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助理小姐,请听话

助理小姐,请听话

主角:南梦君 徐文灏 李晓安 作者:南梦君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0-12-31 14:19:25

最新小说《助理小姐,请听话》是南梦君的书,主要内容为:李晓安透过玻璃一看,怯怯地低着头,转进里面说:“对不起,是我买的。徐律师说……”徐文灏见了人,才想起请了助理。见了李晓安,想着她也有一丢丢可怜,又在X市救过自己,就压低了声韵,说:“谁叫你买外卖咖啡的?”李晓安屏息着呼吸,小心翼翼地问:“黑咖啡加糖不加奶,我做错了吗?”按照这个条件,她确实没做错。昨天他也没说过不准弄外卖咖啡。外面的人纷纷替她倒抽一口气,被骂了还敢问这个黑面神“有错吗”。而此刻,在不远处的人事部,有人听着那训斥声扬唇窃笑。
展开全部

外卖咖啡惹的祸-南梦君

李晓安认真地阅读这些文件,无稽至极。李氏,因为专利被X市某商家窃取,倒欠了韦嘉豪一笔开发款。韦嘉豪无额收购是志在必得。而根据一纸背书,一场婚姻,只换得李氏一个代理权。

简直荒谬绝伦!

韦嘉豪的做法叫李晓安窒息。那种毒如蛇羯,狠如苍鹰的人叫她浑身战栗。她抱着文件不断倒抽气。她说:“我就知道李氏的欠款和两家的联姻都不简单。”

李晓安扬唇一笑,对着韦嘉杰说:“我虽然司考没过,但既然我逃脱成功,开发款一事,决不饶恕。”

韦嘉杰差点就喷了一桌子水,说:“你司考也没通过?那还是找徐文灏帮忙吧。”心想:这丫头哪来的自信跟嘉豪抗衡?

李晓安抱着文件,一脸为难。她现在吃住行都有点成问题,还要她请律师?

韦嘉杰起身,拍拍她的肩膀说:“好了,我和爸爸的礼物就送到这,我走了。谢谢你的水!”

“哎,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她临门把韦嘉杰叫住。

韦嘉杰回眸点点头。这个人扬眉一霎竟然让李晓安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徐文灏。

她回过神,问:“为什么不叫韦嘉豪‘堂哥’?”

韦嘉杰眸子掠过意思阴沉,微微一笑说:“因为我是养子。”

“对不起。”触及敏感事,他立刻停嘴。转而想:豪门血缘还真忌讳,这样就不能叫哥,果然不是好人。

他笑了笑,说:“没关系,反正我的任务到此算是完成了。”

“谢谢你和叔叔告诉我这些。”

韦嘉杰敬告道:“不要太感激你遇到的好人,每个人好人都各有私心的。”这话颇有含义。

确实,如若无私,又怎会想方设法削弱韦嘉豪的权利?

翌日,就是李晓安试用期的第一天了。早晨八点半,她要准时到项诚律师事务所报到,还要打扫和买好加糖不加奶的热咖啡。

大老板就是难伺候,还好,昨晚搬家时顺便沿途留意了咖啡店的路线。别管哪个品牌的店,准备好就行。

一切功夫,早上八点半准备就绪。

当她穿着一身正装,把清扫工具都放好,要走回那间小小的助理办公室时。心情本来不错的徐文灏蓦然对着那杯外卖咖啡发起了大火。

他指着咖啡吼道:“谁的杰作?”那吼声如雷贯耳,整个办公室都随那吼声感受到一阵排山倒海的震动。老板发火,非同小可啊!

一杯咖啡就这么燥火,到底是什么问题了?

这时,站在外面的人,只见一个陌生清秀的人影怯怯地转进了徐文灏的办公室。瞬间倒抽一口气。纷纷咬耳朵说:“新来的啊,惨咯!”

“这不能怪,哪个新来的没犯过错。别看戏了,都做事去!”

李晓安透过玻璃一看,怯怯地低着头,转进里面说:“对不起,是我买的。徐律师说……”

徐文灏见了人,才想起请了助理。见了李晓安,想着她也有一丢丢可怜,又在X市救过自己,就压低了声韵,说:“谁叫你买外卖咖啡的?”

李晓安屏息着呼吸,小心翼翼地问:“黑咖啡加糖不加奶,我做错了吗?”

按照这个条件,她确实没做错。昨天他也没说过不准弄外卖咖啡。

外面的人纷纷替她倒抽一口气,被骂了还敢问这个黑面神“有错吗”。而此刻,在不远处的人事部,有人听着那训斥声扬唇窃笑。

徐文灏,用手指勾起塑料袋的提环,瞪眼说:“这就是你第一天上班对上司的诚意?手冲都不会?外卖?而且是这街上最便宜那家!”

李晓安咬着牙,抬眸,拿出“华律院铁嘴鸡”的气魄,正视着徐文灏,郑重地说:“首先,我不是那种进得了茶水间出得了办公室的花瓶助理,其次如果用品牌和金钱去衡量对老板的诚意,那我还要薪水来干嘛?”

