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都市情感 爷,上门女婿

爷,上门女婿

作者:兽医

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1-01-06 17:30:23

独家都市情感小说《爷,上门女婿》由兽医编写,给大家带来不一样的感受:看到青山窝囊的样子,刘庆祝更得意了,“这样吧,伸手不打送礼人,我也不为难你。” “像你这种手脚不干净的人,留在李家就是污点,你明天去和薇儿把离婚证领了。” “你放心,就算不成吃软饭,我也会让你来我公司看大门。” 李有为呵呵笑着,和蔼说道,“你这孩子就是心善,对一个废物都这么仁义,如果与一天薇儿跟了你,我是一百个放心。” 眼看着吃饭成了订婚宴,所有人的人都开始道贺,希望以后能和刘庆祝交好。
展开全部

14-真金淬火,图穷匕见

  “我家没有你这样的废物,呸,真会给我丢人!”

  李有为怒火万丈,拿起青山送的金佛摔在地上,“吃了三年的软饭,今天就是你的之后一顿了,拿着你的铁疙瘩滚出去,明天去和我女儿离婚!”

  “爸,你……”

  李薇儿正要劝阻,李有为这会儿正在气头上,“如果你还认我这个爸,就和张青山离婚,改嫁给刘庆祝!”

  “薇儿,别生气,一个废物而已,先让他滚出去就是了,免得打搅了李叔叔的雅兴。”刘庆祝跟着扇阴风点鬼火的说道。

  就在这时,门外走进来一个穿着唐装,扎辫子,拄着龙头拐杖,精神抖擞的老叟。

  在老叟的身后,还跟着两个侍女,一个负责端酒,另一个则拿着白毛巾的托盘。

  能够在金龙酒店有这等阵仗的,就只有酒店主人金鹏了!

  金鹏原本是来敬酒的,看到地上摔落的金佛,下意识的捡起来,抚摸了两下之后,啧啧称叹说道,“真是精美的艺术品,看着材质应该是足金的,还有叶舍佛寺的落款,大师之作啊!”

  此话一出,所有人的懵逼了。

  金鹏不仅是富豪,而且是远近闻名的收藏家。

  如果说金鹏一眼看中了这个金佛,那也就是说……

  所有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落在了刘庆祝的脸上,像是在质疑。

  刘庆祝也有些慌了,他花钱买高仿,没想到真碰见了正主,只好硬着头皮说道,“金董,您大概看错了吧,我这件才是真的,他的是赝品!”

  李有为也跟着帮腔说道,“您再仔细看看,会不会弄错了?”

  接过来那个色泽黯淡的金佛,金鹏冷哼了一声,直接举起来重重的摔在大理石地板上。

  咔嚓一声,金佛碎裂,露出里面的漆皮,还有掺杂着各种化学原料的金属残渣。

  “呵,如果要造假,至少要弄快铁,像豆腐渣一样一摔就碎像什么话!”

  顿时,震惊四座!

  刘庆祝的脸色顿时涨红像猪肝,他的脸面在众人面前丢尽了。

  尤其是李雪儿,在看到佛像造假以后,看向他的眼神中尽是鄙夷!

  那些嘲讽青山的人们,一时间神色复杂,低头不语。

  金鹏似笑非笑的端起酒杯,“李有为,我看在一位老朋友的面子上,敬你一杯。”

  作为资产过亿元的一流财阀董事长,在场没有人敢不给金鹏面子。

  李有为吓得赶忙端起酒杯一饮而尽,生怕得罪了金鹏。

  喝下酒以后,金鹏用意味深长的眼神看着李有为,“我这次来,第一是向你敬酒,第二是警告你一句话。”

  “为人处事,不能目光过于短浅,只顾着眼前的利益,有些不起眼的人或事,才是至关重要的。”

  话说到这里,青山心中咯噔了一下,心想这金鹏不会把自己的底细暴露出来吧!

  如果真的漏了底,让张家知道自己违反了合同,不仅会被收回原有的一切,甚至还有可能被终身软禁!

  还好,金鹏不经意间,向青山微点了点头,示意他安心。

  李有为没听懂话里的意思,只好小心翼翼的询问,“是我愚钝,还请您老明示。”

  “我不能透露太多,但提醒你一点,我为你们升顶级包厢,绝对和刘家的小子一点关系也没有,他们没那么大面子!”

