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都市情感 我就是长生不老

我就是长生不老

作者:东厂校尉

分类:都市情感

时间:2021-02-08 09:56:23

东厂校尉给大家带来的《我就是长生不老》讲述了:就在这时,有人指着河面大叫起来。 桥上围观的人纷纷惊呼起来。 “真的没死,命大啊!” “快看,他游过去了,小兄弟是要救人啊!” “加油!加油!” 桥上的人群纷纷大叫起来,沈墨菲更是喜极而泣。 然而还没等她庆幸,河中的黑色轿车已经沉了下去。 紧跟着陈寿也被一个浪花淹没。 前一段时,西都地区连续强降雨,洪讯还没过,渭河水流湍急,别说人了,车下去几秒钟都没了!
展开全部

我就是长生不老第4章试读

  如果有外人看到,此时怕是会引起一阵阵轰动。

  闻着味儿的狗仔队顷刻间便能将这里挤得水泄不通。

  但任外界想破脑袋,也没人会知道沈墨菲竟然已经结了婚。

  更令人难以置信的是,她的老公竟然是一个生意失败,没有任何背景,甚至欠债上百万、名不经传的小屌丝。

  二人无论身价,才华,背景,甚至气质都有着天差地别。

  说句不好听的,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都有些侮辱牛粪。

  然而生活总是充满戏剧性,在外人看起来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却真实发生了。

  沈墨菲需要一个挡箭牌应对家族逼迫式的联姻。

  而偶然在酒吧替自己解围,看起来平凡老实的陈寿成了她的首选目标。

  一个需要挡箭牌,另一个需要钱,两人一拍即合,闪电般地领了证。

  “这就是你说的老宅?给你姐住这种发霉的地方,陈寿,你还真对得起你姐的含辛茹苦。”

  沈墨菲一进来就挖苦,言语间一如往常般地嘲讽。

  不过她还是拿出几袋包好的中草药,一边说一边往里走。

  “给你姐买的补品,燕京同仁堂的。”

  陈寿神色复杂:“不用了,我姐病情已经稳定了,医生也说不用手术了,另外,这是你的三十万,还给你。”

  陈寿拿出一张银行卡,“那天你来医院了吧?”

  “临时有事,所以提前走了!”沈墨菲一脸高高在上:“你是我养的男人,给你钱你就拿着,反正你在我这拿的还少吗?”

  “男人要面子没什么,但你也要看看你还有资格要面子吗?”

  “你若是有本事有骨气当初也不会答应我的要求入赘沈家了!”

  她语气有些轻蔑,陈寿虽然是她选的,但也是情急之下无奈选的。

  年纪轻轻欠债上百万,女朋友跟人跑了,在酒吧买醉自暴自弃要死要活。

  还有比他更失败的么?

  不过当初自己同样也是走投无路,又在酒吧被人调戏。陈寿酒壮怂人胆,救了她。

  结果却是阴差阳错,两个同样走投无路的人撞在了一起。

  沈墨菲的话很打击人,陈寿却没半点失落,反而露出一丝笑意。

  原本的他自尊心很强,因为欠了沈墨菲太多,所以才不愿去麻烦她,而是选择一个人跑去地下赌场碰运气。

  但是现在……

  “笑,你还笑?”沈墨菲哼了一声,“还不把东西拿进去!”

  陈寿接过东西,心里五味陈杂。

  他意识苏醒,道骨归位,自然也认出了沈墨菲。

  太像了!不,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她是当年红遍上海滩十里洋场,让无数富商贵胄为之折腰的名媛花旦许墨!

  也是因为她,陈寿心灰意冷最终选择入终南山兵解沉睡。

  八十一年过去,我记得她,她却不记得我了……

  陈寿神情黯然,将东西拿进屋子。

  陈瑛看到沈墨菲顿时满脸笑容:“墨菲来了?”

  沈墨菲换了一副笑脸,热情地拉着陈瑛的手:“瑛姐,我来看看你。你这里太破旧了,不然我给你在城里找栋房子吧?”