她就是这么豪迈。徐文灏也领略过的。她连逃婚也敢,区区顶撞他十句小意思。但作为一个上司,他突然就开不了口了。

眼看李晓安要离被开除不远,但目前状况来看,不是他要开除她,而是变成她想开除他。

见他不语,她继续斩钉截铁地说:“对不起,上班第一天就未能满足上司的需求。如果不满,我现在就可以撕合同离开。”言辞中带有几分傲气。

“侠女啊!”外面的人纷纷摇头,不敢置信。

此时,大门走进一位帅气昂扬的男人,他一身黑色制服,本应庄重。但他的笑脸总叫人出戏。见在场的人都看着某个方向交头接耳,便清了清嗓子,说:“你们都在聊什么呢?”

检控官是发小-南梦君

众人纷纷看向门口,礼貌的伫立原地,说:“陈检官,早……”遂的,大家都尬笑地指着徐文灏的办公室,略显心虚。

那帅气的男子随着众人的指引看去,只见一个熟悉的女生背影,站在徐文灏的跟前。与其说是被骂得狗血淋头,不如说两人的气场不相伯仲。

见里头的气氛有点僵,他皱了一下眉头,随手拉过一个举止成熟一点的女子,眨着眼问:“你们老板房间里的是谁啊?”

“陈检官,那是今天早上来上班的小助理。怕是有什么做错了,但脾气硬得很,听起来是跟徐律师顶嘴了。徐律师也是,一个新来的就那么计较。应该是跟昨天那小姑姑来闹了一场有关了。”那女子看着里面的情况直摇头。

“芳姐,您这个学姐就别叫我陈检官那么见外了,叫我陈铭深或者小子都行。”说罢,他反手勾着自己的手提包在肩膀上,步履潇洒地直往徐文灏的办公室而去。

他咬了咬牙,想:还跟珍珍姐有关?遂的自言自语:“有意思!”

陈铭深挂着一脸不羁的笑容走进徐文灏的办公室,看到他手中的外卖咖啡便明白过来。

他一手抢过徐文灏手中的外卖咖啡,靠在玻璃上,不羁地说:“你不想喝别浪费。给我!”

透过半透明的白色塑料袋,隐约看到店铺的名字,陈铭深颦眉说:“街边好货啊。你什么时候那么有内涵了?”

然李晓安闻声,瞬间定了神,不断眨着眼。她循声望去,扭头一瞪,讶异道:“铭深哥?”

“他们认识?”如此一来,徐文灏心里比李晓安更讶异。

陈铭深暂且不卖熟,拿着咖啡,瞄了一下两人,问:“怎么回事?外面的人都议论纷纷,说戴老板欺负新人来着。”说罢,悄悄向李晓安眨了眨眼。

徐文灏顾忌起李晓安和陈铭深之间的关系,才停息了一秒,却被李晓安抢走了话语权。

李晓安像委屈的丫鬟一样低着头,喃喃道:“徐律师说,我给他弄外卖咖啡不够诚意。可是他昨天也没说啊。这么难伺候,我撕合同走人好了。”

“哎,丫头,别冲动!”陈铭深掀开咖啡杯,噱了一口,徐文灏正要开口,便打住道:“徐律师,我知道你本人执着。但是新人,试用期也才到了半小时,对你也不甚了解。不过不失就好。”

“那买也买个好一点的吧?这家店的东西分明是香精水勾兑。”

陈铭深白了他一眼,说:“毕业生,薪水还没拿到,随时三餐不继,衣食住行都要节俭。现在还帮你买咖啡,有喝就知足吧。”这话说到了李晓安的心坎里。

“你……”徐文灏被呛得无力反驳。紧捏拳头憋着一股闷气。

陈铭深只觉得好气又好笑,转而说:“徐律师,借你的助理来聊聊天!”遂的,把李晓安拉出办公室。

李晓安无可奈何,更弄不明白陈铭深为何会出现在此。

面对一个检控官的鼎力相劝,徐文灏有气直往喉咙里咽。

见徐文灏欲罢不能的样子,陈铭深不为难也不过份,只是把李晓安拉到助理办公室。

他意味深长一笑说:“看来得来全不费功夫啊。”

李晓安莫名糊涂。

陈铭深说:“李氏的事情我知道了,本想找你谈谈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

李晓安闻言,淡淡道:“谢谢铭深哥的关心。”她转而问,“我好像没对任何人提起过,你怎么知道?”

“刚负责关于韦家的案子,韦嘉豪要告你和李叔叔。分别是侵犯名誉权和债务纠纷。”陈铭深一本正经地说着。

“什么?他来S市了?”

“X市法院转交的上诉案子。我想有内情,要谨慎处理。想帮你问问一些大律师的意见。殊不知,你在这里。”

李晓安长叹一声,别过脸,说:“只怪我自己对爸爸的公司太不上心。我昨天才知道韦嘉豪对李氏用了什么手段。”话语里无不是愧疚。

她不稳定的情绪没逃过陈铭深的双眼。他深呼吸一下,扶着她的双肩轻声说:“安安,现在不是纠结时候。这两张告票越快解决越好,否则你和李叔叔都会声明受损的。”

“可是我现在吃饭都成问题,还要背起承担讼费的风险?”

陈铭深笑了笑,温柔地说:“不要忘了,你的老板就是律师。”

然而徐文灏隔着玻璃看着那对人影如此亲近,心里莫名不畅——检控官都那么熟,这个大小姐还有什么达官贵人不认识的啊?

南梦君 徐文灏 李晓安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是你的起运呀点评:

作者南梦君的文笔很好写的很精彩虐的人死去活来的,但是《助理小姐,请听话》这本剧情上还有一点瑕疵,不过值得推荐。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