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挣脱祁先生

挣脱祁先生

作者:芸思佳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1-01-07 09:37:50

作者芸思佳给大家带来了《挣脱祁先生》的主要情节:她要先回别墅换衣服,还要去商场随便买几样保健品,又要在回老宅前和祁莫寒汇合,所以是真的没时间和叶茜茜耽误。“你是心虚了么?”叶知恩刚要迈进电梯,便被叶茜茜不客气的抓住手腕,她满眼挑衅,一副“今天不说清楚就别想走”的表情。电梯中还有其他人,见两人耽误时间不由得皱起眉头低声议论,叶知恩无语的揉了揉眉头,转身看向叶茜茜:“OK,你有什么话,长话短说。”
展开全部

5-你以前很懂尺度的

祁莫寒说完这句话,动作缓慢的向后退开,过程中甚至还帮叶知恩整理了一下衣领,动作亲昵的仿佛普通恩爱夫妻一般。

但叶知恩在听到这话后,眼神却不受控制的看向他,忍不住问道:“你知道我想要什么东西?”

结婚三年,两人除了定期在公开场合完成任务一样的“秀恩爱”、每月固定一次去祁家老宅聚餐以外,私下接触交流的次数不超过五次,说难听点两人对彼此熟悉的情况几乎和陌生人差不多,他怎么会知道她心里想要的是什么呢?

祁莫寒动作顿住,嘴角勾起笑意,仍旧是低低的语气:“你每个月那么辛苦从我这里坑钱,我总要知道你把钱都花去哪里了?”

叶知恩一听这话顿时脸色微变,没错,她在嫁进祁家后之所以愿意配合祁莫寒对外演出一副“恩爱夫妻”的模样,就是因为她每次都能从祁莫寒那里拿到一定的报酬,就像昨天咋酒会上处理掉那个小红裙一样,从几十万到几百万不等,而这些钱,全都被她存进了那个账户。

想到这她不禁露出防备的神色:“你都知道什么?”

“别紧张,我可没调查你,只不过是你那个热情的二叔,在一次醉酒时和我普及了一下你和你哥哥叶知衍曾经多么可恶、如何讨得你爷爷欢心而将你二叔一家挤出叶家,又是如何恶有恶报在那场车祸中变成植物人,到现在仍然在瑞士的疗养院里半死不活。”

说到这祁莫寒故意顿了一下,再次向前靠近叶知恩,哑声笑着:“最重要的是,那个疗养院的具体位置只有你爷爷和你二叔知道,你爷爷在三年前去世没有留给你只言片语,那么现在全世界恐怕就只有你二叔知道叶知衍的下落了。”

叶知恩完全没想到她二叔叶恒竟然会这么信任祁莫寒,竟然连这么私密的事情都告诉了他,在这之前她一直以为祁莫寒也和江城的其他人一样,只知道哥哥在国外疗养,需要大笔医药费而已。

她双手攥拳抿了抿唇,试着张嘴了几次才问出口:“你知道那个疗养院的位置?”

“我怎么会知道,我对这些又不感兴趣。”

祁莫寒故意勾起无所谓的笑意,向后退了一步站稳身子,盯着叶知恩,等着她的反应。

话说到这步,叶知恩自然不会看不出祁莫寒在打什么主意,他既然能主动提起这件事,那肯定不是单纯找她炫耀这么简单,一定是有什么目的。

想到这叶知恩的表情不由得严肃起来:“说吧,你要我怎么做,才肯去帮我打探那家疗养院的地址?”

在这之前叶知恩不是没有自己调查过,她已经拜托了自己所有能拜托的同学、人脉,甚至自己也借着出国游玩的借口飞了一趟瑞士,大大小小的疗养院都找了一遍,但却根本没有叫叶知衍的人,她知道二叔叶恒不会那么简单的将人随便扔在瑞士,所以只能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回来,好像她只是出去游玩了一圈。

她原本以为这些事情自己做的十分隐蔽,祁莫寒根本不会知道,没想到他竟然早就在无声之中查清楚了她所有的事情。

祁莫寒像是看出了她在想什么,挑眉:“我不是说了么,什么时候你能让所有人相信你爱惨了我,那我说不定就会心软帮你打听一下。”

叶知恩看出祁莫寒是在捉弄自己,正想反击,余光却突然瞥见电梯旁走出一个熟悉的身影,她眼神一转,心里突然生出几分报复的想法,微微勾唇媚眼流转:“你确定?”

