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顾爷他身残智奸

顾爷他身残智奸

主角:白飞飞 顾言城 作者:卡卡不卡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2-09 16:02:51

顾爷他身残智奸主角是白飞飞 顾言城 ,是一本难得的剧情与文笔极佳的短篇类佳作。文章内容讲述了白飞飞到死才知道,自己从头到尾都爱错了人惨死重来,她誓要把那个爱到卑微的男人宠上天。虐渣打脸还不够,她擦去手心的鲜血,收敛眼中的寒光,将一颗真心捧到顾言城跟前。“你看这颗心它又大又圆,你看这个人她又美又甜!”顾家主照单全收,遮住身后的腥风血雨,将她拢入怀中。你看这个小傻子,追了两世才追到,这辈子要对我好点啊。
展开全部

顾爷他身残智奸第12章试读

她晃晃空荡荡的手包,笑的像一个纯洁的天使,语调甚至称得上温柔。

“反正你们也是拿钱办事,为什么不考虑赚更多的钱呢。”

她轻轻拍拍男人的肩膀,“去吧,人还在等着你们呢。”

如果背后指使的人不是白雨浓,那自然就不会找上她,但是走到那个熟悉的房间外,听到里面隐隐传出的尖叫声,她冷冷勾起嘴角。

“自作孽不可活,曾经我经历过的痛苦,从现在开始该一点点还给你了。”

她找到那个熟悉的号码,深吸一口气拨出去。

“顾言城,你快来救我!”

与她仓皇失措的语气不同,白飞飞的眼中甚至透着几分冷漠,她哽咽又无助的哭诉,像一只即将被抓住的羔羊,仅凭声音都叫人揪心。

顾言城也确实只能听到她的声音。

刚接通电话就听那头传来小丫头的求救,他几乎是瞬间坐起来,电话里的白飞飞听上去紧张又害怕,好像在拼命奔跑,自己能清楚地听到她急促的呼吸。

“飞飞!你在哪?”

“酒吧,我在城南酒吧二楼的厕所里,顾言城你快……”

电话断了,顾言城觉得自己的心跳都跟着停了。

小丫头有危险!

白飞飞挂断电话深深吐出口气,敛去眼底的冷光,给自己重新整理头发时顺手擦去几滴冷汗。

为了让白雨浓付出代价,她只能利用了顾言城,但她发誓这绝对是最后一次!

深吸一口气,白飞飞推开367房间的门。

里面乌烟瘴气,跟前世一样,她的出现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白飞飞扫视一圈,主动朝人群走去。

“时间紧任务重,咱们就快着点儿吧。”

她随口道,想来顾言城已经风驰电掣朝这边过来了。

几个男人根本没听清她说的什么,他们只知道,白雨浓这个姐姐可是出了名的美人,今天就冲这张脸他们也得过来凑凑热闹。

“白小姐啊,来来,先喝一杯啊,来晚了都自罚三杯。”

“三杯哪够啊,这大美女一看酒量不错,先给大家敬一圈啊!”

“用嘴敬,喂完才算完啊哈哈哈哈!”

白飞飞闻言不动,目光在这些人的脸上一一扫过。

她到死都不会忘记,这些人前世是怎么在白雨浓的指使下,一次又一次的欺她,辱她,像一群恶鬼露出锋利的獠牙,虎视眈眈的盯着她,仿佛她就是一块唾手可得的肥肉。

刺眼的闪光灯一遍又一遍凌迟她的神经,仅仅一个上午,那些噩梦般的照片就飞遍了每个人的手机。

嘲讽和谩骂,还有更恶心的下流话充斥着她的大脑,不管她躲去哪里都要遭受异样的眼光,她似乎被世界抛弃了,身体的每一寸都是脏的,都是他们可以用来肆意谈论的笑资。

这些人的脸,她都记在心里!

前世的仇恨,今生,她要一一向他们讨回!

“愣着干嘛,喝呀,长这么漂亮可别说不懂啊,装什么装。”

“就是!”