  “不用不用,这里挺好,我们实在不好意思麻烦你了。”

  陈瑛有些局促,沈墨菲是大明星。

  但是他们只是普通人家,按道理,陈寿是无论如何也配不上的。

  陈瑛自尊心强,一直都有些自惭形秽。

  沈墨菲笑了笑,知道陈瑛的想法,也没有坚持。

  “那瑛姐,我找陈寿回去有点事,有时间再来看你。”沈墨菲说道。

  “好好,你们忙。”陈瑛连连点头。

  “上车。”

  两人出了门外,沈墨菲又换上了冰冷女神范。

  她对陈瑛客气是出于礼貌,但对陈寿就没好脸了。

  “嗡—”

  陈寿还没坐稳,沈墨菲就一脚踩在了油门上。

  陈寿身体止不住一晃,手下意识的按在了沈墨菲的大腿上。

  柔嫩,光滑。

  只是,有点冷。

  陈寿眉头皱起,目光上抬,脸色瞬间冰冷。

  “陈!寿!!”

  沈墨菲看到陈寿摸着自己不放,俏脸拉了下来。

  这个混蛋,不仅一无是处,还是个色狼!

  陈寿连忙挪开手掌,目光却盯着沈墨菲的头顶。

  “墨菲,这几天你去哪了?”

  “听我说,你印堂发黑,阴煞入体,恐有血光之灾,必须立刻去化解!”

  陈寿精通阴阳五行,沈墨菲这次出差恐怕惹上了阴邪之物。

  沈墨菲斜睨陈寿一眼,冷笑道:“陈寿,你胡说些什么?几天不见你还会给人看相了?”

  “你脖子上的东西戴了多久了,头顶一团黑,你自己不知道吗?”陈寿有些急了。

  “闭嘴!”

  “你才头顶一团黑,你才有血光之灾!”

  沈墨菲有些生气:“你再胡说八道就给我滚下去!”

  “什么都不懂就别在这乱说,你以为自己是谁,还能给人算命?”

  “我不过是让雨菲帮我请了位小宝,难道雨菲会害我?”

  雨菲不仅是沈墨菲的亲堂妹,还是她的经纪人,两人关系极好。

  陈寿顿时不说话了。

  看到陈寿沉默,沈墨菲更加生气。

  这个男人不仅无能还懦弱地毫无尊严,简直一无是处!

  而且,他是怎么知道自己带了阴牌?

  要知道阴牌一直被自己挂在胸口,难道这混蛋趁自己不注意偷窥自己?

  肯定是这样!

  沈墨菲越想越气,一脸失望地道:“陈寿,秦洲已经结婚了。”

  “秦洲?”陈寿微微意外。

  秦洲是秦家大少,当初沈墨菲就是不愿与他订婚所以才会用自己做挡箭牌。

  沈墨菲下了一个决定,“陈寿,等这段时间忙完,我们离婚吧!”

  “既然已经没有继续下去的理由,那也没必要再维持这种关系。”

  之前沈墨菲选择闪婚,完全是为了躲避秦洲。

  但是现在秦洲结婚,陈寿这个挡箭牌自然也就没用了。

  况且整个沈家都对陈寿极为反感。

  沈墨菲之前还有一丝怜悯和感激,但如今也被陈寿的碌碌无为给击败。

  在这个男人身上她看不到一点希望。

  听到离婚,陈寿并没感到意外,只是心中泛起苦涩。

  沈墨菲的娱乐生涯才刚刚开始,前途无量,没有哪个明星愿意早早结婚毁掉自己的事业。

  若不是因为秦家,她根本不可能结婚,更不可能选择自己。

  “你知道为什么爸妈,还有整个沈家都对你不待见吗?”

  “不是因为你没钱没势,也不是因为你是上门女婿。而是因为你太懦弱,太不上进。”

  “这一年多来,你除了在家干家务,打扫卫生你还做过什么?”

  “是,你姐身体不好需要人照顾,但这不是理由,你因为一次失败就心灰意冷,自暴自弃,连我给你的投资资金都不敢要,被人欺负不敢还手,被人骂不敢还嘴。你真是太窝囊了!”

  “所以,无论是出于利益还是感情,我都无法跟你在一起。你放心,离婚我会再给你一笔钱,你给你姐看病也好,自己养老也罢都与我无关!”

  沈墨菲语气冷漠:“好聚好散,不要让我彻底看不起你!”

  好聚好散?

  陈寿暗暗摇头。

  数千年的纠葛,又岂是说散就能散的?

  陈寿长生万年,上天入地无所畏惧,唯独对她,提不起半点脾气。

  “好,我同意!”陈寿抬起头,很爽快地应道。

  “什么?你这么快就答应?”

