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一欢成瘾:慕少,请低调

一欢成瘾:慕少,请低调

作者:紫兰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0-12-30 18:09:04

在《一欢成瘾:慕少,请低调》里面是一波三折,紫兰让故事情节起伏跌宕: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神情深不可测。他多久没有睡过这样安稳的觉了?见人都到齐了,众人纷纷上了桌,准备吃早饭。慕廉松想了想,还是亲自叮嘱道:“尧煊,今天是念初回门的日子,不要太张扬,毕竟之前闹的沸沸扬扬的事情好不容易才压下来,要是再被那些媒体拍到什么,也不知道会怎么夸大的写。”“嗯。”慕尧煊点了点头。沐念初讪讪低下头,只一个劲儿地喝粥。
展开全部

一欢成瘾:慕少,请低调:脆弱的一面

出了浴室,沐念初深吸了好大几口气,只觉得空气终于不再这么压抑,可是脸上的热度却是丝毫没有降下来。

“叩叩叩——”

就在这个时候,外面又有人在敲门。

该不会又是慕媛吧?

沐念初的心一沉,缓和了一会儿,走过去,将门打开。

然而,令她意外的是,出现在门外的不是慕媛,而是郑芳芳。

郑芳芳端着一盆水果,笑脸盈盈地递了过来,美曰其名:“刚刚看你在餐桌上也没有吃太多,一定没有吃饱吧?这些水果正好可以给你填填肚子。”

沐念初更加吃惊了,这和先前那个咄咄逼人的中年妇女还是同一个人吗?

纵使心底疑惑,她还是礼貌地道了一句谢谢,伸手将水果接了过来。

郑芳芳有意无意地看了房间里面一眼,明知故问道:“怎么,尧煊不在吗?”

就在她话音落下的瞬间,洗好澡的慕尧煊穿着睡袍从浴室中推着轮椅出了来。

“郑姨,找我?”他淡淡开口,“有事?”

见状,沐念初识趣地走过去,帮忙把轮椅推了过去。

郑芳芳脸色讪讪,摆手道:“没,就是你和念初今天刚回来,好久不在家里住了,怕你们不习惯。”

看的出来,郑芳芳对慕尧煊挺客气的。

“那还真是谢谢郑姨了。”慕尧煊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面上却尽是淡然,看起来丝毫不在意。

郑芳芳看了沐念初一眼,伸手握住她的手,在她的手背来回抚摸着,尽量温柔道:“沐小姐,刚刚在餐桌上的时候,是我不太懂事,一时间说错话了,真是对不住。”

在家宴上的时候,就可以看的出来,慕尧煊的那些话明显是在维护沐念初,对这个女人很不一般,她也不是个傻子,自然知道继续做对有害无益,而握手言和,指不定可以得到更多的利益。

况且,慕廉松约这个女人去书房谈话,摆明了是认同了她慕家儿媳妇的身份,自己就算再不愿意,也是无法改变的。

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来的好。

但沐念初自然不知道这其中缘由,只是十分诧异,为什么不过几个小时的时间,这个女人的态度会转变的如此之大?

“没关系,念初她不是一个这么小肚鸡肠的人,不会把别人说的话轻易当真,自然也不会计较。”慕尧煊顺势牵过沐念初被郑芳芳抓住的手,看着她,宠溺地笑了笑。

沐念初一愣,却也知道他这是在演戏,便很配合地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大气地对着郑芳芳笑道:“郑姨,你放心,我不会放在心上的。”

说罢,还怕戏做的不足,便低头吻了吻慕尧煊的脸颊,看起来十分亲密,“不过,亲爱的,你真不愧是最了解我的人。”

听出慕尧煊那番话里的嘲讽,又见二人亲热,郑芳芳也不好意思再继续待下去,又是客套了几句,便草草离开了。

关上门,慕尧煊脸上的笑容顿时褪了下来。

他推着轮椅走到桌旁,抽出一张纸,擦了擦脸上刚刚沐念初亲过的地方,神情间有些厌恶。

沐念初看的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却没有在面上表现出来。

眼见到了睡觉的时候,面对只有这一张床,沐念初确实是有些忌讳的。

她先是爬上床,然后沿着中间的地方,以手为笔,一路沿下,画出一条无形的线,然后道:“你睡左边,我睡右边,你不要过界!我睡了。”

话音落下,她就顺势在右边躺了下来,和衣而眠。

“你是小学生吗?”慕尧煊不屑地看了她一眼,嗤之以鼻,“你以为我会对你起什么兴趣?别多想了。”

沐念初就像是没有听到,不为所动,只紧紧地闭着眼睛。

慕尧煊将轮椅推过去,一只手撑着床边,吃力地爬上床。

就这个时候,他感觉身体一轻,下一秒就稳稳当当地躺上了床,他抬头看了看,原来是一直喃喃着睡觉了的沐念初过来帮了他。

帮他盖好被子,沐念初什么都没有说,便爬回自己那一边,躺了下来。

慕尧煊扭过头,直勾勾地盯着她,眼眸如同一汪深不见底的潭水,神情间若有所思。

沐念初察觉到这道视线,脸颊稍红,没有睁开眼睛,恼羞成怒道:“看什么看?睡觉!”

