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欲言竟无词

欲言竟无词

主角:韩稹 南荞 作者:堰晗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0-11-14 19:46:13

韩稹 南荞是《欲言竟无词》本书的主角,《欲言竟无词》这本书的主要内容:南荞想这货该不会是改行卖保险了吧,不然无缘无故找她干嘛?她真不记得他们之间有过什么交集。 “你最近好吗?你在北城?” “挺好的,在北城,请问沈同学有什么事吗?” 除了对韩稹,南荞对谁都没有耐心,而且可以保持高度理智,所以沈暮時如果真的想推销保险,那可能找错人了。 “没什么,就是想问问你好不好。” 沈暮時的电话打的是莫名其妙,南荞不懂他到底有什么目的。
展开全部

欲言竟无词:第5章

  南荞因为踏实能干受到了花姐的赏识,要知道才短短一个月多,花姐就让她去包厢服务,这是很难得发生的事情。

  天悦大酒店在北大这一片还是很有名气的,平时学校老师聚会,或者一些企业交流都会放在这里。

  所以花姐把南荞调到包厢服务无疑是对她能力的一种肯定。

  “南荞,可以啊,你这才来多久花姐就让你去包厢,可以的嘛。”

  说话的是南荞的同事,也是南方姑娘,因为年龄相仿,所以他们聊的最来。

  “小娟,去包厢服务有什么好的吗?”

  南荞刚入行,所以她并不是很了解,工资没变,工作量也没变,那是好在哪里呢?

  周小娟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慢慢应道:“有小费可以拿,如果遇到大老板,你服务的好,一两千不是问题,当然也有可能拿不到。”

  不过周小娟只是听说,毕竟她也没经历过。

  一两千,相当于半个月工资,说实话,南荞是很心动的,花姐经常夸她会说话,嘴甜,那是不是如果她用好了自己这项技能,兴许没准真能拿到小费呢。

  “南荞,快,来摆盘了,客人要来了。”

  “来了。”

  南荞走进包厢,花姐也在,她在翻看菜谱。

  “花姐。”

  “恩,南荞,今天来的是广德的客人,一般来说广德人喜欢他们本土的粤菜,不喜辣,爱喝汤,你帮他们点菜的时候留意下。”

  “好,我记住了。”

  南荞认真的记下,然后开始整理包厢等待客人的到来。

  晚上六点,花姐说的广德客人准时到了酒店。

  南荞站在包厢外面,面带微笑的看着他们。

  “欢迎光临,里面请。”

  南荞毕恭毕敬的欢迎,鞠躬接近九十度,第一印象就给人很好。

  顾顺顺是第一个注意到南荞的,他对漂亮妹子向来敏感,这方圆几里但凡有个美女那绝对逃脱不了顾顺顺的魔掌。

  “今天是你服务?”

  顾顺顺走到南荞旁边问了一句。

  “是。”

  他没说什么直接走了进去。

  南荞谨记花姐的嘱咐,点菜的时候她推荐的大多是不辣的粤菜,或是口味平淡的北城菜,她的耐心让顾顺顺的家人对她赞不绝口。

  今天来的都是顾顺顺的家人,他们一早从广州飞来,为的就是看看在北城读书的他。

  “哎呦,宝宝,你都瘦了。”

  顾顺顺的奶奶心疼的摸着他的脸,瘦了,真瘦了。

  “好了,奶奶,我都多大了,别叫宝宝。”

  顾顺顺看了一眼南荞,正好两人视线对上,南荞礼貌地冲他笑了笑,没想到顾顺顺居然咳呛了。

  “咳咳咳~”

  “哎呦,宝宝怎么了?”

  顾顺顺的妈妈心疼的拍着他的后背。

  南荞见状立刻上前,拿了一条干净的帕子给顾顺顺。

  “先生,擦一下吧。”

  顾顺顺接过帕子,这过程中他不小心碰到南荞的手,这轻轻一碰,他居然觉得心跳加速。

  哔了狗的。

  “哥哥,抱抱,要哥哥。”

  顾顺顺有个妹妹,是他爸妈的老来得子,比他小了十六岁,这年龄悬殊也是相当大了。

  顾顺顺抱过妹妹,小家伙开心的不得了。

  期间他们聊天,南荞就站在一旁候着,她没有想到顾顺顺居然也是北大的,她更不会想到顾顺顺居然是韩稹的室友,当然,这事她是后面才知道。

  现在听到“北大”这两个字南荞都会留个心,不自觉的,她就会想知道多一点和韩稹有关的东西。

  顾顺顺家一顿饭吃的很是其乐融融,差不多到晚上八点半,他们才离开了店里。

  另南荞遗憾的是,周小娟说的一两千小费她没有拿到,甚至两百块都没有。

  突然南荞瞥见了角落里的那张椅子,她又回头看看,然后赶忙收拾碗筷。

  顾顺顺一家正准备上车,南荞追了出来。

  “女士,稍微等等,您的钱包拉下了。”

