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强婚蜜宠:权少,请松手

强婚蜜宠:权少,请松手

作者:萌哒哒的小虾米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0-11-22 16:47:04

《强婚蜜宠:权少,请松手》这本书的主要内容:捏着何暖下巴的手渐渐发力,沈庭琛从来没有被一个人气成这个样子,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当这些话从何暖口中说出来的时候,他竟然还感到了一丝欣慰? 难道是因为知道了她并不是那种,为了利益而变得毫无底线的女人吗? 总之,沈庭琛心里的气儿莫名地消了一些,手臂微微用力,他强迫着何暖的头往自己的方向靠了靠。 可是,何暖非但没有害怕,反而无所畏惧地直视着他,从她的眼神里,沈庭琛可以确定,刚才那些话应该不是她瞎编出来的。
展开全部

强婚蜜宠:权少,请松手第12章试读

  要命的酸痛从全身的各个关节处传来,何暖费力地翻了个身,她甚至听到了自己脆弱的骨头在嘎嘣作响。

  “醒了?”

  男人低沉的声音从身旁传来,语气中夹杂着熟悉的嫌弃和陌生的温柔。

  天啊,何暖不禁为自己的命运感到悲哀,即使是在梦中,她都没有办法逃离那个男人的魔掌吗?

  “都已经醒了,还假装没听见?”

  男人的声音再次响起,何暖不耐烦地皱了皱眉,梦里的他怎么这么烦人,这么一比较的话,还是现实中的好一些,虽然冷冰冰的,但一点也不黏人。

  “何暖,赶紧给我起来!”

  沈庭琛的最后一丝耐心也终于被消耗完毕,皱着眉,不悦地一声低吼,大手一捞,直接将背对着他的何暖一下翻了个个儿。

  “吵什么吵,在我的梦里还敢这么嚣张!”

  何暖也不是没有脾气的,平日里忍气吞声,被他吆五喝六的也就算了,现在可是在她自己的梦里啊,哪还有被人欺负的道理?

  一个毫不留情的巴掌冲着沈庭琛的脸挥了过去,当然,被对方稳稳地接住了,同时,温热的感觉从手腕处传来,何暖的理智渐渐被唤醒。

  这,梦里也能感受到这么真实的温度吗?

  她感到有些不可思议,为了确认,又再一次将手往前使劲儿伸了伸,胡乱地在沈庭琛的脸上来回摸着。

  而同时,被当做假体模特让人一顿乱摸的沈庭琛正黑着脸,死死地盯着这个不要命的小女人。

  “摸够了吗?”

  他冷冷的开口,一阵凉风瞬间从何暖的背后吹过,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心里一凉,完了,这该不会是真的吧……

  她下意识地咬了咬嘴唇,沈庭琛的眸子瞬间暗了几分,经过昨夜的奋战之后,刚刚休息没多久的小兄弟立刻精神了起来。

  “沈庭琛……?”

  何暖试探着叫了一声,没有听到回应,她才小心翼翼地睁开眼睛,没想到,正好撞见沈庭琛那隐隐燃烧着欲火的眸子。

  “你,你,你在这干嘛!”

  何暖立刻往床边挪了两寸,手中拼命地抓紧被子一个劲儿地往身上遮,当柔嫩的肌肤触碰到被子的瞬间,何暖心里立刻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她小心地将被子拉开一条缝,低下头,在看到自己光滑白嫩的肌肤竟然不着丝缕地映入眼帘的时候,一声凄厉的惨叫瞬间回荡在整个别墅。

  “闭嘴!”

  沈庭琛怒吼了一声,瞬间将她拉了过来,伸出手死死地捂住了她的嘴。

  何暖终于安静了下来,可是,此刻两个人的距离只有不到一只手而已,她甚至都能感受到沈庭琛呼出的二氧化碳。

  呆呆地望着他那张帅到没天理的脸,何暖的记忆似乎终于被唤醒了,昨晚的翻云覆雨,男人的低吟,女人的喘息,一个个面红耳赤的画面瞬间在她的脑海里爆炸。

  脸上的温度逐渐升高,最后,何暖甚至觉得自己就像个烫红了的烙铁,恨不得浑身都在冒着热气。

  相反,和她的不知所措比起来,沈庭琛就要冷静许多。

  今天早上醒来的时候,他也不敢相信昨晚发生的事竟然是真的,可是,凌乱的床单,还有身旁的熟睡的女人都提醒着他,这一切竟然真的发生了。

  因为,这是他第一次真正的去碰一个女人。

  当然,他不是同性恋,只是因为他有极其严重的性洁癖,曾经几次,在他想要尝试着和别的女人发生关系的时候,他的胃都会立刻翻腾起来,恶心,头晕,就好像他全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拼命的抗拒着一样。

  他找寻了各种解决的办法,求医问药,甚至也试过给自己下春药,但最后全部都以同样的结局收场。

  从那以后,他便彻底放弃了这件事情,甚至直到现在,他连青梅竹马的宁诗然都没有碰过。

  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来说,对于昨晚发生的事情,沈庭琛远远要比何暖更加惊讶,至于他现在为什么又这么淡定呢?

