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短篇 隔壁男神要宠我

隔壁男神要宠我

主角:阿叙 吕娇 夏牧 作者:阿叙

状态:已完结 分类:短篇

时间:2021-02-16 13:08:20

《隔壁男神要宠我》,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阿叙,这本书主要内容试读:“自己上去,还是我抱你上去?”“什么?”她微愣,可惜他没有再给她更多的思考空间,已经下车走到她这边,打开了她这边的车门。他的手伸了过来,吕娇拍开了他的手,自己急匆匆下了车。看着记忆中,上辈子根本没有印象的公寓,吕娇压下疑问,没有问出口。看了手机上面的时间,现在赶去东城,肯定也迟到了,但她实在不愿进夏牧的公寓。耐住脾气对他说,“夏牧,如果你不愿意送我去东城,我可以自己打车,现在那边许先生在等我,今天就不打扰了。”
展开全部

自己上去,还是我抱你?

吕娇心口一跳,将目光收了回来,暗骂了一句莫名其妙。

就在她思绪走散这一小会,车子已经到了夏牧的公寓门口。

车子熄了火,夏牧没有立马下车,而是转头看向她。

“自己上去,还是我抱你上去?”

“什么?”

她微愣,可惜他没有再给她更多的思考空间,已经下车走到她这边,打开了她这边的车门。

他的手伸了过来,吕娇拍开了他的手,自己急匆匆下了车。

看着记忆中,上辈子根本没有印象的公寓,吕娇压下疑问,没有问出口。

看了手机上面的时间,现在赶去东城,肯定也迟到了,但她实在不愿进夏牧的公寓。

耐住脾气对他说,“夏牧,如果你不愿意送我去东城,我可以自己打车,现在那边许先生在等我,今天就不打扰了。”

夏牧凝视着她,眸潭中蕴含着冷冽,似乎要将她凌迟处死一样。

吕娇被他盯的背后泛凉,但还没等她再开口,手机在这时响了起来。

她偷偷吐了口浊气,看着屏幕上面“许先生”三个字,感觉到周围的气压一低。

背过身接起了电话,许先生的声音着急的传出来。

“娇娇,你在哪里?我东城的婚纱店的门口等了好一会了,你不是说要打车过来吗?怎么还没到?”

“打车过去?你不是说……”

吕娇说到这突然想起什么,转身瞥了一眼夏牧,见他眸色深沉,紧抿的薄唇极度不悦着。

忍住心尖冒出来的怒火,吕娇朝那边道:“我马上就过去,你在那里等一下……”

话语还未说完,手机被身后的男人突然一下子夺了过去。

看着被切断的电话,吕娇更是怒火中烧。

“你到低想怎么样?”

“你要过去?”夏牧不答反问,“吕娇,你不会真看上了他?”

盯着他眼中的质问,吕娇一阵不满“腾”的一下越发溢满。

“对!我就是看上他了,他比你真诚,至少他愿意爱我,护着我!”

  吕娇愤然的说完话,却被他突然拽进了怀里。

她一惊,赶忙挣扎,他却攥紧圈着她腰的手,眸中的怒火,被溺爱代替。

“你继续说,我听着。”

吕娇被他紧按在怀中,越挣扎,他收的更紧,现在听他这厚颜无耻的话,简直起的肺部都要炸了。

“夏牧,你难道忘了你自己说的话了吗,你说你对我没感觉,更不会对我心动,你现在这么做,不是在自打你嘴巴吗?”

她挣扎不开他,只好用话激了过去。

可平时高傲跟什么似的男人,现在却变了样。

“你就当我在自打嘴巴,反正,你休想嫁给别人。”

他这副死皮赖脸,外加无所谓的模样,彻底让吕娇愣住了。

突然想到什么,她脸色猛然一变。

难道夏牧也重生了?

随即又觉得自己这个想法可笑,如果夏牧重生的话,他又怎么可能会对她这般,上辈子她对他死缠烂打,都没动摇他的心,突然他就对自己有感情了?

这怎么可能!

夏牧见她脸色不好,有些紧张的抬起头要摸她的额头。

吕娇感觉到他的触碰,内心一惊,有些抗拒的抬起手去推拒他。

被她推拒,夏牧也愣住了。

毕竟他记忆中的吕娇,从来不抗拒他的触碰,一直以来,他关心或者碰她一下,她都能高兴许久。

现在,她既然排斥了他?

“夏牧,你到底想要耍什么手段,你可以直说,不要再作弄玩我了!”

吕娇趁着他愣神的功夫,拉开了他们的距离。

漂亮的杏眼中,暗杂着防备跟抗拒。

夏牧向来很聪明,他看着处处与重生前不一样的吕娇,眸色顿时一深。

他现在可以肯定,吕娇也跟他一样,重生了。

所以她才会对自己百般抗拒,恨不得逃离他。

上辈子他对她做的事,他自己回忆起来,也知道自己做的很过分。

特别是当他在山坡下找到她,看着她被野狗咬的面目全非的模样,才恍然发觉他对她的感情。

收回眸底中的溺宠,尽被藏在心里的愧疚所替代。

“我并没有玩你,吕娇,我想跟你试试。”

他的话,让吕娇狠狠一怔。

随即感觉到眼底有些酸涩跟湿漉,她赶忙低头眨了眨眼睛,感觉他走近,她急忙喝住了他。

“你别靠近我!”吕娇擦了下眼角的泪水,红着眼眶对他道:“谢谢夏医生的抬举了,可我吕娇高攀不起。”

你到底是谁?