  南荞把那枚红色的钱包还给顾顺顺他妈。

  “啊,谢谢,谢谢。”

  顾顺顺的妈很是激动的从钱包里拿出五百塞进南荞手里,“小姑娘,拾金不昧谢谢你啊。”

  “这~”

  南荞看了一眼旁边的花姐,只见她微微点点头,示意南荞可以收下。

  “谢谢阿姨。”

  南荞收下那五张人民币,与他们挥手作别。

  顾顺顺是最后一个上车的,他本想问南荞要联系方式,可特么到了最后居然怂了。

  他抬头看了看酒店名字,这才转身钻进车里。

  待他们走后,花姐看着南荞意味深长的笑了,这小姑娘比一般人都聪明。

  刚才她站在门口,无意间撇见南荞,她发现她明明在那些客人还没走出酒店的时候就发现了那个钱包,可她硬是没有开口提醒,而是转身上演拾金不昧。

  这虽然时间间隔不长,但早提醒和晚提醒性质绝对不一样,早提醒的结果可能得到的只是一句“谢谢”,而晚一步就变成“拾金不昧”还多了五百元。

  小丫头片子,有两下子。

  “花姐,为什么这么看着我?”南荞有些心虚,她想莫不是小聪明被花姐识破了?

  “没什么,今天你做的不错,继续努力。”

  说完便回到了店里,南荞松了一口气,五百块对她来说不是小数目,如果她能存到钱,如果以后韩稹想留在北城,那么她就可以用这笔积蓄帮到他。

  顾顺顺回到寝室,他迫不及待和候昊分享今天看见南荞的事。

  “老大,你猜我今天吃饭看见了谁?”

  “苍老师?”

  候昊讥讽笑着回道。

  “滚,才不是呢,我看见了一个特正的妞,真的,她的颜值绝对不输咱们学校的校花,关键她是素颜,你知道现在很多女人卸了妆就是乔碧萝,她,绝对不可能。”

  顾顺顺对南荞的印象实在是很好,除了土一点,其他真的没话说,现在敢纯素颜的女人真不多了。

  “真的?”

  候昊也有点心动,如果真是这样,他找来做女朋友也不错啊,总之,他现在非常饥渴。

  “真的,就在咱们学校附近的天悦酒店。”

  “服务员啊?”

  候昊明显泄了气,怎么说他也是北城户口,又有房,还是北大的,再不济也不会去找一个服务员吧。

  顾顺顺看出他的不屑,切,他是没好意思打击他,就他这长相,那女孩会看上他才怪。

  两人聊的火热,卢小平和韩稹没有置喙。

  顾顺顺看了一眼韩稹,他想可别先让那妞看见韩稹,否则他就没戏了。

欲言竟无词:第6章

  韩稹对于顾顺顺说的妹子一点兴趣都没有,他心里想要的那个人至始至终都是盛浅暖。

  可他知道她并非一般女孩,至少不是像南荞那样好得的女孩。

  不知怎么这手里的笔突然在书上写下盛浅暖三个字。

  韩稹有些心烦意乱,顾顺顺还在那里说他的情史,他从很早开始就接触女人了,有过的女孩子太多了。

  也不知候昊抽的是什么风,临近半夜居然一个人抱着笔记本看起了小电影,韩稹的床与他是斜对面,一眼望去,他电脑屏幕上的画面清清楚楚。

  韩稹被撩拨的有些心烦意乱,他卷起被子蒙住头,可脑海里不自觉的还是浮现出那些乱七八糟的画面,还有顾顺顺的话。

  “吱。”

  突然,手机震动了一下,韩稹划开手机,南荞的信息跳了出来。

  “稹哥,明天周六,我不上班,你能出来吗?”

  韩稹几乎没有想就在对话框里输入了两个字,“没空”。

  信息发出去,韩稹转了个身,他又看到候昊笔记本电脑上的画面,还有他那无处安放上下乱动的肥手。

  想了想,韩稹又发了一条信息给南荞。

  “下午有空。”

  “好。”

  南荞很快回复,韩稹没有再回,他蒙上被子沉沉睡去。

  周六,晴空万里,天气很好。

  南荞说想去景点看看,结果韩稹带她去市区开了房。

  “稹哥,好好的来开房做什么?”

  南荞有些羞怯,她已经十八岁了,那些男女的事也懂的一些,韩稹的目的已经很明显了。

  韩稹沉默片刻开口说道:“南荞,我想那个。”

  韩稹的初衷很简单,他就是单纯的想要体验一次这种男女之事。

  其实男人和女人对待这件事在想法上有很大的不同。

  就好比南荞,她觉得韩稹提这个要求那就是对她有感情,所以才会提出这个要求。

  “稹哥,我……”

  “恩?”