慕尧煊果真收回了视线,闭上眼睛,却是微微扬了扬嘴角。

半夜,外面突然电闪雷鸣,雷神滚滚,瓢泼大雨来临的前兆。

沐念初被惊的醒了过来,看见自己是躺在床上,顿时缓和了不少,正准备重新入睡,就感到身旁传来的细微声响。

只见紧闭着双眸的慕尧煊深深锁着眉头,不知是怎么的,脸色泛白,浑身一直在瑟瑟发抖。

沐念初抿了抿干燥的唇齿,犹豫了片刻,把心一横,靠了过去,伸手轻轻抱住了他。

这个时候,她才发现,男人的后背早就湿润一片,冒了很多的冷汗。

似乎是感受到了温暖的靠近,慕尧煊渐渐安稳了下来,眉头也逐渐舒展开来。

沐念初看着近在咫尺的脸庞,发现此时此刻的他完全不如白天的冷漠,反倒多了几分轻易可见的脆弱和亲近。

原来这样一个拥有王者气质的男人,也会有怕的时候。

没多久,困意来袭,沐念初再次进入了梦乡。

两个人相拥而眠。

一整夜,慕尧煊睡的都不太安稳,噩梦连连,而那股突然靠近的温暖,自然而然地成为他的依靠,紧紧抱着,始终没有松开手。

第二天,沐念初幽幽转醒,彼时慕尧煊还在睡着。

她轻手轻脚地挪开距离,小心翼翼地起床。

当她进了浴室洗漱的时候,床上的慕尧煊突然睁开眼双眸,眼中一片清明,丝毫不见睡意。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神情深不可测。

他多久没有睡过这样安稳的觉了?

见人都到齐了,众人纷纷上了桌,准备吃早饭。

慕廉松想了想,还是亲自叮嘱道:“尧煊,今天是念初回门的日子,不要太张扬,毕竟之前闹的沸沸扬扬的事情好不容易才压下来,要是再被那些媒体拍到什么,也不知道会怎么夸大的写。”

“嗯。”慕尧煊点了点头。

沐念初讪讪低下头,只一个劲儿地喝粥。

“既然这样,干脆别回去了吧。”坐在不远处地慕家三叔突然凉凉开口道,“之前都闹的这么大,就算压下来,也不可能当作没发生过,现在指不定有多少媒体蹲在外头,就等着他们两个出现呢!要我看啊,非常时期,就该非常处理,免得又闹出什么。”

虽然慕家有能力把新闻压下来,却是管不住自家人的嘴,看的出来,慕三叔对这个侄媳妇也非常的不喜欢。

慕尧煊双眸一凝,面色愠怒,冷冷地加重了音量:“这些事都过去了,以后就不要再提!”

餐桌一下子安静了下来,气压瞬间低了不少。

众人只觉得有一股强烈的压迫感袭来,谁都没有好意思再开口说话。

车上。

沐念初看着一路熟悉的风景,只觉得心理很压抑。

那天母亲所说的话仿佛还在耳边回荡,一想起来,就忍不住让她眼眶通红,情绪泛滥。

吸了吸鼻子,她还是转头对身旁的男人说道:“我……我想去医院,可以吗?”

此时的她实在是不想看见江云宸和许芸两个人。

慕尧煊皱着眉头看她,简单明了地吐出两个字,“原因。”

“父亲在的地方,才是我的家。”一边说着,沐念初一边低下头,有些无措地玩弄着自己的手指。

慕尧煊的眼眸中闪过一道精光,面无表情地对着司机吩咐下去,“去医院。”

司机听到命令,立刻就折路,改了道。

到了医院,沐念初就匆匆打开车门,朝里面走去。

这几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她已经很久没有来看过父亲了。

病床前,沐念初看着昏迷不醒的父亲,眼眶通红,几度哽咽。

原来,只有父亲是真心诚意地爱她、疼她。

现在,她只有这么一个亲人了。

想到这些,眼眶一酸,险些掉下眼泪。

吸了吸鼻子,她坐在床边的椅子,抓起父亲的手,贴近自己的脸颊。

小的时候,不管她做了什么,无论她如何任性,父亲都会像现在这样,用一种包容的态度对待她,教育她。

可是现在,他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就好像睡着了一样,苏醒却是遥遥无期。

就在这个时候,原本闭着双眸的沐父忽然睁开了眼睛,他紧紧拉着沐念初的手,就像是抓住什么极其重要的东西,一刻都不愿意放开。

沐念初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先是愣了愣,下一秒眉梢间迅速染上了喜悦,紧紧回握,笑中带泪,十分激动,“爸!爸!”

