眼神轻挑,丝毫没将无双放在眼里。

魏凌的速度十分的快,转眼间冲到了无双的面前,紧跟着,他匕首刺向了无双的心口。

杀手便是如此,从不浪费时间,追求一击致命!

可是,无双不过微微侧身,便躲开了魏凌的攻击,而后一掌轰然而至,打在了魏凌的后背。

刹那,魏凌犹如泄了气的气球,身体倒飞出去,砸在了餐桌上。

餐桌四分五裂,浑身饭菜的魏凌眼神惊恐,他从这一击中察觉到了危险!

这一击,他似曾相识!

无双平静的望着魏凌,漠然道:“魏凌,你可真丢杀手的脸啊!我现在给你二百万,你敢要吗?”

“你!”魏凌瞳孔骤然一缩,像是回忆起了巨大的恐怖,他颤抖着声音惊骇道:“你...你是无双!”

无双!杀手界的传奇人物!据说,是北疆龙魂手下的得力干将!

两年前,一次偶然,魏凌见到了这位传奇,但也不过匆匆一眼,没想到两年后,能再次遇见!

还和对方发生了冲突!

那一刻,魏凌想死的心都有了,但更令他感到绝望的是...

若真是无双,那她身边的这位是?!

龙...

魏凌不敢多想,他头晕目眩,脸色苍白,身体更在剧烈的颤抖着。

“魏凌!”徐泰和不悦道:“刚刚我已经让人把一百万打到了你的账户上,你可不能食言啊!”

“他娘的!”魏凌起身,一巴掌抽在了徐泰和的脸上:“我爱钱,但我更爱命!”

在所有目呲欲裂的眼神下,魏凌噗通一声跪在了无双的面前,恐惧无比道:“还请无双赎罪!魏凌眼拙,没能认出无双和龙...”

“咳咳!”无双打断了他,转眼朝沈秋道:“少爷,这魏凌该怎么处置?”

魏凌哭声哀求道:“少爷,对不起,您大人大量饶了我吧!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我不知道是您啊!要早知道,别说给我一百万了,给我一百个亿我也不敢得罪您啊!”

徐家的人目瞪口呆的望着魏凌,在徐家众人心中,魏凌是高高在上的,尽管是拿钱做事,那也要看他的心情,所以,徐家一直以来都把魏凌奉为上宾,可没想到,这位不可一世的魏凌,竟然朝一个臭当兵的下跪道歉?还直言再多的钱也不敢得罪他?

这到底什么情况?

沈秋目光平静:“让他滚吧!不过,这些年在徐家身上得到的钱,全部都给捐了,然后去自首,不过分吧?”

这话不由让徐家的人感到可笑,让魏凌自首?那不是白日做梦吗?

李海站出来嗤笑道:“沈秋是吧?虽然我不知道魏凌害怕你什么,但你别得寸进尺,狗急了还跳墙呢,魏凌刚才只是大意,他若真的发怒,你俩都吃不了兜着走!”

“你给我闭嘴!”魏凌爆吼,这李海是典型的看热闹不嫌事大,别说自首了,哪怕是现在让他自断一臂,哦不,自断双臂,再搭上两条腿,他都愿意!

不死已经是龙魂的大恩大德了,魏凌不敢奢求别的,他道:“不过分,一点都不过分!我绝对会按照您要求的做!”

沈秋轻轻挥手:“滚吧!”

无双冷然道:“听到没?我家少爷让你滚了,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魏凌如获大赦,连滚带爬的离开了堂屋,眨眼睛的功夫,人便消失不见了。

徐家的众人瞠目结舌,而沈秋,则淡然道:“今日来,我有两件事,第一件事,是祝徐老爷子早日入土,早死早超生。”

“第二件事,七日后,我希望看到你们徐家的所有人,都跪在我兄弟孙岳的墓前忏悔!”

“若七天内你们徐家不服,明的暗的统统都可以用在我身上,我沈秋奉陪到底!”

“好了,时间不早,我也该回去了,祝今日老爷子寿宴顺利举行。”

“无双,我们走!”

沈秋带着无双转身就要离开徐家,正当要踏出门槛的时候,徐泰和在身后语气冰冷道:“若我徐家不去,你能奈我何?”

沈秋淡然一笑:“很简单!若不去,那我将为你们徐家上上下下两百人准备好棺材,给我兄弟,陪葬!”

沈秋 一根利群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芳洲小娘子点评:

这么说吧 此书《我既王》简单不做作,浅显易懂。情节紧凑,语句严谨。 老书虫觉得此文写的不错(*๓´╰╯`๓) 顺便说一下,一根利群大大,能不能更多点!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