夏牧看出她也重生了,知道她心有芥蒂,也不敢逼紧她。

软下声音说道:“我知道,我之前做的很过分,但我愿意弥补,想让你给我个机会。”

若说他之前说他想跟她试试的话,吕娇还可以猜测,他是一时兴起。可现在,他居然软下态度,说要弥补她?吕娇彻底愣在了原地。

她一双杏眸紧紧的盯着他,试图在他身上找到破绽。

可他还是他,一样的眉眼,一样的气质,根本不像是被换了芯的。

轻咬了下唇瓣,吕娇有些茫然起来。

夏牧趁机上前,将她揽进了怀中。

“娇娇,别嫁给别人好吗?你觉得我哪里不好,我改,我都改过来。”

吕娇傻傻的被他揽在怀中,更加迷茫。

记忆中,夏牧那副冷漠,高不可攀的模样还在,可他现在却一副深情款款的模样,两厢交替,让愣神盯着他的吕娇,逐渐模糊了脑海中那个凉薄绝情的夏牧。

可又猛然间又清晰起来,吓的她推开了他。

指着他警惕问道:“不对,不该是这样的,你到底是谁?”

“娇娇,我是夏牧。”

夏牧被她推的倒退了一步,面色也不见丝毫的恼怒。

可偏偏这副模样,吕娇就是觉得不对。

“你是不是……”她脱口而出的问道,随后又紧闭了嘴巴,毕竟她重生这事,连她都觉得惊世骇俗。

“怎么了?”夏牧故作什么也不知道的问道。

“没有。”她摇头否认。

可这顾忌一出,她浑浊的脑袋,反而明朗了起来。无论夏牧现在变的多奇怪,对她变好了,她也不想跟他在一起。

上辈子自己怎么死的,她至今都忘不了。

她总有个预感,若是她不离夏牧远点,这些上辈子经历过的事,这辈子也注定逃不了。

深吸了口气,她朝后退了一步。

再次看向他时,也稍稍镇定了下来。

“夏医生,我不知道你为什么突然改口接受我了,但我现在已经对你没有任何的感情了,还请你别再纠缠了。”

吕娇无视他逐渐变的难看的脸色,继续说道:“我未婚夫还在等我试婚纱,也希望夏医生能早日找到心仪的一半。”

违心的加上了最后一句话,她故作洒脱的朝他一笑,转身就走。

眼眶却有些湿意,她眨了眨眼。

暗念着,这样也好。

她对他的所有痴迷,就这么结束吧!

然而她走了没几步,却措不及防被拦腰抱了起来,吕娇惊呼了声,下意识的拽住了可以依附的东西。

惊魂未定的看清楚了夏牧那张冷峻的脸,吕娇惊的挥舞了四肢。

“夏牧,你做什么,你快放我下来!”

“不是让我早日,找到心仪的一半吗?我现在找着了,哪有放开的道理?”

吕娇听闻呆滞了下,随后挣扎的更凶了。

“你开什么玩笑,夏牧,你是不是看我不顺眼,想阻碍我结婚?你可以直说,我保证离的你远远的,反正我辞职信也递了,你可以放心了……唔!”

她的话还未说完,就被他覆上的薄唇给堵住了。

终于将她闹心的话给堵住,夏牧舔了舔她的唇,又轻咬了下,在她吃痛中,轻轻一笑。

“忘了告诉你,你的辞职信,我已经从院长那里拿了回来,所以你上交的辞职信,并没有申请通过。”

吕娇一听,差点炸毛了去。

“夏牧,你怎么可以这么做!”

她气挥舞着四肢,咬牙切齿的威胁道:“你放开我,再不放开,我就大喊非礼了!”

夏牧却无所谓扔出话来,“你喊吧。”

吕娇顿时就要扯开嗓音喊,却觉察到他进了电梯?!

她扭头看去的时候,电梯门正缓缓关上。

她急着伸手要去阻止,夏牧却稳稳将她抱在半空中。

“这处私人公寓,就住了我一个人,你再怎么挣扎,反正这儿的监控只有我能看到,我不介意在电梯里做点什么。”

他的话,说的不疾不徐,偏偏坏心眼的凑到她耳边说,以至于他炽热的呼吸轻喷在她敏感的耳根上,还有那些故意说的暧昧的话。

让吕娇心颤的同时,脸也红的不行。

“原来娇娇也很想啊,你看,脸都红了。”

吕娇一听,又心虚又心急,磕磕碰碰的否认道:“你胡说,我并没有,会脸红,是……是电梯里太热了!”

阿叙 吕娇 夏牧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盈秀酱吖点评:

《隔壁男神要宠我》的情节跌宕起伏!引人入胜!让人欲罢不能!确实是一本好书!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