白飞飞缓缓挑起嘴角,冲叫嚣声最大的那人勾勾手指,左手拿起一瓶酒,右手搭在他的肩膀上。

“别急,不就是喝酒吗。”她缓缓走向玻璃茶几,慵懒地拿起一瓶酒,“咱们来玩个新鲜的。”

随即,只听‘哐啷’一声惊响,耳边叫嚣着的污言秽语戛然而止。

白飞飞竟硬生生地把酒瓶甩在为首之人的脑袋上!

顾爷他身残智奸第13章试读

白飞飞冰冷的目光叫他们一时被震慑在原地,她站在那里,好似披了一身冰霜,等鲜血顺着脸流下,剧痛袭来,他们才反应过来。

白飞飞扔了手里的碎瓶子转身离开,手心有些黏腻,她胡乱擦了把脸,分不清那是谁的血。

尽管已经计划好了,但她的后背还是被冷汗打湿。

“妈的,贱人,竟然打老子!”

包间中的男男女女终于从震惊中回神,为首之人抹了把脸上的血水,咒骂着带着几个人追了出来。

“在那!给老子抓住她!”

白飞飞故意暴露自己的身影,为的是让这伙人追上来。

她在赌,赌顾言城能不能及时赶来救她!

这样嘈杂的环境下她依旧能听清自己的心跳,一下一下,仿佛有人抡圆了重锤砸在心上,叫她每走一步都忍不住颤抖。

昏暗的走廊像随时都能伸出魔掌,再度将她拉回曾经的地狱。

背后紧迫的声音叫她掐着手心才勉强撑住,脚下不受控制的加快,而后猛地拔腿狂奔。

跑进卫生间的隔断,她上锁的手扔在发抖。

白飞飞把手包用准备好的剪刀铰碎撕烂,卷吧卷吧扔进垃圾桶里,然后才松了口气坐下。

那些都是白雨浓找来推波助澜的,前世他们拍了自己狼狈万分的照片大肆宣传,逼得她一度想轻生。

即便顾言城出手,但自己的人生终究还是毁了。

绷带还在渗血,门外气急败坏的叫骂不绝于耳。

他们用最下流最龌龊的话咒骂她,叫她出来,厚实的门板每每颤抖一下。

白飞飞都不由瑟缩,她不自觉咬紧下唇,听着愤怒的砸门声默默抱紧膝盖,把头深深埋进去。

不怕不怕,顾言城马上就会来救她的。

带着刺耳的刹车声,十五分钟后顾言城从车上下来。

两队保镖迅速冲进去,他自己操纵着轮椅犹如一阵凌厉的风吹过,任谁也不敢出声阻拦。

白飞飞精神高度紧绷,她听着门板撞裂的声音,用力攥紧掌心,指甲不自觉的掐进肉里。

她死死抱着胳膊,一丝声响也不敢发出。

忽地,砸门声突然停止了,随即听见几道重物落地的声音,接着是惨叫声。

顾言城操纵轮椅先一步赶到,等保镖围过来的时候,里面三个男人已经狼狈不堪倒在地上,哭爹喊娘的说要告诉自己的父母给他好看。

“好啊,你父母我来通知。”

顾言城脸上布满阴霾,语气却平静的吓人,熟悉他的人会知道,他已经动了杀意。

管家示意保镖将人带出去,自己就站在门口,看顾言城慢慢操纵轮椅走向最后的隔间。

“飞飞,是我。”

他不由放轻了声音,像是怕再次惊吓到里面的小丫头,“出来吧,没事了。”

白飞飞一颗心脏都跳到嗓子眼儿了,只能紧紧握着手机寻求力量。

若是再晚那么一点点,就那么一点点,她就会被那群疯子撕碎啃噬,后面的想都不敢想。

好在她计算的时间不差,顾言城来的很及时。

她连忙将手机扔到马桶里,颤巍巍的打开门,露出一张哭泣的小脸,眼睛里带着劫后余生的委屈和欣喜,整个人扑到他身上。

她紧紧抱着男人,哭的断断续续,两分假八分真,她确实也害怕了。

“言城!”