  沈墨菲本来还准备了一大堆说辞,谁知道陈寿直接同意了。

  倒让她有些猝不及防。

  要知道,他们之前结婚突然,除了约法三章之外,并未有任何书面协议,若是陈寿用此做文章,按照婚姻法财产分割,沈墨菲要赔上一半身家。

  “那就好,算你识趣。”沈墨菲暗暗松了口气。

  “阴煞成型了。”

  陈寿盯着沈墨菲的头顶突然开口。

  “你说什么?”沈墨菲莫名其妙。

  “离婚可以,但是你必须给我这个。”

  陈寿一只手伸向她的胸口,想要去扯她脖子间的阴牌。

  这东西留着不好,陈寿不能让它威胁到沈墨菲。

  沈墨菲却以为陈寿贼心不死,想要占她便宜,顿时气急败坏道:“陈寿,我就知道你没那么容易同意,你不仅无能,还是个混蛋!”

  “啪!”

  她一手松开方向盘,恨铁不成钢地打了陈寿一下。

  与此同时,一团黑气在沈墨菲的头顶凝型。

  一个浑身漆黑,光溜溜的小男孩抓着沈墨菲的头发,对着陈寿嘲讽。

  “古曼童!”

  陈寿目光一凛,身体瞬间绷直压在了沈墨菲的身上。

  “畜生!我在开车……”沈墨菲要气疯了。

  下一刻,陈寿猛地一转方向盘,同时一手按住沈墨菲的大腿。

  “轰!”

  保时捷轰响油门,突然变道,如同火箭一般窜了出去。

  “陈寿!”

  沈墨菲大惊失色:“你疯了!”

  “砰!”

  车子刚要下桥,一辆失速的渣土车便擦过保时捷狠狠撞向了一辆黑色轿车。

  黑色轿车根本来不及反应直接冲破护栏一头栽入了泱泱渭河中。

  四周的行人全都大惊失色。

  陈寿猛然转头,对着沈墨菲头上的古曼童大喝:“妖孽,你找死!”

  他目露威凌,如同远古天神。

  沈墨菲头上的古曼童露出害怕地神色,一溜烟就躲入了阴牌中。

  “还想逃?”陈寿一只手朝着沈墨菲的胸口抓去。

  “陈寿!”沈墨菲又惊又怒,一巴掌毫不客气地打在了陈寿的脸上。

  “你这个疯子,到底在干什么?”

  沈墨菲发泄般地打完陈寿,立刻就下了车,看着眼前的惨状,她几乎要站立不住。

  陈寿抢夺她的方向盘,她以为是自己的车突然变道加速才使得渣土车失控引发了事故。

  “车要沉了,要沉了!”

  “快来救人啊!”

  此时桥边已经聚集了很多人,有人开始高声呼救。

  “都是你,你这个混蛋害死人了,你这个疯子……”沈墨菲对陈寿怒声大骂,完全失了风度。

  然而就在这时,陈寿突然从沈墨菲身边冲了出去,在无数人惊骇的目光中从渭河大桥一跃而下。

  “啊,陈寿!”

  沈墨菲惊叫一声,想要抓住陈寿却根本来不及,她跑到围栏边,看着那一朵水花,崩溃地哭了起来:“陈寿,不要!”

  她突然后悔起来。

  自己为什么要打陈寿,为什么要那么大声地骂他?

  他一定是受不了刺激才会跳下去的。

  这渭河大桥可是有二十多米啊!别说会不会游泳,这么高的冲击力,跳下去也多半会被河水震晕的。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自己很看不起这个丈夫,可看到陈寿跳河,沈墨菲心里却有种撕裂般的疼痛。

  就好像是失去了至关重要的东西……

我就是长生不老第5章试读

  “看,他没死!”

  就在这时,有人指着河面大叫起来。

  桥上围观的人纷纷惊呼起来。

  “真的没死,命大啊!”

  “快看,他游过去了,小兄弟是要救人啊!”

  “加油!加油!”

  桥上的人群纷纷大叫起来,沈墨菲更是喜极而泣。

  然而还没等她庆幸,河中的黑色轿车已经沉了下去。

  紧跟着陈寿也被一个浪花淹没。

  前一段时,西都地区连续强降雨,洪讯还没过,渭河水流湍急,别说人了,车下去几秒钟都没了!