  说完,金鹏拂袖离去,深藏功与名。

  李有为扫视过周围的朋友,他们虽然有些地位,但是想要让金鹏卖面子,还远远不够。

  最终,李有为直接忽略掉金佛的事,向刘庆祝询问道,“贤侄,既然不是你定的包厢,那会是谁有这么大面子呢?”

  “说不定……是哪位不显山露水的老朋友呢。”刘庆祝尴尬的回道。

  眼看着两人的关系有些微妙,李有为赶忙笑呵呵的说道,“贤侄不用介意,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不管真货还是假货,价值八十八万的心意,叔叔收到了。”

  不管真货假货,刘庆祝手握五千万投资款是真的。

  所有的亲戚朋友都在打圆场,“小刘毕竟年轻,有这份心意,已经很不错了。”

  “是啊,东西不在贵,而在于真诚。就比如有些人八十八万拿到的金佛,还不知道从哪里弄的呢,该不会是偷的吧!”

  “我听说有便宜的古董摊位上,会摆放从坟墓里头挖出来的东西,价格便宜,运气好就能捡到真金!”

  “我也听说过,听说那玩意儿佩戴在身上会折寿!”

  话越传越邪乎,青山也懒得辩解,反正李有为看自己不爽,怎么都有理由。

  反倒是李薇儿受不了,“爸,不管怎么样,青山给咱家扫地洗衣做饭三年,任劳任怨,没抱怨过一句话,你这样针对他,还讲良心吗!?”

  “和一个废物,我讲个屁的良心!”

  李有为冷着脸说道,“刚才的事还没完呢,张青山我问你,你拿着一千块钱,是怎么买来八十八万的金佛!?”

  青山一时与愕,他不能暴露自己和张氏家族的关系,只好敷衍说道,“朋友送的。”

  “就凭你这废物,能认识送你八十八万的朋友?怎么没人送我一个呢!”刘庆祝冷嘲热讽说道。

  “我看这张青山居心不良啊,拿盗墓出土的东西当生日礼物,摆明着是在害人!”

  “李老弟,你以后可要小心,有这种小辈,其心可诛啊!”

  “哎,话不能这么说,也可能是偷来的呢。”有人讥笑说道。

  话越说越难听,青山却一脸平静,像没事人一样,沉默的坐在桌子上。

  李薇儿有些急了,“如果你是清白的,你倒是说给我们听啊!”

  青山沉声回应道,“我身正不怕影子斜,随你们怎么认为。”

  “狗屁的身正不怕影子斜。”李有为忍不住呵斥道,“你一个废物,没钱没势,凭什么能拿来八十八万的礼物!”

  “如果你不解释清楚,我就报警,让你和警察解释去!”

  被逼到这个份上,青山还是不为所动。

  看到青山窝囊的样子,刘庆祝更得意了,“这样吧,伸手不打送礼人,我也不为难你。”

  “像你这种手脚不干净的人,留在李家就是污点,你明天去和薇儿把离婚证领了。”

  “你放心,就算不成吃软饭,我也会让你来我公司看大门。”

  李有为呵呵笑着,和蔼说道,“你这孩子就是心善,对一个废物都这么仁义,如果与一天薇儿跟了你,我是一百个放心。”

  眼看着吃饭成了订婚宴,所有人的人都开始道贺,希望以后能和刘庆祝交好。

  唯独青山,被当成落水狗,遗忘在角落里。

  可即使如此,青山仍然不为所动。

  终于,李薇儿再也控制不住怒火,倒了满满一杯酒,走到了青山身前,顺着他的脑袋全部浇下去。

  可是……青山依然安静的坐着。

  “张青山,你真窝囊到这种程度了吗!”李薇儿带着哭腔吼道,“哪怕你不丢人,我都觉得丢人,你作为男人的血性呢!”

  “还口口声声说,一个月要帮我胜过李中原,你算什么东西?你就是个垃圾,缩头乌龟!”

  “如果你但凡是个男人,就反抗啊!告诉我们,你哪里来的钱买的金佛?”

