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库 现代言情 总裁情深不浅

总裁情深不浅

作者:西柚

状态:已完结 分类:现代言情

时间:2020-11-12 16:01:02

《总裁情深不浅》,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西柚,这本书主要内容试读:“爸爸,我,我没有……”苏软软一张小脸刷的一下就白了。“你还敢否认?”袁立琴点开另一个视频,画面中,苏软软从房间里出来,身上清晰可见紫红一片。“苏软软,你可真行!”她往前走了一步,直接将苏软软身上的外套扯开!胸口处、脖子上、全是一片令人面红耳赤的痕迹。苏软软根本来不及挡,狼狈不堪的样子暴露在空气之中,她羞愧的低下头,不敢面对苏父。“苏软软,没想到你心机居然这么重!”袁立琴冷眼看着她,刻薄地将她置于死地,无法翻身!“为了实施昨天晚上的计划,你做了不少准备吧?将糯糯推下楼梯,导致她腿骨碎裂无法去参加李家的宴会,这样一来,你就能顺理成章地代替她接近李承烨。”
展开全部

总裁情深不浅:诬陷

“苏软软,你这说谎的功夫可比得上影后了啊!怎么过了一夜,你就忘了昨晚你做过的那些令人恶心的事了?”

门突然被推开,苏软软撒下的谎,被袁丽琴的一句话直接揭穿,赤裸裸揭开伤疤,还在伤口处撒上了盐。

“老越,我实在是没想到你和你前妻的女儿居然这么不要脸,昨天偷偷溜进李氏集团举办的宴会,勾引李大少上床,还敲了人一笔钱。”

苏软软一脸震惊的看着袁立琴,她怎么能当着父亲的面前将自己这番诬陷?

“爸爸,我……”苏软软神色慌张,苏父一脸怀疑的看着她,正欲开口,就见袁立琴拿起手机,画面里,一个背影看上去和她很像的女孩子将一颗药偷偷放进了酒里,接着把酒杯递给了李承烨。

画面更换,那女人扶着李承烨进了一间房。视频‘恰到好处’的停在这一幕上。

袁立琴冷着一张脸,看了看苏软软,又看了看苏唐越,话里带着讽刺和质疑。“老越,苏软软靠卖身换来的钱,你敢用吗?”

“软软,这是真的吗?”在苏唐越模糊不清的视线里看来,画面里的女人,正是他的女儿苏软软没错。

‘证据确凿’,他对自己女儿的清白产生巨大的疑惑。

“爸爸,我,我没有……”苏软软一张小脸刷的一下就白了。

“你还敢否认?”袁立琴点开另一个视频,画面中,苏软软从房间里出来,身上清晰可见紫红一片。“苏软软,你可真行!”她往前走了一步,直接将苏软软身上的外套扯开!

胸口处、脖子上、全是一片令人面红耳赤的痕迹。

苏软软根本来不及挡,狼狈不堪的样子暴露在空气之中,她羞愧的低下头,不敢面对苏父。

“苏软软,没想到你心机居然这么重!”袁立琴冷眼看着她,刻薄地将她置于死地,无法翻身!“为了实施昨天晚上的计划,你做了不少准备吧?将糯糯推下楼梯,导致她腿骨碎裂无法去参加李家的宴会,这样一来,你就能顺理成章地代替她接近李承烨。”

“我,我没有……糯糯是自己摔倒的,不是我推的……”苏软软没想到袁立琴竟会将这个意外推卸到自己身上!她一脸惊慌失措,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袁立琴早就将今天的事情做好了精密计划,料到苏软软会被她‘打’的措手不及。而这,还不是最终目的。

“老越,看看你的女儿现在成什么样子了!”她将最后一步棋,走到了苏唐越身上。

床榻上的中年男人脸色铁青,接二连三的打击令他无法承受下去,胸口剧烈起伏,脸色越来越苍白。

心脏起搏器发出刺耳的声音,伴随而来的,还有苏唐越绝望、失望、无奈的一声凌厉的指责。

“苏软软,你真是让我太失望了!”

失望二字如同万剑刺穿了苏软软的心脏,她呆愣在原地,双目无神,空洞,再次恢复了昨晚的那副死气沉沉的样子。

刺耳的警报声刺痛她的耳膜,脑袋嗡嗡作响。一大帮医生护士冲进病房,将她撞到一边。

她看着凌乱一片的景象,却如同失了聪一般什么都听不到了。

她看着袁立琴脸上计划得逞的笑容,手握成拳,却又无力挥出去。

她看着袁立琴将她手里的支票拿走。

她看着袁立琴用口型跟她丢下两个冷漠无情的字。

活该。

苏软软却如同被定在了原地,喉咙干涩,苦闷,发不出声音。耳朵全是哔的警报声。

医生推着病床出了门,袁立琴也走了。徒留她一个人留在原地,和四周围的寂静深深地融合在一起。

接着,警察推开了门。

“苏小姐,你因故意伤人罪被捕,请随我们走一趟配合调查!”