强忍着的泪水在看到他的一瞬间决堤,白飞飞冲上去抱住轮椅上的男人,在看清他眼中的担忧和后怕时,暗自决定这是最后一次让他担心!

“我一进来就觉得不对劲,找了个借口去厕所,但还是被他们跟上来了,我害怕被抓到只能给你打电话……”

仓皇失措的小脸,颤抖的身体,顾言城一颗心像被狠狠砍掉一半似的生疼。

“这种地方,你来之前就不会想一想吗?”

顾言城简直想使劲儿打她屁股,小丫头太不设防,来这种乱七八糟的地方,不管什么理由,都该先教训一顿长长记性。

“我不知道,不知道这里这么乱,雨浓说要帮我办派对,我不好拒绝她,但是雨浓也不见了,我好害怕只能找你。”

白雨浓?

那个白家刚找回来的小女儿,顾言城凤眸微紧,她是在找死!

“手机还掉马桶里,我想再联系你都没办法,我好害怕,我差点儿就见不到你了……”

顾言城的心像是被钝刀一点点割开皮肉,疼的丝丝拉拉,比当初得知自己废了双腿还要痛苦。

小丫头的眼泪像是砸在他的心尖儿上,他怜惜的亲吻那双眼睛,不受控制的将人按在怀里。

“别怕,我来了,不会有事的,我不会让你有事。”

白飞飞不由自主的屏住呼吸,顾言城在吻她,虽然只是眼睛,但这是从她重生之后,顾言城第一次对自己做这样亲密的举动。

薄唇微凉,但白飞飞却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烧起来,从知道自己真心错付的那一刻起,她就一直在等待顾言城的温柔。

终于终于,我还有机会抱紧你。

怀里的人一动不动,顾言城拿不准她到底喜不喜欢自己这样。

尽管心里已经想将她从头亲到尾,亲到她双颊泛红,秋瞳朦胧,但仍然怕吓到她,所以只能克制的亲亲那双杏眼。

好在她没有推开自己,将人抱在自己腿上,看到她渗出血的伤口后,那双黑眸划过几分嗜血的狠厉。

“顾家的私人医生是最好的,放心,我什么都不会做。”

白飞飞听他这样说,心里欢腾的小鹿渐渐停下来,其,其实也没有期待他做什么!

因为她自己之前撕开过,所以伤口现在有些难看,医生检查过后欲言欲止,但只是叮嘱她好好修养,不要再让伤口裂开,不然真的会留疤。

“太晚了,今天晚上就在这里休息,明天一早我派人送你回去。”

顾言城道,面上一派坦然,实际只要想到小丫头就睡在自己隔壁,就不由自主的想扬起嘴角。

反正明天白雨浓才能回家,自己就在这里住一晚,有顾家的人送自己回去,想必明天可以更轻松的过关。

“好,那我去休息了,”她高高兴兴的挥手,“顾大哥晚安。”

恋恋不舍的目送小丫头上楼,顾言城收回目光,对站在旁边的私人医生开口道,“还有什么要说的。”

“是,顾总,”医生犹豫道,“我刚才检查白小姐的伤势,似乎是自己撕开的伤疤,虽然听上去不太可能,但凭我的经验应该不会有错。”

自己撕的,顾言城点点头示意他先下去,自己一向沉稳冷静,但接到小丫头那通慌乱的电话后,本能就冲了出去,倒是没有仔细想想。

如今回想起来确实有点儿经不起琢磨,总不是她在厕所狭小的隔间里,一边躲藏一边给自己打电话吧,喘成那样根本说不通。

这小丫头,似乎在算计自己。

小说《顾爷他身残智奸》 第12章 玩个新鲜的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一只德运呀点评:

《顾爷他身残智奸》这书不错真的非常不错激情,热血我这30岁的人了看的还热血沸腾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