沐父却是开始大喘气,胸腔上下大肆起伏着,睁大了眼睛,吞吐不清一直重复地念着:“江……江……江云……宸……”

随后,眼睛越睁越大,神情渐渐僵硬起来。

沐念初心中陡然闪过一丝不好的预感,顿时紧张地喊道:“爸!爸!你怎么了?爸!”

然而,没有任何的回答,空气变的安静下来。

与之同时,身旁的心电监护仪突然响起“滴滴滴”的声音,极其突兀。

沐念初顿了顿,不敢相信地缓缓转过头,看到那一条直线的时候,豆大的泪水瞬间就落了下来。

她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神情充满了绝望,颤抖地喃喃道:“爸,爸……不,不会的……”

下一秒,她哭的涕泪横流,姿态慌乱,几尽崩溃地大喊:“医生!医生!快来啊!”

从天堂猛地掉到地狱的感觉。

一欢成瘾:慕少,请低调:无父,无家

听见喊声,察觉到异常的医生连忙赶过来,先是迅速地确诊了一下病人的情况,发现很危急后,赶紧吩咐护士把仪器搬过来,为病人进行电除颤。

沐念初看着这一幕幕,眼泪像是没有了开关,拼命地掉着,神情间充满着不知所措。

那种感觉,就像是有什么最重要的东西正在从生命中一点点抽离。

见她如此模样,一旁的慕尧煊心里突生几分不忍,轻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伸手将她搂进了怀中。

沐念初就像是抓住了一根稻草,再也克制不住,将头埋进男人的胸膛,放肆大哭起来。

过了还一会儿,医生终于还是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转过头,叹息地摇了摇头。

意思再明显不过。

心电监护仪上的直线再也没有任何的改变了。

一瞬间,沐念初的脸色变得惨白无比,浑身的力气像是被抽离了一样,差点就要晕倒。

她缓了缓神,轻轻推开慕尧煊,步履艰难地走到病床前,看着躺在那里一动不动毫无生气的父亲的时候,情绪突然爆发了,她扑过去,撕心裂肺地哭喊道:“爸,我是念初啊,你最爱的念初啊,你睁开眼睛看看我,好吗?你舍得把念初一个人丢在这个世界上吗?爸,不要抛下我好不好!爸,你起来啊!你已经睡得够久了,你起来好不好!我不能没有你的啊……”

她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视线渐渐被泪水模糊了全部。

这个世界上最爱他的男人走了,再也不会回来了。

“念初!”

门那边是接到消息匆匆赶来的许芸和江云宸。

稳了稳呼吸,许芸神情悲伤地走过去,扶起沐念初,安慰道:“念初,你也要注意身体啊,这……人死不能复生。”

沐念初就像是没有听到一样,依旧悲拗地痛哭着,眼睛里面只有安静睡着再也醒不过来的父亲。

“相信沐叔叔在天堂会好好的,念初,你也别太伤心了。”江云宸见慕尧煊也在场,惊讶之余,连忙也露出同样痛哭的神情,更是费力地挤出了两滴眼泪。

听见这个声音,沐念初才猛然回过神,看了这两个人一眼,为他们的虚情假意感到恶心。

她一个扬手,踉跄地推开许芸,丝毫不打算理会他们。

许芸神色有些不自然,讪讪地上前,继续安慰道:“念初,你要坚强一点,让你爸放心地、好好地走。别伤心了,再这么下去,你的身体恐怕也要吃不消了。”

“我当然会坚强。”沐念初身体一僵,缓了缓情绪,恨恨地看了许芸和江云宸一样,话语间满是止不住的哭腔,“毕竟,我是沐家唯一的女儿!该来的,总会来的。”

指的,自然是报应。

她深知,父亲的死和这两个人一定脱不了干系,可是,之前过分信任江云宸的她现在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听懂了这话里的意有所指,江云宸脸色铁青,却还要小心翼翼地注意着慕尧煊有没有发现什么端倪。

丧礼是在三天后,沐念初浑浑噩噩地打理着一切,等到回过神的时候,已经又过了一个星期。

这段时间,她一直沉浸在回忆中,悲伤的无可自拔。

她知道自己不该再继续沉迷,可是总也缓不过来,不仅是最疼爱自己的父亲去世了,也意味着今后无论如何,她都要自己一个人独自面对了。

这一切,慕家人也是都看到眼中,索性慕廉松便让慕尧煊带她出去散散心,正好可以让彼此增进感情。

当初沐念初在医院里绝望悲伤的神情一直在慕尧煊的脑海中,挥之不去,没有多想,便答应了,他正好也有这个打算。

地点定在了大海上的豪华游轮,三天两夜。

上了游轮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路途不远,却也不近,再加上这几天身体急剧透支,沐念初只觉得疲惫的很,稍微收拾一下,便直接去房间睡觉了。