  韩稹向来不喜欢强迫,尤其这件事需要的是你情我愿,来不得半点勉强。

  “如果你不愿意,就当我没说。”

  “不是,稹哥。”

  南荞从来不懂得如何拒绝韩稹,她不会更是不愿。

  韩稹要求南荞为他做什么的时候从来不需要花言巧语哄骗,南荞对他的喜欢已经可以让他放肆到为所欲为的地步。

  南荞抬头看着韩稹。

  “稹哥,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你想和我那个是因为喜欢我。”

  “………”

  这也是韩稹讨厌南荞的地方之一,太矫情,为什么做任何事一定要扯上“喜欢”“爱”这种东西。

  韩稹的冲动褪去一半,他觉得今天自己纯属浪费时间了。

  “算了,我学校还有事,我先走了。”

  韩稹正欲拿起外套,南荞抢先一步拉住。

  “稹哥,我答应你,不要走。”

  韩稹沉寂片刻,扶上门把的手慢慢放下,他将外套扔在另一张床上,然后回头看着南荞。

  “我不喜欢勉强。”

  “没有勉强,自愿的。”

  南荞开心极了,韩稹能够为她回头,证明她在他心里还是有位置的。

  韩稹在南荞旁边坐了下来,他看着她,“南荞,其实你挺好的。”

  这是韩稹少有的温柔,南荞看着他不觉间卸下了心中的恐惧。

  韩稹长的真的很好看,黑发如墨,蓬松自然,他一直不喜欢留平头,所以这个不长不短的发型特别适合他。

  他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斜飞的浓黑英挺剑眉里透着让人心动的涟漪。

  深邃的黑眸里现在全是南荞的影子,高挺的鼻子,削薄轻抿的唇是好看的樱花色。

  就是这样英俊的男孩让南荞动了十一年真心。

  “稹哥,你也很好”

  南荞轻抿樱唇,她有些不敢看韩稹,尤其想到待会可能会发生的事,她更加害羞。

  “恩。”

  一切都很顺利的进行着。

  就在韩稹要突破最后一关的时候,南荞的电话响了。

  “吱吱吱。”

  南荞想要去拿电话,韩稹阻止了。

  “不要管它,专心些。”

  “恩。”

  可电话那头的人似乎不打算放弃,南荞担心是她奶奶打来的,怕是有急事。

  “韩稹,我……”

  她的不专心再次让韩稹扫了兴,他起身默默穿起衣服,这次头也不回的走了。

  南荞咬着唇,殷红的鲜血染红了她的贝齿,浓浓的血腥味在唇齿间漫开。

  韩稹生气了,南荞把头别向床头的手机,她拿了过来看到上面的号码更气愤了。

  居然特么的还是诈骗电话,瞧那一串乱七八糟的数字,一看就不是正经号码。

  秉着泄愤的目的,南荞按下接通健,语气不悦说道:“你谁啊,有完没完一直打别人电话!那么吃饱撑着去干别的事啊,整天打诈骗电话是有毛病是吗?”

  南荞炮语连珠对着手机那头咧咧。

  “………”

  沉寂片刻,电话那头传来好听的声音。

  “南荞,是我,沈暮時。”

  沈暮時?南荞飞快在脑海里搜寻这个人的记忆,她想起来了,天中那个学神,保送去了哈佛,他找自己干嘛?

  “有事吗?”

  南荞想这货该不会是改行卖保险了吧,不然无缘无故找她干嘛?她真不记得他们之间有过什么交集。

  “你最近好吗?你在北城?”

  “挺好的,在北城,请问沈同学有什么事吗?”

  除了对韩稹,南荞对谁都没有耐心,而且可以保持高度理智,所以沈暮時如果真的想推销保险,那可能找错人了。

  “没什么,就是想问问你好不好。”

  沈暮時的电话打的是莫名其妙,南荞不懂他到底有什么目的。

  “挺好的,沈同学,没什么事我挂了。”

  南荞心里还惦记刚才那事,她很怕韩稹生气。

  该死的沈暮時,南荞在心里又把他骂了一遍。

  南荞穿好衣服追出门去,韩稹早就不知道去哪了。

  美国马萨诸塞州波士顿都市区剑桥市,现在是凌晨两点半,与北京时差十二个小时。

  沈暮時慢慢的摘下耳机,他看了看电脑屏幕上的“交换生申请表”,然后重重的合上电脑。

  南荞还是追去了北城,这是沈暮時早就猜到的事情。

  犹豫片刻,他又重新打开电脑,灵活的手指在键盘上飞快的打了几行英文字。

  然后用鼠标点了“send”,屏幕显示“邮件发送成功”。

  做完这一系列事以后,他疲惫的靠在椅子上,一股不舍的情绪在心间弥漫开来。

  他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到底是对是错,但谁的青春不任性,南荞任性,他亦是如此。

韩稹 南荞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小涵真吖点评:

看完《欲言竟无词》这本书,我长呼一口气,柔和的日光温柔的洒照在我的头顶,形成一个光圈,堰晗的笔风不拘一格很有意思。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