两个警察上前,一人一边扣住了她的手,将她押着出了病房门外。

……

医院门外停留了一辆黑色奥迪。

坐在后座的男人面容冷峻,一双深邃的眼眸满是严寒。

微微按下车窗,透过缝隙,他漠然地看着几个警察将女人扣押上了警车,扬长而去。

“跟上。”他低头看向手指,一道戒指留下的白皙痕迹,显得有些落寞。

黑色奥迪调了个头,朝着警局而去——

助理在旁边看见李承烨如此在意那枚戒指,好像自进入李氏集团之后,她就见李承烨一直戴在手指上。

这次听说戒指丢了,她自己都有些被吓到。

可李承烨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工作狂魔,助理担心一会耽误工作,会让老板不开心,便回头过去示好地提议道。

“李总,您还有一场会议要开,我可以帮您去把戒指找回来的。”

“不用。”李承烨没有任何考虑,直接回绝了助理的话。

李承烨向来说一不二,助理识趣地就没再追问了。

“让你查的事情,调查清楚了?”他的话里带着毋庸置疑的语气。

助理侧身在公文包拿出一份文件,递到他的跟前,汇报着。“李总,昨晚您设立的宴会中确实邀约了苏家小姐,苏糯糯。”

“哦?”

他微微一个质问的尾音而已,助理的心就七上八下起来。希望李承烨没有发觉自己在宾客名单上做的‘手脚’,否则她将工作不保!现在面对这男人的时候,她突然有些后悔收了那一笔钱帮助苏家了……

只期望,李承烨不要对此有所察觉到什么。

修长的手指滑过文件上方的照片,他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思考片刻,李承烨对助理吩咐道。“你打电话通知一下那边,让他们放人,我的戒指,在那女人身上,不能引起不必要的慌乱。”

“好,好的。”助理拿起电话,手都在微微颤抖。

松了长长一口气,所幸没有出现任何的突发情况啊……

——

“你被保释了,走吧。”

刚刚走进警局,警察就将她放了。

苏软软一脸怀疑,以为自己听错了。

但一想到父亲的安危,她赶紧往外走。

一个女警官一路护送她到门外等候的奥迪车内,她抬头,与一双令人感到畏惧的眼对上视线。

总裁情深不浅:被骗

“苏小姐,又见面了。”

男人的眼眸里带着不明意味的戏谑,落到她的身上。她脸颊又肿又痛,嘴角还挂着血迹,衣服脏兮兮的,浑身上下狼狈不堪。

“擦擦。”他抽了几张纸巾递给她的面前,漠然地像是在下命令。

苏软软接过,道了句谢谢,擦掉嘴角血迹,硬生生将眼泪咽回肚子里,她看着眼前的人,不免有些疑惑,为何他们还有第二次见面的机会。

“李先生,我……”刚刚开口便想起一件事,她低头从口袋里拿出那枚玛瑙戒指,送到了他的跟前,被他强大的气势所迫,声音带着些许颤抖。“这是你的东西……”

李承烨瞥了一眼她手里的戒指,面若冰霜的脸上,总算是稍微缓和了一些。

接过,戴回手中。

他不是个会说谢谢的人,用的感谢方式,也比较独特。

“去医院一趟。”他朝着前方的司机吩咐道。

司机受命正准备启动车子,却听到后座传来女人没带丝毫犹豫的阻止。

“不,我不用去医院。”

苏软软方才在监狱经历了那一幕之后才后知后觉过来,袁立琴这是要置她于死地啊。昨晚那场代替苏糯糯的交易,恐怕是——

一场含金量巨大的预谋。

不知道袁立琴接下里还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来。

“送我回家吧,谢谢。”她现在只想赶紧回去,面对男人的时候,脸上带着期许和歉意,她手脚小心翼翼地放着,担心自己身上脏兮兮的会把他的车给弄脏。

李承烨看了她一会,接着跟司机改了个目的地。

——

苏家。

车子刚刚停稳,苏软软头也不回地下了车,一路跑到家门外,推门,愤怒地走了进去。

俩母女正手挽着手从楼上有说有笑的下来,完全没有注意到苏软软已经回来了。

“宝贝,苏软软陪烨总换来的钱,妈咪都打到了你的账户上,无论是一百万还是苏家别墅,等那死老头死了后就都是你的了。”

“谢谢妈咪。”苏糯糯一张用妆容堆砌起来的漂亮脸蛋上,尽是得意洋洋的笑容。

苏软软仰着头从上往下看去,苏糯糯的脚根本没有任何事。她走路轻飘飘的样子,比起自己都还健康!