  别人的辱骂对青山来说,就是恶狗狂吠而已,但是看到李薇儿伤心流泪,青山也不是滋味。

  一瞬间,青山甚至想把心一横,将真实身份说出来。

  可随之带来的后果,就是青山永远被家族软禁,再无出头之日!

  看到青山神情挣扎,李薇儿抱着最后一丝希望,苦苦追问道,“你告诉我,其实你不是废物,你打败李中原不是巧合!”

  “我在风畅公司的生意,其实是你暗中帮忙,金佛也是你买来的,对不对?”

15-窝囊废物,沉默英雄

  在众目睽睽之下,青山摇了摇头,低声说,“对不起。”

  在众人讥讽的眼神中,李薇儿彻底死心,再也不对青山抱有任何希望。

  就在这时,李薇儿的手机响起,是奶奶打来的。

  电话拨通,那头传来吴金凤严厉的声音,“公司出现严重危机,所有人立即在公司门口集合!”

  与此同时,所有的李家人手机上,都收到了集合的提示短信。

  短信中提示——李家出现破产危机,放下手中一切事物,立即集合!

  所有人匆忙赶车的时候,刘庆祝笑着说道,“李叔叔,现在这个点也打不到车子了,我送你们吧。如果李家真遇到大危机,动用我的人脉,说不定能帮上忙。”

  “那就多谢小刘了。”

  李有为拽着李薇儿,上了刘庆祝的车子。

  青山也想跟着上车,却被李有为喝骂道,“你这个废物上来干什么!”

  “我也是李家人,一个外人都能去,凭什么我不能?”青山不服气的质问道。

  “你上来吧。”李薇儿叹了口气,给青山腾出位置。

  青山钻上车子,关上门,可是李薇儿又说道,“回去以后,你收拾东西搬出去住,我会立即和你办理离婚手续。”

  好容易听到李薇儿的这句话,刘庆祝兴奋得要跳起来,哈哈大笑着说,“废物,珍惜机会吧,这是你最后一次坐宝马这种豪车了!”

  “估计离开薇儿以后,像你这种废物,只能骑着共享单车送外卖!”

  对于侮辱,青山只想冷笑。

  估计现在刘庆祝还不知道,风畅公司已经开始吞并整个珠州的计划,刘庆祝的公司破产,只是早晚的事!

  ……

  晌午公司正大门,挂上一个横幅——龙都张家,前来挑战!

  媒体记者已经把门口堵死了,长枪大炮的摄影机,还不断有记者在现场跟踪报道。

  大门下,是用木头搭建,十平方的擂台。

  擂台上站着一个身穿灰色风衣,二十来岁,邪里邪气的年轻男人。

  年轻人拿着话筒,朝风畅公司喊道,“里面的人都听着,我是龙都张家的人,特地来珠州开分公司,所以一切本土公司,从今日起,全部倒闭!”

  “如果你们不服,就从擂台上把我打下去!如果我张轩逸输了,就当场鞠躬道歉,并奉送千万现金!”

  “但如果连上台挑战的勇气都没有,趁早关门大吉!”

  说着,张轩逸将一张金灿灿的银行卡拿出来,在众人面前亮了一圈。

  张轩逸堵在门口叫板,可是风畅公司的人都躲在门里头,谁也不敢出来。

  吴金凤看着李家的五十几号人,气得老脸涨红,用拐杖敲击地板,“你们上武校,锻炼用的药材,都是李家提供的,现在就没有人敢上去迎战!?”

  有小辈委屈的说道,“那可是龙都张家,古武界的老祖宗,我们上去就是送死的!”

  “是啊奶奶,我们根本不是那个人的对手。”

  “要不然把公司关了,我们去别的城市发展吧!”

  听着这些小辈的言论,吴金凤差点没气得当场去世,咬着牙询问说道,“李中原和李薇儿怎么还没来!?”

  “李中原说正在从医院赶来,李薇儿已经在路上。”

  说话间,前边的宝马车上,李中原被两个保镖前呼后拥,从车上走下来。

  只不过……李中原的形象有点惨。

  一个保镖搀扶着李中原的胳膊,另一个保镖替他举着吊瓶,李中原右脚打着石膏,一瘸一拐的走上前来。

  看到李金凤,李中原挤了两下眼,总算调出一滴泪来,“奶奶,我来晚了。”

  看到李中原,怒容满面的吴金凤,顿时变得和蔼可亲,关切的询问,“孙儿,你这是怎么弄的?”