这一觉,直接睡到了后半夜,还是被肚子饿醒了。

彼时,无论是大海还是游轮上,都陷入了安静。

不想打扰到别人,沐念初便自己去寻找吃的,好在厨房还有一些甜点和糕点,虽然冷掉了,味道却还是很不错的。

吃饱喝足后,沐念初准备回到房间,却见慕尧煊正坐在沙发上,十分意外。

慕尧煊也在此时抬起头,四目正好相对,他举了举手中的酒杯,神色淡淡道:“来一杯?”

沐念初一愣,下一秒点了点头。

虽然不知道这个男人为什么会这么晚了还在这里喝酒赏海,但是这些天,他真的帮了她不少忙,包括安排父亲的丧礼……

况且,她的确太需要这样一场发泄了。

一杯酒下肚,这种略略麻痹的感觉让她舒服了一些,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一杯接着一杯。

一开始是打着陪酒的念头,却没有想到,喝到后面,沐念初自己倒先醉了。

醉意漫上脸颊,紧闭着双眸的沐念初一只手牢牢抓住酒杯,另一只手抓着酒瓶,嘴中不自觉地喃喃道:“爸,我好想你啊……”

慕尧煊摇了摇头,面色柔和了不少,还好这个女人喝醉的样子不是太难看,否则,还真是会让他难办且后悔。

然而,连他自己都没有发现眼眸中溢出来的点点宠溺。

迷迷糊糊中,沐念初感觉自己好像从高处突然被人丢了下来,吓了一大跳,缓缓睁开双眸,只见自己已经躺在了床上。

她这才放下了心,再次闭上了眼睛。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只觉得身上突然有一个重物压了下来,紧接着,一双大手肆意地在她身上游走,每到一处便燃起那处的火热。

沐念初热的有些受不了,情不自禁地扯着自己的衣服,很快,身体便清凉一片。

好似听到了隐隐的喘息声,她迷茫地想要睁开眼睛,却是发现眼皮就像是千斤重一样,怎么都打不开。

恍惚间,她似乎看到有一个男人在她的身上。

可是,是谁呢?为什么就是看不真切?

这种感觉,好熟悉……就好像是,当初在酒店的那个晚上……

意识到这一点,她下意识地想要抗拒。

然而很快,陌生的感觉逐渐变得习惯和享受,她渐渐安静了下来。

脑海中忽然想起酒店的那晚的男人,沐念初喘息着柔声问道:“我……我是不是……见过……你?”

男人的身体一顿,却是没有明说。

“你觉得呢?”

磁性的声音带着浓厚的情yu。

沐念初再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思索其他,渐渐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窗外的太阳渐渐从海平线升了起来。

沐念初迷迷糊糊地睁开双眸,只觉得身体就好像被什么碾过一样,酸痛的很。

猛然间想到昨晚发生的事情,她惊地坐了起来,看着早就醒过来的慕尧煊,质问道:“昨晚和当初酒店的那个男人,是不是就是你?”

坐在轮椅上的慕尧煊冷冷扫了她一眼,讽刺道:“你这是想男人想疯了?”

语罢,眸光深深地看了自己的双腿一眼,没有再多说什么,推着轮椅走了出去。

见状,沐念初懊恼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她这是在想什么呢?慕尧煊的双腿瘫痪了,怎么可能还能行房事?想必她刚刚一定是戳到了他的痛处。

瞬间,她的心底充满了愧疚,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穿戴整齐的衣服,只怀疑昨晚是不是不过是一场春梦,愧疚感一下子更深了。

起床,收拾好自己后,沐念初来到甲板上。

海风迎面吹来,让人的心情好了不少。

不远处的慕尧煊看着初晨下的女人头发被轻轻吹拂起来,点点微光照耀下,画面变得十分唯美,熠熠生辉。

他打开钢琴,修长的手指在黑白琴键上灵活的跳跃着。

瞬间,悠扬的音乐缓缓流淌。

沐念初情不自禁地闭上了眼睛,感受着这美妙的一切,心里的烦恼顿时被抚平了不少,心情也渐渐舒畅。

气氛一时间变得美好平和。

“嗡嗡嗡——”

突然响起的铃声打破了这一刻的静谧。

沐念初恍然回神,拿出手机看了看,是一条短信,江云宸发来了。

她点开看了看,顿时睁大了眼睛,被气得浑身颤抖。

小说《一欢成瘾:慕少,请低调》 第5章 脆弱的一面 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杨氏三岁啦点评:

很棒!很棒!很棒!紫兰这本书的故事内容太精彩了!看了还想看!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