  岸上的人一个个紧张到了极点,有人打电话报警,有人自发去了岸边想要帮忙救人,但更多的人认为,没救了。

  毕竟这是洪汛期啊!

  陈寿不知道岸上已经乱成了一团,他一口气扎到水下。

  但由于河水太浑浊,目不能视。

  但陈寿神魂强大,还是很快就发现了那辆黑色轿车。

  黑色轿车被撞的很严重,车身变形,挡风玻璃全碎。

  他把住车门,发现里面的司机早已经昏迷。

  车内已经被水完全淹没,后座还有一个漂亮女人和一个红衣小女孩,正在垂死挣扎。

  陈寿一只手拉开车门,先是抓住最近的司机,然后带着他一路往上游。

  “哗啦!”他浮出水面,听到了岸上的惊呼声。

  他环顾四周,看到不远处有急速开来的冲锋艇。

  但他等不及救援队,只能发力往桥墩处游。

  过了十几秒,他终于摸到了桥墩,然后将司机放到了桥墩上。

  “陈寿,你快上来,快上来!”沈墨菲对着陈寿大叫。

  但陈寿却一个猛子又扎了进去。

  “你这个混蛋!你要是死了,我不会原谅你的!”沈墨菲又惊又怕,粉拳紧紧握着。

  陈寿再次回到水下,轿车已经沉了很远。

  这种情况,即使是带着氧气,最专业的救援人员也救不了了。

  但是陈寿是谁?

  他是万年老妖怪,没点本事傍身就白活了。

  他克服激流,迅速沉入水底,又一次摸到了车身。

  这一次,他抓住了女人,将女人拉出了车外。

  半分钟后,他再次浮出水面。

  “了不起,了不起啊,英雄!”

  岸上的人大呼,一个个激动不已。

  连救两人,绝对是个英雄了!

  冲锋艇这时已经到了旁边,陈寿将女人推到艇上。

  艇上的救援人员拼命拉住陈寿,想把他拉上来。

  “兄弟,你做的够多了,快上来!我们拉你!”

  “救救,我女儿……”女人却没有晕厥,而是乞求地看着陈寿。

  她样貌极美,一身职业装,却浑身湿透,让人有种想要怜惜的感觉。

  “求你了!我不能没有朵朵!”她再次说道。

  但救援人员却不让:“兄弟,你再下去会死的!已经沉底了。”

  “快放弃吧!”岸上的人看到陈寿想再次下去,一个个也大呼起来。

  “别下了,求求你了!你做的够多了!比我们好一万倍。”

  “千万不要冲动啊,水太急了,你要为自己考虑!”

  “救一个是救,救三个也是救。既然救了,岂能放弃?”陈寿说完就准备再次扎进了水里。

  “等等!”救援艇上一个军官拉住陈寿,“无论如何请带上这个。”

  他不由分说给陈寿系上了一个安全绳。

  陈寿再次沉入了水里。

  救援艇上的人一个个露出紧张和敬佩之色。

  他们都是军人,以保护人民为己任,但这一刻却觉得自己比不上这位年轻人。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岸边,桥上,还有救援艇上的人全都屏住了呼吸,一眨也不眨地盯着河面。

  已经过了快三分钟了,陈寿这次下水的时间太长了!

  一般人大脑缺氧三分钟以上就要昏迷了,更何况在水下消耗更大!

  艇上的人终于忍不住,开始拉绳子。

  但是绳子拉上来他们却大吃一惊,就连心也沉到了谷底。

  绳子另一头是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但是却不见陈寿的身影。

  队长心里一急:“救人,先救人。”

  他们含着泪将小女孩送到岸边,那里早已等待了医护人员。

  但所有人都知道,陈寿怕是没了。

  沈墨菲一连后退了好几步,不敢相信地看着这一切。

  “陈寿,你这个傻瓜!”泪水又一次不争气地流下来。

  她冲到岸边,彷徨失措地看着滔滔渭河。

  这时,医生已经开始对小女孩进行急救。

  但是没几分钟,医生就遗憾地摇头:“对不起,进水时间太长了,而且头部受到重创,已经救不了了。”

  “朵朵!”女子绝望地叫道:“求求你们救救她,救救我女儿,谁能救我女儿,我给他一个亿!”

  “女士,请节哀,我们真的无能为力。”医生无奈地道:“没有生命体征了。”

  四周围观的群众也一阵痛心。

  “唉,可惜啊,这么小的孩子。”

  “是啊,没救活,之前那个英雄也白死了!”