怒火中烧,怒气直接燃到头顶。

终于发现自己被骗的苏软软失去了理智,冲上楼梯,伸出手一把揪着她的头发,用力地甩了一个耳光下去。

袁立琴被这样子的苏软软给吓到,反应过来赶紧扯着她起开。看着女儿被打肿的脸,怒不可解朝着苏软软大吼。

“你个贱人,你疯了吗?!”

“苏糯糯,袁立琴!我爸待你们不薄,你们居然窥视苏家一切东西,要将爸爸置于死地!你们两个女人安的什么心!”

苏软软从未如此愤怒过,以前在苏家即使受到这两个人多大的折磨,她都能忍,但现在两人要害的是她的父亲,这让她怎么能忍。

袁立琴见事情败露,却并未感到恐惧,反倒是一脸得意,扶起女儿,冷眼看着苏软软,不屑地笑了一声。

“苏软软,即使你现在发现了事实又怎么样?你爸错失了最佳手术时间,现在已经半死不活了,而苏家的所有财产都在我的手上。只要那死老头子一去世,你也会随之被赶出苏家!”

“就凭你这个什么都没有的贱人,过个几天后,我看你还怎么嚣张起来!”苏糯糯揉着脸颊,愤怒地接下袁立琴的话。

袁立琴入门之初就视苏软软如同洪水野兽,而现在一切掌握在手里之后,她对这个名副其实的苏家千金,全然是漠视!

她上前一步,伸出手,一把推向苏软软,带着想置她于死地的力道将她往楼下推去,眼里全是恶毒。

“去死吧!贱人。”

苏软软躲闪不及,身子止不住的往后仰,想扶住扶梯却无能无力,眼睛慢慢的闭上,不想却落入一个柔软的怀抱里。

身后男人的视线落到跟前两个女人身上,浑然天成盛气凌人的王之气息直接将她们狠狠碾压在原地,无法动弹!

他周身散发的怒气形同极地寒冰——

令人生畏。

李氏集团掌控着整个市内经济,在这A市,无论是谁见了他,都要喊他一声李少。

“李,李大少……”袁立琴脸色刷的一下发白起来,双唇颤抖着,脸上厚厚一层粉几乎要被吓得掉下来。

“您,您怎么来了?”

李承烨漠然的视线划过袁立琴虚伪的面孔,最后落到一旁苏糯糯的腿上,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声音如同刺骨般寒冷。

“听闻苏家二小姐被姐姐推下楼梯腿脚不方便?怎么现在跟个没事人一样。”

一句话,吓得苏糯糯腿都软了。

她的脸上划过一抹慌张,唯唯诺诺应道。“烨,烨总,您怎么知道?”

“这市内还有我不知道的事情?”李承烨冷笑一声,视线还在苏糯糯的脚上,“既然苏糯糯小姐腿脚没有任何问题,怎么还不撤走对自己姐姐的指控?”

苏糯糯缩了缩脖子,不敢说话。

袁立琴看情况不对,赶紧解释道。

“我家小女确实是被她姐姐苏软软推倒,从楼梯摔下,烨总,这是不争的事实啊。”袁立琴脸上尬笑,问。“烨总,您怎么关心起她来了?”袁立琴话里有话,说完,视线瞥向低着头的苏软软,脸上露出不悦。

接着把苏糯糯往前一推,奉承道:“昨晚陪您的是糯糯,您认错人了。”

李承烨转动着手指上的玛瑙戒指,看向苏软软,漫不经心的说道:“找回戒指的人就是我要找的人,你是甘愿一直被人掌控着人生对吧。”

苏软软抬头,对上他那微微蹙起的眉头,心里一惊。

难道,他是在帮自己?

“戒指?”袁立琴没懂他话里的意思。

李承烨开始表明自己的来意:“我昨晚在房间里丢失了一枚过世母亲给我留下的戒指,被苏家小姐捡到,今日我前来是为了亲自道谢的。”说着,眼神落到了苏软软身上。“这戒指对我而言十分重要,感谢苏软软小姐。”

苏软软下意识地低头,轻轻应道:“不,不用客气。”

完本试读结束。

相关内容推荐

语云姑娘点评:

看完《总裁情深不浅》这本书,我长呼一口气,柔和的日光温柔的洒照在我的头顶,形成一个光圈,西柚的笔风不拘一格很有意思。

猜你喜欢

最新小说