“我——”

祁莫寒后面的话还没说出口,叶知恩的粉唇便已经印在了他的唇边,她踮起脚尖,一只手扶着祁莫寒的肩膀,另外一只手抓着他的领带,在双唇碰到的同一时间,直接闭上了眼睛,认真的亲了过去。

祁莫寒完全没想到叶知恩的讨好会来的这么突然,更没想到她会用这么直接的方式,毕竟从认识到现在叶知恩从来没这么主动的亲过他,而且还是这么享受的姿态。

这让他心里莫名生出几分愉悦感,抬手便禁锢住她的腰肢,正要反客为主加深这个吻时,就听到身后传来一个泫然欲泣的女声:“莫寒……”

祁莫寒身形一定,顿时明白了叶知恩这么主动的原因,他手上的力道蓦然加重,像是故意报复一样在她腰上捏了一把。

但没想到叶知恩不但没喊痛,反而“咯咯”的低笑出声,微微侧身将唇角从他唇上移开,凑到耳边:“虽然不知道别人会怎么想,但我觉得从今天开始,叶茜茜一定会相信我是爱惨了你。”

话音落下,她抬手直接推开祁莫寒的胸膛,晃动腰肢从他的禁锢中躲出来,倾身捡起地上的袋子,朝着不远处的叶茜茜眨了眨眼,无比得意的转身回了不远处唐宁的病房。

祁莫寒没想到自己竟然就这么被叶知恩摆了一道,虽然不悦但也愈发觉得这游戏有意思了起来,于是转身走到叶茜茜身边,见她满脸委屈,便柔声道:“走吧,先送你回病房,你伤口还没好。”

叶茜茜满脸委屈,湿润的眼眶像是强忍着要滑落的泪水:“莫寒,我知道你和她的婚姻是身不由己,但是你能答应我,以后再也不要让她吻你么?”

她刚刚看的清楚,这个吻祁莫寒根本毫无准备,就是叶知恩那个贱人主动送上来的,真是不知羞耻。

祁莫寒表情不变,抬手按开电梯,语气仍旧温柔:“你现在身子弱,不要想那些没用的东西。”

叶茜茜原以为祁莫寒会满口答应她的要求,毕竟在这之前他都是这样,但没想到祁莫寒竟然岔开了话题,这不禁让她心里警铃大作,毕竟这两年虽然祁莫寒和她没有任何过火的行为,但表现出的意思却是明显的:那就是他早晚会和叶知恩离婚娶她的,现在这是发生了什么事,他竟然犹豫了?

想到这叶茜茜无比心惊,于是半撒娇半埋怨的加了一句:“你还没答应我。”

电梯叮声停下,祁莫寒脸上的温柔不知什么时候淡去,取之而代的是略显冷漠的平静:

“茜茜,你以前一向很懂尺度的。”

6-冒牌货

叶知恩回到病房时唐宁的精神已经恢复不少,毕竟不是什么大手术,过了麻药劲后虽然行动不方便,但精神已经慢慢恢复了。

“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我要的东西都买到了么?”

唐宁有些意外,视线直接盯着叶知恩手里的袋子。

叶知恩也扫她一眼,直接将袋子扔过去:“许骁送来的,我看了一下东西还挺全的。”

唐宁闻言脸色变了变,没开口。

叶知恩也没多问,转身便进了洗手间,折腾了一整晚,刚刚又在祁莫寒身上浪费那么多精力,她这会儿也疲惫的不行,她用凉水扑了把脸,总算清醒一些,出来后正想着要不要在医院补一觉,便听到唐宁故作漫不经心的语气:

“许骁在哪儿把这些东西给你的?”

“走廊。”

叶知恩随后回答,想了想又加了一句:“距离你病房不到十米远的走廊。”

唐宁半晌没做声,眼看叶知恩要去旁边的床上睡觉了才又开口:“那他——”

“没打算进来、没有话转达、没有其他东西。”

叶知恩不用听唐宁把话说完也知道她想问什么,于是没好气的全都告诉她。

唐宁被这么直白呛声,脸色不禁有些不自然,悻悻不再开口,老实去整理袋子里的东西。

因为折腾了一整晚,叶知恩一觉便睡到了下午,睁眼时还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她抓过手机看了一眼,才发现竟然是来自祁莫寒的转账,一百万,直接进入了她的账户。

叶知恩蓦然坐直身体,盯着屏幕看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这是和祁莫寒打赌的钱,什么意思?难不成是叶茜茜的伤口真的没有超过两公分?祁莫寒自知理亏直接转账了?

想到这叶知恩不禁捂住嘴巴笑出来,越想越觉得好笑。

“你发什么神经,做梦捡钱了?”