  “前日我练武太过刻苦,一一人之力,对战十个顶级武术教练,因为要精益求精,模拟最真实的战斗状态,所以都是下死手。”

  “我虽然将他们全部击败,但场上只有我一个人站着的时候,我才发现,自己的腿骨断了!”

  李中原说得慷慨激昂,吴金凤不由得眼角泛起泪花,“我的好孩子,真是委屈你了。”

  “为了家族,多大的委屈我都能忍受,只可惜今天不能迎战!”李中原捶胸顿足状说道,“你有这份心,奶奶就知足了……”

  把老太太哄得一愣一愣的,李中原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他其实根本没受伤,在听说龙都张家的人上门砸场子,吴金凤着急家族人手应对的时候,李中原这才灵机一动,装作是受伤的样子。

  开玩笑,这些年李中原在国外吃喝嫖赌,武学一塌糊涂,他可不敢在老太太面前露怯。

  ……

  车子从后门驶入公司,李薇儿在路上已经了解过情况,便直接到了吴金凤身前,“奶奶,作为风畅的总经理,我愿意出门迎战!”

  “你?”

  吴金凤用审视的眼神看着李薇儿,将信将疑的问,“你能打得过么?”

  看到擂台上,张轩逸一举一动间,尽显灵动脱俗,李薇儿也心里打鼓,“我……我只能全力以赴!”

  “既然没有必胜的决心,你一个女人家捣什么乱!”

  吴金凤呵斥说道,“再者说,你现在是尚武集团的总经理,如果你输了,岂不是丢了整个家族的人!”

  见到李薇儿抢风头,那些不敢上的小辈话语开始发酸。

  “就是,你打不过上去丢什么人?这不是添乱么!”

  “愣头青的往上冲,我们也会,打不过都是白搭,真是胸大无脑的玩意儿。”

  “我看她当我们李家的总经理,李家早晚要玩!”

  议论声中,李薇儿眼圈泛红,贝齿紧咬说不出话来。

  ……

  在下车看到张轩逸的瞬间,青山就脸色阴沉的低下头。

  没有想到,张家的爪牙伸得如此之快!

  这个张轩逸是弟弟张继祖的手下,实力属于世俗高手的顶尖,比李薇儿强了不止一个档次!

  现在的青山,实力只回复了百分之三,哪怕亲自动手,也不一定能打得过。

  更何况,青山要保存实力,绝对不能和张家人起正面冲突!

  无奈,青山走上前劝说道,“老婆,你不要冲动,这个家伙很强的。”

  “你给我闭嘴!”李薇儿怒骂道,“你这个废物,自己手无缚鸡之力,还有脸管我!?”

  “我……”青山一时语愕。

  眼看着众人沉默到尴尬,刘庆祝心想,这正是讨好李薇儿的大好机会,于是提议说道,“我倒认识两个武学高手,可以让他们过来尝试一下。”

  “这……不妥当吧。”

  吴金凤犹豫说道,“对方要挑战的是我们李家人,外人帮忙恐怕不合适。”  为了在老太太面前表现,一向窝囊的李有为也走上前,笑着说道,“妈,这可不是外人,小刘追求我家薇儿有一段日子了,他当了我们李家的女婿,不就成了自己人么。”

  吴金凤看了杵在一旁的青峰一眼,将信将疑的问,“真有这么回事?”

  “那是当然!”李有为赶忙说道,“回去以后,薇儿就和那个废物离婚!小刘成为我们李家人,只是早晚的事。”

  吴金凤知道刘庆祝的身份,终于欣慰的朝着李中原一笑,“这次算你有功,等事情办好了,就分你一份家族的生意。”

  “谢谢妈,我一定好好做!”李有为感激涕零的说道。

  窝囊了半辈子,这次靠着未来的女婿扬眉吐气,李有为容光焕发,在看向青山的时候,更是厌恶。

  如果不是这个废物,我李有为早就成了家族骨干,早就该让薇儿和他离婚!

小说《爷,上门女婿》 第14章 真金淬火,图穷匕见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只陶宁呀点评:

《爷,上门女婿》这本书虽然只更了三十多章,但挺好看,希望作者兽医继续加油努力更新。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