  “老天瞎眼啊!好人不长命!”

  “对不起,对不起!”女人朝着四周磕头:“求求你们不要放弃,救救我女儿啊!”

  “我不能没有朵朵,真的不能!”

  沈墨菲也在一旁流着泪,小女孩很可爱,但此时却面如白纸,花一样的年纪就凋谢了。

  但是陈寿,你这个傻瓜!

  噗!

  一道浪花突然在岸边打起。

  只见一道人影破水而出,他朝着岸边游去,面孔也渐渐被人看清。

  “是他,是那个英雄!”

  “奇迹啊,他居然出来了!”

  “老天没瞎眼!”

  四周爆发出一阵欢呼。

  陈寿深吸一口气,没人知道,他此刻脸上有点儿尴尬。

  刚刚重生,这具身体有点小弱,一个暗流下来居然把他打飞几十米。

  想当年,他也是跟过伏羲开九州,帮着大禹治水的存在,居然连一个小小渭河都没能降服。

  尴尬啊!

  玛的,差点阴水翻船。

  他径直走向落水女人,却不想沈墨菲不顾陈寿一身污泥,突然跑过来抱住了他。

  “你这个混蛋,怎么不去死!”沈墨菲嘴唇有些发抖。

  陈寿笑了笑:“你这是关心我?”

  “滚开,谁会关心你这个废物!”沈墨菲又换上了冷傲,她推开陈寿,白了他一眼。

  陈寿拿出银针走到女人面前说道:“我来试试吧?”

  “小伙子,你要干什么?人已经没救了!”医生提醒道。

  “魂都被勾走了,自然没救了。”陈寿却盯着一处树荫发呆。

  那里有一个黑黑的小男孩正抓着一个小女孩。

  小女孩四五岁,红色连衣裙,头上扎着两个小啾啾,前额留着卷刘海,长得萌萌的。只是大大的眼睛却有些空洞。

  感觉到陈寿的目光,小男孩顿时对陈寿龇牙咧嘴。

  “小鬼,我没有灭你,你反而在这惹是生非?我看你是不想活了!”陈寿冷笑道。

  “呜!”小男孩鬼叫一声恶狠狠地看着陈寿:“她是我的玩具,你救不了她的的!”

  “是吗?”

  陈寿嘴角一挑,手中出现一根银针。飞快的刺在了小女孩的眉心处。

  这是定魂针,凡人逆行生死之道!

  下一刻,一道光影仿佛受到了召唤,没入了小女孩的身体内。

  小男孩看的目瞪口呆,他刚才明明将小女孩勾走了,怎么可能自己回去?

  “小鬼,今日的账我先记下,胆敢伤害墨菲,就算你有大师加持,我也能叫你魂飞魄散!”陈寿目光一冷,一道意念直接传了过去。

  小鬼好像被抢走了心爱的玩具般暴跳如雷。

  但他似乎很忌惮陈寿,很快便化作一团黑气消失不见。

  看着陈寿在那自言自语,四周的人全都投来惊异的目光。

  医生更是毫不客气地道:“先生,你这是做什么?人都已经死了你还用针扎她?”

  “神神叨叨的,不会是脑子被水冲坏了吧?”

  “英雄,你是了不起,但请你尊重死者,她已经没救了。”

  四周传来议论声。

  女人更是狠狠推了陈寿一把:“你别碰我女儿!”

  她抱着小女孩,神态有些崩溃。

  “陈寿,你快住手吧!你又不是医生。”沈墨菲也忍不住开口道。

  陈寿却不管不顾,一手按在女孩的胸口,然后突然拔掉定魂针。

  噗!

  小女孩吐出一口脏水,陈寿眼疾手快,连忙将小女孩翻转过来,不停地帮她拍着后背。

  奇迹发生了,小女孩居然连连咳出脏水,原本苍白的身体居然渐渐变得红润。

  “活了活了!”刚才的医生见鬼一般指着小女孩。

  “朵朵,朵朵!”女人也喜极而泣。

  “生命体征恢复,需要立刻手术!”

  “听说针灸术活血通脉,能够激发人体潜力,您一定是中医大师!”

  医生冲过来检查一番,然后很是激动地看着陈寿。

  他刚才还以为对方是个神棍,结果真的活了!