  那是因为,他昨晚第一次尝到了这件事的甜头,而且,经过早上简单的回忆后,他发觉自己对此还有着很大的兴趣。

  虽然这个对象让他不是很满意,但好歹他证明了,自己并不是同性恋,也没有什么隐疾,完全是一个正常的,健壮的男人。

  看着身旁的女人,这还是沈庭琛第一次好好地观察何暖的长相,不得不说,虽然他对何暖这种为了家族利益献身的女人极其厌恶,但如果抛开这个不谈,何暖的长相绝对是一等一的美女。

  不过,她的美不是那种妖艳的,或者性感的,而是平淡如水般清纯的美,乍一看似乎没有什么特别之处,但却有着让你移不开眼的魅力。

  “喂,你要憋死我啊!”

  何暖一把拉开沈庭琛的手,拼命的大口喘着气,体内的氧气再一次供应充足后,她才摸着胸脯,没好气儿地瞪了男人一眼。

  奇怪的是,沈庭琛非但没有生气,反而还觉得何暖的这种反差让他有些惊讶,惊讶的同时,更多的还有好奇。

  “昨晚……”

  “你不用说了。”

  何暖直接开口打断了沈庭琛的话,沈庭琛不悦地皱了皱眉,还从来没有人敢在他说话的时候插嘴。

  如果在平时,他一定让那个人再也不敢随便开口,不过,今天他也不知道哪来的好脾气,竟然就这样由着她说了下去。

  “我知道你的意思。”何暖的神情突然黯淡了几分,“这件事我不会说出去,就当做没有发生,放心,我不会破坏你和宁诗然的感情的。”

  当做没有发生?沈庭琛挑了挑上扬的眉毛,她这是什么意思,想要和自己撇清关系吗?还是说,这种事在她眼里,根本就不是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事?

  这样一想,一股怒火便隐隐在沈庭琛的心里燃烧了起来。

强婚蜜宠:权少,请松手第13章试读

  “是吗?”

  愤怒燃尽了他的理智,他几乎不受控制地冷冷开口,居高临下地看着缩在被子里,神情黯淡的何暖。

  “这样最好,不过,昨晚你的表现可让我太失望了,本以为何家费尽心思要嫁进来的女儿会是什么极品,没想到,竟然这么普通,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调教你的。”

  侮辱的话仿佛一根根钉子,从沈庭琛的嘴里吐出来,无情地刺在何暖的心里,她暗暗咬牙,无论沈庭琛怎么让她干活,怎么折磨她,她都可以忍受,只是,唯独不可以侮辱她的人格。

  看着她仿佛要吃人一般的眼神,沈庭琛心里其实已经意识到自己的话说重了些,但嘴上却依旧不停地说着那些伤人的话。

  “怎么,是我说错了吗?难道在他们把你送过来之前,不应该先好好调教你一番吗?连一点本事都没有,我凭什么要你?”

  “是吗,我还真没想到你会说出这种话来。”何暖突然勾了勾嘴角,诡异地冷笑了一下,抬起头,直视着沈庭琛的眼睛。

  “毕竟,昨晚你给我的感觉,也实在一般。”

  “你说什么?”

  双手不自觉地收紧了几分,沈庭琛狠狠地咬紧了后牙,一个字一个字地从牙缝里挤出了这句话。

  要知道,一个男人最忌讳听到的话,就是女人口中说出的,你不行,三个字。

  更何况,昨晚还是沈庭琛的第一次,他当然更加敏感一些,这三个字对他的打击力自然也更加放大了几倍。

  可是,何暖却好像看不见沈庭琛黑的发紫的脸一样,又一次嚣张的瞪着眼睛,不要命地重复了一遍。

  “没听清楚吗?我说,你,不,行。”

  “何暖,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有力的大手瞬间便死死地钳住了何暖脆弱的下巴,此时,沈庭琛的眼睛里几乎都能喷出火来,可是偏偏何暖的性子就是这样,在这种时候,别人越是来硬的,她就偏要比你更硬才行。

  “沈庭琛,我也告诉你,第一,我不喝酒,敬酒罚酒我都不喝!第二,我是嫁给了你,但你要知道,我不是自愿的,如果可以,我一定躲你远远的!第三,无论之前你怎么过分我都可以忍耐,但我绝对不允许你这样侮辱我!”