一旁的唐宁幽幽开口,她自知叶知恩疲惫,所以在她睡觉期间一直保持安静,这会儿都要无聊死了,结果叶知恩竟然这么开心。

叶知恩闻言转过身:“不是做梦捡到钱,是我真的捡到钱了!”

她边说边举着屏幕在唐宁面前晃了晃,满脸欣喜加得意,看的出十分高兴。

唐宁拖着长音假笑一声,翻了个白眼:“你好会捡哦,跑去祁莫寒银行账户里面捡!”

叶知恩有钱万事足,才不理会唐宁的讥讽,哼着歌起身收拾自己,又叫来医生帮唐宁换药,正美滋滋的时候,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祁莫寒的声音带着一贯的慵懒:“还在医院?”

因为刚刚收到他的转账,叶知恩还处在兴奋状态,所以语气不自觉的便软了几分:“不然呢,还能在哪儿。”

那边似乎是笑了一下,顿了一下又开口:“司机已经在医院门口了,你收拾一下就下来吧。”

“下来?去哪儿?”

叶知恩有些疑惑,不明白他突然叫来司机做什么。

“祁太太,你是被一百万闪瞎了眼睛,连今天几号都忘记了么?”

祁莫寒的语气沉了几分,明显能感觉出带了几分不悦。

今天几号?

叶知恩放下手机看了一眼屏幕,糟糕,今天竟然是30号!是祁家老宅聚餐的日子!

她心里一惊,再次将手机放在耳边:“不好意思我马上——”

那边已经挂断了。

叶知恩自知理亏,也不敢计较祁莫寒的不耐烦,收了手机便去抓自己的衣服:“糟了糟了,我竟然忘了今天是祁家每月一次的聚餐时间,本来祁家那群人就看我不顺眼,要是再迟到——”

她一想象那个场面都觉得头皮发麻,于是也顾不得和唐宁说太多,只是交代她有事找医生,实在不行再给她打电话。

唐宁也知道祁家人都是狠角色,直接朝她摆手:“快走快走,我自己搞得定。”

叶知恩见状便抓起自己的包包急急忙忙跑出了病房,到了电梯门口迅速按下,结果电梯门刚开,却见叶茜茜冷着一张脸从里面出来:“叶知恩,我们谈谈。”

“不好意思,我今天赶时间。”

她要先回别墅换衣服,还要去商场随便买几样保健品,又要在回老宅前和祁莫寒汇合,所以是真的没时间和叶茜茜耽误。

“你是心虚了么?”

叶知恩刚要迈进电梯,便被叶茜茜不客气的抓住手腕,她满眼挑衅,一副“今天不说清楚就别想走”的表情。

电梯中还有其他人,见两人耽误时间不由得皱起眉头低声议论,叶知恩无语的揉了揉眉头,转身看向叶茜茜:“OK,你有什么话,长话短说。”

叶茜茜脸色眼看,阴阳怪气的开口:“怎么,你是又着急去勾引莫寒么?”

叶知恩不气反笑,看着叶茜茜的表情不由得挑眉:“听你这语气,好像你才是祁莫寒的老婆,而我是那个在外面和他纠缠不清的第三者。”

这么理直气壮,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来捉奸的。

“在感情中,不被爱的那个才是第三者。”

叶茜茜丝毫不在乎叶知恩的讥讽,给出了一句无比矫情的情感鸡汤。

叶知恩闻言挑了挑眉,刚刚的着急心思也散了几分,反而多出了几分逗弄她的心思:“哦?那真是抱歉,我和祁莫寒之间有的可不是感情,是婚姻——受法律保护的婚姻。”

“婚姻又怎样,整个江城谁不知道你这婚姻是从我手里抢走的,不知廉耻!”

叶茜茜冷眼盯着叶知恩,满是恨意。

这件事一直是她心里的痛,本来三年前她和祁莫寒的联姻事宜已经处理的差不多,她甚至已经做好了待嫁的准备,但没想到半路竟然杀出来个叶知恩。

“要说不知廉耻那也是堂姐教得好,我不过是抢了你的婚姻,可是堂姐今天的身份、家世,甚至是你爸总裁的位置,可都是从我手里抢走的。”

她勾着笑向前一步,盯着叶茜茜的眼神,满是讥讽:“这些话我不说,不代表我不记得,只不过是想给你留点面子——冒牌货!

小说《挣脱祁先生》 第5章 你以前很懂尺度的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骊雪少女点评:

作者芸思佳写的很好,很喜欢男女主性格,超甜超甜,支持作者,加油^0^~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