  四周也发出一阵欢呼声。

  刚刚还出言讽刺的人全都羞愧地低下了头。

  “大恩不言谢!”女人忽然朝着陈寿跪下,磕了一个头。

  然后她抱起小女孩就上了后面的救护车。

  沈墨菲满脸愕然,她没想到陈寿真的救活了小女孩。

  这一刻,她感觉陈寿有些陌生。

  但冥冥之中却又有种熟悉之感。

  仿佛,陈寿本该如此。

  两人回到车上,沈墨菲心有余悸,就连车速都放缓了不少。

  沈墨菲本来想去商业街给陈寿买身新衣服,但陈寿只选择了路边的小商场,随便买了一身衣服后,陈寿又回了车内。

  看着穿着一身廉价衣服的陈寿,沈墨菲连连摇头。

  “今天算你运气好!之前你知道多危险吗?还好交警没为难我们,否则我们今天难逃干系。”

  她还不知道陈寿刚刚抢方向盘其实是救了她一把。

  否则那渣土车最先撞的会是她的保时捷,到时候虽然不至于丢命,但受伤是肯定的。

  陈寿笑了笑,并没在意。

  沈墨菲嘴巴硬,但心却不坏。

  她所有的表现都只是恨铁不成钢,害怕自己出事。

  “对了,你怎么会针灸?你专业好像不是这个?”

  最终,沈墨菲还是问出来自己最大的疑惑。

  陈寿看了沈墨菲一眼,说道:“我说,我跟伏羲学的你信吗?”

  “伏羲?”

  “一万年前,我跟伏羲学医道,算是神农氏的师叔,扁鹊、华佗皆算是我的徒孙,只是伏羲九针各有发扬,我们算是互相学习。”

  沈墨菲呆了呆,随即扑哧一笑。

  “你吹牛的样子还挺像,陈寿,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还有做演员的潜质,不混娱乐圈可惜了,你若是愿意,我可以在我的新戏里给你安排个龙套……”

  话虽如此,言语间却有些讥诮。

  陈寿摊了摊手,“就知道你不信。好吧,我是偶尔看看医书,临时试试的,没想到成了。”

  沈墨菲露出果然如此的神色。

  相比较陈寿不着边际的说辞,这个显然更容易让人接受。

  “陈寿,你以后不准乱救人,乱出头,今天你是运气好,你想想万一你下水上不来,你姐怎么办?”

  “还有你以后不准用针灸乱扎人,万一出了事,责任你担不起,到时候不仅自己倒霉,万一被人曝光,我也要完蛋了。”沈墨菲叮嘱道。

  陈寿生意失败一度消沉,今天撞狗屎运,让他用医术救了人,她怕陈寿尝到甜头就开始飘,以后招摇撞骗,迟早出纰漏。

  而且她身份敏感,最怕黑料,陈寿无疑就是个定时炸弹。

  这也是她想跟陈寿尽早离婚的原因之一。

  “嗯,你放心,我不会乱来的。”

  陈寿点点头,心里却寻思着之前的车祸。

  他一开始以为是沈墨菲请来的古曼童害人,但仔细一想却发现事情没那么简单。

  那渣土车一开始的目标就很明确,是那辆黑色轿车!

  而沈墨菲只不过是挡在前面的倒霉蛋而已。

  当然这霉运,跟那小男孩也脱不了关系。

  “这样就好,做医生你就别想了,若实在找不到工作,我也可以介绍你进剧组。”

  看到陈寿态度不错,沈墨菲发动车子离开,脸色也缓和不少。

  “这个以后再说。”陈寿拧着眉毛,“倒是你,那阴牌不能戴了,刚才就是最好的证明!”

  “你把阴牌给我,我帮你化了那小鬼。”

  “闭嘴!”沈墨菲一脚踩下刹车,脸色唰的黑了下来。

  “你瞎说什么?小招是我的宝宝,你敢害他?”

  “不是我要害他,是他要害你。”陈寿解释道。

  “胡言乱语!”沈墨菲火冒三丈:“小招是我儿子,我是他妈妈,哪有儿子害妈妈的,你再乱说就给我滚下去!”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小澎湃吖点评:

东厂校尉的文笔很好,《我就是长生不老》这本书里对人物刻画的非常到位,画面感和剧情感也很强,但美中不足的是故事过长,世界观过于宏大,小事件收尾不利落。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