  捏着何暖下巴的手渐渐发力,沈庭琛从来没有被一个人气成这个样子,不过,不知道为什么,当这些话从何暖口中说出来的时候,他竟然还感到了一丝欣慰?

  难道是因为知道了她并不是那种,为了利益而变得毫无底线的女人吗?

  总之,沈庭琛心里的气儿莫名地消了一些,手臂微微用力,他强迫着何暖的头往自己的方向靠了靠。

  可是,何暖非但没有害怕,反而无所畏惧地直视着他,从她的眼神里,沈庭琛可以确定,刚才那些话应该不是她瞎编出来的。

  “没想到,何小姐还是个有底线的女人,既然这样,可不可以告诉我,昨晚到底是哪里让你不满意了?”

  话题猝不及防地转变,让何暖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回答,她愣愣地看了看沈庭琛,支支吾吾地不知该怎么回答。

  “怎么,想不起来了?那就让我帮你回忆回忆好了。”

  说完,还没等何暖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沈庭琛的手瞬间从她的下巴上移开,一把扯掉她用来遮挡身体的被子。

  屋内冰冷的空气瞬间包裹住何暖的身体,她狠狠地颤栗了一下,胸前的两颗小果实也露出了可爱的形状。

  “状态不错。”

  沈庭琛的眼神更加深邃了几分,他微微勾了勾嘴角,邪魅的声音仿佛能蛊惑人心一般,不停地撩动着何暖的心。

  何暖的脸再一次烧了起来,此时,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像是一团干燥的棉花,而沈庭琛则好像一颗危险的火种,瞬间就能让她燃尽。

  异样的感觉从身体深处传来,何暖的双唇忍不住微微张开,她的反应让沈庭琛满意地笑了笑,不禁充满了动力,继续往更加隐秘的地方探索。

  当他即将触碰到草丛深处时,何暖突然清醒了过来,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一把将身上的人推开,直接从床上跑了下去。

  “站住!”

  眼看着到嘴的鸭子飞了,沈庭琛哪里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一声呵斥,何暖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

  赤身裸体地站在门口,此时,羞耻心这种东西,对于何暖而言似乎已经是虚无缥缈一般的存在了。

  反正都已经这样了,她干脆直接豁出去了,转过身,双手捂住重要的部位,眼神却依旧锐利地看着沈庭琛,说道。

  “这样的事情只有昨晚那一次,以后都不会再发生了,我们以后还是保持距离吧,这样对你我都好。”

  说完,何暖也不管沈庭琛脸上要吃人一般的表情,直接转过身,打开房门便跑了出去。

  看着她背影消失的地方,沈庭琛的嘴角不禁上扬了几分,看来,何暖这个人似乎还有很多值得自己去期待的地方啊。

  想要保持距离?好啊,何暖,我倒要看看你要怎么和我保持距离。

  墨黑的眸子危险地眯起,此时,门外的何暖还丝毫没有意识到,今天这一刻,才真正是她噩梦的开始。

  将近一个小时后,何暖才在另一个房间里洗了个澡,又换好了新的衣服,被咕噜叫的肚子逼着从楼上下来找些吃的。

  然而,当她刚从楼梯上下来的时候,就看到了正坐在饭桌前喝着牛奶的沈庭琛。

  “真烦。”

  暗暗在心里骂了一句,何暖埋怨地噘了噘嘴,刚想转身折回房间的时候,沈庭琛那鬼魅一般的声音再一次从不远处传来。

  “过来。”

  只有简单的两个字,却好像来自地狱的威胁一样,无形的压力让何暖忍不住咽了咽口水,算了,反正自己也饿了,就当和阎王一起吃饭好了。

  这样暗示着自己,何暖才缓缓朝沈庭琛的方向走来,看着她听话的样子,沈庭琛的嘴角隐隐浮现出了一丝笑意。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你的诗筠呀点评:

《强婚蜜宠:权少,请松手》是由萌哒哒的小虾米编写的激情洋溢悬念丛生令人心醉神迷的精彩小说,反反复复看了好多次,这本书内容一环扣一环,剧情棒!文笔好!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